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宁德时代如何崛起为电动汽车电池行业主导者?

发布日期:2019-11-04 16:30
摘要:中国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并且施压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名不见经传的宁德时代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撰文 |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不知名的中国企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北京方面的一个政策令全球企业别无选择。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而且为了增强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的地位,中国几年前就已开始施压让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唯一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

汽车制造商虽不情愿,但也照办了。曾担任宁德时代项目经理的Jiang Lingfeng回忆称,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三名高管在2017年访问宁德时代总部时,在会面开始不久就表现出不耐烦。Jiang当时为这些访问者准备了简要技术介绍。

Jiang称,当时戴姆勒的一名高管打断了他的介绍,称“我们没有兴趣,我们来这的唯一原因是别无选择,所以直接谈价格吧。”

中国占去年全球21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的60%。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到2030年,全球插入式充电汽车的年销量料在2,300万辆至4,300万辆。按照其最高估计,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销量的57%,在欧洲这一比例将为26%,在美国将为8%。

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锂电池才能满足需求,锂电池迄今是电动汽车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

该领域的龙头就是宁德时代,研究公司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已安装的生产能力(包括电池工厂的数量及其总规模)计算,今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其员工表示,宁德时代效仿了另一家中国公司——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复制了华为的部门结构和工作强度高的文化。宁德时代还效仿了华为优先研发的做法,以实现快速的技术革新。



美国政府已经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而电池并不构成同样的风险。

不过,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决策者而言,中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这些决策者正越来越担心中共对华为网络设备等新技术和产品的影响力。中国还一直寻求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的矿山进行采购,从而锁定全球一大部分钴资源供应链。钴是制造锂电池的关键材料。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表示:“中国在关键矿物供应链和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引发了商业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针对美国对外国资源的依赖问题,她在3月份引入了代表两党立场的《美国矿物安全法》(American Mineral Security Act)。该法案将指定哪些矿物是关键矿物,并促进对矿物开发方式的研究,包括打造本地电池供应链等潜在内容。

亚洲公司在电动汽车电池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欧洲汽车行业之前一直专注于开发柴油发动机技术,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才发生转变,美国公司则一直对电动汽车在本国的商业前景表示怀疑。

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全球电动汽车销售中占13%的份额,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在让市场力量主导该行业的发展。一家前景光明的电池初创公司破产,并被中国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仅为特斯拉的汽车供应电池,该工厂由特斯拉联合电池生产商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RFY)共同运营。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近期暗示,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闲置装配厂附近建立一家电池工厂,这是与罢工工人谈判的一部分内容。

在欧洲,各国领导人正在组建一个由公共机构组成的财团,以帮助发展欧洲的汽车电池工业,有几家工厂正在建设中,至少有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流入该领域。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7月份表示,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亿美元。到2028年,该公司的年产能将足以为42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略高于韩国的LG化学(LG Chem Ltd., 051910.SE),也远远高于该行业的其他主要厂商,包括Samsung SDI Co.和松下。

宁德时代正在中国之外拓展业务。该公司将投资20亿美元在德国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厂将于2021年投产,宝马汽车公司(BMW, 简称﹕宝马汽车)将成为其第一个主要客户。去年12月,该公司还在底特律开设了一家美国销售办事处,不过美中贸易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表示,鉴于美国电池生产存在缺口,在政治形势允许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下一步战略将可能是在北美开设一家工厂。

八年前,白手起家的企业大亨曾毓群创立了宁德时代。曾毓群是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出身,在创建宁德时代12年前,他在香港组建了一家手机电池供应商,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电池,后来他将公司出售,从中剥离出来部分业务成立了宁德时代。最近他跻身胡润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第53位,在此之前,他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2018年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他积累了58亿美元的财富。

包括曾毓群在内的宁德时代管理人员不予置评。

宁德时代前项目经理Jiang和其他人表示,曾毓群从其他外国汽车公司挖走员工,同时有意识地努力让公司像华为一样运营。这包括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让员工身兼数职,并要求他们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位前雇员Win Tsao回忆道,他曾被聘担任供应链经理。该雇员称,但当时公司还让他担任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设计品质经理,像华为一样,高负荷,压力大。

听了美国电池专家、在通用汽车长期担任高管的Bob Galyen在一个会议上的演讲后,曾毓群聘请Galyen到公司担任首席技术长。据了解当时会面的人士称,曾毓群邀请Galyen在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宁德共进晚餐。该人士称,Galyen以为只是与曾毓群会面,结果却发现该公司整个的高管团队和工程部门员工(大约60人)都在餐厅等他。

最为重要的是,曾毓群得到了北京方面的支持。北京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由本土生产商提供动力、可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

北京方面从2013年开始推出一项补贴项目,以鼓励国内外的车企销售更多的电动汽车。中国推广电动汽车是旨在提高其在未来工业中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治理污染并降低对海外石油的依赖。

2015年,随着中国电动车市场的起飞,政府告诉汽车制造商,只有使用获得批准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他们才有资格获得补贴。这份供应商名单中包括了几十家中国公司,但不包括外国企业。

愿意放弃补贴的汽车制造商仍可以自由使用外国产电池。但全球汽车公司的高管表示,中国官员曾提醒他们要使用中国本地生产的电池,否则可能面临报复。在中国,外国公司经常会在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而在当时,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外国电池厂商签署了长期供应协议。据一位前通用汽车高管表示,通用汽车当时已经对LG化学位于上海的电池组工厂进行了投资。此外,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也已经与松下(Panasonic)达成了全球供应协议。这些协议都只能作废。

