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无人机制造商大疆的华府游说

发布日期:2019-11-07 08:05
摘要: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被动应对美国打击不同,大疆多年来游说华盛顿,其做法被竞争对手称为“教科书”般的范例。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其中有一家公司尤其引起了注意,这就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

不过大疆似乎早就察觉到这种危险,并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其竞争对手称之为“教科书”般的范例——与一些政府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对政界人士表达的担忧作出迅速回应。

大疆的做法与华为(Huawei)或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形成了对比——这些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艰难地应对着来自美国的打击。

例如,华为曾表示其高管试图让美国撤回制裁,但却无法在华盛顿安排一次会面。

特朗普政府内部现在出现了意见分歧:要不要彻底禁止大疆无人机,还是采用较为柔和的方式?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现在政府内部有些人想立刻给大疆当头一棒。但还有很多人警告说如果这样做,可供替代的选择并不多。”

华盛顿的一位行业游说者说:“大疆这一手玩得太好了。他们把自己弄进了关键委员会,并确保他们在政府内部有支持者。”

虽然大疆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业内人士估计它拥有70%以上的美国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到明年年底将达到约700万架无人机。

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

该公司估计目前有“几千架”大疆无人机被用于此类工作。

现在大疆正在游说以继续部署其无人机识别系统,即“云哨” (Aeroscope),该系统可监视低空空域以防范流氓无人机。

上周,美国内政部暂时停飞了全部81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大疆制造的121架无人机,同时评估含有中国制造零件的无人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此举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白宫和国会越来越担忧一点:全美有成千上万架中国无人机,它们收集的数据可能会被传回北京,并用来监视美国公民。

但大疆北美区经理马里奥•雷贝洛(Mario Rebello)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专为美国政府设计的新型无人机,该机型将允许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有更大控制权。他说:“我们与内政部进行了密切接触,和一些政府机构也更加契合了。”

在此次停飞无人机之前,内政部航空服务办公室主任马克•巴特里克(Mark Bathrick)曾表示:“基本上我们为管理人民的土地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可以在无人机的帮助下完成。这里面包括了大疆,我们认为它是相当安全的。比起使用人力,使用它们只需要七分之一的时间和十分之一的成本。”

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该部门负责编写全美无人机使用管理规则。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以及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

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雷贝洛表示:“如果某地消防部门的大疆无人机有问题,我们可以派一个小组去那里与操作员本人一起工作。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都会在那里。”

即使在国防部,在军队下令禁止内部人员使用之前,大疆无人机也被普遍使用。国会现在正在辩论一项将会禁止五角大楼购买或使用任何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的议案。

在与此类禁令的斗争中,该公司正从无人机行业的主要行业组织——位于美国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大疆是该协会的成员)得到帮助。

今年9月,AUVSI在华盛顿举办了一次活动,众议院运输委员会的两名成员在活动中发表了演讲。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此次活动中,协会成员被告知要警告政客,禁止大疆可能损害美国经济并且导致国防部无法使用该公司的无人机追踪技术。

大疆的一大成功之处是其在技术上的优势。包括美国3D Robotics和法国Parrot在内的许多西方公司都曾试图在消费市场上与大疆竞争,但全部失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制造成本所致。

但是,在游说方面的努力是大疆确保不被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拒之门外的重要因素——尽管这种成功可能还是会很短暂。

参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将会禁止联邦政府所有部门购买大疆产品的法案,而五角大楼的国防创新部门正在寻找支持美国企业的方法。

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士承认,他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随时发出总统令来制裁该公司,就像他对华为所做的那样。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们表示,他迄今仍未这样做的事实证明了大疆在培养政府内部的盟友方面做得多么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被动应对美国打击不同,大疆多年来游说华盛顿,其做法被竞争对手称为“教科书”般的范例。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其中有一家公司尤其引起了注意,这就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

