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人民币需要贬值多少,才可以完全对冲特朗普的关税?

发布日期:2019-11-05 07:28
摘要: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撰文 | 邢予青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了7.0的心理关口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的非常不爽,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利用“人民币贬值”为武器,与美国打贸易战,对冲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惩罚性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些分析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应对美国关税的有效工具。美国银行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战前景的报告中,就认为人民币贬值10%可以完全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有效对冲特朗普关税的观点,基本是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是“衣服换酒“式的传统李嘉图贸易,不含外国附加值;或者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非常低。例如OECD关于中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比例的最新报告,就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附加值在2016年已经下降到16.6%。

事实上,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价值链贸易包含了大量的外国附加值,通俗地说就是外国生产的中间产品。根据对外经贸大学的全球价值链指数数据库,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平均包含33.9%的外国附加值;中国对美出口第一大类产品——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中外国附加值高达54%。根据笔者的测算,在中国组装然后销往美国的iPhone X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则是75%。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在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时代,汇率波动已经无法象经济学教科书描述的那样,可以有效的影响贸易平衡。我在2010年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就清楚地证明了人民币即使对美元升值50%,也不会对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iPhone有任何影响,因为iPhone 中96.4%的零部件成本都来自国外,与人民币升值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去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拉开帷幕,人民币对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依据同样的逻辑,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影响到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零部件的成本,因此,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美国政府施加的惩罚性关税。


去年我在FT中文网发表的“人民币贬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一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阐述。在本文中,我用具体的模拟测算结果,来证明为何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特朗普关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图一和图二列出了模拟计算的结果:完全对冲特朗普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完全对冲”的定义是,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对美出口产品被加关税后的价格,与没有加关税的价格一样。图一显示的是关税税率是10%,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从0 到75%的状况下,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模拟结果说明,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品完全不含有外国中间产品,人民币贬值10%,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美国10%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但是, 随着外国附加值不断升高,需要的贬值幅度就不断增加。例如, 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比例是50%, 人民币则需要贬值22.2%, 才可以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图二列出了关税25%的模拟结果。 同样, 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是零,人民币贬值25%就可以完全对冲25%关税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是, 如果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上升到40%,人民币需要贬值5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引起的副作用; 如果外国附加值比例上升到60%, 人民币需要贬值10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的副作用。 显然, 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这样的大幅贬值。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图二: 完全对冲25%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



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外国附加值的平均比例是33.9%,根据这一结果,人民币需贬值43.4%才可以完全对冲25%的关税;完全抵消25%关税对中国输往美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的副作用,人民币则需要贬值76.9%。如果特朗普总统在今年12月决定对iPhone X征收25%的关税, 在中国组装然后输往美国的iPhone X的成本会上升102.3美元,人民币需要贬值400%才可以完全抵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这些模拟结果仅仅是理论结果,在现实的经济中,显然是不可能的。

导致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大幅上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模拟计算中假设的输美产品中不断上升的外国附加值比例。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国家运到中国的中间品,不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但是,当这些零部件以制成品进入美国时, 却要被征收同样的关税。这就是为何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根本原因。对具体计算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最新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the Case of the iPhone X. ”

模拟结果显示利用人民币贬值对冲10%的关税相对容易,但是, 对冲25%的关税几乎不可能。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施加关税的节奏和税率是经过科学计算的。 10%的关税是对以中国为加工基地,美国为最终市场的跨国公司的警告,给这企业把价值链的组装环节撤离中国准备时间。面临即将来到的25%关税,那些无法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无法自己内部消化的跨国公司,就不得不把相关的价值链部分移出中国。特朗普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仅仅是简单成本和价格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过去20年外国跨国公司建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重组。贸易战对于这些跨国公司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高超的公关技巧,苹果公司在中国组装的iPhone, iPad等产品还没有被特朗普政府征收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2月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15%,或者更高的关税,由于这些在中国组装产品包含大量的进口部件,把面向美国市场的产能撤离中国, 将是苹果公司的唯一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撰文 | 邢予青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了7.0的心理关口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的非常不爽,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利用“人民币贬值”为武器,与美国打贸易战,对冲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惩罚性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些分析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应对美国关税的有效工具。美国银行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战前景的报告中,就认为人民币贬值10%可以完全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有效对冲特朗普关税的观点,基本是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是“衣服换酒“式的传统李嘉图贸易,不含外国附加值;或者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非常低。例如OECD关于中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比例的最新报告,就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附加值在2016年已经下降到16.6%。