一家外国电池生产商的前高管表示:“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位前高管还称:“我们正在中国建设新厂,可突然之间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汽车生产商合作伙伴转而投向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

由于无法在中国销售电池,韩国和日本的电池生产商只能把已有工厂生产出的电池出口至国外,同时推迟新项目的展开。

Samsung SDI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的中国工厂主要为欧洲客户生产电池,但希望未来也能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利。松下电器不予置评。LG化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宁德时代总部的雇员们。 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到2017年时,中国涌现出近百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称,虽然当时宁德时代电池的一些指标不如韩国和日本最好的电池,但产量和稳定性好于其他中国厂商,而且供应规模也是其他厂商难以匹敌的。很多其他中国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当时面临生存困境。

这位前高管称:“我们开始测试中国所有供应商的电池。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找一家中国电动车电池公司,就要找宁德时代。”

电池行业的业内人士称,宁德时代现已大幅缩小了与韩国和日本公司在成本和输出功率方面的差距,而且随着该公司对研发的持续投资,三年内将会与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拉平。该公司有望成为电动车电池市场的龙头企业,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将该公司纳入自己的长期发展计划。

不过宁德时代前供应链经理Tsao称,汽车制造商对于宁德时代的主导地位十分不悦。他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也比主要对手高25%,因为该公司还在学习如何进行低成本量产。

他把宁德时代向车企客户提供的服务总结为:“价格高,服务慢。”

戴姆勒一位发言人称这家公司是“重要且有价值的伙伴”,并表示“我们的供应关系基于四大原则:创新,质优,合作和稳定。宁德时代也不例外。”戴姆勒的高管起初对于必须购买宁德时代电池感到恼火。

戴姆勒在9月同意开始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上使用宁德时代电池。

同意采用宁德时代电池后,外国汽车制造商感到为了维护自身声誉,不得不帮助这家公司成功。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表示,“这些公司以前与三星或LG做的事情,都转向了宁德时代,”以确保能持续获得优质供应。

通用汽车2018年通过该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企业与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通用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与供应商相关的事宜不予置评。

包括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7267.TO)、现代汽车公司(Hyuundai Motor Co.)、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在内的其他全球汽车生产商都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动汽车电池供货合同。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部件公司罗伯特·博世有限责任公司(Robert Bosch GmbH)签署一项协议,为这家德国供应商的混合动力系统开发高性能电池。

根据Benchmarc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的电池产量达27千兆瓦时,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每年增加约20千兆瓦时的产能。特斯拉(Tesla Inc., TSLA)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的电动汽车电池年产量约为24千兆瓦时。

今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计划取消这项有争议的对外国电动汽车电池的限制规定,重新对韩国和日本的大型公司开放电池市场。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Moores表示,中国需要这些外国公司,因为对电动汽车电池的总需求预计将远超中国厂商所能供应的规模。

上述前宁德时代项目经理Jiang称,政府此前的做法对中国是好事,他表示,若是没有这些限制,他认为宁德时代不会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并且施压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名不见经传的宁德时代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撰文 |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不知名的中国企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北京方面的一个政策令全球企业别无选择。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而且为了增强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的地位,中国几年前就已开始施压让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唯一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

汽车制造商虽不情愿,但也照办了。曾担任宁德时代项目经理的Jiang Lingfeng回忆称,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三名高管在2017年访问宁德时代总部时,在会面开始不久就表现出不耐烦。Jiang当时为这些访问者准备了简要技术介绍。

Jiang称,当时戴姆勒的一名高管打断了他的介绍,称“我们没有兴趣,我们来这的唯一原因是别无选择,所以直接谈价格吧。”

中国占去年全球21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的60%。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到2030年,全球插入式充电汽车的年销量料在2,300万辆至4,300万辆。按照其最高估计,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销量的57%,在欧洲这一比例将为26%,在美国将为8%。

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锂电池才能满足需求,锂电池迄今是电动汽车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

该领域的龙头就是宁德时代,研究公司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已安装的生产能力(包括电池工厂的数量及其总规模)计算,今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其员工表示,宁德时代效仿了另一家中国公司——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复制了华为的部门结构和工作强度高的文化。宁德时代还效仿了华为优先研发的做法,以实现快速的技术革新。



美国政府已经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而电池并不构成同样的风险。

不过,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决策者而言,中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这些决策者正越来越担心中共对华为网络设备等新技术和产品的影响力。中国还一直寻求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的矿山进行采购,从而锁定全球一大部分钴资源供应链。钴是制造锂电池的关键材料。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表示:“中国在关键矿物供应链和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引发了商业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针对美国对外国资源的依赖问题,她在3月份引入了代表两党立场的《美国矿物安全法》(American Mineral Security Act)。该法案将指定哪些矿物是关键矿物,并促进对矿物开发方式的研究,包括打造本地电池供应链等潜在内容。

亚洲公司在电动汽车电池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欧洲汽车行业之前一直专注于开发柴油发动机技术,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才发生转变,美国公司则一直对电动汽车在本国的商业前景表示怀疑。

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全球电动汽车销售中占13%的份额,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在让市场力量主导该行业的发展。一家前景光明的电池初创公司破产,并被中国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仅为特斯拉的汽车供应电池,该工厂由特斯拉联合电池生产商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RFY)共同运营。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近期暗示,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闲置装配厂附近建立一家电池工厂,这是与罢工工人谈判的一部分内容。

在欧洲,各国领导人正在组建一个由公共机构组成的财团,以帮助发展欧洲的汽车电池工业,有几家工厂正在建设中,至少有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流入该领域。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7月份表示,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亿美元。到2028年,该公司的年产能将足以为42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略高于韩国的LG化学(LG Chem Ltd., 051910.SE),也远远高于该行业的其他主要厂商,包括Samsung SDI Co.和松下。

