特别推荐
OR



中国以美国式破产缓冲经济放缓压力

发布日期:2019-11-07 14:51
摘要: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中国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住宅项目陷入停工状态达数年之久,直到项目开发商进入破产程序。

撰文 | wsj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由此带来的局面是: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在为了维系经济繁荣和劳动者满意度而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中国开始进行债务清理。北京方面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90个美国式的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公司债务泥沼——其苦果原先会由国有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吞下。不久之前,情况仍然如此。

这表明北京方面忧心于面临倒闭的公司数量之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信贷机构表示,这一体系起到了作用,因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压力。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进行如此多的救助。

中国的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便继续存活并在日后偿还债权人。

不过中国的破产制度至少在一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同:为避免社会动荡,破产法院有时倾向于保护股东而非债权人的利益。

中国的实际情况表明,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会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在破产程序方面,中国还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大量功课。

去年,有1,000多人聚集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所大学的礼堂,聆听一家由法院指定的律所讲解一家破产房地产公司规模超过人民币75亿元的债务追偿案,他们当中有法官、银行工作人员、购房者和该公司的雇员。



由于担心不满情绪演变成暴力行为,有数百名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在一旁维护秩序。

距此地约12公里以外的地方,矗立着一个有21栋楼的规划、但自2014年末以来就烂尾的楼盘,在那之前,该地产公司售出了此楼盘数千套的住宅和门面,之后出现了债务违约。

现年50岁的Liu Changyun在2013年以人民币约60万元买入了该楼的一家店面,希望能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她仍在等待结果,目前就在附近摆个小摊车卖食品。她最近说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个。”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通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因为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很多资不抵债的公司就靠着政府补贴和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来延续生存。一些负债者干脆一走了之逃避债务,让债权人无处追讨。

中国政府正在尝试新的策略。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由于政府寻求处理更多案件并加快审理过程,法庭指定的管理人利用中国网络文化来办事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执行人一般是律所和会计事务所,他们帮助核实破产债务申报,组织债权人会议,清点及出售资产。

经历过去十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2018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了近1.9万起企业破产申请,较两年前增加逾两倍。

其中包括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Bohai Steel Group Co.),该公司负债逾人民币2,000亿元,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中国国有企业破产案。渤海钢铁集团的部分资产将由另一家钢铁企业接管,对债权人的偿付正在进行中,他们将得到全额或部分偿付。

重组和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的执行董事Ron Thompson称,相关部门察觉到了经济放缓、实力较弱企业难以存活的问题,对此需要有应对机制。

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这方面的担忧在去年加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一家国有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中称,关税上升可能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法院应未雨绸缪。

据金融数据服务商万得(Wind),中国银行贷款余额总额超过17万亿美元。监管机构已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81%,不良贷款余额为3,190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这一较低的比率低估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坏账水平。

法院系统减轻了地方政府的一些负担。地方政府过去要支撑企业生存,以防出现大规模下岗及财务损失等可能扰动中国经济和政治领导的问题。



现年46岁的厦门破产法官叶炳坤称,法院对于企业复兴或清算起到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社会责任问题。“破产就像是企业的医院。”

有些人还在适应这个程序。

房地产及建筑企业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Zhejiang Dengfeng Traffic Group)在杭州进行破产清算时,法庭指定的破产执行人——两家律所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在8月表示收到一些人的威胁,后者无法接受债权人将获得偿付的裁定。

该公司曾雇用了大量员工,在杭州及其周边修建高速公路。该案的管理人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的淘宝(Taobao)上拍卖该公司未完工的住宅楼、玉雕等资产,以回收用于偿还2000多名债权人的资金。淘宝是一个类似eBay的电商平台。

该案执行人在一篇公开的微信帖子中称,一些人准备了刀具,收集了法官和管理人的个人信息,还煽动其他人员。这篇帖子称,为该破产案工作的人员一度临时从当地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转移到了该市的法院,因为那里的安保措施更加严密。

在中国,企业破产的过程已经充斥着强烈的情绪。法官叶炳坤称,“诚信是立身之本,” 而债务违约被视为道德上有问题。

他说,如果你听说某人破产了,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中国法律只允许公司宣布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但叶炳坤表示,耻辱感可能会使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愿提交破产申请,而在美国,他们认为这给了商人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就是一种区别。

去年在南京一家法庭上,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兼所有者李兴华向法官、债权人和破产执行人鞠躬,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称,几年前,一家国有银行拒绝为他的公司南京王者之风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Nanjing Wonzeal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Shares Co.—)提供新贷款后,他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向私人贷款机构借入高息贷款。该公司债务总计超过人民币2亿元。由于业务活动和收入下降,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申请破产。

另一边则是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的Qian Xiaojun,他向王者之风提供了约人民币600万元的贷款。对于一项允许王者之风继续运营的法院计划,他是投票赞成的债权人之一。

他表示,如果公司关门,我们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该计划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使王者之风的一小部分债务能够首先得到偿还,而较大的债权人将慢慢得到偿付。李兴华说,公司已进行了裁员,目前正在开展一些能够更快产生现金的短期项目。

这是从叶炳坤所说的“政策性破产”向“市场化破产”转变的一部分。在政策性破产中,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哪些公司破产或存活。在市场化破产中,市场力量决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贷款机构说,他们发现中国法院在处理案件、重组或清算公司方面效率很高。案件数量在增加。在叶炳坤担任法官的东南部城市厦门,2016年年中,该市设立了破产清算法庭,在那之前的10年里,地方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不到80起。去年,新的破产清算法院审理了96起案件,其中大多数是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