不过大疆似乎早就察觉到这种危险,并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其竞争对手称之为“教科书”般的范例——与一些政府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对政界人士表达的担忧作出迅速回应。

大疆的做法与华为(Huawei)或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形成了对比——这些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艰难地应对着来自美国的打击。

例如,华为曾表示其高管试图让美国撤回制裁,但却无法在华盛顿安排一次会面。

特朗普政府内部现在出现了意见分歧:要不要彻底禁止大疆无人机,还是采用较为柔和的方式?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现在政府内部有些人想立刻给大疆当头一棒。但还有很多人警告说如果这样做,可供替代的选择并不多。”

华盛顿的一位行业游说者说:“大疆这一手玩得太好了。他们把自己弄进了关键委员会,并确保他们在政府内部有支持者。”

虽然大疆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业内人士估计它拥有70%以上的美国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到明年年底将达到约700万架无人机。

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

该公司估计目前有“几千架”大疆无人机被用于此类工作。

现在大疆正在游说以继续部署其无人机识别系统,即“云哨” (Aeroscope),该系统可监视低空空域以防范流氓无人机。

上周,美国内政部暂时停飞了全部81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大疆制造的121架无人机,同时评估含有中国制造零件的无人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此举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白宫和国会越来越担忧一点:全美有成千上万架中国无人机,它们收集的数据可能会被传回北京,并用来监视美国公民。

但大疆北美区经理马里奥•雷贝洛(Mario Rebello)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专为美国政府设计的新型无人机,该机型将允许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有更大控制权。他说:“我们与内政部进行了密切接触,和一些政府机构也更加契合了。”

在此次停飞无人机之前,内政部航空服务办公室主任马克•巴特里克(Mark Bathrick)曾表示:“基本上我们为管理人民的土地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可以在无人机的帮助下完成。这里面包括了大疆,我们认为它是相当安全的。比起使用人力,使用它们只需要七分之一的时间和十分之一的成本。”

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该部门负责编写全美无人机使用管理规则。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以及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

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雷贝洛表示:“如果某地消防部门的大疆无人机有问题,我们可以派一个小组去那里与操作员本人一起工作。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都会在那里。”

即使在国防部,在军队下令禁止内部人员使用之前,大疆无人机也被普遍使用。国会现在正在辩论一项将会禁止五角大楼购买或使用任何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的议案。

在与此类禁令的斗争中,该公司正从无人机行业的主要行业组织——位于美国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大疆是该协会的成员)得到帮助。

今年9月,AUVSI在华盛顿举办了一次活动,众议院运输委员会的两名成员在活动中发表了演讲。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此次活动中,协会成员被告知要警告政客,禁止大疆可能损害美国经济并且导致国防部无法使用该公司的无人机追踪技术。

大疆的一大成功之处是其在技术上的优势。包括美国3D Robotics和法国Parrot在内的许多西方公司都曾试图在消费市场上与大疆竞争,但全部失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制造成本所致。

但是,在游说方面的努力是大疆确保不被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拒之门外的重要因素——尽管这种成功可能还是会很短暂。

参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将会禁止联邦政府所有部门购买大疆产品的法案,而五角大楼的国防创新部门正在寻找支持美国企业的方法。

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士承认,他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随时发出总统令来制裁该公司,就像他对华为所做的那样。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们表示,他迄今仍未这样做的事实证明了大疆在培养政府内部的盟友方面做得多么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被动应对美国打击不同,大疆多年来游说华盛顿,其做法被竞争对手称为“教科书”般的范例。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其中有一家公司尤其引起了注意,这就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

不过大疆似乎早就察觉到这种危险,并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其竞争对手称之为“教科书”般的范例——与一些政府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对政界人士表达的担忧作出迅速回应。

大疆的做法与华为(Huawei)或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形成了对比——这些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艰难地应对着来自美国的打击。