宁德时代正在中国之外拓展业务。该公司将投资20亿美元在德国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厂将于2021年投产,宝马汽车公司(BMW, 简称﹕宝马汽车)将成为其第一个主要客户。去年12月,该公司还在底特律开设了一家美国销售办事处,不过美中贸易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表示,鉴于美国电池生产存在缺口,在政治形势允许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下一步战略将可能是在北美开设一家工厂。

八年前,白手起家的企业大亨曾毓群创立了宁德时代。曾毓群是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出身,在创建宁德时代12年前,他在香港组建了一家手机电池供应商,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电池,后来他将公司出售,从中剥离出来部分业务成立了宁德时代。最近他跻身胡润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第53位,在此之前,他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2018年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他积累了58亿美元的财富。

包括曾毓群在内的宁德时代管理人员不予置评。

宁德时代前项目经理Jiang和其他人表示,曾毓群从其他外国汽车公司挖走员工,同时有意识地努力让公司像华为一样运营。这包括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让员工身兼数职,并要求他们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位前雇员Win Tsao回忆道,他曾被聘担任供应链经理。该雇员称,但当时公司还让他担任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设计品质经理,像华为一样,高负荷,压力大。

听了美国电池专家、在通用汽车长期担任高管的Bob Galyen在一个会议上的演讲后,曾毓群聘请Galyen到公司担任首席技术长。据了解当时会面的人士称,曾毓群邀请Galyen在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宁德共进晚餐。该人士称,Galyen以为只是与曾毓群会面,结果却发现该公司整个的高管团队和工程部门员工(大约60人)都在餐厅等他。

最为重要的是,曾毓群得到了北京方面的支持。北京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由本土生产商提供动力、可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

北京方面从2013年开始推出一项补贴项目,以鼓励国内外的车企销售更多的电动汽车。中国推广电动汽车是旨在提高其在未来工业中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治理污染并降低对海外石油的依赖。

2015年,随着中国电动车市场的起飞,政府告诉汽车制造商,只有使用获得批准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他们才有资格获得补贴。这份供应商名单中包括了几十家中国公司,但不包括外国企业。

愿意放弃补贴的汽车制造商仍可以自由使用外国产电池。但全球汽车公司的高管表示,中国官员曾提醒他们要使用中国本地生产的电池,否则可能面临报复。在中国,外国公司经常会在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而在当时,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外国电池厂商签署了长期供应协议。据一位前通用汽车高管表示,通用汽车当时已经对LG化学位于上海的电池组工厂进行了投资。此外,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也已经与松下(Panasonic)达成了全球供应协议。这些协议都只能作废。

一家外国电池生产商的前高管表示:“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位前高管还称:“我们正在中国建设新厂,可突然之间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汽车生产商合作伙伴转而投向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

由于无法在中国销售电池,韩国和日本的电池生产商只能把已有工厂生产出的电池出口至国外,同时推迟新项目的展开。

Samsung SDI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的中国工厂主要为欧洲客户生产电池,但希望未来也能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利。松下电器不予置评。LG化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宁德时代总部的雇员们。 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到2017年时,中国涌现出近百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称,虽然当时宁德时代电池的一些指标不如韩国和日本最好的电池,但产量和稳定性好于其他中国厂商,而且供应规模也是其他厂商难以匹敌的。很多其他中国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当时面临生存困境。

这位前高管称:“我们开始测试中国所有供应商的电池。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找一家中国电动车电池公司,就要找宁德时代。”

电池行业的业内人士称,宁德时代现已大幅缩小了与韩国和日本公司在成本和输出功率方面的差距,而且随着该公司对研发的持续投资,三年内将会与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拉平。该公司有望成为电动车电池市场的龙头企业,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将该公司纳入自己的长期发展计划。

不过宁德时代前供应链经理Tsao称,汽车制造商对于宁德时代的主导地位十分不悦。他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也比主要对手高25%,因为该公司还在学习如何进行低成本量产。

他把宁德时代向车企客户提供的服务总结为:“价格高,服务慢。”

戴姆勒一位发言人称这家公司是“重要且有价值的伙伴”,并表示“我们的供应关系基于四大原则:创新,质优,合作和稳定。宁德时代也不例外。”戴姆勒的高管起初对于必须购买宁德时代电池感到恼火。

戴姆勒在9月同意开始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上使用宁德时代电池。

同意采用宁德时代电池后,外国汽车制造商感到为了维护自身声誉,不得不帮助这家公司成功。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表示,“这些公司以前与三星或LG做的事情,都转向了宁德时代,”以确保能持续获得优质供应。

通用汽车2018年通过该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企业与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通用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与供应商相关的事宜不予置评。

包括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7267.TO)、现代汽车公司(Hyuundai Motor Co.)、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在内的其他全球汽车生产商都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动汽车电池供货合同。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部件公司罗伯特·博世有限责任公司(Robert Bosch GmbH)签署一项协议,为这家德国供应商的混合动力系统开发高性能电池。

根据Benchmarc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的电池产量达27千兆瓦时,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每年增加约20千兆瓦时的产能。特斯拉(Tesla Inc., TSLA)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的电动汽车电池年产量约为24千兆瓦时。

今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计划取消这项有争议的对外国电动汽车电池的限制规定,重新对韩国和日本的大型公司开放电池市场。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Moores表示,中国需要这些外国公司,因为对电动汽车电池的总需求预计将远超中国厂商所能供应的规模。