为了加快处理速度,法院给法官设定了办案量目标,并在评估体系中给予破产案件的审理更高评分。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在评估法官的表现时,一起标准的破产案件可以被视为相当于30起民事案件。

中国的网络文化帮了不少忙。法院正借助淘宝上的互联网拍卖平台来出售破产公司旗下的酒店、机械设备等资产。破产执行人通过微信上的社交媒体账号让债权人和公众随时了解最新情况。一些法院使用线上视频链接为参与听证会提供便利。微信是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出品的一款广受欢迎的应用。

能否在整个过程中都让人满意仍然是个问题。中国法院有时会无视规定债权人清偿顺序的法律条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许德风说,在一些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中,法院会优先考虑遭受损失的小投资者,以防他们引发社会动荡,但这是以债务持有者以及其他应更优先清偿的债权人的权益为代价的。

经法院受理,在上交所上市的国企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Fushun Special Steel Co., 600399.SH, 简称﹕抚顺特钢)去年经历了破产重组,随后其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债务偿付被暂停。据法院批准的一项计划,该公司同意按照2.8%的年利率向有担保债权人支付利息,从第六年起开始清偿本金。

抚顺特钢股东的命运要好一些。2018年底该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债务减轻后,复牌后股价上涨。

相比之下,在美国,已申请破产公司的股东通常会失去他们的股权,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股份在资产被售卖偿债时实际上变得毫无价值。

许德风称,法院以债权人利益为代价来保护股东利益,这种非传统的裁决正在损害债权人的权利,并可能会破坏破产制度。

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Yihefang)住宅项目在2014年陷入停工状态,此后购房者和其他债权人请求项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设法复工。

一些购房者称,有人拨打政府官员的私人电话,请求他们对这个项目负责,还有人在政府办公室外打出条幅抗议,有些条幅写着“还我血汗钱”。

该项目由当地女商人焦艳芹经营,她为这一面积约116,264平方米的地块设计了美好的前景,项目以高层住宅为主,方案中还包括一家幼儿园、花园和商店。

就像很多陷入财务问题的私营企业一样,焦艳芹的公司从非银行渠道以高于20%的利率贷了款,最终陷入无力偿债的境地。

在2018年夏天,西安市一家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易合坊项目一私人贷款方提出的破产申请,重组程序就此开始。焦艳芹交出了这家开发商的控制权,当地的一家律所被确定为该案的执行人。

经过一段吸引了六家投资者的竞标过程,今年4月份,另一家开发商被选中接手该项目。

新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建筑公司的子公司,有建造住宅楼的经验。这家新公司估计,完成该项目将耗资人民币3.5亿元。上个月,工人粉刷了几栋建筑的外墙,施工电梯也安装完毕。现场堆放着新的建筑材料。

卖食品的Liu说,她用全家毕生的积蓄买下这个店面开餐馆。对她来说,一个巨大吸引力是大楼地处许多上班族乘坐的三条地铁线附近。

她说,如果人多的话,对早点生意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中国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住宅项目陷入停工状态达数年之久,直到项目开发商进入破产程序。

撰文 | wsj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由此带来的局面是: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在为了维系经济繁荣和劳动者满意度而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中国开始进行债务清理。北京方面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90个美国式的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公司债务泥沼——其苦果原先会由国有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吞下。不久之前,情况仍然如此。

这表明北京方面忧心于面临倒闭的公司数量之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信贷机构表示,这一体系起到了作用,因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压力。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进行如此多的救助。

中国的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便继续存活并在日后偿还债权人。

不过中国的破产制度至少在一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同:为避免社会动荡,破产法院有时倾向于保护股东而非债权人的利益。

中国的实际情况表明,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会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在破产程序方面,中国还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大量功课。

去年,有1,000多人聚集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所大学的礼堂,聆听一家由法院指定的律所讲解一家破产房地产公司规模超过人民币75亿元的债务追偿案,他们当中有法官、银行工作人员、购房者和该公司的雇员。



由于担心不满情绪演变成暴力行为,有数百名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在一旁维护秩序。

距此地约12公里以外的地方,矗立着一个有21栋楼的规划、但自2014年末以来就烂尾的楼盘,在那之前,该地产公司售出了此楼盘数千套的住宅和门面,之后出现了债务违约。

现年50岁的Liu Changyun在2013年以人民币约60万元买入了该楼的一家店面,希望能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她仍在等待结果,目前就在附近摆个小摊车卖食品。她最近说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个。”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通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因为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很多资不抵债的公司就靠着政府补贴和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来延续生存。一些负债者干脆一走了之逃避债务,让债权人无处追讨。

中国政府正在尝试新的策略。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由于政府寻求处理更多案件并加快审理过程,法庭指定的管理人利用中国网络文化来办事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执行人一般是律所和会计事务所,他们帮助核实破产债务申报,组织债权人会议,清点及出售资产。

经历过去十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2018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了近1.9万起企业破产申请,较两年前增加逾两倍。

其中包括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Bohai Steel Group Co.),该公司负债逾人民币2,000亿元,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中国国有企业破产案。渤海钢铁集团的部分资产将由另一家钢铁企业接管,对债权人的偿付正在进行中,他们将得到全额或部分偿付。

重组和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的执行董事Ron Thompson称,相关部门察觉到了经济放缓、实力较弱企业难以存活的问题,对此需要有应对机制。

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这方面的担忧在去年加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一家国有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中称,关税上升可能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法院应未雨绸缪。

据金融数据服务商万得(Wind),中国银行贷款余额总额超过17万亿美元。监管机构已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81%,不良贷款余额为3,190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这一较低的比率低估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坏账水平。

