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自造”何猷君

发布日期:2019-11-05 21:09
摘要:“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何猷君参加“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       图片来源:DR

撰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10月的一天中午,北京万达文华酒店7层,何猷君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在一场名为“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分享了自己所在的何鸿燊家族在财富继承方面的安排和操作。虽然和其他一些背靠巨大家族财富的后代相比,何猷君已经十分低调,但这个95后依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会议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他演讲时的样子,并在其演讲结束后迅速尾随其到休息室,希望扫一扫他的微信二维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族背景的确是带给了我一些压力。”在说出这句话前,何猷君先是脱下了灰亮色的西装外套,然后左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舒出了一口气。“我的家族从小就带给我现实的世界观,非常现实,这甚至让我有些痛苦。当我还小,还不了解家族财富具体状况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在长大后,就会将自己的人生状态和家族状态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距何其巨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奢望能达到家族那种高度,只是在尝试着不断接近。”

何猷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把身旁桌子上的装饰花盆往边上移了一下。他对花粉有些过敏,但是之前却无视演讲台前的一大簇花束,面对观众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并在演讲中闻了一下花,说了句:“这花真香!”

在外界看来,何猷君从小到大都是一贯性优秀,而且这份优秀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从2006年,也就是其十一岁时开始,何猷君连续两年在“世界数学测试精英邀请赛”中获奖。2007年,何猷君在针对国际学生的中学会考IGCSE中取得十科全A+的成绩,考上了英国著名中学Winchester College。2013年,何猷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并在2016年毕业后继续留校深造,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金融硕士研究生。一时间,“学霸”、“男神”、“数学天才”等赞誉和名号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随着何鸿燊年龄渐长,何猷君也不可避免地介入到对家族财富的继承和发展等事务中。这些因素的叠加,令何猷君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

在面对自身价值和家族责任的过程中,何猷君的内心可能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坦诚自己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肩负的创造财富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当前愈演愈烈的年轻创业创富潮中,他已经“不年轻”了。在福布斯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度30岁以下精英榜”中,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的上榜人数为99人,占总上榜人数的16.5%,而榜单的平均年龄则为27.5岁。对何猷君来说,这又是一层无形的压力。他不甘于仅仅做一个家族已有财富的继承者与打理人,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并通过自己的成就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何猷君选择了电竞作为切入点。据何猷君回忆,当时他正在网络上观看英超的一场重要赛事,但是却惊讶地发现直播页面上的弹幕竟然都在谈论另一场电竞比赛。“这对我的冲击实在很大,我一下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在如此重要的足球盛宴上开小差。可我后来一想,这也许是一个趋势,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何猷君对电竞并不陌生。当他还在英国念中学时,何猷君就开始通过朋友了解电竞。在那时,英雄联盟还处于方兴未艾之际,玩家比较少,但通过亲自上手体验游戏和观察玩家训练,何猷君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觉得,电竞比赛中体现的训练精神、团队精神和组织能力,与自己在学校足球队踢球并无二致。于是,何猷君开始在学校里设立电子竞技协会并积极组织比赛。但当时电竞环境很差,没有人愿意为此投资,学校也不愿意把经费拨给电竞比赛,而是给了数学和体育。所以何猷君和朋友只能靠做电竞咨询APP来卖广告,并将赚到的钱去组织和其他学校打比赛。这段艰难的经历打击了何猷君,但却未能让他完全放弃推动电竞的念头。

到了2016年,电竞市场的发展开始迅猛起来。当时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实习的何猷君突然发现,NBA的总决赛收视率已经被英雄联盟世界赛超过。加上之前提到的“英超弹幕事件”,何猷君感觉到,电竞的时代已经到来,于是在2018年创立了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竞市场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诚然,从用户基数和市场规模来看,电竞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而到2022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6.45亿和2.97亿。用户量的提升带来最直观影响有两个:一是带动整个电竞市场总营收的增长。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总营收将首次攻破10亿美元大关。二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商加入。今年10月11日,彪马与电竞战队Cloud9合作推出的电竞服装开始上线售卖。另外,中国体育品牌李宁也开始赞助EDward Gaming、Newbee、RNG等多支电竞战队,并以近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nake电竞俱乐部。361°则签约了QG电竞俱乐部。

尽管握有巨大流量并受资本青睐,电竞市场的盈利难题依旧存在。“现在电竞战队基本上都在亏钱,”何猷君表示,“市场早期采用的烧钱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融资也愈发困难,一旦资金链断裂,战队就玩不转了。所以我在签队员时不理会所谓的市场价,而是用我觉得合理的价格来签。我宁可去培养有潜力的队员,也不愿意花虚高的价格去获取队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商业原则。当然,我这么说的话估计会被行业内的人怼吧。”何猷君笑了一下,然后更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跟你说哦,我们战队已经盈利了,这个不容易的。我本来预计是在2020年盈利的,但现在提前了。”

除了签队员,何猷君在创建战队后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融资,而一回想起这个,何猷君也毫不掩饰当时的苦恼。“融资环境说变就变,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当时预计用3到4个月的时间来融1个多亿,结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融资金额降低点,变通一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持原来的融资金额不变。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觉得自己就是失败了。”