事实上,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价值链贸易包含了大量的外国附加值,通俗地说就是外国生产的中间产品。根据对外经贸大学的全球价值链指数数据库,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平均包含33.9%的外国附加值;中国对美出口第一大类产品——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中外国附加值高达54%。根据笔者的测算,在中国组装然后销往美国的iPhone X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则是75%。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在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时代,汇率波动已经无法象经济学教科书描述的那样,可以有效的影响贸易平衡。我在2010年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就清楚地证明了人民币即使对美元升值50%,也不会对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iPhone有任何影响,因为iPhone 中96.4%的零部件成本都来自国外,与人民币升值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去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拉开帷幕,人民币对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依据同样的逻辑,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影响到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零部件的成本,因此,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美国政府施加的惩罚性关税。


去年我在FT中文网发表的“人民币贬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一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阐述。在本文中,我用具体的模拟测算结果,来证明为何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特朗普关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图一和图二列出了模拟计算的结果:完全对冲特朗普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完全对冲”的定义是,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对美出口产品被加关税后的价格,与没有加关税的价格一样。图一显示的是关税税率是10%,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从0 到75%的状况下,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模拟结果说明,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品完全不含有外国中间产品,人民币贬值10%,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美国10%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但是, 随着外国附加值不断升高,需要的贬值幅度就不断增加。例如, 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比例是50%, 人民币则需要贬值22.2%, 才可以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图二列出了关税25%的模拟结果。 同样, 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是零,人民币贬值25%就可以完全对冲25%关税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是, 如果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上升到40%,人民币需要贬值5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引起的副作用; 如果外国附加值比例上升到60%, 人民币需要贬值10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的副作用。 显然, 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这样的大幅贬值。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图二: 完全对冲25%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



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外国附加值的平均比例是33.9%,根据这一结果,人民币需贬值43.4%才可以完全对冲25%的关税;完全抵消25%关税对中国输往美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的副作用,人民币则需要贬值76.9%。如果特朗普总统在今年12月决定对iPhone X征收25%的关税, 在中国组装然后输往美国的iPhone X的成本会上升102.3美元,人民币需要贬值400%才可以完全抵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这些模拟结果仅仅是理论结果,在现实的经济中,显然是不可能的。

导致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大幅上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模拟计算中假设的输美产品中不断上升的外国附加值比例。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国家运到中国的中间品,不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但是,当这些零部件以制成品进入美国时, 却要被征收同样的关税。这就是为何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根本原因。对具体计算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最新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the Case of the iPhone X. ”

模拟结果显示利用人民币贬值对冲10%的关税相对容易,但是, 对冲25%的关税几乎不可能。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施加关税的节奏和税率是经过科学计算的。 10%的关税是对以中国为加工基地,美国为最终市场的跨国公司的警告,给这企业把价值链的组装环节撤离中国准备时间。面临即将来到的25%关税,那些无法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无法自己内部消化的跨国公司,就不得不把相关的价值链部分移出中国。特朗普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仅仅是简单成本和价格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过去20年外国跨国公司建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重组。贸易战对于这些跨国公司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高超的公关技巧,苹果公司在中国组装的iPhone, iPad等产品还没有被特朗普政府征收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2月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15%,或者更高的关税,由于这些在中国组装产品包含大量的进口部件,把面向美国市场的产能撤离中国, 将是苹果公司的唯一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撰文 | 邢予青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了7.0的心理关口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的非常不爽,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利用“人民币贬值”为武器,与美国打贸易战,对冲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惩罚性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些分析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应对美国关税的有效工具。美国银行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战前景的报告中,就认为人民币贬值10%可以完全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有效对冲特朗普关税的观点,基本是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是“衣服换酒“式的传统李嘉图贸易,不含外国附加值;或者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非常低。例如OECD关于中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比例的最新报告,就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附加值在2016年已经下降到16.6%。