法院系统减轻了地方政府的一些负担。地方政府过去要支撑企业生存,以防出现大规模下岗及财务损失等可能扰动中国经济和政治领导的问题。



现年46岁的厦门破产法官叶炳坤称,法院对于企业复兴或清算起到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社会责任问题。“破产就像是企业的医院。”

有些人还在适应这个程序。

房地产及建筑企业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Zhejiang Dengfeng Traffic Group)在杭州进行破产清算时,法庭指定的破产执行人——两家律所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在8月表示收到一些人的威胁,后者无法接受债权人将获得偿付的裁定。

该公司曾雇用了大量员工,在杭州及其周边修建高速公路。该案的管理人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的淘宝(Taobao)上拍卖该公司未完工的住宅楼、玉雕等资产,以回收用于偿还2000多名债权人的资金。淘宝是一个类似eBay的电商平台。

该案执行人在一篇公开的微信帖子中称,一些人准备了刀具,收集了法官和管理人的个人信息,还煽动其他人员。这篇帖子称,为该破产案工作的人员一度临时从当地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转移到了该市的法院,因为那里的安保措施更加严密。

在中国,企业破产的过程已经充斥着强烈的情绪。法官叶炳坤称,“诚信是立身之本,” 而债务违约被视为道德上有问题。

他说,如果你听说某人破产了,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中国法律只允许公司宣布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但叶炳坤表示,耻辱感可能会使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愿提交破产申请,而在美国,他们认为这给了商人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就是一种区别。

去年在南京一家法庭上,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兼所有者李兴华向法官、债权人和破产执行人鞠躬,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称,几年前,一家国有银行拒绝为他的公司南京王者之风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Nanjing Wonzeal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Shares Co.—)提供新贷款后,他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向私人贷款机构借入高息贷款。该公司债务总计超过人民币2亿元。由于业务活动和收入下降,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申请破产。

另一边则是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的Qian Xiaojun,他向王者之风提供了约人民币600万元的贷款。对于一项允许王者之风继续运营的法院计划,他是投票赞成的债权人之一。

他表示,如果公司关门,我们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该计划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使王者之风的一小部分债务能够首先得到偿还,而较大的债权人将慢慢得到偿付。李兴华说,公司已进行了裁员,目前正在开展一些能够更快产生现金的短期项目。

这是从叶炳坤所说的“政策性破产”向“市场化破产”转变的一部分。在政策性破产中,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哪些公司破产或存活。在市场化破产中,市场力量决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贷款机构说,他们发现中国法院在处理案件、重组或清算公司方面效率很高。案件数量在增加。在叶炳坤担任法官的东南部城市厦门,2016年年中,该市设立了破产清算法庭,在那之前的10年里,地方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不到80起。去年,新的破产清算法院审理了96起案件,其中大多数是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




为了加快处理速度,法院给法官设定了办案量目标,并在评估体系中给予破产案件的审理更高评分。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在评估法官的表现时,一起标准的破产案件可以被视为相当于30起民事案件。

中国的网络文化帮了不少忙。法院正借助淘宝上的互联网拍卖平台来出售破产公司旗下的酒店、机械设备等资产。破产执行人通过微信上的社交媒体账号让债权人和公众随时了解最新情况。一些法院使用线上视频链接为参与听证会提供便利。微信是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出品的一款广受欢迎的应用。

能否在整个过程中都让人满意仍然是个问题。中国法院有时会无视规定债权人清偿顺序的法律条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许德风说,在一些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中,法院会优先考虑遭受损失的小投资者,以防他们引发社会动荡,但这是以债务持有者以及其他应更优先清偿的债权人的权益为代价的。

经法院受理,在上交所上市的国企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Fushun Special Steel Co., 600399.SH, 简称﹕抚顺特钢)去年经历了破产重组,随后其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债务偿付被暂停。据法院批准的一项计划,该公司同意按照2.8%的年利率向有担保债权人支付利息,从第六年起开始清偿本金。

抚顺特钢股东的命运要好一些。2018年底该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债务减轻后,复牌后股价上涨。

相比之下,在美国,已申请破产公司的股东通常会失去他们的股权,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股份在资产被售卖偿债时实际上变得毫无价值。

许德风称,法院以债权人利益为代价来保护股东利益,这种非传统的裁决正在损害债权人的权利,并可能会破坏破产制度。

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Yihefang)住宅项目在2014年陷入停工状态,此后购房者和其他债权人请求项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设法复工。

一些购房者称,有人拨打政府官员的私人电话,请求他们对这个项目负责,还有人在政府办公室外打出条幅抗议,有些条幅写着“还我血汗钱”。

该项目由当地女商人焦艳芹经营,她为这一面积约116,264平方米的地块设计了美好的前景,项目以高层住宅为主,方案中还包括一家幼儿园、花园和商店。

就像很多陷入财务问题的私营企业一样,焦艳芹的公司从非银行渠道以高于20%的利率贷了款,最终陷入无力偿债的境地。

在2018年夏天,西安市一家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易合坊项目一私人贷款方提出的破产申请,重组程序就此开始。焦艳芹交出了这家开发商的控制权,当地的一家律所被确定为该案的执行人。

经过一段吸引了六家投资者的竞标过程,今年4月份,另一家开发商被选中接手该项目。

新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建筑公司的子公司,有建造住宅楼的经验。这家新公司估计,完成该项目将耗资人民币3.5亿元。上个月,工人粉刷了几栋建筑的外墙,施工电梯也安装完毕。现场堆放着新的建筑材料。