于是在经过7个月的艰苦努力,约见了超过200个投资方后,何猷君终于拿到了原定计划的1亿多元融资。不仅如此,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还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融资这件事上,我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我只想着如何去达成我的目标,虽然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曲折。所以这次融资成功,加上我的战队盈利,在我看来都意义重大,值得列入我的2019年大事记。”

虽然何猷君表示自己的风格更偏向于80年代出生的人,但他自身具备的独立与要强,以及不吝在社交媒体或公开场合展示自己的独立与要强的做法,还是体现出了许多当代二十几岁年轻人都会有的灵动和张扬。譬如,何猷君会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独自一人的加班、熬夜的复习、考取的好成绩,以及与家人朋友的美好时光,并在面对谣言时奋起反击。而在公开演讲中,他也会毫不含糊地肯定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并大方讲述自己对未来的愿景和期望。

对何猷君来说,电竞只是通向人生目标的一个起点,是在合适的时机为他提供了个人发展所需的机会。“当然,目前来说,电竞是我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业,我会放很多精力在这上面。但同时,我还会参与家族财富管理,并做一些其它事情。在未来,新事物会不断出现,而我也会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说实话,我还对自己这次没有上福布斯中国U30榜单感到奇怪呢,”提到这个时,何猷君笑了一下,但可以感到里面含有一点失落。“我认识的好多周围的人都上了,他们都会成为我的动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是要上的,一定。”说着,何猷君的眼神和语气里愈发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他的手掌五指并拢,快速而有力地在空中点了一下,就像是老鹰发现陆地上的猎物后做出的俯冲动作。

“而且我要以自己的名字上榜单,如果是通过梁安琪家族办公室来做这件事,那我可能上不了,因为有家族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机会。”何猷君表示。在家族办公室的影响下,何猷君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执行计划,而这也帮助他和他的电竞战队拿到了英雄联盟的席位。“别的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里花了8年时间,亏着钱,还花家里的钱买席位或者运营公司,但我是靠自己的融资买了这个席位,没有花家族一分钱。对我来说,这个成就是值得自豪的。”

正是因为从家族那里获得了支持和激励,何猷君一直在公开场合积极地表达自己对母亲梁安琪和父亲何鸿燊的敬仰与感激之情,这也是为人之子的常情。可是作为一名企业家,何猷君直言自己的偶像是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富豪,我很佩服他。我希望能在30岁前让自己创办的公司上市,上市地点无所谓,说不定还能上澳交所呢。”

何猷君的英文名叫Mario(马里奥),而他就像是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一样,正不知疲倦地追逐着自己的“更高、更快、更强”。“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何猷君参加“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       图片来源:DR

撰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10月的一天中午,北京万达文华酒店7层,何猷君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在一场名为“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分享了自己所在的何鸿燊家族在财富继承方面的安排和操作。虽然和其他一些背靠巨大家族财富的后代相比,何猷君已经十分低调,但这个95后依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会议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他演讲时的样子,并在其演讲结束后迅速尾随其到休息室,希望扫一扫他的微信二维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族背景的确是带给了我一些压力。”在说出这句话前,何猷君先是脱下了灰亮色的西装外套,然后左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舒出了一口气。“我的家族从小就带给我现实的世界观,非常现实,这甚至让我有些痛苦。当我还小,还不了解家族财富具体状况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在长大后,就会将自己的人生状态和家族状态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距何其巨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奢望能达到家族那种高度,只是在尝试着不断接近。”

何猷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把身旁桌子上的装饰花盆往边上移了一下。他对花粉有些过敏,但是之前却无视演讲台前的一大簇花束,面对观众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并在演讲中闻了一下花,说了句:“这花真香!”

在外界看来,何猷君从小到大都是一贯性优秀,而且这份优秀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从2006年,也就是其十一岁时开始,何猷君连续两年在“世界数学测试精英邀请赛”中获奖。2007年,何猷君在针对国际学生的中学会考IGCSE中取得十科全A+的成绩,考上了英国著名中学Winchester College。2013年,何猷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并在2016年毕业后继续留校深造,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金融硕士研究生。一时间,“学霸”、“男神”、“数学天才”等赞誉和名号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随着何鸿燊年龄渐长,何猷君也不可避免地介入到对家族财富的继承和发展等事务中。这些因素的叠加,令何猷君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