上述前宁德时代项目经理Jiang称,政府此前的做法对中国是好事,他表示,若是没有这些限制,他认为宁德时代不会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并且施压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名不见经传的宁德时代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撰文 |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不知名的中国企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北京方面的一个政策令全球企业别无选择。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而且为了增强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的地位,中国几年前就已开始施压让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唯一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

汽车制造商虽不情愿,但也照办了。曾担任宁德时代项目经理的Jiang Lingfeng回忆称,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三名高管在2017年访问宁德时代总部时,在会面开始不久就表现出不耐烦。Jiang当时为这些访问者准备了简要技术介绍。

Jiang称,当时戴姆勒的一名高管打断了他的介绍,称“我们没有兴趣,我们来这的唯一原因是别无选择,所以直接谈价格吧。”

中国占去年全球21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的60%。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到2030年,全球插入式充电汽车的年销量料在2,300万辆至4,300万辆。按照其最高估计,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销量的57%,在欧洲这一比例将为26%,在美国将为8%。

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锂电池才能满足需求,锂电池迄今是电动汽车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

该领域的龙头就是宁德时代,研究公司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已安装的生产能力(包括电池工厂的数量及其总规模)计算,今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其员工表示,宁德时代效仿了另一家中国公司——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复制了华为的部门结构和工作强度高的文化。宁德时代还效仿了华为优先研发的做法,以实现快速的技术革新。



美国政府已经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而电池并不构成同样的风险。

不过,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决策者而言,中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这些决策者正越来越担心中共对华为网络设备等新技术和产品的影响力。中国还一直寻求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的矿山进行采购,从而锁定全球一大部分钴资源供应链。钴是制造锂电池的关键材料。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表示:“中国在关键矿物供应链和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引发了商业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针对美国对外国资源的依赖问题,她在3月份引入了代表两党立场的《美国矿物安全法》(American Mineral Security Act)。该法案将指定哪些矿物是关键矿物,并促进对矿物开发方式的研究,包括打造本地电池供应链等潜在内容。

亚洲公司在电动汽车电池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欧洲汽车行业之前一直专注于开发柴油发动机技术,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才发生转变,美国公司则一直对电动汽车在本国的商业前景表示怀疑。

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全球电动汽车销售中占13%的份额,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在让市场力量主导该行业的发展。一家前景光明的电池初创公司破产,并被中国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仅为特斯拉的汽车供应电池,该工厂由特斯拉联合电池生产商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RFY)共同运营。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近期暗示,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闲置装配厂附近建立一家电池工厂,这是与罢工工人谈判的一部分内容。

在欧洲,各国领导人正在组建一个由公共机构组成的财团,以帮助发展欧洲的汽车电池工业,有几家工厂正在建设中,至少有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流入该领域。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7月份表示,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亿美元。到2028年,该公司的年产能将足以为42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略高于韩国的LG化学(LG Chem Ltd., 051910.SE),也远远高于该行业的其他主要厂商,包括Samsung SDI Co.和松下。

宁德时代正在中国之外拓展业务。该公司将投资20亿美元在德国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厂将于2021年投产,宝马汽车公司(BMW, 简称﹕宝马汽车)将成为其第一个主要客户。去年12月,该公司还在底特律开设了一家美国销售办事处,不过美中贸易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表示,鉴于美国电池生产存在缺口,在政治形势允许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下一步战略将可能是在北美开设一家工厂。

八年前,白手起家的企业大亨曾毓群创立了宁德时代。曾毓群是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出身,在创建宁德时代12年前,他在香港组建了一家手机电池供应商,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电池,后来他将公司出售,从中剥离出来部分业务成立了宁德时代。最近他跻身胡润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第53位,在此之前,他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2018年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他积累了58亿美元的财富。

包括曾毓群在内的宁德时代管理人员不予置评。

宁德时代前项目经理Jiang和其他人表示,曾毓群从其他外国汽车公司挖走员工,同时有意识地努力让公司像华为一样运营。这包括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让员工身兼数职,并要求他们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位前雇员Win Tsao回忆道,他曾被聘担任供应链经理。该雇员称,但当时公司还让他担任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设计品质经理,像华为一样,高负荷,压力大。

听了美国电池专家、在通用汽车长期担任高管的Bob Galyen在一个会议上的演讲后,曾毓群聘请Galyen到公司担任首席技术长。据了解当时会面的人士称,曾毓群邀请Galyen在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宁德共进晚餐。该人士称,Galyen以为只是与曾毓群会面,结果却发现该公司整个的高管团队和工程部门员工(大约60人)都在餐厅等他。

最为重要的是,曾毓群得到了北京方面的支持。北京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由本土生产商提供动力、可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

北京方面从2013年开始推出一项补贴项目,以鼓励国内外的车企销售更多的电动汽车。中国推广电动汽车是旨在提高其在未来工业中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治理污染并降低对海外石油的依赖。

2015年,随着中国电动车市场的起飞,政府告诉汽车制造商,只有使用获得批准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他们才有资格获得补贴。这份供应商名单中包括了几十家中国公司,但不包括外国企业。

愿意放弃补贴的汽车制造商仍可以自由使用外国产电池。但全球汽车公司的高管表示,中国官员曾提醒他们要使用中国本地生产的电池,否则可能面临报复。在中国,外国公司经常会在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而在当时,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外国电池厂商签署了长期供应协议。据一位前通用汽车高管表示,通用汽车当时已经对LG化学位于上海的电池组工厂进行了投资。此外,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也已经与松下(Panasonic)达成了全球供应协议。这些协议都只能作废。

一家外国电池生产商的前高管表示:“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位前高管还称:“我们正在中国建设新厂,可突然之间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汽车生产商合作伙伴转而投向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