卖食品的Liu说,她用全家毕生的积蓄买下这个店面开餐馆。对她来说,一个巨大吸引力是大楼地处许多上班族乘坐的三条地铁线附近。

她说,如果人多的话,对早点生意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中国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住宅项目陷入停工状态达数年之久,直到项目开发商进入破产程序。

撰文 | wsj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由此带来的局面是: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在为了维系经济繁荣和劳动者满意度而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中国开始进行债务清理。北京方面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90个美国式的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公司债务泥沼——其苦果原先会由国有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吞下。不久之前,情况仍然如此。

这表明北京方面忧心于面临倒闭的公司数量之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信贷机构表示,这一体系起到了作用,因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压力。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进行如此多的救助。

中国的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便继续存活并在日后偿还债权人。

不过中国的破产制度至少在一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同:为避免社会动荡,破产法院有时倾向于保护股东而非债权人的利益。

中国的实际情况表明,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会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在破产程序方面,中国还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大量功课。

去年,有1,000多人聚集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所大学的礼堂,聆听一家由法院指定的律所讲解一家破产房地产公司规模超过人民币75亿元的债务追偿案,他们当中有法官、银行工作人员、购房者和该公司的雇员。



由于担心不满情绪演变成暴力行为,有数百名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在一旁维护秩序。

距此地约12公里以外的地方,矗立着一个有21栋楼的规划、但自2014年末以来就烂尾的楼盘,在那之前,该地产公司售出了此楼盘数千套的住宅和门面,之后出现了债务违约。

现年50岁的Liu Changyun在2013年以人民币约60万元买入了该楼的一家店面,希望能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她仍在等待结果,目前就在附近摆个小摊车卖食品。她最近说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个。”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通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因为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很多资不抵债的公司就靠着政府补贴和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来延续生存。一些负债者干脆一走了之逃避债务,让债权人无处追讨。

中国政府正在尝试新的策略。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由于政府寻求处理更多案件并加快审理过程,法庭指定的管理人利用中国网络文化来办事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执行人一般是律所和会计事务所,他们帮助核实破产债务申报,组织债权人会议,清点及出售资产。

经历过去十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2018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了近1.9万起企业破产申请,较两年前增加逾两倍。

其中包括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Bohai Steel Group Co.),该公司负债逾人民币2,000亿元,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中国国有企业破产案。渤海钢铁集团的部分资产将由另一家钢铁企业接管,对债权人的偿付正在进行中,他们将得到全额或部分偿付。

重组和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的执行董事Ron Thompson称,相关部门察觉到了经济放缓、实力较弱企业难以存活的问题,对此需要有应对机制。

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这方面的担忧在去年加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一家国有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中称,关税上升可能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法院应未雨绸缪。

据金融数据服务商万得(Wind),中国银行贷款余额总额超过17万亿美元。监管机构已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81%,不良贷款余额为3,190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这一较低的比率低估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坏账水平。

法院系统减轻了地方政府的一些负担。地方政府过去要支撑企业生存,以防出现大规模下岗及财务损失等可能扰动中国经济和政治领导的问题。



现年46岁的厦门破产法官叶炳坤称,法院对于企业复兴或清算起到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社会责任问题。“破产就像是企业的医院。”

有些人还在适应这个程序。

房地产及建筑企业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Zhejiang Dengfeng Traffic Group)在杭州进行破产清算时,法庭指定的破产执行人——两家律所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在8月表示收到一些人的威胁,后者无法接受债权人将获得偿付的裁定。

该公司曾雇用了大量员工,在杭州及其周边修建高速公路。该案的管理人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的淘宝(Taobao)上拍卖该公司未完工的住宅楼、玉雕等资产,以回收用于偿还2000多名债权人的资金。淘宝是一个类似eBay的电商平台。

该案执行人在一篇公开的微信帖子中称,一些人准备了刀具,收集了法官和管理人的个人信息,还煽动其他人员。这篇帖子称,为该破产案工作的人员一度临时从当地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转移到了该市的法院,因为那里的安保措施更加严密。

在中国,企业破产的过程已经充斥着强烈的情绪。法官叶炳坤称,“诚信是立身之本,” 而债务违约被视为道德上有问题。

他说,如果你听说某人破产了,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中国法律只允许公司宣布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但叶炳坤表示,耻辱感可能会使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愿提交破产申请,而在美国,他们认为这给了商人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就是一种区别。

去年在南京一家法庭上,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兼所有者李兴华向法官、债权人和破产执行人鞠躬,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称,几年前,一家国有银行拒绝为他的公司南京王者之风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Nanjing Wonzeal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Shares Co.—)提供新贷款后,他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向私人贷款机构借入高息贷款。该公司债务总计超过人民币2亿元。由于业务活动和收入下降,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申请破产。

另一边则是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的Qian Xiaojun,他向王者之风提供了约人民币600万元的贷款。对于一项允许王者之风继续运营的法院计划,他是投票赞成的债权人之一。

他表示,如果公司关门,我们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该计划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使王者之风的一小部分债务能够首先得到偿还,而较大的债权人将慢慢得到偿付。李兴华说,公司已进行了裁员,目前正在开展一些能够更快产生现金的短期项目。

这是从叶炳坤所说的“政策性破产”向“市场化破产”转变的一部分。在政策性破产中,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哪些公司破产或存活。在市场化破产中,市场力量决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贷款机构说,他们发现中国法院在处理案件、重组或清算公司方面效率很高。案件数量在增加。在叶炳坤担任法官的东南部城市厦门,2016年年中,该市设立了破产清算法庭,在那之前的10年里,地方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不到80起。去年,新的破产清算法院审理了96起案件,其中大多数是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