例如,华为曾表示其高管试图让美国撤回制裁,但却无法在华盛顿安排一次会面。

特朗普政府内部现在出现了意见分歧:要不要彻底禁止大疆无人机,还是采用较为柔和的方式?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现在政府内部有些人想立刻给大疆当头一棒。但还有很多人警告说如果这样做,可供替代的选择并不多。”

华盛顿的一位行业游说者说:“大疆这一手玩得太好了。他们把自己弄进了关键委员会,并确保他们在政府内部有支持者。”

虽然大疆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业内人士估计它拥有70%以上的美国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到明年年底将达到约700万架无人机。

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

该公司估计目前有“几千架”大疆无人机被用于此类工作。

现在大疆正在游说以继续部署其无人机识别系统,即“云哨” (Aeroscope),该系统可监视低空空域以防范流氓无人机。

上周,美国内政部暂时停飞了全部81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大疆制造的121架无人机,同时评估含有中国制造零件的无人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此举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白宫和国会越来越担忧一点:全美有成千上万架中国无人机,它们收集的数据可能会被传回北京,并用来监视美国公民。

但大疆北美区经理马里奥•雷贝洛(Mario Rebello)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专为美国政府设计的新型无人机,该机型将允许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有更大控制权。他说:“我们与内政部进行了密切接触,和一些政府机构也更加契合了。”

在此次停飞无人机之前,内政部航空服务办公室主任马克•巴特里克(Mark Bathrick)曾表示:“基本上我们为管理人民的土地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可以在无人机的帮助下完成。这里面包括了大疆,我们认为它是相当安全的。比起使用人力,使用它们只需要七分之一的时间和十分之一的成本。”

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该部门负责编写全美无人机使用管理规则。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以及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

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雷贝洛表示:“如果某地消防部门的大疆无人机有问题,我们可以派一个小组去那里与操作员本人一起工作。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都会在那里。”

即使在国防部,在军队下令禁止内部人员使用之前,大疆无人机也被普遍使用。国会现在正在辩论一项将会禁止五角大楼购买或使用任何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的议案。

在与此类禁令的斗争中,该公司正从无人机行业的主要行业组织——位于美国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大疆是该协会的成员)得到帮助。

今年9月,AUVSI在华盛顿举办了一次活动,众议院运输委员会的两名成员在活动中发表了演讲。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此次活动中,协会成员被告知要警告政客,禁止大疆可能损害美国经济并且导致国防部无法使用该公司的无人机追踪技术。

大疆的一大成功之处是其在技术上的优势。包括美国3D Robotics和法国Parrot在内的许多西方公司都曾试图在消费市场上与大疆竞争,但全部失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制造成本所致。

但是,在游说方面的努力是大疆确保不被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拒之门外的重要因素——尽管这种成功可能还是会很短暂。

参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将会禁止联邦政府所有部门购买大疆产品的法案,而五角大楼的国防创新部门正在寻找支持美国企业的方法。

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士承认,他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随时发出总统令来制裁该公司,就像他对华为所做的那样。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们表示,他迄今仍未这样做的事实证明了大疆在培养政府内部的盟友方面做得多么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无人机制造商大疆的华府游说

发布日期:2019-11-07 08:05
摘要: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被动应对美国打击不同,大疆多年来游说华盛顿,其做法被竞争对手称为“教科书”般的范例。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其中有一家公司尤其引起了注意,这就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

不过大疆似乎早就察觉到这种危险,并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其竞争对手称之为“教科书”般的范例——与一些政府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对政界人士表达的担忧作出迅速回应。

大疆的做法与华为(Huawei)或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形成了对比——这些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艰难地应对着来自美国的打击。

例如,华为曾表示其高管试图让美国撤回制裁,但却无法在华盛顿安排一次会面。

特朗普政府内部现在出现了意见分歧:要不要彻底禁止大疆无人机,还是采用较为柔和的方式?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现在政府内部有些人想立刻给大疆当头一棒。但还有很多人警告说如果这样做,可供替代的选择并不多。”