由于无法在中国销售电池,韩国和日本的电池生产商只能把已有工厂生产出的电池出口至国外,同时推迟新项目的展开。

Samsung SDI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的中国工厂主要为欧洲客户生产电池,但希望未来也能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利。松下电器不予置评。LG化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宁德时代总部的雇员们。 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到2017年时,中国涌现出近百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称,虽然当时宁德时代电池的一些指标不如韩国和日本最好的电池,但产量和稳定性好于其他中国厂商,而且供应规模也是其他厂商难以匹敌的。很多其他中国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当时面临生存困境。

这位前高管称:“我们开始测试中国所有供应商的电池。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找一家中国电动车电池公司,就要找宁德时代。”

电池行业的业内人士称,宁德时代现已大幅缩小了与韩国和日本公司在成本和输出功率方面的差距,而且随着该公司对研发的持续投资,三年内将会与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拉平。该公司有望成为电动车电池市场的龙头企业,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将该公司纳入自己的长期发展计划。

不过宁德时代前供应链经理Tsao称,汽车制造商对于宁德时代的主导地位十分不悦。他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也比主要对手高25%,因为该公司还在学习如何进行低成本量产。

他把宁德时代向车企客户提供的服务总结为:“价格高,服务慢。”

戴姆勒一位发言人称这家公司是“重要且有价值的伙伴”,并表示“我们的供应关系基于四大原则:创新,质优,合作和稳定。宁德时代也不例外。”戴姆勒的高管起初对于必须购买宁德时代电池感到恼火。

戴姆勒在9月同意开始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上使用宁德时代电池。

同意采用宁德时代电池后,外国汽车制造商感到为了维护自身声誉,不得不帮助这家公司成功。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表示,“这些公司以前与三星或LG做的事情,都转向了宁德时代,”以确保能持续获得优质供应。

通用汽车2018年通过该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企业与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通用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与供应商相关的事宜不予置评。

包括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7267.TO)、现代汽车公司(Hyuundai Motor Co.)、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在内的其他全球汽车生产商都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动汽车电池供货合同。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部件公司罗伯特·博世有限责任公司(Robert Bosch GmbH)签署一项协议,为这家德国供应商的混合动力系统开发高性能电池。

根据Benchmarc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的电池产量达27千兆瓦时,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每年增加约20千兆瓦时的产能。特斯拉(Tesla Inc., TSLA)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的电动汽车电池年产量约为24千兆瓦时。

今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计划取消这项有争议的对外国电动汽车电池的限制规定,重新对韩国和日本的大型公司开放电池市场。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Moores表示,中国需要这些外国公司,因为对电动汽车电池的总需求预计将远超中国厂商所能供应的规模。

上述前宁德时代项目经理Jiang称,政府此前的做法对中国是好事,他表示,若是没有这些限制,他认为宁德时代不会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宁德时代如何崛起为电动汽车电池行业主导者?

发布日期:2019-11-04 16:30
摘要:中国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并且施压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名不见经传的宁德时代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撰文 |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不知名的中国企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北京方面的一个政策令全球企业别无选择。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而且为了增强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的地位,中国几年前就已开始施压让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唯一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

汽车制造商虽不情愿,但也照办了。曾担任宁德时代项目经理的Jiang Lingfeng回忆称,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三名高管在2017年访问宁德时代总部时,在会面开始不久就表现出不耐烦。Jiang当时为这些访问者准备了简要技术介绍。

Jiang称,当时戴姆勒的一名高管打断了他的介绍,称“我们没有兴趣,我们来这的唯一原因是别无选择,所以直接谈价格吧。”

中国占去年全球21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的60%。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到2030年,全球插入式充电汽车的年销量料在2,300万辆至4,300万辆。按照其最高估计,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销量的57%,在欧洲这一比例将为26%,在美国将为8%。

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锂电池才能满足需求,锂电池迄今是电动汽车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

该领域的龙头就是宁德时代,研究公司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已安装的生产能力(包括电池工厂的数量及其总规模)计算,今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其员工表示,宁德时代效仿了另一家中国公司——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复制了华为的部门结构和工作强度高的文化。宁德时代还效仿了华为优先研发的做法,以实现快速的技术革新。



美国政府已经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而电池并不构成同样的风险。

不过,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决策者而言,中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这些决策者正越来越担心中共对华为网络设备等新技术和产品的影响力。中国还一直寻求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的矿山进行采购,从而锁定全球一大部分钴资源供应链。钴是制造锂电池的关键材料。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表示:“中国在关键矿物供应链和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引发了商业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针对美国对外国资源的依赖问题,她在3月份引入了代表两党立场的《美国矿物安全法》(American Mineral Security Act)。该法案将指定哪些矿物是关键矿物,并促进对矿物开发方式的研究,包括打造本地电池供应链等潜在内容。

亚洲公司在电动汽车电池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欧洲汽车行业之前一直专注于开发柴油发动机技术,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才发生转变,美国公司则一直对电动汽车在本国的商业前景表示怀疑。

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全球电动汽车销售中占13%的份额,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在让市场力量主导该行业的发展。一家前景光明的电池初创公司破产,并被中国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仅为特斯拉的汽车供应电池,该工厂由特斯拉联合电池生产商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RFY)共同运营。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近期暗示,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闲置装配厂附近建立一家电池工厂,这是与罢工工人谈判的一部分内容。

在欧洲,各国领导人正在组建一个由公共机构组成的财团,以帮助发展欧洲的汽车电池工业,有几家工厂正在建设中,至少有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流入该领域。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7月份表示,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亿美元。到2028年,该公司的年产能将足以为42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略高于韩国的LG化学(LG Chem Ltd., 051910.SE),也远远高于该行业的其他主要厂商,包括Samsung SDI Co.和松下。