为了加快处理速度,法院给法官设定了办案量目标,并在评估体系中给予破产案件的审理更高评分。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在评估法官的表现时,一起标准的破产案件可以被视为相当于30起民事案件。

中国的网络文化帮了不少忙。法院正借助淘宝上的互联网拍卖平台来出售破产公司旗下的酒店、机械设备等资产。破产执行人通过微信上的社交媒体账号让债权人和公众随时了解最新情况。一些法院使用线上视频链接为参与听证会提供便利。微信是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出品的一款广受欢迎的应用。

能否在整个过程中都让人满意仍然是个问题。中国法院有时会无视规定债权人清偿顺序的法律条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许德风说,在一些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中,法院会优先考虑遭受损失的小投资者,以防他们引发社会动荡,但这是以债务持有者以及其他应更优先清偿的债权人的权益为代价的。

经法院受理,在上交所上市的国企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Fushun Special Steel Co., 600399.SH, 简称﹕抚顺特钢)去年经历了破产重组,随后其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债务偿付被暂停。据法院批准的一项计划,该公司同意按照2.8%的年利率向有担保债权人支付利息,从第六年起开始清偿本金。

抚顺特钢股东的命运要好一些。2018年底该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债务减轻后,复牌后股价上涨。

相比之下,在美国,已申请破产公司的股东通常会失去他们的股权,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股份在资产被售卖偿债时实际上变得毫无价值。

许德风称,法院以债权人利益为代价来保护股东利益,这种非传统的裁决正在损害债权人的权利,并可能会破坏破产制度。

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Yihefang)住宅项目在2014年陷入停工状态,此后购房者和其他债权人请求项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设法复工。

一些购房者称,有人拨打政府官员的私人电话,请求他们对这个项目负责,还有人在政府办公室外打出条幅抗议,有些条幅写着“还我血汗钱”。

该项目由当地女商人焦艳芹经营,她为这一面积约116,264平方米的地块设计了美好的前景,项目以高层住宅为主,方案中还包括一家幼儿园、花园和商店。

就像很多陷入财务问题的私营企业一样,焦艳芹的公司从非银行渠道以高于20%的利率贷了款,最终陷入无力偿债的境地。

在2018年夏天,西安市一家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易合坊项目一私人贷款方提出的破产申请,重组程序就此开始。焦艳芹交出了这家开发商的控制权,当地的一家律所被确定为该案的执行人。

经过一段吸引了六家投资者的竞标过程,今年4月份,另一家开发商被选中接手该项目。

新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建筑公司的子公司,有建造住宅楼的经验。这家新公司估计,完成该项目将耗资人民币3.5亿元。上个月,工人粉刷了几栋建筑的外墙,施工电梯也安装完毕。现场堆放着新的建筑材料。

卖食品的Liu说,她用全家毕生的积蓄买下这个店面开餐馆。对她来说,一个巨大吸引力是大楼地处许多上班族乘坐的三条地铁线附近。

她说,如果人多的话,对早点生意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以美国式破产缓冲经济放缓压力

发布日期:2019-11-07 14:51
摘要: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中国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住宅项目陷入停工状态达数年之久,直到项目开发商进入破产程序。

撰文 | wsj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由此带来的局面是: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在为了维系经济繁荣和劳动者满意度而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中国开始进行债务清理。北京方面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90个美国式的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公司债务泥沼——其苦果原先会由国有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吞下。不久之前,情况仍然如此。

这表明北京方面忧心于面临倒闭的公司数量之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信贷机构表示,这一体系起到了作用,因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压力。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进行如此多的救助。

中国的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便继续存活并在日后偿还债权人。

不过中国的破产制度至少在一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同:为避免社会动荡,破产法院有时倾向于保护股东而非债权人的利益。

中国的实际情况表明,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会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在破产程序方面,中国还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大量功课。

去年,有1,000多人聚集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所大学的礼堂,聆听一家由法院指定的律所讲解一家破产房地产公司规模超过人民币75亿元的债务追偿案,他们当中有法官、银行工作人员、购房者和该公司的雇员。



由于担心不满情绪演变成暴力行为,有数百名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在一旁维护秩序。

距此地约12公里以外的地方,矗立着一个有21栋楼的规划、但自2014年末以来就烂尾的楼盘,在那之前,该地产公司售出了此楼盘数千套的住宅和门面,之后出现了债务违约。

现年50岁的Liu Changyun在2013年以人民币约60万元买入了该楼的一家店面,希望能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她仍在等待结果,目前就在附近摆个小摊车卖食品。她最近说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个。”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通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因为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很多资不抵债的公司就靠着政府补贴和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来延续生存。一些负债者干脆一走了之逃避债务,让债权人无处追讨。

中国政府正在尝试新的策略。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由于政府寻求处理更多案件并加快审理过程,法庭指定的管理人利用中国网络文化来办事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执行人一般是律所和会计事务所,他们帮助核实破产债务申报,组织债权人会议,清点及出售资产。

经历过去十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2018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了近1.9万起企业破产申请,较两年前增加逾两倍。

其中包括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Bohai Steel Group Co.),该公司负债逾人民币2,000亿元,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中国国有企业破产案。渤海钢铁集团的部分资产将由另一家钢铁企业接管,对债权人的偿付正在进行中,他们将得到全额或部分偿付。

重组和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的执行董事Ron Thompson称,相关部门察觉到了经济放缓、实力较弱企业难以存活的问题,对此需要有应对机制。

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这方面的担忧在去年加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一家国有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中称,关税上升可能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法院应未雨绸缪。

据金融数据服务商万得(Wind),中国银行贷款余额总额超过17万亿美元。监管机构已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81%,不良贷款余额为3,190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这一较低的比率低估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坏账水平。