在面对自身价值和家族责任的过程中,何猷君的内心可能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坦诚自己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肩负的创造财富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当前愈演愈烈的年轻创业创富潮中,他已经“不年轻”了。在福布斯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度30岁以下精英榜”中,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的上榜人数为99人,占总上榜人数的16.5%,而榜单的平均年龄则为27.5岁。对何猷君来说,这又是一层无形的压力。他不甘于仅仅做一个家族已有财富的继承者与打理人,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并通过自己的成就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何猷君选择了电竞作为切入点。据何猷君回忆,当时他正在网络上观看英超的一场重要赛事,但是却惊讶地发现直播页面上的弹幕竟然都在谈论另一场电竞比赛。“这对我的冲击实在很大,我一下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在如此重要的足球盛宴上开小差。可我后来一想,这也许是一个趋势,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何猷君对电竞并不陌生。当他还在英国念中学时,何猷君就开始通过朋友了解电竞。在那时,英雄联盟还处于方兴未艾之际,玩家比较少,但通过亲自上手体验游戏和观察玩家训练,何猷君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觉得,电竞比赛中体现的训练精神、团队精神和组织能力,与自己在学校足球队踢球并无二致。于是,何猷君开始在学校里设立电子竞技协会并积极组织比赛。但当时电竞环境很差,没有人愿意为此投资,学校也不愿意把经费拨给电竞比赛,而是给了数学和体育。所以何猷君和朋友只能靠做电竞咨询APP来卖广告,并将赚到的钱去组织和其他学校打比赛。这段艰难的经历打击了何猷君,但却未能让他完全放弃推动电竞的念头。

到了2016年,电竞市场的发展开始迅猛起来。当时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实习的何猷君突然发现,NBA的总决赛收视率已经被英雄联盟世界赛超过。加上之前提到的“英超弹幕事件”,何猷君感觉到,电竞的时代已经到来,于是在2018年创立了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竞市场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诚然,从用户基数和市场规模来看,电竞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而到2022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6.45亿和2.97亿。用户量的提升带来最直观影响有两个:一是带动整个电竞市场总营收的增长。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总营收将首次攻破10亿美元大关。二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商加入。今年10月11日,彪马与电竞战队Cloud9合作推出的电竞服装开始上线售卖。另外,中国体育品牌李宁也开始赞助EDward Gaming、Newbee、RNG等多支电竞战队,并以近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nake电竞俱乐部。361°则签约了QG电竞俱乐部。

尽管握有巨大流量并受资本青睐,电竞市场的盈利难题依旧存在。“现在电竞战队基本上都在亏钱,”何猷君表示,“市场早期采用的烧钱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融资也愈发困难,一旦资金链断裂,战队就玩不转了。所以我在签队员时不理会所谓的市场价,而是用我觉得合理的价格来签。我宁可去培养有潜力的队员,也不愿意花虚高的价格去获取队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商业原则。当然,我这么说的话估计会被行业内的人怼吧。”何猷君笑了一下,然后更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跟你说哦,我们战队已经盈利了,这个不容易的。我本来预计是在2020年盈利的,但现在提前了。”

除了签队员,何猷君在创建战队后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融资,而一回想起这个,何猷君也毫不掩饰当时的苦恼。“融资环境说变就变,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当时预计用3到4个月的时间来融1个多亿,结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融资金额降低点,变通一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持原来的融资金额不变。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觉得自己就是失败了。”

于是在经过7个月的艰苦努力,约见了超过200个投资方后,何猷君终于拿到了原定计划的1亿多元融资。不仅如此,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还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融资这件事上,我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我只想着如何去达成我的目标,虽然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曲折。所以这次融资成功,加上我的战队盈利,在我看来都意义重大,值得列入我的2019年大事记。”

虽然何猷君表示自己的风格更偏向于80年代出生的人,但他自身具备的独立与要强,以及不吝在社交媒体或公开场合展示自己的独立与要强的做法,还是体现出了许多当代二十几岁年轻人都会有的灵动和张扬。譬如,何猷君会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独自一人的加班、熬夜的复习、考取的好成绩,以及与家人朋友的美好时光,并在面对谣言时奋起反击。而在公开演讲中,他也会毫不含糊地肯定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并大方讲述自己对未来的愿景和期望。

对何猷君来说,电竞只是通向人生目标的一个起点,是在合适的时机为他提供了个人发展所需的机会。“当然,目前来说,电竞是我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业,我会放很多精力在这上面。但同时,我还会参与家族财富管理,并做一些其它事情。在未来,新事物会不断出现,而我也会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说实话,我还对自己这次没有上福布斯中国U30榜单感到奇怪呢,”提到这个时,何猷君笑了一下,但可以感到里面含有一点失落。“我认识的好多周围的人都上了,他们都会成为我的动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是要上的,一定。”说着,何猷君的眼神和语气里愈发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他的手掌五指并拢,快速而有力地在空中点了一下,就像是老鹰发现陆地上的猎物后做出的俯冲动作。

“而且我要以自己的名字上榜单,如果是通过梁安琪家族办公室来做这件事,那我可能上不了,因为有家族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机会。”何猷君表示。在家族办公室的影响下,何猷君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执行计划,而这也帮助他和他的电竞战队拿到了英雄联盟的席位。“别的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里花了8年时间,亏着钱,还花家里的钱买席位或者运营公司,但我是靠自己的融资买了这个席位,没有花家族一分钱。对我来说,这个成就是值得自豪的。”

正是因为从家族那里获得了支持和激励,何猷君一直在公开场合积极地表达自己对母亲梁安琪和父亲何鸿燊的敬仰与感激之情,这也是为人之子的常情。可是作为一名企业家,何猷君直言自己的偶像是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富豪,我很佩服他。我希望能在30岁前让自己创办的公司上市,上市地点无所谓,说不定还能上澳交所呢。”

