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农村银行困境不容小觑

发布日期:2019-11-05 15:32
摘要:上周河南省一家小型农村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摇摇欲坠的小型银行的担忧。虽然与城市银行相比,农村银行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但它们仍需得到密切关注。


在地方当局的指示下,一些国企员工来到伊川农商行,排队存入现金。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储户挤兑,中国河南省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上周在柜台窗口后面堆满现金,并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在该行大量存钱。

中国金融市场似乎对伊川农村商业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的问题并不太在意。那么全球投资者应该感到担忧吗?

从表面上看,中国小型农村贷款机构的情况似乎令人警觉。这些机构的不良贷款一直在增加,到2019年年中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略低于4%。这远远超过了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1.8%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的2.3%。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从2018年开始,中国在认定不良贷款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农村贷款机构财务状况的恶化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存在更根本的问题。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大多规模较小,但累加起来体量也很庞大。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合作社等机构在内,截至第二季度末,这些农村金融机构拥有人民币36.5万亿元(约合5.2万亿美元)的资产,略高于中型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后者的问题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关注。

今年夏天,对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这两家中型城市银行偿债能力的怀疑,在中国货币市场引发了恐慌。与包商银行一样,伊川农商行的一个大股东也在接受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今年7月,中国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下调了伊川农商行的评级,理由是不良贷款迅速增加。


伊川农商行一个试图抵御挤兑的办事窗口。 图片来源:GRACE ZH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不过,货币市场投资者大多对伊川农商行的困境不以为然。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政府有关部门迅速作出的支持表态帮助缓解了伊川农商行的困境,该行相对较小的规模也起到了作用。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总债务仅为人民币490亿元。

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许多中国农村银行与中国整体银行系统的交织程度不深,从而限制了风险的蔓延。根据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简称:万得)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锦州银行有31%的债务依赖银行间融资,而伊川农商行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中国农村商业银行在可转让存单(NCD)市场上的地位也要低得多,中国货币市场今年夏季的问题就是从该市场开始的。根据万得的数据,中型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市场NCD余额的比例为39%,而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比只有9%。过去一周,中国NCD市场的利率小幅上升,中国国债和商业票据的收益率也小幅升高,这表明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的流动性和通胀趋势。

但这并不是说农村贷款机构的问题不重要。瑞银(UBS) 6月份时曾特别指出,负债约人民币6,000亿元的成都农商银行(Chengdu Rural Commercial Bank)是今后需要关注的银行之一,部分原因在于该行未能及时公布年度财务报表。不过,就目前而言,在中国银行业风险最大的似乎仍是今夏受到货币市场动荡冲击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周河南省一家小型农村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摇摇欲坠的小型银行的担忧。虽然与城市银行相比,农村银行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但它们仍需得到密切关注。


在地方当局的指示下,一些国企员工来到伊川农商行,排队存入现金。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储户挤兑,中国河南省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上周在柜台窗口后面堆满现金,并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在该行大量存钱。

中国金融市场似乎对伊川农村商业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的问题并不太在意。那么全球投资者应该感到担忧吗?

从表面上看,中国小型农村贷款机构的情况似乎令人警觉。这些机构的不良贷款一直在增加,到2019年年中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略低于4%。这远远超过了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1.8%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的2.3%。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从2018年开始,中国在认定不良贷款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农村贷款机构财务状况的恶化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存在更根本的问题。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大多规模较小,但累加起来体量也很庞大。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合作社等机构在内,截至第二季度末,这些农村金融机构拥有人民币36.5万亿元(约合5.2万亿美元)的资产,略高于中型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后者的问题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关注。

今年夏天,对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这两家中型城市银行偿债能力的怀疑,在中国货币市场引发了恐慌。与包商银行一样,伊川农商行的一个大股东也在接受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今年7月,中国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下调了伊川农商行的评级,理由是不良贷款迅速增加。


伊川农商行一个试图抵御挤兑的办事窗口。 图片来源:GRACE ZH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不过,货币市场投资者大多对伊川农商行的困境不以为然。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政府有关部门迅速作出的支持表态帮助缓解了伊川农商行的困境,该行相对较小的规模也起到了作用。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总债务仅为人民币490亿元。

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许多中国农村银行与中国整体银行系统的交织程度不深,从而限制了风险的蔓延。根据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简称:万得)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锦州银行有31%的债务依赖银行间融资,而伊川农商行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中国农村商业银行在可转让存单(NCD)市场上的地位也要低得多,中国货币市场今年夏季的问题就是从该市场开始的。根据万得的数据,中型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市场NCD余额的比例为39%,而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比只有9%。过去一周,中国NCD市场的利率小幅上升,中国国债和商业票据的收益率也小幅升高,这表明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的流动性和通胀趋势。

