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米伦伯格——坠机漩涡中的波音CEO

发布日期:2019-11-05 07:39
摘要: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



撰文 |  佩吉•霍林格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巴黎航展上,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看上去意气风发。他留着军人式的平头,拥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及运动员般的古铜色皮肤。那个时候,这个即将接掌波音(Boeing)的男人对这家航空航天和防务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

四年转瞬即逝,他的头发变得灰白,肤色变淡,波音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确定了。米伦伯格正在遭受围攻。上周,围绕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客机发生的两起造成346人死亡的致命坠机事故,这位55岁的波音首席执行官受到了美国国会的严厉“拷问”。

在这紧张的两天中,议员们针对有关证据盘问了这位波音首席执行官,这些证据引发了对该公司在Max获得适航认证过程中是否忽视了安全性的质疑,而且表明波音员工早已知道该型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存在问题——调查人员认为正是这一系统导致了上述两起坠机事故。

更糟糕的是,波音还被指推动航空监管机构减少对737 Max耗资不菲的飞行员培训的要求,并为满足生产和成本目标对员工施加“过大压力”。一名参议员称:“那些飞行员根本逃不过。那些乘客们也根本逃不过。他们驾驶和乘坐的就是一具飞行的棺材。”坐得笔直的米伦伯格似乎并未准备好回应批评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他时不时激动起来,反复坚称波音并未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我们不‘出卖’安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一位曾与米伦伯格共事过的业内高管表示,听证会显示出“他无法理解过去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已不再是他自己。他就像个机器人”。

米伦伯格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不得不为在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许多年前波音所做的决策的进行辩护。这些决策包括决定推出一种老款客机升级版机型,这样可以比新设计的机型更快、更便宜地投入市场。

MCAS系统是专门设计来解决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的,而且设计的就是依赖单一传感器,而在上述两起事故中都出现了传感器故障。受过专业训练的航空工程师兼股票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问道:“怎么会存在这样一种工程环境、其设计的系统在没有任何后备方案的情况下能够将飞机机头下压?”

米伦伯格出生于艾奥瓦州一个农场家庭,在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获得航空工程学位后,于1985年加入波音。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波音在西雅图的工厂,参与了各种商用和防务项目。20世纪90年代末,他被任命负责一个工程团队,为波音提议打造的新型战斗机设计武器系统。波音最终输给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但他凭借该项目崭露头角。

在建立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尝试流产后,米伦伯格回到了防务部门,并获得了快速晋升。2009年,他成为防务部门主管,向时任首席执行官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汇报工作。他在2015年成为波音首席执行官,并于2016年麦克纳尼退休时接任董事会主席。

这两个人做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作为首位非工程师出身、从外面空降波音的掌门人,麦克纳尼采取了“一种真正的命令式管理方式:说一不二”。“丹尼斯采取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他希望激励人们和他一起努力,而非进行恐吓。”

他经常通过体育运动激励团队。米伦伯格是一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他声称自己每年骑行约1万英里,主要靠激浪轻怡(Diet Mountain Dew)补充体力。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这种滋滋冒泡的的荧光绿色饮料“让我充满活力”。他会带着自行车去现场考察,并组织骑行团队活动。“我们分发带有波音标志的T恤。这是与团队加强互动的好办法,”他说,“花时间锻炼和思考让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者。”

米伦伯格出任首席执行官时的首要任务是修复与波音工人和供应商的关系,一些人认为他们被麦克纳尼疏远了。但他没有改变波音各自为政的结构,一些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结构导致了目前的危机。

波音2001年将总部迁至芝加哥的决定,确立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在战略和财务管理方面的角色,几乎不再参与部门管理决策。一位行业合作伙伴表示,米伦伯格的确曾尝试在位于西雅图的商用飞机部门树立权威。但那里由与他竞争波音最高职位的雷•康纳(Ray Conner)负责。上述合作伙伴表示:“丹尼斯曾尝试更频繁地造访西雅图,并领导那里的业务。但雷称西雅图是自己的地盘。”

