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汽车业拖累全球经济减速

发布日期:2019-11-07 07:30
摘要:全球贸易及经济的增长出现放缓,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行业导致的。该行业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了萎缩。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急剧的放缓,有一个行业既是罪魁祸首,也是受害者。

汽车行业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影响之大,远非其在总产出中的占比所能体现的:汽车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的供应链很长;它们还是原材料、化学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的消费大户;它们红火与否,影响着销售、维修和保养等服务行业的数百万就业。

去年,汽车行业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7年至2018年全球经济出现放缓,有逾四分之一是由于该行业的产出下滑导致的。

IMF上月表示,在考虑到该行业对零部件和其他中间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后,2017年至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有三分之一也是汽车行业造成的。

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利亚•米莱西-弗莱提(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上月表示:“汽车行业一直对制造业活动和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

IMF关于2020年全球贸易有望温和增长的预测取决于汽车行业的复苏。但IMF的分析也表明,如果该行业成为美国和欧盟(EU)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下一个受害者,就有可能会对全球贸易造成进一步损害。美国政府将在11月13日前就是否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做出决定。

一些汽车行业高管已将行业的低迷——尤其是曾推动全球汽车销量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主要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大众汽车(VW)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表示:“这场贸易战确实正影响客户的情绪,它有可能真正破坏全球经济。”他补充称:“由于这场贸易战,(中国)汽车市场基本上处于衰退……这对我们来说很可怕。”

然而,尽管与其他制造商一样,汽车制造商也受到贸易政策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但它们尚未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目标。

相反,IMF表示,汽车行业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策的变化(包括取消鼓励购车的税收优惠以及打击P2P贷款)以及欧洲实施新排放测试造成的影响。

IMF指出,在很多国家,由于标准在快速变化,消费者正推迟购车,同时汽车共享服务正在发展。

与此同时,印度汽车销售由于影子银行业的问题而出现下滑,该国约一半新车融资来自影子银行业;在其他大型市场,土耳其经济衰退、英国因退欧带来的不确定性都抑制了销售。

IMF表示,在修正各国之间汽车平均售价的差异后,2018年全球汽车总销量下降约3%,总产量减少约2.4%。

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计入对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薪资和利润下滑对家庭和企业支出的影响后,全球汽车销量下滑可能导致了全球GDP下滑0.2%,远远高于IMF的估计。

“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集中领域,”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它一直是龙头行业,不仅仅是(贸易战造成的)更广泛的连带损害……毫无疑问,它是全球制造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因素。”

如果汽车行业果真成为关税报复的牺牲品,情况将会恶化。由于供应链跨越国界以及“准时制”的制造流程,该行业特别容易受到新的贸易壁垒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暗示,美国政府倾向于寻求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在6个月的暂缓期于本月中旬结束后,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然而,关税威胁依然存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分析报告认为,如果美国像威胁的那样做,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1.5%,该行业将裁员近2%,由于宏观经济冲击,全国将有19.5万名员工失业。

如果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3%,该行业将裁员5%,全国减少62.4万个就业。

宝马(BMW)首席执行官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上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都会是输家。”他补充称,关税将危及宝马南卡罗莱纳工厂的就业和生产。

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汽车销售情况仍保持得较好的大型市场。其他地区的低迷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多年销量飙升之后的下滑,与此同时,很多汽车制造商正被迫大举投资研发电动汽车,而这些投资至少在短期内是亏损的。

但普遍存在的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毫无裨益。

正如Berenberg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所指出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会害消费者不敢购买大件商品:“如果你不确定……你就没必要买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全球贸易及经济的增长出现放缓,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行业导致的。该行业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了萎缩。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急剧的放缓,有一个行业既是罪魁祸首,也是受害者。

汽车行业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影响之大,远非其在总产出中的占比所能体现的:汽车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的供应链很长;它们还是原材料、化学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的消费大户;它们红火与否,影响着销售、维修和保养等服务行业的数百万就业。

去年,汽车行业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7年至2018年全球经济出现放缓,有逾四分之一是由于该行业的产出下滑导致的。

IMF上月表示,在考虑到该行业对零部件和其他中间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后,2017年至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有三分之一也是汽车行业造成的。

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利亚•米莱西-弗莱提(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上月表示:“汽车行业一直对制造业活动和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

IMF关于2020年全球贸易有望温和增长的预测取决于汽车行业的复苏。但IMF的分析也表明,如果该行业成为美国和欧盟(EU)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下一个受害者,就有可能会对全球贸易造成进一步损害。美国政府将在11月13日前就是否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做出决定。