事实上,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价值链贸易包含了大量的外国附加值,通俗地说就是外国生产的中间产品。根据对外经贸大学的全球价值链指数数据库,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平均包含33.9%的外国附加值;中国对美出口第一大类产品——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中外国附加值高达54%。根据笔者的测算,在中国组装然后销往美国的iPhone X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则是75%。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在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时代,汇率波动已经无法象经济学教科书描述的那样,可以有效的影响贸易平衡。我在2010年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就清楚地证明了人民币即使对美元升值50%,也不会对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iPhone有任何影响,因为iPhone 中96.4%的零部件成本都来自国外,与人民币升值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去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拉开帷幕,人民币对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依据同样的逻辑,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影响到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零部件的成本,因此,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美国政府施加的惩罚性关税。


去年我在FT中文网发表的“人民币贬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一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阐述。在本文中,我用具体的模拟测算结果,来证明为何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特朗普关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图一和图二列出了模拟计算的结果:完全对冲特朗普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完全对冲”的定义是,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对美出口产品被加关税后的价格,与没有加关税的价格一样。图一显示的是关税税率是10%,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从0 到75%的状况下,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模拟结果说明,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品完全不含有外国中间产品,人民币贬值10%,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美国10%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但是, 随着外国附加值不断升高,需要的贬值幅度就不断增加。例如, 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比例是50%, 人民币则需要贬值22.2%, 才可以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图二列出了关税25%的模拟结果。 同样, 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是零,人民币贬值25%就可以完全对冲25%关税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是, 如果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上升到40%,人民币需要贬值5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引起的副作用; 如果外国附加值比例上升到60%, 人民币需要贬值10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的副作用。 显然, 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这样的大幅贬值。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图二: 完全对冲25%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



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外国附加值的平均比例是33.9%,根据这一结果,人民币需贬值43.4%才可以完全对冲25%的关税;完全抵消25%关税对中国输往美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的副作用,人民币则需要贬值76.9%。如果特朗普总统在今年12月决定对iPhone X征收25%的关税, 在中国组装然后输往美国的iPhone X的成本会上升102.3美元,人民币需要贬值400%才可以完全抵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这些模拟结果仅仅是理论结果,在现实的经济中,显然是不可能的。

导致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大幅上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模拟计算中假设的输美产品中不断上升的外国附加值比例。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国家运到中国的中间品,不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但是,当这些零部件以制成品进入美国时, 却要被征收同样的关税。这就是为何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根本原因。对具体计算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最新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the Case of the iPhone X. ”

模拟结果显示利用人民币贬值对冲10%的关税相对容易,但是, 对冲25%的关税几乎不可能。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施加关税的节奏和税率是经过科学计算的。 10%的关税是对以中国为加工基地,美国为最终市场的跨国公司的警告,给这企业把价值链的组装环节撤离中国准备时间。面临即将来到的25%关税,那些无法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无法自己内部消化的跨国公司,就不得不把相关的价值链部分移出中国。特朗普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仅仅是简单成本和价格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过去20年外国跨国公司建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重组。贸易战对于这些跨国公司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高超的公关技巧,苹果公司在中国组装的iPhone, iPad等产品还没有被特朗普政府征收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2月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15%,或者更高的关税,由于这些在中国组装产品包含大量的进口部件,把面向美国市场的产能撤离中国, 将是苹果公司的唯一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人民币需要贬值多少,才可以完全对冲特朗普的关税?

发布日期:2019-11-05 07:28
摘要: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撰文 | 邢予青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了7.0的心理关口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的非常不爽,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利用“人民币贬值”为武器,与美国打贸易战,对冲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惩罚性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些分析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应对美国关税的有效工具。美国银行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战前景的报告中,就认为人民币贬值10%可以完全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有效对冲特朗普关税的观点,基本是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是“衣服换酒“式的传统李嘉图贸易,不含外国附加值;或者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非常低。例如OECD关于中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比例的最新报告,就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附加值在2016年已经下降到16.6%。