因此,米伦伯格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财务目标和投资者回报上,在2007年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推出遭遇昂贵的挫折之后,这已成为当务之急。如今,米伦伯格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被解除董事会主席职务的米伦伯格,被指责未能足够迅速地对坠机事故作出回应,而且未能认识到波音在其中的角色的严重性。他试图在听证会上回答这些指控。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对遇难者家属说:“我们非常抱歉。深深地、真诚地道歉。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你们失去亲人也让我心碎。”

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性。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如果我们当时能知晓我们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们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



撰文 |  佩吉•霍林格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巴黎航展上,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看上去意气风发。他留着军人式的平头,拥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及运动员般的古铜色皮肤。那个时候,这个即将接掌波音(Boeing)的男人对这家航空航天和防务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

四年转瞬即逝,他的头发变得灰白,肤色变淡,波音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确定了。米伦伯格正在遭受围攻。上周,围绕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客机发生的两起造成346人死亡的致命坠机事故,这位55岁的波音首席执行官受到了美国国会的严厉“拷问”。

在这紧张的两天中,议员们针对有关证据盘问了这位波音首席执行官,这些证据引发了对该公司在Max获得适航认证过程中是否忽视了安全性的质疑,而且表明波音员工早已知道该型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存在问题——调查人员认为正是这一系统导致了上述两起坠机事故。

更糟糕的是,波音还被指推动航空监管机构减少对737 Max耗资不菲的飞行员培训的要求,并为满足生产和成本目标对员工施加“过大压力”。一名参议员称:“那些飞行员根本逃不过。那些乘客们也根本逃不过。他们驾驶和乘坐的就是一具飞行的棺材。”坐得笔直的米伦伯格似乎并未准备好回应批评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他时不时激动起来,反复坚称波音并未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我们不‘出卖’安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一位曾与米伦伯格共事过的业内高管表示,听证会显示出“他无法理解过去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已不再是他自己。他就像个机器人”。

米伦伯格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不得不为在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许多年前波音所做的决策的进行辩护。这些决策包括决定推出一种老款客机升级版机型,这样可以比新设计的机型更快、更便宜地投入市场。

MCAS系统是专门设计来解决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的,而且设计的就是依赖单一传感器,而在上述两起事故中都出现了传感器故障。受过专业训练的航空工程师兼股票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问道:“怎么会存在这样一种工程环境、其设计的系统在没有任何后备方案的情况下能够将飞机机头下压?”

米伦伯格出生于艾奥瓦州一个农场家庭,在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获得航空工程学位后,于1985年加入波音。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波音在西雅图的工厂,参与了各种商用和防务项目。20世纪90年代末,他被任命负责一个工程团队,为波音提议打造的新型战斗机设计武器系统。波音最终输给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但他凭借该项目崭露头角。

在建立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尝试流产后,米伦伯格回到了防务部门,并获得了快速晋升。2009年,他成为防务部门主管,向时任首席执行官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汇报工作。他在2015年成为波音首席执行官,并于2016年麦克纳尼退休时接任董事会主席。

这两个人做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作为首位非工程师出身、从外面空降波音的掌门人,麦克纳尼采取了“一种真正的命令式管理方式:说一不二”。“丹尼斯采取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他希望激励人们和他一起努力,而非进行恐吓。”

他经常通过体育运动激励团队。米伦伯格是一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他声称自己每年骑行约1万英里,主要靠激浪轻怡(Diet Mountain Dew)补充体力。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这种滋滋冒泡的的荧光绿色饮料“让我充满活力”。他会带着自行车去现场考察,并组织骑行团队活动。“我们分发带有波音标志的T恤。这是与团队加强互动的好办法,”他说,“花时间锻炼和思考让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者。”