但这并不是说农村贷款机构的问题不重要。瑞银(UBS) 6月份时曾特别指出,负债约人民币6,000亿元的成都农商银行(Chengdu Rural Commercial Bank)是今后需要关注的银行之一,部分原因在于该行未能及时公布年度财务报表。不过,就目前而言,在中国银行业风险最大的似乎仍是今夏受到货币市场动荡冲击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上周河南省一家小型农村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摇摇欲坠的小型银行的担忧。虽然与城市银行相比,农村银行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但它们仍需得到密切关注。


在地方当局的指示下,一些国企员工来到伊川农商行,排队存入现金。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储户挤兑,中国河南省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上周在柜台窗口后面堆满现金,并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在该行大量存钱。

中国金融市场似乎对伊川农村商业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的问题并不太在意。那么全球投资者应该感到担忧吗?

从表面上看,中国小型农村贷款机构的情况似乎令人警觉。这些机构的不良贷款一直在增加,到2019年年中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略低于4%。这远远超过了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1.8%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的2.3%。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从2018年开始,中国在认定不良贷款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农村贷款机构财务状况的恶化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存在更根本的问题。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大多规模较小,但累加起来体量也很庞大。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合作社等机构在内,截至第二季度末,这些农村金融机构拥有人民币36.5万亿元(约合5.2万亿美元)的资产,略高于中型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后者的问题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关注。

今年夏天,对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这两家中型城市银行偿债能力的怀疑,在中国货币市场引发了恐慌。与包商银行一样,伊川农商行的一个大股东也在接受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今年7月,中国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下调了伊川农商行的评级,理由是不良贷款迅速增加。


伊川农商行一个试图抵御挤兑的办事窗口。 图片来源:GRACE ZH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不过,货币市场投资者大多对伊川农商行的困境不以为然。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政府有关部门迅速作出的支持表态帮助缓解了伊川农商行的困境,该行相对较小的规模也起到了作用。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总债务仅为人民币490亿元。

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许多中国农村银行与中国整体银行系统的交织程度不深,从而限制了风险的蔓延。根据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简称:万得)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锦州银行有31%的债务依赖银行间融资,而伊川农商行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中国农村商业银行在可转让存单(NCD)市场上的地位也要低得多,中国货币市场今年夏季的问题就是从该市场开始的。根据万得的数据,中型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市场NCD余额的比例为39%,而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比只有9%。过去一周,中国NCD市场的利率小幅上升,中国国债和商业票据的收益率也小幅升高,这表明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的流动性和通胀趋势。

但这并不是说农村贷款机构的问题不重要。瑞银(UBS) 6月份时曾特别指出,负债约人民币6,000亿元的成都农商银行(Chengdu Rural Commercial Bank)是今后需要关注的银行之一,部分原因在于该行未能及时公布年度财务报表。不过,就目前而言,在中国银行业风险最大的似乎仍是今夏受到货币市场动荡冲击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农村银行困境不容小觑

发布日期:2019-11-05 15:32
摘要:上周河南省一家小型农村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摇摇欲坠的小型银行的担忧。虽然与城市银行相比,农村银行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但它们仍需得到密切关注。


在地方当局的指示下,一些国企员工来到伊川农商行,排队存入现金。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储户挤兑,中国河南省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上周在柜台窗口后面堆满现金,并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在该行大量存钱。

中国金融市场似乎对伊川农村商业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的问题并不太在意。那么全球投资者应该感到担忧吗?

从表面上看,中国小型农村贷款机构的情况似乎令人警觉。这些机构的不良贷款一直在增加,到2019年年中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略低于4%。这远远超过了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1.8%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的2.3%。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从2018年开始,中国在认定不良贷款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农村贷款机构财务状况的恶化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存在更根本的问题。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大多规模较小,但累加起来体量也很庞大。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合作社等机构在内,截至第二季度末,这些农村金融机构拥有人民币36.5万亿元(约合5.2万亿美元)的资产,略高于中型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后者的问题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关注。

今年夏天,对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这两家中型城市银行偿债能力的怀疑,在中国货币市场引发了恐慌。与包商银行一样,伊川农商行的一个大股东也在接受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今年7月,中国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下调了伊川农商行的评级,理由是不良贷款迅速增加。