宁德时代正在中国之外拓展业务。该公司将投资20亿美元在德国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厂将于2021年投产,宝马汽车公司(BMW, 简称﹕宝马汽车)将成为其第一个主要客户。去年12月,该公司还在底特律开设了一家美国销售办事处,不过美中贸易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表示,鉴于美国电池生产存在缺口,在政治形势允许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下一步战略将可能是在北美开设一家工厂。

八年前,白手起家的企业大亨曾毓群创立了宁德时代。曾毓群是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出身,在创建宁德时代12年前,他在香港组建了一家手机电池供应商,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电池,后来他将公司出售,从中剥离出来部分业务成立了宁德时代。最近他跻身胡润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第53位,在此之前,他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2018年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他积累了58亿美元的财富。

包括曾毓群在内的宁德时代管理人员不予置评。

宁德时代前项目经理Jiang和其他人表示,曾毓群从其他外国汽车公司挖走员工,同时有意识地努力让公司像华为一样运营。这包括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让员工身兼数职,并要求他们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位前雇员Win Tsao回忆道,他曾被聘担任供应链经理。该雇员称,但当时公司还让他担任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设计品质经理,像华为一样,高负荷,压力大。

听了美国电池专家、在通用汽车长期担任高管的Bob Galyen在一个会议上的演讲后,曾毓群聘请Galyen到公司担任首席技术长。据了解当时会面的人士称,曾毓群邀请Galyen在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宁德共进晚餐。该人士称,Galyen以为只是与曾毓群会面,结果却发现该公司整个的高管团队和工程部门员工(大约60人)都在餐厅等他。

最为重要的是,曾毓群得到了北京方面的支持。北京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由本土生产商提供动力、可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

北京方面从2013年开始推出一项补贴项目,以鼓励国内外的车企销售更多的电动汽车。中国推广电动汽车是旨在提高其在未来工业中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治理污染并降低对海外石油的依赖。

2015年,随着中国电动车市场的起飞,政府告诉汽车制造商,只有使用获得批准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他们才有资格获得补贴。这份供应商名单中包括了几十家中国公司,但不包括外国企业。

愿意放弃补贴的汽车制造商仍可以自由使用外国产电池。但全球汽车公司的高管表示,中国官员曾提醒他们要使用中国本地生产的电池,否则可能面临报复。在中国,外国公司经常会在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而在当时,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外国电池厂商签署了长期供应协议。据一位前通用汽车高管表示,通用汽车当时已经对LG化学位于上海的电池组工厂进行了投资。此外,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也已经与松下(Panasonic)达成了全球供应协议。这些协议都只能作废。

一家外国电池生产商的前高管表示:“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位前高管还称:“我们正在中国建设新厂,可突然之间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汽车生产商合作伙伴转而投向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

由于无法在中国销售电池,韩国和日本的电池生产商只能把已有工厂生产出的电池出口至国外,同时推迟新项目的展开。

Samsung SDI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的中国工厂主要为欧洲客户生产电池,但希望未来也能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利。松下电器不予置评。LG化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宁德时代总部的雇员们。 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到2017年时,中国涌现出近百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称,虽然当时宁德时代电池的一些指标不如韩国和日本最好的电池,但产量和稳定性好于其他中国厂商,而且供应规模也是其他厂商难以匹敌的。很多其他中国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当时面临生存困境。

这位前高管称:“我们开始测试中国所有供应商的电池。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找一家中国电动车电池公司,就要找宁德时代。”

电池行业的业内人士称,宁德时代现已大幅缩小了与韩国和日本公司在成本和输出功率方面的差距,而且随着该公司对研发的持续投资,三年内将会与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拉平。该公司有望成为电动车电池市场的龙头企业,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将该公司纳入自己的长期发展计划。

不过宁德时代前供应链经理Tsao称,汽车制造商对于宁德时代的主导地位十分不悦。他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也比主要对手高25%,因为该公司还在学习如何进行低成本量产。

他把宁德时代向车企客户提供的服务总结为:“价格高,服务慢。”

戴姆勒一位发言人称这家公司是“重要且有价值的伙伴”,并表示“我们的供应关系基于四大原则:创新,质优,合作和稳定。宁德时代也不例外。”戴姆勒的高管起初对于必须购买宁德时代电池感到恼火。

戴姆勒在9月同意开始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上使用宁德时代电池。

同意采用宁德时代电池后,外国汽车制造商感到为了维护自身声誉,不得不帮助这家公司成功。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表示,“这些公司以前与三星或LG做的事情,都转向了宁德时代,”以确保能持续获得优质供应。

通用汽车2018年通过该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企业与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通用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与供应商相关的事宜不予置评。

包括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7267.TO)、现代汽车公司(Hyuundai Motor Co.)、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在内的其他全球汽车生产商都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动汽车电池供货合同。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部件公司罗伯特·博世有限责任公司(Robert Bosch GmbH)签署一项协议,为这家德国供应商的混合动力系统开发高性能电池。

根据Benchmarc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的电池产量达27千兆瓦时,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每年增加约20千兆瓦时的产能。特斯拉(Tesla Inc., TSLA)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的电动汽车电池年产量约为24千兆瓦时。

今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计划取消这项有争议的对外国电动汽车电池的限制规定,重新对韩国和日本的大型公司开放电池市场。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Moores表示,中国需要这些外国公司,因为对电动汽车电池的总需求预计将远超中国厂商所能供应的规模。