何猷君的英文名叫Mario(马里奥),而他就像是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一样,正不知疲倦地追逐着自己的“更高、更快、更强”。“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何猷君参加“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       图片来源:DR

撰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10月的一天中午,北京万达文华酒店7层,何猷君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在一场名为“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分享了自己所在的何鸿燊家族在财富继承方面的安排和操作。虽然和其他一些背靠巨大家族财富的后代相比,何猷君已经十分低调,但这个95后依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会议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他演讲时的样子,并在其演讲结束后迅速尾随其到休息室,希望扫一扫他的微信二维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族背景的确是带给了我一些压力。”在说出这句话前,何猷君先是脱下了灰亮色的西装外套,然后左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舒出了一口气。“我的家族从小就带给我现实的世界观,非常现实,这甚至让我有些痛苦。当我还小,还不了解家族财富具体状况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在长大后,就会将自己的人生状态和家族状态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距何其巨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奢望能达到家族那种高度,只是在尝试着不断接近。”

何猷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把身旁桌子上的装饰花盆往边上移了一下。他对花粉有些过敏,但是之前却无视演讲台前的一大簇花束,面对观众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并在演讲中闻了一下花,说了句:“这花真香!”

在外界看来,何猷君从小到大都是一贯性优秀,而且这份优秀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从2006年,也就是其十一岁时开始,何猷君连续两年在“世界数学测试精英邀请赛”中获奖。2007年,何猷君在针对国际学生的中学会考IGCSE中取得十科全A+的成绩,考上了英国著名中学Winchester College。2013年,何猷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并在2016年毕业后继续留校深造,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金融硕士研究生。一时间,“学霸”、“男神”、“数学天才”等赞誉和名号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随着何鸿燊年龄渐长,何猷君也不可避免地介入到对家族财富的继承和发展等事务中。这些因素的叠加,令何猷君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

在面对自身价值和家族责任的过程中,何猷君的内心可能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坦诚自己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肩负的创造财富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当前愈演愈烈的年轻创业创富潮中,他已经“不年轻”了。在福布斯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度30岁以下精英榜”中,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的上榜人数为99人,占总上榜人数的16.5%,而榜单的平均年龄则为27.5岁。对何猷君来说,这又是一层无形的压力。他不甘于仅仅做一个家族已有财富的继承者与打理人,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并通过自己的成就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何猷君选择了电竞作为切入点。据何猷君回忆,当时他正在网络上观看英超的一场重要赛事,但是却惊讶地发现直播页面上的弹幕竟然都在谈论另一场电竞比赛。“这对我的冲击实在很大,我一下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在如此重要的足球盛宴上开小差。可我后来一想,这也许是一个趋势,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何猷君对电竞并不陌生。当他还在英国念中学时,何猷君就开始通过朋友了解电竞。在那时,英雄联盟还处于方兴未艾之际,玩家比较少,但通过亲自上手体验游戏和观察玩家训练,何猷君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觉得,电竞比赛中体现的训练精神、团队精神和组织能力,与自己在学校足球队踢球并无二致。于是,何猷君开始在学校里设立电子竞技协会并积极组织比赛。但当时电竞环境很差,没有人愿意为此投资,学校也不愿意把经费拨给电竞比赛,而是给了数学和体育。所以何猷君和朋友只能靠做电竞咨询APP来卖广告,并将赚到的钱去组织和其他学校打比赛。这段艰难的经历打击了何猷君,但却未能让他完全放弃推动电竞的念头。

到了2016年,电竞市场的发展开始迅猛起来。当时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实习的何猷君突然发现,NBA的总决赛收视率已经被英雄联盟世界赛超过。加上之前提到的“英超弹幕事件”,何猷君感觉到,电竞的时代已经到来,于是在2018年创立了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竞市场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诚然,从用户基数和市场规模来看,电竞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而到2022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6.45亿和2.97亿。用户量的提升带来最直观影响有两个:一是带动整个电竞市场总营收的增长。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总营收将首次攻破10亿美元大关。二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商加入。今年10月11日,彪马与电竞战队Cloud9合作推出的电竞服装开始上线售卖。另外,中国体育品牌李宁也开始赞助EDward Gaming、Newbee、RNG等多支电竞战队,并以近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nake电竞俱乐部。361°则签约了QG电竞俱乐部。

尽管握有巨大流量并受资本青睐,电竞市场的盈利难题依旧存在。“现在电竞战队基本上都在亏钱,”何猷君表示,“市场早期采用的烧钱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融资也愈发困难,一旦资金链断裂,战队就玩不转了。所以我在签队员时不理会所谓的市场价,而是用我觉得合理的价格来签。我宁可去培养有潜力的队员,也不愿意花虚高的价格去获取队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商业原则。当然,我这么说的话估计会被行业内的人怼吧。”何猷君笑了一下,然后更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跟你说哦,我们战队已经盈利了,这个不容易的。我本来预计是在2020年盈利的,但现在提前了。”