米伦伯格出任首席执行官时的首要任务是修复与波音工人和供应商的关系,一些人认为他们被麦克纳尼疏远了。但他没有改变波音各自为政的结构,一些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结构导致了目前的危机。

波音2001年将总部迁至芝加哥的决定,确立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在战略和财务管理方面的角色,几乎不再参与部门管理决策。一位行业合作伙伴表示,米伦伯格的确曾尝试在位于西雅图的商用飞机部门树立权威。但那里由与他竞争波音最高职位的雷•康纳(Ray Conner)负责。上述合作伙伴表示:“丹尼斯曾尝试更频繁地造访西雅图,并领导那里的业务。但雷称西雅图是自己的地盘。”

因此,米伦伯格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财务目标和投资者回报上,在2007年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推出遭遇昂贵的挫折之后,这已成为当务之急。如今,米伦伯格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被解除董事会主席职务的米伦伯格,被指责未能足够迅速地对坠机事故作出回应,而且未能认识到波音在其中的角色的严重性。他试图在听证会上回答这些指控。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对遇难者家属说:“我们非常抱歉。深深地、真诚地道歉。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你们失去亲人也让我心碎。”

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性。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如果我们当时能知晓我们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们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



撰文 |  佩吉•霍林格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巴黎航展上,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看上去意气风发。他留着军人式的平头,拥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及运动员般的古铜色皮肤。那个时候,这个即将接掌波音(Boeing)的男人对这家航空航天和防务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

四年转瞬即逝,他的头发变得灰白,肤色变淡,波音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确定了。米伦伯格正在遭受围攻。上周,围绕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客机发生的两起造成346人死亡的致命坠机事故,这位55岁的波音首席执行官受到了美国国会的严厉“拷问”。

在这紧张的两天中,议员们针对有关证据盘问了这位波音首席执行官,这些证据引发了对该公司在Max获得适航认证过程中是否忽视了安全性的质疑,而且表明波音员工早已知道该型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存在问题——调查人员认为正是这一系统导致了上述两起坠机事故。

更糟糕的是,波音还被指推动航空监管机构减少对737 Max耗资不菲的飞行员培训的要求,并为满足生产和成本目标对员工施加“过大压力”。一名参议员称:“那些飞行员根本逃不过。那些乘客们也根本逃不过。他们驾驶和乘坐的就是一具飞行的棺材。”坐得笔直的米伦伯格似乎并未准备好回应批评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他时不时激动起来,反复坚称波音并未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我们不‘出卖’安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一位曾与米伦伯格共事过的业内高管表示,听证会显示出“他无法理解过去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已不再是他自己。他就像个机器人”。

米伦伯格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不得不为在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许多年前波音所做的决策的进行辩护。这些决策包括决定推出一种老款客机升级版机型,这样可以比新设计的机型更快、更便宜地投入市场。

MCAS系统是专门设计来解决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的,而且设计的就是依赖单一传感器,而在上述两起事故中都出现了传感器故障。受过专业训练的航空工程师兼股票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问道:“怎么会存在这样一种工程环境、其设计的系统在没有任何后备方案的情况下能够将飞机机头下压?”

米伦伯格出生于艾奥瓦州一个农场家庭,在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获得航空工程学位后,于1985年加入波音。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波音在西雅图的工厂,参与了各种商用和防务项目。20世纪90年代末,他被任命负责一个工程团队,为波音提议打造的新型战斗机设计武器系统。波音最终输给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但他凭借该项目崭露头角。

在建立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尝试流产后,米伦伯格回到了防务部门,并获得了快速晋升。2009年,他成为防务部门主管,向时任首席执行官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汇报工作。他在2015年成为波音首席执行官,并于2016年麦克纳尼退休时接任董事会主席。

这两个人做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作为首位非工程师出身、从外面空降波音的掌门人,麦克纳尼采取了“一种真正的命令式管理方式:说一不二”。“丹尼斯采取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他希望激励人们和他一起努力,而非进行恐吓。”