上述前宁德时代项目经理Jiang称,政府此前的做法对中国是好事,他表示,若是没有这些限制,他认为宁德时代不会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打造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并且施压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名不见经传的宁德时代由此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撰文 | Trefor Moss

OR--商业新媒体 】一家不知名的中国企业成为了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北京方面的一个政策令全球企业别无选择。

目前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市场,而且为了增强在这个快速增长的行业中的地位,中国几年前就已开始施压让外国汽车制造商使用中国产电池。宁德时代新能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ontemporary Amperex Technology Ltd, 300750.SZ, 简称:宁德时代)是唯一能够量产电动汽车电池的公司。

汽车制造商虽不情愿,但也照办了。曾担任宁德时代项目经理的Jiang Lingfeng回忆称,戴姆勒(Daimler AG, DAI.XE)三名高管在2017年访问宁德时代总部时,在会面开始不久就表现出不耐烦。Jiang当时为这些访问者准备了简要技术介绍。

Jiang称,当时戴姆勒的一名高管打断了他的介绍,称“我们没有兴趣,我们来这的唯一原因是别无选择,所以直接谈价格吧。”

中国占去年全球210万辆电动汽车销量的60%。据国际能源署(International Energy Agency, 简称IEA),到2030年,全球插入式充电汽车的年销量料在2,300万辆至4,300万辆。按照其最高估计,电动汽车将占中国汽车销量的57%,在欧洲这一比例将为26%,在美国将为8%。

汽车制造商将需要数以百万计的锂电池才能满足需求,锂电池迄今是电动汽车中最有利可图的部分。

该领域的龙头就是宁德时代,研究公司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显示,按已安装的生产能力(包括电池工厂的数量及其总规模)计算,今年宁德时代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其员工表示,宁德时代效仿了另一家中国公司——电信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复制了华为的部门结构和工作强度高的文化。宁德时代还效仿了华为优先研发的做法,以实现快速的技术革新。



美国政府已经以国家安全风险为由,限制与华为的业务往来。而电池并不构成同样的风险。

不过,对于美国和欧洲的决策者而言,中国在电动汽车电池领域的主导地位是一个令人担忧的情况,这些决策者正越来越担心中共对华为网络设备等新技术和产品的影响力。中国还一直寻求从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地的矿山进行采购,从而锁定全球一大部分钴资源供应链。钴是制造锂电池的关键材料。

阿拉斯加州共和党参议员Lisa Murkowski表示:“中国在关键矿物供应链和电动汽车电池市场上的主导地位引发了商业和安全方面的担忧。”针对美国对外国资源的依赖问题,她在3月份引入了代表两党立场的《美国矿物安全法》(American Mineral Security Act)。该法案将指定哪些矿物是关键矿物,并促进对矿物开发方式的研究,包括打造本地电池供应链等潜在内容。

亚洲公司在电动汽车电池技术领域处于领先地位,而欧洲汽车行业之前一直专注于开发柴油发动机技术,这种情况直到不久前才发生转变,美国公司则一直对电动汽车在本国的商业前景表示怀疑。

2019年上半年,美国在全球电动汽车销售中占13%的份额,到目前为止,美国一直在让市场力量主导该行业的发展。一家前景光明的电池初创公司破产,并被中国的一家汽车零部件公司收购。特斯拉(Tesla Inc., TSLA)在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仅为特斯拉的汽车供应电池,该工厂由特斯拉联合电池生产商松下电器产业公司(Panasonic Co., PCRFY)共同运营。

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GM)近期暗示,将在俄亥俄州洛兹敦的闲置装配厂附近建立一家电池工厂,这是与罢工工人谈判的一部分内容。

在欧洲,各国领导人正在组建一个由公共机构组成的财团,以帮助发展欧洲的汽车电池工业,有几家工厂正在建设中,至少有10亿欧元(约合11亿美元)的公共资金流入该领域。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在7月份表示,2019年上半年利润增长了一倍多,达到约3亿美元。到2028年,该公司的年产能将足以为420万辆电动汽车供应电池,略高于韩国的LG化学(LG Chem Ltd., 051910.SE),也远远高于该行业的其他主要厂商,包括Samsung SDI Co.和松下。

宁德时代正在中国之外拓展业务。该公司将投资20亿美元在德国建立第一家海外工厂,该厂将于2021年投产,宝马汽车公司(BMW, 简称﹕宝马汽车)将成为其第一个主要客户。去年12月,该公司还在底特律开设了一家美国销售办事处,不过美中贸易战使其前景变得不确定。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董事总经理Simon Moores表示,鉴于美国电池生产存在缺口,在政治形势允许的情况下,宁德时代的下一步战略将可能是在北美开设一家工厂。

八年前,白手起家的企业大亨曾毓群创立了宁德时代。曾毓群是物理学家和工程师出身,在创建宁德时代12年前,他在香港组建了一家手机电池供应商,为苹果公司(Apple Inc., AAPL)供应电池,后来他将公司出售,从中剥离出来部分业务成立了宁德时代。最近他跻身胡润百富榜(Hurun China Rich List)第53位,在此之前,他在中国基本上不为人所知。2018年宁德时代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后,他积累了58亿美元的财富。

包括曾毓群在内的宁德时代管理人员不予置评。

宁德时代前项目经理Jiang和其他人表示,曾毓群从其他外国汽车公司挖走员工,同时有意识地努力让公司像华为一样运营。这包括在公司快速发展的同时让员工身兼数职,并要求他们加班加点地工作。