华盛顿的一位行业游说者说:“大疆这一手玩得太好了。他们把自己弄进了关键委员会,并确保他们在政府内部有支持者。”

虽然大疆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业内人士估计它拥有70%以上的美国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到明年年底将达到约700万架无人机。

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

该公司估计目前有“几千架”大疆无人机被用于此类工作。

现在大疆正在游说以继续部署其无人机识别系统,即“云哨” (Aeroscope),该系统可监视低空空域以防范流氓无人机。

上周,美国内政部暂时停飞了全部81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大疆制造的121架无人机,同时评估含有中国制造零件的无人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此举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白宫和国会越来越担忧一点:全美有成千上万架中国无人机,它们收集的数据可能会被传回北京,并用来监视美国公民。

但大疆北美区经理马里奥•雷贝洛(Mario Rebello)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专为美国政府设计的新型无人机,该机型将允许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有更大控制权。他说:“我们与内政部进行了密切接触,和一些政府机构也更加契合了。”

在此次停飞无人机之前,内政部航空服务办公室主任马克•巴特里克(Mark Bathrick)曾表示:“基本上我们为管理人民的土地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可以在无人机的帮助下完成。这里面包括了大疆,我们认为它是相当安全的。比起使用人力,使用它们只需要七分之一的时间和十分之一的成本。”

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该部门负责编写全美无人机使用管理规则。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以及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

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雷贝洛表示:“如果某地消防部门的大疆无人机有问题,我们可以派一个小组去那里与操作员本人一起工作。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都会在那里。”

即使在国防部,在军队下令禁止内部人员使用之前,大疆无人机也被普遍使用。国会现在正在辩论一项将会禁止五角大楼购买或使用任何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的议案。

在与此类禁令的斗争中,该公司正从无人机行业的主要行业组织——位于美国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大疆是该协会的成员)得到帮助。

今年9月,AUVSI在华盛顿举办了一次活动,众议院运输委员会的两名成员在活动中发表了演讲。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此次活动中,协会成员被告知要警告政客,禁止大疆可能损害美国经济并且导致国防部无法使用该公司的无人机追踪技术。

大疆的一大成功之处是其在技术上的优势。包括美国3D Robotics和法国Parrot在内的许多西方公司都曾试图在消费市场上与大疆竞争,但全部失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制造成本所致。

但是,在游说方面的努力是大疆确保不被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拒之门外的重要因素——尽管这种成功可能还是会很短暂。

参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将会禁止联邦政府所有部门购买大疆产品的法案,而五角大楼的国防创新部门正在寻找支持美国企业的方法。

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士承认,他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随时发出总统令来制裁该公司,就像他对华为所做的那样。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们表示,他迄今仍未这样做的事实证明了大疆在培养政府内部的盟友方面做得多么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与其他中国科技公司被动应对美国打击不同,大疆多年来游说华盛顿,其做法被竞争对手称为“教科书”般的范例。



基兰•斯泰西 华盛顿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随着美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科技公司的审查,其中有一家公司尤其引起了注意,这就是全球最大的无人机制造商大疆(DJI)。

不过大疆似乎早就察觉到这种危险,并花了多年时间在华盛顿进行游说——其竞争对手称之为“教科书”般的范例——与一些政府部门建立了密切联系,并对政界人士表达的担忧作出迅速回应。

大疆的做法与华为(Huawei)或字节跳动(ByteDance)等公司形成了对比——这些中国科技公司正在艰难地应对着来自美国的打击。

例如,华为曾表示其高管试图让美国撤回制裁,但却无法在华盛顿安排一次会面。

特朗普政府内部现在出现了意见分歧:要不要彻底禁止大疆无人机,还是采用较为柔和的方式?一位政府高级官员表示:“现在政府内部有些人想立刻给大疆当头一棒。但还有很多人警告说如果这样做,可供替代的选择并不多。”