一些汽车行业高管已将行业的低迷——尤其是曾推动全球汽车销量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主要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大众汽车(VW)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表示:“这场贸易战确实正影响客户的情绪,它有可能真正破坏全球经济。”他补充称:“由于这场贸易战,(中国)汽车市场基本上处于衰退……这对我们来说很可怕。”

然而,尽管与其他制造商一样,汽车制造商也受到贸易政策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但它们尚未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目标。

相反,IMF表示,汽车行业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策的变化(包括取消鼓励购车的税收优惠以及打击P2P贷款)以及欧洲实施新排放测试造成的影响。

IMF指出,在很多国家,由于标准在快速变化,消费者正推迟购车,同时汽车共享服务正在发展。

与此同时,印度汽车销售由于影子银行业的问题而出现下滑,该国约一半新车融资来自影子银行业;在其他大型市场,土耳其经济衰退、英国因退欧带来的不确定性都抑制了销售。

IMF表示,在修正各国之间汽车平均售价的差异后,2018年全球汽车总销量下降约3%,总产量减少约2.4%。

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计入对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薪资和利润下滑对家庭和企业支出的影响后,全球汽车销量下滑可能导致了全球GDP下滑0.2%,远远高于IMF的估计。

“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集中领域,”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它一直是龙头行业,不仅仅是(贸易战造成的)更广泛的连带损害……毫无疑问,它是全球制造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因素。”

如果汽车行业果真成为关税报复的牺牲品,情况将会恶化。由于供应链跨越国界以及“准时制”的制造流程,该行业特别容易受到新的贸易壁垒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暗示,美国政府倾向于寻求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在6个月的暂缓期于本月中旬结束后,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然而,关税威胁依然存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分析报告认为,如果美国像威胁的那样做,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1.5%,该行业将裁员近2%,由于宏观经济冲击,全国将有19.5万名员工失业。

如果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3%,该行业将裁员5%,全国减少62.4万个就业。

宝马(BMW)首席执行官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上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都会是输家。”他补充称,关税将危及宝马南卡罗莱纳工厂的就业和生产。

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汽车销售情况仍保持得较好的大型市场。其他地区的低迷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多年销量飙升之后的下滑,与此同时,很多汽车制造商正被迫大举投资研发电动汽车,而这些投资至少在短期内是亏损的。

但普遍存在的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毫无裨益。

正如Berenberg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所指出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会害消费者不敢购买大件商品:“如果你不确定……你就没必要买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全球贸易及经济的增长出现放缓,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行业导致的。该行业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了萎缩。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急剧的放缓,有一个行业既是罪魁祸首,也是受害者。

汽车行业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影响之大,远非其在总产出中的占比所能体现的:汽车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的供应链很长;它们还是原材料、化学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的消费大户;它们红火与否,影响着销售、维修和保养等服务行业的数百万就业。

去年,汽车行业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7年至2018年全球经济出现放缓,有逾四分之一是由于该行业的产出下滑导致的。

IMF上月表示,在考虑到该行业对零部件和其他中间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后,2017年至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有三分之一也是汽车行业造成的。

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利亚•米莱西-弗莱提(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上月表示:“汽车行业一直对制造业活动和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

IMF关于2020年全球贸易有望温和增长的预测取决于汽车行业的复苏。但IMF的分析也表明,如果该行业成为美国和欧盟(EU)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下一个受害者,就有可能会对全球贸易造成进一步损害。美国政府将在11月13日前就是否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做出决定。

一些汽车行业高管已将行业的低迷——尤其是曾推动全球汽车销量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主要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大众汽车(VW)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表示:“这场贸易战确实正影响客户的情绪,它有可能真正破坏全球经济。”他补充称:“由于这场贸易战,(中国)汽车市场基本上处于衰退……这对我们来说很可怕。”

然而,尽管与其他制造商一样,汽车制造商也受到贸易政策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但它们尚未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目标。

相反,IMF表示,汽车行业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策的变化(包括取消鼓励购车的税收优惠以及打击P2P贷款)以及欧洲实施新排放测试造成的影响。

IMF指出,在很多国家,由于标准在快速变化,消费者正推迟购车,同时汽车共享服务正在发展。

与此同时,印度汽车销售由于影子银行业的问题而出现下滑,该国约一半新车融资来自影子银行业;在其他大型市场,土耳其经济衰退、英国因退欧带来的不确定性都抑制了销售。

IMF表示,在修正各国之间汽车平均售价的差异后,2018年全球汽车总销量下降约3%,总产量减少约2.4%。

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计入对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薪资和利润下滑对家庭和企业支出的影响后,全球汽车销量下滑可能导致了全球GDP下滑0.2%,远远高于IMF的估计。

“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集中领域,”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它一直是龙头行业,不仅仅是(贸易战造成的)更广泛的连带损害……毫无疑问,它是全球制造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因素。”