法院系统减轻了地方政府的一些负担。地方政府过去要支撑企业生存,以防出现大规模下岗及财务损失等可能扰动中国经济和政治领导的问题。



现年46岁的厦门破产法官叶炳坤称,法院对于企业复兴或清算起到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社会责任问题。“破产就像是企业的医院。”

有些人还在适应这个程序。

房地产及建筑企业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Zhejiang Dengfeng Traffic Group)在杭州进行破产清算时,法庭指定的破产执行人——两家律所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在8月表示收到一些人的威胁,后者无法接受债权人将获得偿付的裁定。

该公司曾雇用了大量员工,在杭州及其周边修建高速公路。该案的管理人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的淘宝(Taobao)上拍卖该公司未完工的住宅楼、玉雕等资产,以回收用于偿还2000多名债权人的资金。淘宝是一个类似eBay的电商平台。

该案执行人在一篇公开的微信帖子中称,一些人准备了刀具,收集了法官和管理人的个人信息,还煽动其他人员。这篇帖子称,为该破产案工作的人员一度临时从当地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转移到了该市的法院,因为那里的安保措施更加严密。

在中国,企业破产的过程已经充斥着强烈的情绪。法官叶炳坤称,“诚信是立身之本,” 而债务违约被视为道德上有问题。

他说,如果你听说某人破产了,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中国法律只允许公司宣布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但叶炳坤表示,耻辱感可能会使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愿提交破产申请,而在美国,他们认为这给了商人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就是一种区别。

去年在南京一家法庭上,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兼所有者李兴华向法官、债权人和破产执行人鞠躬,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称,几年前,一家国有银行拒绝为他的公司南京王者之风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Nanjing Wonzeal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Shares Co.—)提供新贷款后,他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向私人贷款机构借入高息贷款。该公司债务总计超过人民币2亿元。由于业务活动和收入下降,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申请破产。

另一边则是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的Qian Xiaojun,他向王者之风提供了约人民币600万元的贷款。对于一项允许王者之风继续运营的法院计划,他是投票赞成的债权人之一。

他表示,如果公司关门,我们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该计划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使王者之风的一小部分债务能够首先得到偿还,而较大的债权人将慢慢得到偿付。李兴华说,公司已进行了裁员,目前正在开展一些能够更快产生现金的短期项目。

这是从叶炳坤所说的“政策性破产”向“市场化破产”转变的一部分。在政策性破产中,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哪些公司破产或存活。在市场化破产中,市场力量决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贷款机构说,他们发现中国法院在处理案件、重组或清算公司方面效率很高。案件数量在增加。在叶炳坤担任法官的东南部城市厦门,2016年年中,该市设立了破产清算法庭,在那之前的10年里,地方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不到80起。去年,新的破产清算法院审理了96起案件,其中大多数是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




为了加快处理速度,法院给法官设定了办案量目标,并在评估体系中给予破产案件的审理更高评分。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在评估法官的表现时,一起标准的破产案件可以被视为相当于30起民事案件。

中国的网络文化帮了不少忙。法院正借助淘宝上的互联网拍卖平台来出售破产公司旗下的酒店、机械设备等资产。破产执行人通过微信上的社交媒体账号让债权人和公众随时了解最新情况。一些法院使用线上视频链接为参与听证会提供便利。微信是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出品的一款广受欢迎的应用。

能否在整个过程中都让人满意仍然是个问题。中国法院有时会无视规定债权人清偿顺序的法律条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许德风说,在一些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中,法院会优先考虑遭受损失的小投资者,以防他们引发社会动荡,但这是以债务持有者以及其他应更优先清偿的债权人的权益为代价的。

经法院受理,在上交所上市的国企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Fushun Special Steel Co., 600399.SH, 简称﹕抚顺特钢)去年经历了破产重组,随后其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债务偿付被暂停。据法院批准的一项计划,该公司同意按照2.8%的年利率向有担保债权人支付利息,从第六年起开始清偿本金。

抚顺特钢股东的命运要好一些。2018年底该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债务减轻后,复牌后股价上涨。

相比之下,在美国,已申请破产公司的股东通常会失去他们的股权,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股份在资产被售卖偿债时实际上变得毫无价值。

许德风称,法院以债权人利益为代价来保护股东利益,这种非传统的裁决正在损害债权人的权利,并可能会破坏破产制度。

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Yihefang)住宅项目在2014年陷入停工状态,此后购房者和其他债权人请求项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设法复工。

一些购房者称,有人拨打政府官员的私人电话,请求他们对这个项目负责,还有人在政府办公室外打出条幅抗议,有些条幅写着“还我血汗钱”。

该项目由当地女商人焦艳芹经营,她为这一面积约116,264平方米的地块设计了美好的前景,项目以高层住宅为主,方案中还包括一家幼儿园、花园和商店。

就像很多陷入财务问题的私营企业一样,焦艳芹的公司从非银行渠道以高于20%的利率贷了款,最终陷入无力偿债的境地。

在2018年夏天,西安市一家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易合坊项目一私人贷款方提出的破产申请,重组程序就此开始。焦艳芹交出了这家开发商的控制权,当地的一家律所被确定为该案的执行人。

经过一段吸引了六家投资者的竞标过程,今年4月份,另一家开发商被选中接手该项目。

新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建筑公司的子公司,有建造住宅楼的经验。这家新公司估计,完成该项目将耗资人民币3.5亿元。上个月,工人粉刷了几栋建筑的外墙,施工电梯也安装完毕。现场堆放着新的建筑材料。