事实上,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价值链贸易包含了大量的外国附加值,通俗地说就是外国生产的中间产品。根据对外经贸大学的全球价值链指数数据库,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平均包含33.9%的外国附加值;中国对美出口第一大类产品——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中外国附加值高达54%。根据笔者的测算,在中国组装然后销往美国的iPhone X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则是75%。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在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时代,汇率波动已经无法象经济学教科书描述的那样,可以有效的影响贸易平衡。我在2010年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就清楚地证明了人民币即使对美元升值50%,也不会对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iPhone有任何影响,因为iPhone 中96.4%的零部件成本都来自国外,与人民币升值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去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拉开帷幕,人民币对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依据同样的逻辑,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影响到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零部件的成本,因此,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美国政府施加的惩罚性关税。


去年我在FT中文网发表的“人民币贬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一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阐述。在本文中,我用具体的模拟测算结果,来证明为何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特朗普关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图一和图二列出了模拟计算的结果:完全对冲特朗普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完全对冲”的定义是,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对美出口产品被加关税后的价格,与没有加关税的价格一样。图一显示的是关税税率是10%,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从0 到75%的状况下,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模拟结果说明,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品完全不含有外国中间产品,人民币贬值10%,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美国10%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但是, 随着外国附加值不断升高,需要的贬值幅度就不断增加。例如, 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比例是50%, 人民币则需要贬值22.2%, 才可以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图二列出了关税25%的模拟结果。 同样, 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是零,人民币贬值25%就可以完全对冲25%关税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是, 如果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上升到40%,人民币需要贬值5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引起的副作用; 如果外国附加值比例上升到60%, 人民币需要贬值10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的副作用。 显然, 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这样的大幅贬值。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图二: 完全对冲25%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



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外国附加值的平均比例是33.9%,根据这一结果,人民币需贬值43.4%才可以完全对冲25%的关税;完全抵消25%关税对中国输往美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的副作用,人民币则需要贬值76.9%。如果特朗普总统在今年12月决定对iPhone X征收25%的关税, 在中国组装然后输往美国的iPhone X的成本会上升102.3美元,人民币需要贬值400%才可以完全抵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这些模拟结果仅仅是理论结果,在现实的经济中,显然是不可能的。

导致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大幅上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模拟计算中假设的输美产品中不断上升的外国附加值比例。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国家运到中国的中间品,不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但是,当这些零部件以制成品进入美国时, 却要被征收同样的关税。这就是为何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根本原因。对具体计算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最新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the Case of the iPhone X. ”

模拟结果显示利用人民币贬值对冲10%的关税相对容易,但是, 对冲25%的关税几乎不可能。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施加关税的节奏和税率是经过科学计算的。 10%的关税是对以中国为加工基地,美国为最终市场的跨国公司的警告,给这企业把价值链的组装环节撤离中国准备时间。面临即将来到的25%关税,那些无法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无法自己内部消化的跨国公司,就不得不把相关的价值链部分移出中国。特朗普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仅仅是简单成本和价格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过去20年外国跨国公司建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重组。贸易战对于这些跨国公司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高超的公关技巧,苹果公司在中国组装的iPhone, iPad等产品还没有被特朗普政府征收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2月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15%,或者更高的关税,由于这些在中国组装产品包含大量的进口部件,把面向美国市场的产能撤离中国, 将是苹果公司的唯一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撰文 | 邢予青

OR--商业新媒体 】在人民币对美元汇率突破了7.0的心理关口之后, 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现的非常不爽,认为这是中国政府在利用“人民币贬值”为武器,与美国打贸易战,对冲美国政府对中国产品施加的惩罚性关税。随后,美国财政部迅速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一些分析家也持有类似的观点,认为人民币贬值是应对美国关税的有效工具。美国银行在最近公布的一份关于中美贸易战前景的报告中,就认为人民币贬值10%可以完全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认为人民币贬值可以有效对冲特朗普关税的观点,基本是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是“衣服换酒“式的传统李嘉图贸易,不含外国附加值;或者假设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非常低。例如OECD关于中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比例的最新报告,就得出了令人难以置信的结果:中国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附加值在2016年已经下降到16.6%。

事实上,这两个假设都是错误的。中国对美国出口基本属于价值链贸易。价值链贸易包含了大量的外国附加值,通俗地说就是外国生产的中间产品。根据对外经贸大学的全球价值链指数数据库,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平均包含33.9%的外国附加值;中国对美出口第一大类产品——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中外国附加值高达54%。根据笔者的测算,在中国组装然后销往美国的iPhone X包含的外国附加值则是75%。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是导致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主要原因。