另一位前雇员Win Tsao回忆道,他曾被聘担任供应链经理。该雇员称,但当时公司还让他担任项目经理,然后又担任设计品质经理,像华为一样,高负荷,压力大。

听了美国电池专家、在通用汽车长期担任高管的Bob Galyen在一个会议上的演讲后,曾毓群聘请Galyen到公司担任首席技术长。据了解当时会面的人士称,曾毓群邀请Galyen在宁德时代总部所在地宁德共进晚餐。该人士称,Galyen以为只是与曾毓群会面,结果却发现该公司整个的高管团队和工程部门员工(大约60人)都在餐厅等他。

最为重要的是,曾毓群得到了北京方面的支持。北京方面希望建立一个由本土生产商提供动力、可蓬勃发展的电动汽车行业。

北京方面从2013年开始推出一项补贴项目,以鼓励国内外的车企销售更多的电动汽车。中国推广电动汽车是旨在提高其在未来工业中能力的计划的一部分,同时也是为了治理污染并降低对海外石油的依赖。

2015年,随着中国电动车市场的起飞,政府告诉汽车制造商,只有使用获得批准的供应商提供的电池,他们才有资格获得补贴。这份供应商名单中包括了几十家中国公司,但不包括外国企业。

愿意放弃补贴的汽车制造商仍可以自由使用外国产电池。但全球汽车公司的高管表示,中国官员曾提醒他们要使用中国本地生产的电池,否则可能面临报复。在中国,外国公司经常会在与政府保持良好关系方面面临困境。中国工业和信息化部未回覆置评请求。

而在当时,许多全球汽车制造商已经与外国电池厂商签署了长期供应协议。据一位前通用汽车高管表示,通用汽车当时已经对LG化学位于上海的电池组工厂进行了投资。此外,福特汽车公司(Ford Motor Co., F)也已经与松下(Panasonic)达成了全球供应协议。这些协议都只能作废。

一家外国电池生产商的前高管表示:“这让我们感到非常沮丧。”这位前高管还称:“我们正在中国建设新厂,可突然之间却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我们的汽车生产商合作伙伴转而投向规模更小的竞争对手。”

由于无法在中国销售电池,韩国和日本的电池生产商只能把已有工厂生产出的电池出口至国外,同时推迟新项目的展开。

Samsung SDI一位发言人称,该公司的中国工厂主要为欧洲客户生产电池,但希望未来也能在中国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利。松下电器不予置评。LG化学未回应置评请求。

去年,宁德时代总部的雇员们。 图片来源:QILAI SHEN/BLOOMBERG NEWS
到2017年时,中国涌现出近百家电动汽车电池生产商。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称,虽然当时宁德时代电池的一些指标不如韩国和日本最好的电池,但产量和稳定性好于其他中国厂商,而且供应规模也是其他厂商难以匹敌的。很多其他中国电动车电池生产商当时面临生存困境。

这位前高管称:“我们开始测试中国所有供应商的电池。我们很快意识到,如果要找一家中国电动车电池公司,就要找宁德时代。”

电池行业的业内人士称,宁德时代现已大幅缩小了与韩国和日本公司在成本和输出功率方面的差距,而且随着该公司对研发的持续投资,三年内将会与韩国和日本竞争对手拉平。该公司有望成为电动车电池市场的龙头企业,很多汽车制造商已经将该公司纳入自己的长期发展计划。

不过宁德时代前供应链经理Tsao称,汽车制造商对于宁德时代的主导地位十分不悦。他说,宁德时代的电池价格也比主要对手高25%,因为该公司还在学习如何进行低成本量产。

他把宁德时代向车企客户提供的服务总结为:“价格高,服务慢。”

戴姆勒一位发言人称这家公司是“重要且有价值的伙伴”,并表示“我们的供应关系基于四大原则:创新,质优,合作和稳定。宁德时代也不例外。”戴姆勒的高管起初对于必须购买宁德时代电池感到恼火。

戴姆勒在9月同意开始在面向欧洲市场的戴姆勒卡车和客车上使用宁德时代电池。

同意采用宁德时代电池后,外国汽车制造商感到为了维护自身声誉,不得不帮助这家公司成功。

上述通用汽车前高管表示,“这些公司以前与三星或LG做的事情,都转向了宁德时代,”以确保能持续获得优质供应。

通用汽车2018年通过该公司在中国的主要合资企业与宁德时代签署了一项战略合作协议。通用汽车的一名发言人表示,该公司对与供应商相关的事宜不予置评。

包括本田汽车(Honda Motor Co., 7267.TO)、现代汽车公司(Hyuundai Motor Co.)、日产汽车(Nissan Motor Co., 7201.TO)、丰田汽车公司(Toyota Motor Co., 7203.TO)和大众汽车(Volkswagen AG, VOW.XE)在内的其他全球汽车生产商都已与宁德时代签署了电动汽车电池供货合同。今年9月,宁德时代与全球最大的汽车部件公司罗伯特·博世有限责任公司(Robert Bosch GmbH)签署一项协议,为这家德国供应商的混合动力系统开发高性能电池。

根据Benchmarc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数据,宁德时代2018年的电池产量达27千兆瓦时,该公司计划在未来十年每年增加约20千兆瓦时的产能。特斯拉(Tesla Inc., TSLA)位于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的电动汽车电池年产量约为24千兆瓦时。

今年6月,中国政府宣布计划取消这项有争议的对外国电动汽车电池的限制规定,重新对韩国和日本的大型公司开放电池市场。Benchmark Minerals Intelligence的Moores表示,中国需要这些外国公司,因为对电动汽车电池的总需求预计将远超中国厂商所能供应的规模。

上述前宁德时代项目经理Jiang称,政府此前的做法对中国是好事,他表示,若是没有这些限制,他认为宁德时代不会成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