卖食品的Liu说,她用全家毕生的积蓄买下这个店面开餐馆。对她来说,一个巨大吸引力是大楼地处许多上班族乘坐的三条地铁线附近。

她说,如果人多的话,对早点生意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中国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住宅项目陷入停工状态达数年之久,直到项目开发商进入破产程序。

撰文 | wsj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债务负担沉重的中国经济,政府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让公司倒闭。

由此带来的局面是:债权人感到愤怒,债务人为拯救自己的企业而战,法官则肩负着增进破产相关利益的使命。

在为了维系经济繁荣和劳动者满意度而提供多年的财政支持之后,中国开始进行债务清理。北京方面正建立破产制度,以应对企业违约事件的大幅增加。

中国目前拥有超过90个美国式的专业破产法庭,旨在帮助清理公司债务泥沼——其苦果原先会由国有银行以及其他债权人吞下。不久之前,情况仍然如此。

这表明北京方面忧心于面临倒闭的公司数量之多,试图找到解决办法。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信贷机构表示,这一体系起到了作用,因其在某种程度上减轻了地方政府的压力。地方政府缺乏足够的资源进行如此多的救助。

中国的破产制度借鉴了美国破产法第十一章的条款,旨在允许企业在法院的保护下进行重组,以便继续存活并在日后偿还债权人。

不过中国的破产制度至少在一方面存在明显的不同:为避免社会动荡,破产法院有时倾向于保护股东而非债权人的利益。

中国的实际情况表明,许多破产案中对企业的重组和清算是一个非常混乱的过程,中间会遭遇分歧、抗议和混乱等情况。在破产程序方面,中国还需要在较短时间内做大量功课。

去年,有1,000多人聚集在中国西北地区一所大学的礼堂,聆听一家由法院指定的律所讲解一家破产房地产公司规模超过人民币75亿元的债务追偿案,他们当中有法官、银行工作人员、购房者和该公司的雇员。



由于担心不满情绪演变成暴力行为,有数百名警察和安保人员站在一旁维护秩序。

距此地约12公里以外的地方,矗立着一个有21栋楼的规划、但自2014年末以来就烂尾的楼盘,在那之前,该地产公司售出了此楼盘数千套的住宅和门面,之后出现了债务违约。

现年50岁的Liu Changyun在2013年以人民币约60万元买入了该楼的一家店面,希望能在这里开一家小餐馆。她仍在等待结果,目前就在附近摆个小摊车卖食品。她最近说道,“我这辈子什么都没有,就只有这个。”

中国在2007年正式颁布破产法,但法院通常会拒绝受理经营困难的企业及其债权人提出的破产申请,因为担心会引发潜在的社会动荡和大规模裁员。

很多资不抵债的公司就靠着政府补贴和国有银行发放的贷款来延续生存。一些负债者干脆一走了之逃避债务,让债权人无处追讨。

中国政府正在尝试新的策略。中国大多数破产法庭都是从2015年才成立的。北京、上海和深圳在今年增设了新法庭。由于政府寻求处理更多案件并加快审理过程,法庭指定的管理人利用中国网络文化来办事的情况越来越多,这些执行人一般是律所和会计事务所,他们帮助核实破产债务申报,组织债权人会议,清点及出售资产。

经历过去十年的快速扩张和大举借贷后,中国经济增长正在放缓。2018年,全国各地法院受理了近1.9万起企业破产申请,较两年前增加逾两倍。

其中包括渤海钢铁集团有限公司(Bohai Steel Group Co.),该公司负债逾人民币2,000亿元,是多年来规模最大的一起中国国有企业破产案。渤海钢铁集团的部分资产将由另一家钢铁企业接管,对债权人的偿付正在进行中,他们将得到全额或部分偿付。

重组和顾问公司Alvarez & Marsal的执行董事Ron Thompson称,相关部门察觉到了经济放缓、实力较弱企业难以存活的问题,对此需要有应对机制。

随着美中贸易战爆发,这方面的担忧在去年加剧。中国最高人民法院咨询委员会副主任杜万华在一家国有媒体发表的评论文章中称,关税上升可能导致更多企业破产,法院应未雨绸缪。

据金融数据服务商万得(Wind),中国银行贷款余额总额超过17万亿美元。监管机构已要求银行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计入不良贷款,官方数据显示,不良贷款率为1.81%,不良贷款余额为3,190亿美元。外界普遍认为,这一较低的比率低估了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的坏账水平。

法院系统减轻了地方政府的一些负担。地方政府过去要支撑企业生存,以防出现大规模下岗及财务损失等可能扰动中国经济和政治领导的问题。



现年46岁的厦门破产法官叶炳坤称,法院对于企业复兴或清算起到的作用,不仅是一个经济问题,也是社会责任问题。“破产就像是企业的医院。”

有些人还在适应这个程序。

房地产及建筑企业浙江登峰交通集团有限公司(Zhejiang Dengfeng Traffic Group)在杭州进行破产清算时,法庭指定的破产执行人——两家律所和一家会计事务所——在8月表示收到一些人的威胁,后者无法接受债权人将获得偿付的裁定。

该公司曾雇用了大量员工,在杭州及其周边修建高速公路。该案的管理人一直在阿里巴巴集团(Alibaba Group Holding Ltd., BABA)旗下的淘宝(Taobao)上拍卖该公司未完工的住宅楼、玉雕等资产,以回收用于偿还2000多名债权人的资金。淘宝是一个类似eBay的电商平台。

该案执行人在一篇公开的微信帖子中称,一些人准备了刀具,收集了法官和管理人的个人信息,还煽动其他人员。这篇帖子称,为该破产案工作的人员一度临时从当地政府的一个办公室转移到了该市的法院,因为那里的安保措施更加严密。