他经常通过体育运动激励团队。米伦伯格是一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他声称自己每年骑行约1万英里,主要靠激浪轻怡(Diet Mountain Dew)补充体力。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这种滋滋冒泡的的荧光绿色饮料“让我充满活力”。他会带着自行车去现场考察,并组织骑行团队活动。“我们分发带有波音标志的T恤。这是与团队加强互动的好办法,”他说,“花时间锻炼和思考让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者。”

米伦伯格出任首席执行官时的首要任务是修复与波音工人和供应商的关系,一些人认为他们被麦克纳尼疏远了。但他没有改变波音各自为政的结构,一些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结构导致了目前的危机。

波音2001年将总部迁至芝加哥的决定,确立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在战略和财务管理方面的角色,几乎不再参与部门管理决策。一位行业合作伙伴表示,米伦伯格的确曾尝试在位于西雅图的商用飞机部门树立权威。但那里由与他竞争波音最高职位的雷•康纳(Ray Conner)负责。上述合作伙伴表示:“丹尼斯曾尝试更频繁地造访西雅图,并领导那里的业务。但雷称西雅图是自己的地盘。”

因此,米伦伯格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财务目标和投资者回报上,在2007年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推出遭遇昂贵的挫折之后,这已成为当务之急。如今,米伦伯格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被解除董事会主席职务的米伦伯格,被指责未能足够迅速地对坠机事故作出回应,而且未能认识到波音在其中的角色的严重性。他试图在听证会上回答这些指控。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对遇难者家属说:“我们非常抱歉。深深地、真诚地道歉。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你们失去亲人也让我心碎。”

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性。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如果我们当时能知晓我们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们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米伦伯格——坠机漩涡中的波音CEO

发布日期:2019-11-05 07:39
摘要: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



撰文 |  佩吉•霍林格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巴黎航展上,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看上去意气风发。他留着军人式的平头,拥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及运动员般的古铜色皮肤。那个时候,这个即将接掌波音(Boeing)的男人对这家航空航天和防务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

四年转瞬即逝,他的头发变得灰白,肤色变淡,波音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确定了。米伦伯格正在遭受围攻。上周,围绕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客机发生的两起造成346人死亡的致命坠机事故,这位55岁的波音首席执行官受到了美国国会的严厉“拷问”。

在这紧张的两天中,议员们针对有关证据盘问了这位波音首席执行官,这些证据引发了对该公司在Max获得适航认证过程中是否忽视了安全性的质疑,而且表明波音员工早已知道该型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存在问题——调查人员认为正是这一系统导致了上述两起坠机事故。

更糟糕的是,波音还被指推动航空监管机构减少对737 Max耗资不菲的飞行员培训的要求,并为满足生产和成本目标对员工施加“过大压力”。一名参议员称:“那些飞行员根本逃不过。那些乘客们也根本逃不过。他们驾驶和乘坐的就是一具飞行的棺材。”坐得笔直的米伦伯格似乎并未准备好回应批评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他时不时激动起来,反复坚称波音并未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我们不‘出卖’安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一位曾与米伦伯格共事过的业内高管表示,听证会显示出“他无法理解过去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已不再是他自己。他就像个机器人”。

米伦伯格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不得不为在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许多年前波音所做的决策的进行辩护。这些决策包括决定推出一种老款客机升级版机型,这样可以比新设计的机型更快、更便宜地投入市场。

MCAS系统是专门设计来解决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的,而且设计的就是依赖单一传感器,而在上述两起事故中都出现了传感器故障。受过专业训练的航空工程师兼股票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问道:“怎么会存在这样一种工程环境、其设计的系统在没有任何后备方案的情况下能够将飞机机头下压?”