如果汽车行业果真成为关税报复的牺牲品,情况将会恶化。由于供应链跨越国界以及“准时制”的制造流程,该行业特别容易受到新的贸易壁垒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暗示,美国政府倾向于寻求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在6个月的暂缓期于本月中旬结束后,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然而,关税威胁依然存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分析报告认为,如果美国像威胁的那样做,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1.5%,该行业将裁员近2%,由于宏观经济冲击,全国将有19.5万名员工失业。

如果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3%,该行业将裁员5%,全国减少62.4万个就业。

宝马(BMW)首席执行官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上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都会是输家。”他补充称,关税将危及宝马南卡罗莱纳工厂的就业和生产。

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汽车销售情况仍保持得较好的大型市场。其他地区的低迷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多年销量飙升之后的下滑,与此同时,很多汽车制造商正被迫大举投资研发电动汽车,而这些投资至少在短期内是亏损的。

但普遍存在的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毫无裨益。

正如Berenberg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所指出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会害消费者不敢购买大件商品:“如果你不确定……你就没必要买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汽车业拖累全球经济减速

发布日期:2019-11-07 07:30
摘要:全球贸易及经济的增长出现放缓,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行业导致的。该行业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了萎缩。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急剧的放缓,有一个行业既是罪魁祸首,也是受害者。

汽车行业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影响之大,远非其在总产出中的占比所能体现的:汽车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的供应链很长;它们还是原材料、化学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的消费大户;它们红火与否,影响着销售、维修和保养等服务行业的数百万就业。

去年,汽车行业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7年至2018年全球经济出现放缓,有逾四分之一是由于该行业的产出下滑导致的。

IMF上月表示,在考虑到该行业对零部件和其他中间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后,2017年至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有三分之一也是汽车行业造成的。

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利亚•米莱西-弗莱提(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上月表示:“汽车行业一直对制造业活动和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

IMF关于2020年全球贸易有望温和增长的预测取决于汽车行业的复苏。但IMF的分析也表明,如果该行业成为美国和欧盟(EU)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下一个受害者,就有可能会对全球贸易造成进一步损害。美国政府将在11月13日前就是否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做出决定。

一些汽车行业高管已将行业的低迷——尤其是曾推动全球汽车销量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主要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大众汽车(VW)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表示:“这场贸易战确实正影响客户的情绪,它有可能真正破坏全球经济。”他补充称:“由于这场贸易战,(中国)汽车市场基本上处于衰退……这对我们来说很可怕。”

然而,尽管与其他制造商一样,汽车制造商也受到贸易政策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但它们尚未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目标。

相反,IMF表示,汽车行业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策的变化(包括取消鼓励购车的税收优惠以及打击P2P贷款)以及欧洲实施新排放测试造成的影响。

IMF指出,在很多国家,由于标准在快速变化,消费者正推迟购车,同时汽车共享服务正在发展。

与此同时,印度汽车销售由于影子银行业的问题而出现下滑,该国约一半新车融资来自影子银行业;在其他大型市场,土耳其经济衰退、英国因退欧带来的不确定性都抑制了销售。

IMF表示,在修正各国之间汽车平均售价的差异后,2018年全球汽车总销量下降约3%,总产量减少约2.4%。

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计入对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薪资和利润下滑对家庭和企业支出的影响后,全球汽车销量下滑可能导致了全球GDP下滑0.2%,远远高于IMF的估计。

“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集中领域,”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它一直是龙头行业,不仅仅是(贸易战造成的)更广泛的连带损害……毫无疑问,它是全球制造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因素。”

如果汽车行业果真成为关税报复的牺牲品,情况将会恶化。由于供应链跨越国界以及“准时制”的制造流程,该行业特别容易受到新的贸易壁垒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暗示,美国政府倾向于寻求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在6个月的暂缓期于本月中旬结束后,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然而,关税威胁依然存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分析报告认为,如果美国像威胁的那样做,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1.5%,该行业将裁员近2%,由于宏观经济冲击,全国将有19.5万名员工失业。

如果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3%,该行业将裁员5%,全国减少62.4万个就业。

宝马(BMW)首席执行官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上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都会是输家。”他补充称,关税将危及宝马南卡罗莱纳工厂的就业和生产。

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汽车销售情况仍保持得较好的大型市场。其他地区的低迷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多年销量飙升之后的下滑,与此同时,很多汽车制造商正被迫大举投资研发电动汽车,而这些投资至少在短期内是亏损的。

但普遍存在的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毫无裨益。

正如Berenberg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所指出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会害消费者不敢购买大件商品:“如果你不确定……你就没必要买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全球贸易及经济的增长出现放缓,有很大一部分是由汽车行业导致的。该行业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首次出现了萎缩。