在以全球价值链为基础的国际贸易时代,汇率波动已经无法象经济学教科书描述的那样,可以有效的影响贸易平衡。我在2010年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就清楚地证明了人民币即使对美元升值50%,也不会对从中国向美国出口的iPhone有任何影响,因为iPhone 中96.4%的零部件成本都来自国外,与人民币升值没有任何关系。自从去年3月中美贸易战开拉开帷幕,人民币对美元就处于贬值通道。依据同样的逻辑,人民币贬值也不会影响到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的外国零部件的成本,因此,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美国政府施加的惩罚性关税。


去年我在FT中文网发表的“人民币贬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一文,对这个观点进行了阐述。在本文中,我用具体的模拟测算结果,来证明为何用人民币贬值对冲特朗普关税是一件不可能的任务。

图一和图二列出了模拟计算的结果:完全对冲特朗普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完全对冲”的定义是,在人民币贬值后中国对美出口产品被加关税后的价格,与没有加关税的价格一样。图一显示的是关税税率是10%,中国对美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从0 到75%的状况下,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模拟结果说明,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品完全不含有外国中间产品,人民币贬值10%,就可以轻而易举的化解美国10%的惩罚性关税带来的额外成本。但是, 随着外国附加值不断升高,需要的贬值幅度就不断增加。例如, 如果中国对美出口包含的外国附加值比例是50%, 人民币则需要贬值22.2%, 才可以抵消10%的关税带来的负面效应。



图二列出了关税25%的模拟结果。 同样, 如果中国对美国出口产品中外国附加值是零,人民币贬值25%就可以完全对冲25%关税带来的负面作用。 但是, 如果外国附加值的比例上升到40%,人民币需要贬值5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引起的副作用; 如果外国附加值比例上升到60%, 人民币需要贬值100%, 才可以完全抵消25%关税的副作用。 显然, 目前中国经济的基本面不支持这样的大幅贬值。如此大幅度的贬值,将会给中国经济带来灾难性的后果。

图二: 完全对冲25%关税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



2015年中国对美出口产品外国附加值的平均比例是33.9%,根据这一结果,人民币需贬值43.4%才可以完全对冲25%的关税;完全抵消25%关税对中国输往美国的电子和信息通信产品的副作用,人民币则需要贬值76.9%。如果特朗普总统在今年12月决定对iPhone X征收25%的关税, 在中国组装然后输往美国的iPhone X的成本会上升102.3美元,人民币需要贬值400%才可以完全抵消这些额外增加的成本。这些模拟结果仅仅是理论结果,在现实的经济中,显然是不可能的。

导致需要的人民币贬值幅度大幅上升的一个关键因素,是模拟计算中假设的输美产品中不断上升的外国附加值比例。从美国,德国,日本,韩国以及其他国家运到中国的中间品,不受人民币贬值的影响,但是,当这些零部件以制成品进入美国时, 却要被征收同样的关税。这就是为何人民币贬值无法对冲特朗普关税的根本原因。对具体计算方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看笔者最新的论文“How the iPhone Widens the US Trade Deficit with China: the Case of the iPhone X. ”

模拟结果显示利用人民币贬值对冲10%的关税相对容易,但是, 对冲25%的关税几乎不可能。笔者认为,特朗普政府施加关税的节奏和税率是经过科学计算的。 10%的关税是对以中国为加工基地,美国为最终市场的跨国公司的警告,给这企业把价值链的组装环节撤离中国准备时间。面临即将来到的25%关税,那些无法把关税成本转嫁给消费者,或者无法自己内部消化的跨国公司,就不得不把相关的价值链部分移出中国。特朗普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不仅仅是简单成本和价格的问题,它直接导致过去20年外国跨国公司建立的以中国为中心的全球制造业价值链的重组。贸易战对于这些跨国公司也是一个痛苦的过程。

得益于苹果公司首席执行官Tim Cook高超的公关技巧,苹果公司在中国组装的iPhone, iPad等产品还没有被特朗普政府征收关税。如果特朗普政府在今年12月决定对这些产品征收15%,或者更高的关税,由于这些在中国组装产品包含大量的进口部件,把面向美国市场的产能撤离中国, 将是苹果公司的唯一选择。■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