伊川农商行一个试图抵御挤兑的办事窗口。 图片来源:GRACE ZH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不过,货币市场投资者大多对伊川农商行的困境不以为然。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政府有关部门迅速作出的支持表态帮助缓解了伊川农商行的困境,该行相对较小的规模也起到了作用。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总债务仅为人民币490亿元。

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许多中国农村银行与中国整体银行系统的交织程度不深,从而限制了风险的蔓延。根据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简称:万得)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锦州银行有31%的债务依赖银行间融资,而伊川农商行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中国农村商业银行在可转让存单(NCD)市场上的地位也要低得多,中国货币市场今年夏季的问题就是从该市场开始的。根据万得的数据,中型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市场NCD余额的比例为39%,而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比只有9%。过去一周,中国NCD市场的利率小幅上升,中国国债和商业票据的收益率也小幅升高,这表明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的流动性和通胀趋势。

但这并不是说农村贷款机构的问题不重要。瑞银(UBS) 6月份时曾特别指出,负债约人民币6,000亿元的成都农商银行(Chengdu Rural Commercial Bank)是今后需要关注的银行之一,部分原因在于该行未能及时公布年度财务报表。不过,就目前而言,在中国银行业风险最大的似乎仍是今夏受到货币市场动荡冲击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上周河南省一家小型农村银行发生挤兑事件,再次引发了人们对中国摇摇欲坠的小型银行的担忧。虽然与城市银行相比,农村银行不太可能引发系统性问题,但它们仍需得到密切关注。


在地方当局的指示下,一些国企员工来到伊川农商行,排队存入现金。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面对储户挤兑,中国河南省一家农村商业银行上周在柜台窗口后面堆满现金,并动员机关工作人员在该行大量存钱。

中国金融市场似乎对伊川农村商业银行(Yichuan Rural Commercial Bank)的问题并不太在意。那么全球投资者应该感到担忧吗?

从表面上看,中国小型农村贷款机构的情况似乎令人警觉。这些机构的不良贷款一直在增加,到2019年年中占全部贷款的比例略低于4%。这远远超过了商业银行的整体不良贷款率1.8%和中小城市商业银行的2.3%。这种增长的部分原因可能是,从2018年开始,中国在认定不良贷款方面出台了更严格的规定,但农村贷款机构财务状况的恶化早在那之前就已经开始了,这意味着存在更根本的问题。



尽管农村金融机构大多规模较小,但累加起来体量也很庞大。包括商业银行、信用合作社等机构在内,截至第二季度末,这些农村金融机构拥有人民币36.5万亿元(约合5.2万亿美元)的资产,略高于中型城市商业银行的资产规模,后者的问题得到了投资者更多的关注。

今年夏天,对包商银行(Baoshang Bank)和锦州银行(Bank of Jinzhou)这两家中型城市银行偿债能力的怀疑,在中国货币市场引发了恐慌。与包商银行一样,伊川农商行的一个大股东也在接受中国有关部门的调查。今年7月,中国评级机构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China Chengxin International Credit Rating Co.)下调了伊川农商行的评级,理由是不良贷款迅速增加。


伊川农商行一个试图抵御挤兑的办事窗口。 图片来源:GRACE ZHU/THE WALL STREET JOURNAL
不过,货币市场投资者大多对伊川农商行的困境不以为然。包括中国央行在内的政府有关部门迅速作出的支持表态帮助缓解了伊川农商行的困境,该行相对较小的规模也起到了作用。截至2018年底,该行的总债务仅为人民币490亿元。

但最重要的因素就是许多中国农村银行与中国整体银行系统的交织程度不深,从而限制了风险的蔓延。根据中国数据提供商万得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Wind Information Co., 简称:万得)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锦州银行有31%的债务依赖银行间融资,而伊川农商行的这一比例仅为11%.

中国农村商业银行在可转让存单(NCD)市场上的地位也要低得多,中国货币市场今年夏季的问题就是从该市场开始的。根据万得的数据,中型城市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市场NCD余额的比例为39%,而农村商业银行发行的NCD占比只有9%。过去一周,中国NCD市场的利率小幅上升,中国国债和商业票据的收益率也小幅升高,这表明原因可能是整体市场的流动性和通胀趋势。

但这并不是说农村贷款机构的问题不重要。瑞银(UBS) 6月份时曾特别指出,负债约人民币6,000亿元的成都农商银行(Chengdu Rural Commercial Bank)是今后需要关注的银行之一,部分原因在于该行未能及时公布年度财务报表。不过,就目前而言,在中国银行业风险最大的似乎仍是今夏受到货币市场动荡冲击的非银行金融机构和城市商业银行。■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