米伦伯格出生于艾奥瓦州一个农场家庭,在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获得航空工程学位后,于1985年加入波音。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波音在西雅图的工厂,参与了各种商用和防务项目。20世纪90年代末,他被任命负责一个工程团队,为波音提议打造的新型战斗机设计武器系统。波音最终输给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但他凭借该项目崭露头角。

在建立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尝试流产后,米伦伯格回到了防务部门,并获得了快速晋升。2009年,他成为防务部门主管,向时任首席执行官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汇报工作。他在2015年成为波音首席执行官,并于2016年麦克纳尼退休时接任董事会主席。

这两个人做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作为首位非工程师出身、从外面空降波音的掌门人,麦克纳尼采取了“一种真正的命令式管理方式:说一不二”。“丹尼斯采取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他希望激励人们和他一起努力,而非进行恐吓。”

他经常通过体育运动激励团队。米伦伯格是一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他声称自己每年骑行约1万英里,主要靠激浪轻怡(Diet Mountain Dew)补充体力。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这种滋滋冒泡的的荧光绿色饮料“让我充满活力”。他会带着自行车去现场考察,并组织骑行团队活动。“我们分发带有波音标志的T恤。这是与团队加强互动的好办法,”他说,“花时间锻炼和思考让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者。”

米伦伯格出任首席执行官时的首要任务是修复与波音工人和供应商的关系,一些人认为他们被麦克纳尼疏远了。但他没有改变波音各自为政的结构,一些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结构导致了目前的危机。

波音2001年将总部迁至芝加哥的决定,确立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在战略和财务管理方面的角色,几乎不再参与部门管理决策。一位行业合作伙伴表示,米伦伯格的确曾尝试在位于西雅图的商用飞机部门树立权威。但那里由与他竞争波音最高职位的雷•康纳(Ray Conner)负责。上述合作伙伴表示:“丹尼斯曾尝试更频繁地造访西雅图,并领导那里的业务。但雷称西雅图是自己的地盘。”

因此,米伦伯格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财务目标和投资者回报上,在2007年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推出遭遇昂贵的挫折之后,这已成为当务之急。如今,米伦伯格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被解除董事会主席职务的米伦伯格,被指责未能足够迅速地对坠机事故作出回应,而且未能认识到波音在其中的角色的严重性。他试图在听证会上回答这些指控。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对遇难者家属说:“我们非常抱歉。深深地、真诚地道歉。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你们失去亲人也让我心碎。”

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性。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如果我们当时能知晓我们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们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



撰文 |  佩吉•霍林格

OR--商业新媒体 】在2015巴黎航展上,丹尼斯•米伦伯格(Dennis Muilenburg)看上去意气风发。他留着军人式的平头,拥有一双湛蓝色的眼睛以及运动员般的古铜色皮肤。那个时候,这个即将接掌波音(Boeing)的男人对这家航空航天和防务公司的未来充满信心。

四年转瞬即逝,他的头发变得灰白,肤色变淡,波音的未来也没有那么确定了。米伦伯格正在遭受围攻。上周,围绕波音最畅销的737 Max客机发生的两起造成346人死亡的致命坠机事故,这位55岁的波音首席执行官受到了美国国会的严厉“拷问”。

在这紧张的两天中,议员们针对有关证据盘问了这位波音首席执行官,这些证据引发了对该公司在Max获得适航认证过程中是否忽视了安全性的质疑,而且表明波音员工早已知道该型客机防失速的“机动特性增强系统”(MCAS)存在问题——调查人员认为正是这一系统导致了上述两起坠机事故。

更糟糕的是,波音还被指推动航空监管机构减少对737 Max耗资不菲的飞行员培训的要求,并为满足生产和成本目标对员工施加“过大压力”。一名参议员称:“那些飞行员根本逃不过。那些乘客们也根本逃不过。他们驾驶和乘坐的就是一具飞行的棺材。”坐得笔直的米伦伯格似乎并未准备好回应批评和要求他辞职的呼声。他时不时激动起来,反复坚称波音并未将利润置于安全之上:“我们不‘出卖’安全。那不是我们的商业模式。”