在中国,企业破产的过程已经充斥着强烈的情绪。法官叶炳坤称,“诚信是立身之本,” 而债务违约被视为道德上有问题。

他说,如果你听说某人破产了,你可能会认为这是一件很丢人的事。

中国法律只允许公司宣布破产,没有个人破产制度。但叶炳坤表示,耻辱感可能会使债权人和债务人不愿提交破产申请,而在美国,他们认为这给了商人重新开始的机会,这个就是一种区别。

去年在南京一家法庭上,一家建筑公司的董事长兼所有者李兴华向法官、债权人和破产执行人鞠躬,请求再给他一次机会。

他称,几年前,一家国有银行拒绝为他的公司南京王者之风建筑装饰股份有限公司(Nanjing Wonzeal Construction Decoration Shares Co.—)提供新贷款后,他做出了一个愚蠢的决定,向私人贷款机构借入高息贷款。该公司债务总计超过人民币2亿元。由于业务活动和收入下降,该公司无力偿还贷款,申请破产。

另一边则是经营着一家小公司的Qian Xiaojun,他向王者之风提供了约人民币600万元的贷款。对于一项允许王者之风继续运营的法院计划,他是投票赞成的债权人之一。

他表示,如果公司关门,我们连一分钱都拿不回来。

该计划足以支付员工工资,并使王者之风的一小部分债务能够首先得到偿还,而较大的债权人将慢慢得到偿付。李兴华说,公司已进行了裁员,目前正在开展一些能够更快产生现金的短期项目。

这是从叶炳坤所说的“政策性破产”向“市场化破产”转变的一部分。在政策性破产中,政府在很大程度上决定哪些公司破产或存活。在市场化破产中,市场力量决定谁是赢家,谁是输家。

许多律师、外国投资者和贷款机构说,他们发现中国法院在处理案件、重组或清算公司方面效率很高。案件数量在增加。在叶炳坤担任法官的东南部城市厦门,2016年年中,该市设立了破产清算法庭,在那之前的10年里,地方法院受理破产案件不到80起。去年,新的破产清算法院审理了96起案件,其中大多数是在制造业的民营企业。




为了加快处理速度,法院给法官设定了办案量目标,并在评估体系中给予破产案件的审理更高评分。根据去年发布的一项指导意见,在中国南方的湖南省,在评估法官的表现时,一起标准的破产案件可以被视为相当于30起民事案件。

中国的网络文化帮了不少忙。法院正借助淘宝上的互联网拍卖平台来出售破产公司旗下的酒店、机械设备等资产。破产执行人通过微信上的社交媒体账号让债权人和公众随时了解最新情况。一些法院使用线上视频链接为参与听证会提供便利。微信是由腾讯控股有限公司(Tencent Holdings Ltd., 0700.HK, 简称﹕腾讯)出品的一款广受欢迎的应用。

能否在整个过程中都让人满意仍然是个问题。中国法院有时会无视规定债权人清偿顺序的法律条文。

北京大学法学教授许德风说,在一些涉及上市公司的案件中,法院会优先考虑遭受损失的小投资者,以防他们引发社会动荡,但这是以债务持有者以及其他应更优先清偿的债权人的权益为代价的。

经法院受理,在上交所上市的国企抚顺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Fushun Special Steel Co., 600399.SH, 简称﹕抚顺特钢)去年经历了破产重组,随后其对有担保债权人的债务偿付被暂停。据法院批准的一项计划,该公司同意按照2.8%的年利率向有担保债权人支付利息,从第六年起开始清偿本金。

抚顺特钢股东的命运要好一些。2018年底该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完毕,债务减轻后,复牌后股价上涨。

相比之下,在美国,已申请破产公司的股东通常会失去他们的股权,或者眼睁睁地看着这些股份在资产被售卖偿债时实际上变得毫无价值。

许德风称,法院以债权人利益为代价来保护股东利益,这种非传统的裁决正在损害债权人的权利,并可能会破坏破产制度。

西安一个包含21栋楼的易合坊(Yihefang)住宅项目在2014年陷入停工状态,此后购房者和其他债权人请求项目开发商和当地政府设法复工。

一些购房者称,有人拨打政府官员的私人电话,请求他们对这个项目负责,还有人在政府办公室外打出条幅抗议,有些条幅写着“还我血汗钱”。

该项目由当地女商人焦艳芹经营,她为这一面积约116,264平方米的地块设计了美好的前景,项目以高层住宅为主,方案中还包括一家幼儿园、花园和商店。

就像很多陷入财务问题的私营企业一样,焦艳芹的公司从非银行渠道以高于20%的利率贷了款,最终陷入无力偿债的境地。

在2018年夏天,西安市一家法院受理了一起由易合坊项目一私人贷款方提出的破产申请,重组程序就此开始。焦艳芹交出了这家开发商的控制权,当地的一家律所被确定为该案的执行人。

经过一段吸引了六家投资者的竞标过程,今年4月份,另一家开发商被选中接手该项目。

新公司是当地一家国有建筑公司的子公司,有建造住宅楼的经验。这家新公司估计,完成该项目将耗资人民币3.5亿元。上个月,工人粉刷了几栋建筑的外墙,施工电梯也安装完毕。现场堆放着新的建筑材料。

卖食品的Liu说,她用全家毕生的积蓄买下这个店面开餐馆。对她来说,一个巨大吸引力是大楼地处许多上班族乘坐的三条地铁线附近。

她说,如果人多的话,对早点生意好。■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