除了签队员,何猷君在创建战队后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融资,而一回想起这个,何猷君也毫不掩饰当时的苦恼。“融资环境说变就变,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当时预计用3到4个月的时间来融1个多亿,结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融资金额降低点,变通一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持原来的融资金额不变。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觉得自己就是失败了。”

于是在经过7个月的艰苦努力,约见了超过200个投资方后,何猷君终于拿到了原定计划的1亿多元融资。不仅如此,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还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融资这件事上,我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我只想着如何去达成我的目标,虽然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曲折。所以这次融资成功,加上我的战队盈利,在我看来都意义重大,值得列入我的2019年大事记。”

虽然何猷君表示自己的风格更偏向于80年代出生的人,但他自身具备的独立与要强,以及不吝在社交媒体或公开场合展示自己的独立与要强的做法,还是体现出了许多当代二十几岁年轻人都会有的灵动和张扬。譬如,何猷君会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独自一人的加班、熬夜的复习、考取的好成绩,以及与家人朋友的美好时光,并在面对谣言时奋起反击。而在公开演讲中,他也会毫不含糊地肯定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并大方讲述自己对未来的愿景和期望。

对何猷君来说,电竞只是通向人生目标的一个起点,是在合适的时机为他提供了个人发展所需的机会。“当然,目前来说,电竞是我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业,我会放很多精力在这上面。但同时,我还会参与家族财富管理,并做一些其它事情。在未来,新事物会不断出现,而我也会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说实话,我还对自己这次没有上福布斯中国U30榜单感到奇怪呢,”提到这个时,何猷君笑了一下,但可以感到里面含有一点失落。“我认识的好多周围的人都上了,他们都会成为我的动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是要上的,一定。”说着,何猷君的眼神和语气里愈发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他的手掌五指并拢,快速而有力地在空中点了一下,就像是老鹰发现陆地上的猎物后做出的俯冲动作。

“而且我要以自己的名字上榜单,如果是通过梁安琪家族办公室来做这件事,那我可能上不了,因为有家族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机会。”何猷君表示。在家族办公室的影响下,何猷君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执行计划,而这也帮助他和他的电竞战队拿到了英雄联盟的席位。“别的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里花了8年时间,亏着钱,还花家里的钱买席位或者运营公司,但我是靠自己的融资买了这个席位,没有花家族一分钱。对我来说,这个成就是值得自豪的。”

正是因为从家族那里获得了支持和激励,何猷君一直在公开场合积极地表达自己对母亲梁安琪和父亲何鸿燊的敬仰与感激之情,这也是为人之子的常情。可是作为一名企业家,何猷君直言自己的偶像是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富豪,我很佩服他。我希望能在30岁前让自己创办的公司上市,上市地点无所谓,说不定还能上澳交所呢。”

何猷君的英文名叫Mario(马里奥),而他就像是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一样,正不知疲倦地追逐着自己的“更高、更快、更强”。“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自造”何猷君

发布日期:2019-11-05 21:09
摘要:“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何猷君参加“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       图片来源:DR

撰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10月的一天中午,北京万达文华酒店7层,何猷君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在一场名为“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分享了自己所在的何鸿燊家族在财富继承方面的安排和操作。虽然和其他一些背靠巨大家族财富的后代相比,何猷君已经十分低调,但这个95后依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会议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他演讲时的样子,并在其演讲结束后迅速尾随其到休息室,希望扫一扫他的微信二维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族背景的确是带给了我一些压力。”在说出这句话前,何猷君先是脱下了灰亮色的西装外套,然后左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舒出了一口气。“我的家族从小就带给我现实的世界观,非常现实,这甚至让我有些痛苦。当我还小,还不了解家族财富具体状况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在长大后,就会将自己的人生状态和家族状态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距何其巨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奢望能达到家族那种高度,只是在尝试着不断接近。”

何猷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把身旁桌子上的装饰花盆往边上移了一下。他对花粉有些过敏,但是之前却无视演讲台前的一大簇花束,面对观众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并在演讲中闻了一下花,说了句:“这花真香!”

在外界看来,何猷君从小到大都是一贯性优秀,而且这份优秀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从2006年,也就是其十一岁时开始,何猷君连续两年在“世界数学测试精英邀请赛”中获奖。2007年,何猷君在针对国际学生的中学会考IGCSE中取得十科全A+的成绩,考上了英国著名中学Winchester College。2013年,何猷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并在2016年毕业后继续留校深造,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金融硕士研究生。一时间,“学霸”、“男神”、“数学天才”等赞誉和名号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随着何鸿燊年龄渐长,何猷君也不可避免地介入到对家族财富的继承和发展等事务中。这些因素的叠加,令何猷君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