德尔菲娜•施特劳斯 伦敦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全球经济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最急剧的放缓,有一个行业既是罪魁祸首,也是受害者。

汽车行业对全球经济健康状况的影响之大,远非其在总产出中的占比所能体现的:汽车制造商采购零部件的供应链很长;它们还是原材料、化学品、纺织品和电子产品的消费大户;它们红火与否,影响着销售、维修和保养等服务行业的数百万就业。

去年,汽车行业出现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首次萎缩。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认为,2017年至2018年全球经济出现放缓,有逾四分之一是由于该行业的产出下滑导致的。

IMF上月表示,在考虑到该行业对零部件和其他中间产品贸易的溢出效应后,2017年至2018年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可能有三分之一也是汽车行业造成的。

IMF研究部副主任吉安•玛利亚•米莱西-弗莱提(Gian Maria Milesi-Ferretti)上月表示:“汽车行业一直对制造业活动和经济增长有着重大影响。”

IMF关于2020年全球贸易有望温和增长的预测取决于汽车行业的复苏。但IMF的分析也表明,如果该行业成为美国和欧盟(EU)之间不断升级的贸易争端的下一个受害者,就有可能会对全球贸易造成进一步损害。美国政府将在11月13日前就是否对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做出决定。

一些汽车行业高管已将行业的低迷——尤其是曾推动全球汽车销量增长的中国市场的大幅下滑——主要归咎于美国的贸易政策。

大众汽车(VW)首席执行官赫伯特•迪斯(Herbert Diess)在9月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表示:“这场贸易战确实正影响客户的情绪,它有可能真正破坏全球经济。”他补充称:“由于这场贸易战,(中国)汽车市场基本上处于衰退……这对我们来说很可怕。”

然而,尽管与其他制造商一样,汽车制造商也受到贸易政策相关不确定性的影响,但它们尚未成为美国贸易政策的直接目标。

相反,IMF表示,汽车行业低迷的主要原因是中国政策的变化(包括取消鼓励购车的税收优惠以及打击P2P贷款)以及欧洲实施新排放测试造成的影响。

IMF指出,在很多国家,由于标准在快速变化,消费者正推迟购车,同时汽车共享服务正在发展。

与此同时,印度汽车销售由于影子银行业的问题而出现下滑,该国约一半新车融资来自影子银行业;在其他大型市场,土耳其经济衰退、英国因退欧带来的不确定性都抑制了销售。

IMF表示,在修正各国之间汽车平均售价的差异后,2018年全球汽车总销量下降约3%,总产量减少约2.4%。

惠誉(Fitch Ratings)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研究报告称,在计入对其他行业的溢出效应、薪资和利润下滑对家庭和企业支出的影响后,全球汽车销量下滑可能导致了全球GDP下滑0.2%,远远高于IMF的估计。

“这是全球经济放缓的集中领域,”惠誉首席经济学家布赖恩•科尔顿(Brian Coulton)表示,“它一直是龙头行业,不仅仅是(贸易战造成的)更广泛的连带损害……毫无疑问,它是全球制造业周期的关键驱动因素。”

如果汽车行业果真成为关税报复的牺牲品,情况将会恶化。由于供应链跨越国界以及“准时制”的制造流程,该行业特别容易受到新的贸易壁垒的影响。

美国商务部长威尔伯•罗斯(Wilbur Ross)上月在接受英国《金融时报》采访时暗示,美国政府倾向于寻求与欧盟进行谈判,而不是在6个月的暂缓期于本月中旬结束后,对汽车进口加征关税。

然而,关税威胁依然存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今年早些时候发表的分析报告认为,如果美国像威胁的那样做,对来自所有国家的汽车进口加征25%的关税,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1.5%,该行业将裁员近2%,由于宏观经济冲击,全国将有19.5万名员工失业。

如果其他国家采取报复措施,美国汽车产量将减少3%,该行业将裁员5%,全国减少62.4万个就业。

宝马(BMW)首席执行官奥利弗•齐普斯(Oliver Zipse)上月在一次会议上表示:“如果他们这么做,我们都会是输家。”他补充称,关税将危及宝马南卡罗莱纳工厂的就业和生产。

迄今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汽车销售情况仍保持得较好的大型市场。其他地区的低迷似乎在很大程度上是周期性的:多年销量飙升之后的下滑,与此同时,很多汽车制造商正被迫大举投资研发电动汽车,而这些投资至少在短期内是亏损的。

但普遍存在的围绕贸易的不确定性——以及由此引发的对全球经济增长的担忧——毫无裨益。

正如Berenberg经济学家霍格尔•施米丁(Holger Schmieding)所指出的那样,这种不确定性往往会害消费者不敢购买大件商品:“如果你不确定……你就没必要买车。”■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