一位曾与米伦伯格共事过的业内高管表示,听证会显示出“他无法理解过去几个月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他已不再是他自己。他就像个机器人”。

米伦伯格面临的部分问题在于,他不得不为在自己成为首席执行官许多年前波音所做的决策的进行辩护。这些决策包括决定推出一种老款客机升级版机型,这样可以比新设计的机型更快、更便宜地投入市场。

MCAS系统是专门设计来解决这一决定带来的挑战的,而且设计的就是依赖单一传感器,而在上述两起事故中都出现了传感器故障。受过专业训练的航空工程师兼股票分析师罗恩•爱泼斯坦(Ron Epstein)问道:“怎么会存在这样一种工程环境、其设计的系统在没有任何后备方案的情况下能够将飞机机头下压?”

米伦伯格出生于艾奥瓦州一个农场家庭,在艾奥瓦州立大学(Iowa State University)获得航空工程学位后,于1985年加入波音。他的职业生涯始于波音在西雅图的工厂,参与了各种商用和防务项目。20世纪90年代末,他被任命负责一个工程团队,为波音提议打造的新型战斗机设计武器系统。波音最终输给了洛克希德•马丁(Lockheed Martin)的F-35,但他凭借该项目崭露头角。

在建立空中交通管理部门的尝试流产后,米伦伯格回到了防务部门,并获得了快速晋升。2009年,他成为防务部门主管,向时任首席执行官吉姆•麦克纳尼(Jim McNerney)汇报工作。他在2015年成为波音首席执行官,并于2016年麦克纳尼退休时接任董事会主席。

这两个人做事风格完全不同。一位公司内部人士称,作为首位非工程师出身、从外面空降波音的掌门人,麦克纳尼采取了“一种真正的命令式管理方式:说一不二”。“丹尼斯采取的是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方式,他希望激励人们和他一起努力,而非进行恐吓。”

他经常通过体育运动激励团队。米伦伯格是一名自行车骑行爱好者,他声称自己每年骑行约1万英里,主要靠激浪轻怡(Diet Mountain Dew)补充体力。他在一次电视采访中表示,这种滋滋冒泡的的荧光绿色饮料“让我充满活力”。他会带着自行车去现场考察,并组织骑行团队活动。“我们分发带有波音标志的T恤。这是与团队加强互动的好办法,”他说,“花时间锻炼和思考让我成为一名更优秀的领导者。”

米伦伯格出任首席执行官时的首要任务是修复与波音工人和供应商的关系,一些人认为他们被麦克纳尼疏远了。但他没有改变波音各自为政的结构,一些批评人士称正是这种结构导致了目前的危机。

波音2001年将总部迁至芝加哥的决定,确立了公司首席执行官在战略和财务管理方面的角色,几乎不再参与部门管理决策。一位行业合作伙伴表示,米伦伯格的确曾尝试在位于西雅图的商用飞机部门树立权威。但那里由与他竞争波音最高职位的雷•康纳(Ray Conner)负责。上述合作伙伴表示:“丹尼斯曾尝试更频繁地造访西雅图,并领导那里的业务。但雷称西雅图是自己的地盘。”

因此,米伦伯格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财务目标和投资者回报上,在2007年787梦想飞机(Dreamliner)的推出遭遇昂贵的挫折之后,这已成为当务之急。如今,米伦伯格的地位已经岌岌可危。已被解除董事会主席职务的米伦伯格,被指责未能足够迅速地对坠机事故作出回应,而且未能认识到波音在其中的角色的严重性。他试图在听证会上回答这些指控。这位两个孩子的父亲对遇难者家属说:“我们非常抱歉。深深地、真诚地道歉。作为一个丈夫和父亲,你们失去亲人也让我心碎。”

波音仍不愿承认在将737 Max推向市场的竞赛中忽视了安全性。米伦伯格最多只肯承认,事后看来,现在很清楚的是出问题了:“如果我们当时能知晓我们现在了解的一切,我们会做出不同的决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