在面对自身价值和家族责任的过程中,何猷君的内心可能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坦诚自己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肩负的创造财富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当前愈演愈烈的年轻创业创富潮中,他已经“不年轻”了。在福布斯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度30岁以下精英榜”中,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的上榜人数为99人,占总上榜人数的16.5%,而榜单的平均年龄则为27.5岁。对何猷君来说,这又是一层无形的压力。他不甘于仅仅做一个家族已有财富的继承者与打理人,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并通过自己的成就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何猷君选择了电竞作为切入点。据何猷君回忆,当时他正在网络上观看英超的一场重要赛事,但是却惊讶地发现直播页面上的弹幕竟然都在谈论另一场电竞比赛。“这对我的冲击实在很大,我一下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在如此重要的足球盛宴上开小差。可我后来一想,这也许是一个趋势,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何猷君对电竞并不陌生。当他还在英国念中学时,何猷君就开始通过朋友了解电竞。在那时,英雄联盟还处于方兴未艾之际,玩家比较少,但通过亲自上手体验游戏和观察玩家训练,何猷君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觉得,电竞比赛中体现的训练精神、团队精神和组织能力,与自己在学校足球队踢球并无二致。于是,何猷君开始在学校里设立电子竞技协会并积极组织比赛。但当时电竞环境很差,没有人愿意为此投资,学校也不愿意把经费拨给电竞比赛,而是给了数学和体育。所以何猷君和朋友只能靠做电竞咨询APP来卖广告,并将赚到的钱去组织和其他学校打比赛。这段艰难的经历打击了何猷君,但却未能让他完全放弃推动电竞的念头。

到了2016年,电竞市场的发展开始迅猛起来。当时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实习的何猷君突然发现,NBA的总决赛收视率已经被英雄联盟世界赛超过。加上之前提到的“英超弹幕事件”,何猷君感觉到,电竞的时代已经到来,于是在2018年创立了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竞市场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诚然,从用户基数和市场规模来看,电竞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而到2022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6.45亿和2.97亿。用户量的提升带来最直观影响有两个:一是带动整个电竞市场总营收的增长。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总营收将首次攻破10亿美元大关。二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商加入。今年10月11日,彪马与电竞战队Cloud9合作推出的电竞服装开始上线售卖。另外,中国体育品牌李宁也开始赞助EDward Gaming、Newbee、RNG等多支电竞战队,并以近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nake电竞俱乐部。361°则签约了QG电竞俱乐部。

尽管握有巨大流量并受资本青睐,电竞市场的盈利难题依旧存在。“现在电竞战队基本上都在亏钱,”何猷君表示,“市场早期采用的烧钱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融资也愈发困难,一旦资金链断裂,战队就玩不转了。所以我在签队员时不理会所谓的市场价,而是用我觉得合理的价格来签。我宁可去培养有潜力的队员,也不愿意花虚高的价格去获取队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商业原则。当然,我这么说的话估计会被行业内的人怼吧。”何猷君笑了一下,然后更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跟你说哦,我们战队已经盈利了,这个不容易的。我本来预计是在2020年盈利的,但现在提前了。”

除了签队员,何猷君在创建战队后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融资,而一回想起这个,何猷君也毫不掩饰当时的苦恼。“融资环境说变就变,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当时预计用3到4个月的时间来融1个多亿,结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融资金额降低点,变通一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持原来的融资金额不变。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觉得自己就是失败了。”

于是在经过7个月的艰苦努力,约见了超过200个投资方后,何猷君终于拿到了原定计划的1亿多元融资。不仅如此,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还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融资这件事上,我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我只想着如何去达成我的目标,虽然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曲折。所以这次融资成功,加上我的战队盈利,在我看来都意义重大,值得列入我的2019年大事记。”

虽然何猷君表示自己的风格更偏向于80年代出生的人,但他自身具备的独立与要强,以及不吝在社交媒体或公开场合展示自己的独立与要强的做法,还是体现出了许多当代二十几岁年轻人都会有的灵动和张扬。譬如,何猷君会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独自一人的加班、熬夜的复习、考取的好成绩,以及与家人朋友的美好时光,并在面对谣言时奋起反击。而在公开演讲中,他也会毫不含糊地肯定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并大方讲述自己对未来的愿景和期望。

对何猷君来说,电竞只是通向人生目标的一个起点,是在合适的时机为他提供了个人发展所需的机会。“当然,目前来说,电竞是我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业,我会放很多精力在这上面。但同时,我还会参与家族财富管理,并做一些其它事情。在未来,新事物会不断出现,而我也会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说实话,我还对自己这次没有上福布斯中国U30榜单感到奇怪呢,”提到这个时,何猷君笑了一下,但可以感到里面含有一点失落。“我认识的好多周围的人都上了,他们都会成为我的动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是要上的,一定。”说着,何猷君的眼神和语气里愈发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他的手掌五指并拢,快速而有力地在空中点了一下,就像是老鹰发现陆地上的猎物后做出的俯冲动作。

“而且我要以自己的名字上榜单,如果是通过梁安琪家族办公室来做这件事,那我可能上不了,因为有家族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机会。”何猷君表示。在家族办公室的影响下,何猷君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执行计划,而这也帮助他和他的电竞战队拿到了英雄联盟的席位。“别的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里花了8年时间,亏着钱,还花家里的钱买席位或者运营公司,但我是靠自己的融资买了这个席位,没有花家族一分钱。对我来说,这个成就是值得自豪的。”

正是因为从家族那里获得了支持和激励,何猷君一直在公开场合积极地表达自己对母亲梁安琪和父亲何鸿燊的敬仰与感激之情,这也是为人之子的常情。可是作为一名企业家,何猷君直言自己的偶像是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富豪,我很佩服他。我希望能在30岁前让自己创办的公司上市,上市地点无所谓,说不定还能上澳交所呢。”