华盛顿的一位行业游说者说:“大疆这一手玩得太好了。他们把自己弄进了关键委员会,并确保他们在政府内部有支持者。”

虽然大疆没有公布销售数据,但业内人士估计它拥有70%以上的美国市场,这个市场的规模到明年年底将达到约700万架无人机。

大疆的产品配备高分辨率相机,在商业区店铺里被作为娱乐商品销售。但它们也被政府机构广泛用于灭火、监视野生动植物以及进行搜救行动。

该公司估计目前有“几千架”大疆无人机被用于此类工作。

现在大疆正在游说以继续部署其无人机识别系统,即“云哨” (Aeroscope),该系统可监视低空空域以防范流氓无人机。

上周,美国内政部暂时停飞了全部810架无人机,其中包括大疆制造的121架无人机,同时评估含有中国制造零件的无人机是否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

此举是一个最新迹象,表明白宫和国会越来越担忧一点:全美有成千上万架中国无人机,它们收集的数据可能会被传回北京,并用来监视美国公民。

但大疆北美区经理马里奥•雷贝洛(Mario Rebello)表示,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开发一种专为美国政府设计的新型无人机,该机型将允许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有更大控制权。他说:“我们与内政部进行了密切接触,和一些政府机构也更加契合了。”

在此次停飞无人机之前,内政部航空服务办公室主任马克•巴特里克(Mark Bathrick)曾表示:“基本上我们为管理人民的土地所做的一切工作,都可以在无人机的帮助下完成。这里面包括了大疆,我们认为它是相当安全的。比起使用人力,使用它们只需要七分之一的时间和十分之一的成本。”

在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FAA)内部,也有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该部门负责编写全美无人机使用管理规则。大疆政策与法律事务副总裁布伦丹•舒尔曼(Brendan Schulman)是FAA下属的无人机咨询委员会的成员,他是该委员会唯一一名非美国企业的雇员。

大疆还雇佣了华盛顿的一些重要人物,如前行业游说者马克•艾特肯(Mark Aitken),以及前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ecurity Council)官员戴维•汉塞尔(David Hansell)。

大疆还建立了顾问团队,如果州级机构在操作大疆无人机方面需要帮助,这些顾问可派往全美各地。

雷贝洛表示:“如果某地消防部门的大疆无人机有问题,我们可以派一个小组去那里与操作员本人一起工作。有时是几个小时,有时是几天,但是在问题解决之前,他们都会在那里。”

即使在国防部,在军队下令禁止内部人员使用之前,大疆无人机也被普遍使用。国会现在正在辩论一项将会禁止五角大楼购买或使用任何中国制造的无人机的议案。

在与此类禁令的斗争中,该公司正从无人机行业的主要行业组织——位于美国的国际无人系统协会(AUVSI,大疆是该协会的成员)得到帮助。

今年9月,AUVSI在华盛顿举办了一次活动,众议院运输委员会的两名成员在活动中发表了演讲。英国《金融时报》看到的一份文件显示,在此次活动中,协会成员被告知要警告政客,禁止大疆可能损害美国经济并且导致国防部无法使用该公司的无人机追踪技术。

大疆的一大成功之处是其在技术上的优势。包括美国3D Robotics和法国Parrot在内的许多西方公司都曾试图在消费市场上与大疆竞争,但全部失败了,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制造成本所致。

但是,在游说方面的努力是大疆确保不被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拒之门外的重要因素——尽管这种成功可能还是会很短暂。

参议员们正在考虑一项将会禁止联邦政府所有部门购买大疆产品的法案,而五角大楼的国防创新部门正在寻找支持美国企业的方法。

与大疆关系密切的人士承认,他们担心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可能随时发出总统令来制裁该公司,就像他对华为所做的那样。但该公司的竞争对手们表示,他迄今仍未这样做的事实证明了大疆在培养政府内部的盟友方面做得多么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