何猷君的英文名叫Mario(马里奥),而他就像是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一样,正不知疲倦地追逐着自己的“更高、更快、更强”。“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摘要:“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何猷君参加“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       图片来源:DR

撰文 | Forbes

OR--商业新媒体 】10月的一天中午,北京万达文华酒店7层,何猷君走进一间事先安排好的休息室坐了下来。他刚刚在一场名为“2019亚太家族办公室行业峰会”的会议上发表演讲,分享了自己所在的何鸿燊家族在财富继承方面的安排和操作。虽然和其他一些背靠巨大家族财富的后代相比,何猷君已经十分低调,但这个95后依然毫无争议地成为了会议上最吸引眼球的人。现场观众纷纷拿出手机拍下他演讲时的样子,并在其演讲结束后迅速尾随其到休息室,希望扫一扫他的微信二维码。

“在我的成长过程中,家族背景的确是带给了我一些压力。”在说出这句话前,何猷君先是脱下了灰亮色的西装外套,然后左手托着下巴思考了一下,缓缓舒出了一口气。“我的家族从小就带给我现实的世界观,非常现实,这甚至让我有些痛苦。当我还小,还不了解家族财富具体状况的时候,我没有什么负担。可是在长大后,就会将自己的人生状态和家族状态进行对比,就会发现这里面的差距何其巨大,我现在甚至都没有奢望能达到家族那种高度,只是在尝试着不断接近。”

何猷君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把身旁桌子上的装饰花盆往边上移了一下。他对花粉有些过敏,但是之前却无视演讲台前的一大簇花束,面对观众滔滔不绝地讲了半个小时,并在演讲中闻了一下花,说了句:“这花真香!”

在外界看来,何猷君从小到大都是一贯性优秀,而且这份优秀是靠自己争取来的。从2006年,也就是其十一岁时开始,何猷君连续两年在“世界数学测试精英邀请赛”中获奖。2007年,何猷君在针对国际学生的中学会考IGCSE中取得十科全A+的成绩,考上了英国著名中学Winchester College。2013年,何猷君进入麻省理工学院就读本科,并在2016年毕业后继续留校深造,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金融硕士研究生。一时间,“学霸”、“男神”、“数学天才”等赞誉和名号席卷而来。与此同时,随着何鸿燊年龄渐长,何猷君也不可避免地介入到对家族财富的继承和发展等事务中。这些因素的叠加,令何猷君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公众关注。

在面对自身价值和家族责任的过程中,何猷君的内心可能是矛盾的。一方面,他坦诚自己作为一个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人所肩负的创造财富的压力。另一方面,他也知道,在当前愈演愈烈的年轻创业创富潮中,他已经“不年轻”了。在福布斯中国最近发布的“2019年度30岁以下精英榜”中,年龄在20到25岁之间的上榜人数为99人,占总上榜人数的16.5%,而榜单的平均年龄则为27.5岁。对何猷君来说,这又是一层无形的压力。他不甘于仅仅做一个家族已有财富的继承者与打理人,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并通过自己的成就为家族财富添砖加瓦。

为了达到这个目标,何猷君选择了电竞作为切入点。据何猷君回忆,当时他正在网络上观看英超的一场重要赛事,但是却惊讶地发现直播页面上的弹幕竟然都在谈论另一场电竞比赛。“这对我的冲击实在很大,我一下子难以理解为什么大家会在如此重要的足球盛宴上开小差。可我后来一想,这也许是一个趋势,这就是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

何猷君对电竞并不陌生。当他还在英国念中学时,何猷君就开始通过朋友了解电竞。在那时,英雄联盟还处于方兴未艾之际,玩家比较少,但通过亲自上手体验游戏和观察玩家训练,何猷君慢慢产生了兴趣。他觉得,电竞比赛中体现的训练精神、团队精神和组织能力,与自己在学校足球队踢球并无二致。于是,何猷君开始在学校里设立电子竞技协会并积极组织比赛。但当时电竞环境很差,没有人愿意为此投资,学校也不愿意把经费拨给电竞比赛,而是给了数学和体育。所以何猷君和朋友只能靠做电竞咨询APP来卖广告,并将赚到的钱去组织和其他学校打比赛。这段艰难的经历打击了何猷君,但却未能让他完全放弃推动电竞的念头。

到了2016年,电竞市场的发展开始迅猛起来。当时在美国一家对冲基金实习的何猷君突然发现,NBA的总决赛收视率已经被英雄联盟世界赛超过。加上之前提到的“英超弹幕事件”,何猷君感觉到,电竞的时代已经到来,于是在2018年创立了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

电竞市场既有机遇,也有挑战。诚然,从用户基数和市场规模来看,电竞产业正处于高速发展之中。根据Newzoo《2019全球电子竞技市场报告》(以下简称“报告”)预测,2019年全球电竞观众将突破4.5亿,核心电竞爱好者将达到2.01亿。而到2022年,这两个数字将分别为6.45亿和2.97亿。用户量的提升带来最直观影响有两个:一是带动整个电竞市场总营收的增长。报告显示,在2019年,全球电竞市场总营收将首次攻破10亿美元大关。二是吸引众多品牌赞助商加入。今年10月11日,彪马与电竞战队Cloud9合作推出的电竞服装开始上线售卖。另外,中国体育品牌李宁也开始赞助EDward Gaming、Newbee、RNG等多支电竞战队,并以近5亿元的价格收购了Snake电竞俱乐部。361°则签约了QG电竞俱乐部。

尽管握有巨大流量并受资本青睐,电竞市场的盈利难题依旧存在。“现在电竞战队基本上都在亏钱,”何猷君表示,“市场早期采用的烧钱做法已经行不通了,而且现在经济大环境不好,融资也愈发困难,一旦资金链断裂,战队就玩不转了。所以我在签队员时不理会所谓的市场价,而是用我觉得合理的价格来签。我宁可去培养有潜力的队员,也不愿意花虚高的价格去获取队员。这对于我来说是一个非常基础的商业原则。当然,我这么说的话估计会被行业内的人怼吧。”何猷君笑了一下,然后更兴奋地说道,“而且我跟你说哦,我们战队已经盈利了,这个不容易的。我本来预计是在2020年盈利的,但现在提前了。”

除了签队员,何猷君在创建战队后面临的另一大难题就是融资,而一回想起这个,何猷君也毫不掩饰当时的苦恼。“融资环境说变就变,一下子把我的计划打乱了。当时预计用3到4个月的时间来融1个多亿,结果无法实现了。所以我就在想,要不要把融资金额降低点,变通一下。但是后来我又想了一下,还是决定维持原来的融资金额不变。如果达不到这个目标,我觉得自己就是失败了。”

于是在经过7个月的艰苦努力,约见了超过200个投资方后,何猷君终于拿到了原定计划的1亿多元融资。不仅如此,Victory Five电子竞技俱乐部还与深圳广播电影电视集团达成了战略合作协议。“在融资这件事上,我没有考虑过失败的后果。我只想着如何去达成我的目标,虽然这个过程中有许多曲折。所以这次融资成功,加上我的战队盈利,在我看来都意义重大,值得列入我的2019年大事记。”

虽然何猷君表示自己的风格更偏向于80年代出生的人,但他自身具备的独立与要强,以及不吝在社交媒体或公开场合展示自己的独立与要强的做法,还是体现出了许多当代二十几岁年轻人都会有的灵动和张扬。譬如,何猷君会在社交媒体上展示独自一人的加班、熬夜的复习、考取的好成绩,以及与家人朋友的美好时光,并在面对谣言时奋起反击。而在公开演讲中,他也会毫不含糊地肯定自己所取得的成就,并大方讲述自己对未来的愿景和期望。

对何猷君来说,电竞只是通向人生目标的一个起点,是在合适的时机为他提供了个人发展所需的机会。“当然,目前来说,电竞是我其中一个比较重要的事业,我会放很多精力在这上面。但同时,我还会参与家族财富管理,并做一些其它事情。在未来,新事物会不断出现,而我也会积极寻找新的机会。”

“说实话,我还对自己这次没有上福布斯中国U30榜单感到奇怪呢,”提到这个时,何猷君笑了一下,但可以感到里面含有一点失落。“我认识的好多周围的人都上了,他们都会成为我的动力,所以我觉得自己最终也是要上的,一定。”说着,何猷君的眼神和语气里愈发充满了自信和坚定,他的手掌五指并拢,快速而有力地在空中点了一下,就像是老鹰发现陆地上的猎物后做出的俯冲动作。

“而且我要以自己的名字上榜单,如果是通过梁安琪家族办公室来做这件事,那我可能上不了,因为有家族背景的人太多了。所以我一直在寻找自己的机会。”何猷君表示。在家族办公室的影响下,何猷君设立了自己的企业发展战略和执行计划,而这也帮助他和他的电竞战队拿到了英雄联盟的席位。“别的俱乐部在英雄联盟里花了8年时间,亏着钱,还花家里的钱买席位或者运营公司,但我是靠自己的融资买了这个席位,没有花家族一分钱。对我来说,这个成就是值得自豪的。”

正是因为从家族那里获得了支持和激励,何猷君一直在公开场合积极地表达自己对母亲梁安琪和父亲何鸿燊的敬仰与感激之情,这也是为人之子的常情。可是作为一名企业家,何猷君直言自己的偶像是Snapchat的创始人艾文斯皮格尔(Evan Spiegel)。“原因很简单,他就是一个很年轻的、白手起家的富豪,我很佩服他。我希望能在30岁前让自己创办的公司上市,上市地点无所谓,说不定还能上澳交所呢。”

何猷君的英文名叫Mario(马里奥),而他就像是游戏里的超级马里奥一样,正不知疲倦地追逐着自己的“更高、更快、更强”。“我的目标就是要做一个self-made billionaire(白手起家的亿万富豪),这也是我定义一个企业家是否成功的标准,而且是唯一的标准。”何猷君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