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数字货币:中国为何高调争取全球领先者角色

发布日期:2019-11-01 05:50
摘要:周一(10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今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上周,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货币是什么?

“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

黄奇帆口中的“DC/EP”便是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中的数字货币项目,它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缩写。

这种数字货币将和人民币等值,并可以与人民币自由兑换,更重要的是,它据称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但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央行可能仍将是货币的发行者。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今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尽管该货币可能将由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PK脸书Libra计划

在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计划之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因为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持续遭到“拷问”。

多名美国国会众议员指责Libra试图挑战美元地位,欧洲多国的央行行长也宣布抵制。在最近一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反驳称,“如果Libra不做这件事,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会做。”

扎克伯格的担心自然也可以反过来用于北京。尽管脸书长期在中国遭到屏蔽,但Libra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全球性金融体系,让各国的央行不再是唯一的权威。

“如果Libra 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尽管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BBC说。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

在此之外,江瀚对BBC表示,数字货币还能有效打击票据造假,以及征信中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央行作为第三方仍有权查询。

区块链利好?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指示,要将区块链作为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大投入力度”。

该会议结束后,单价长期徘徊在7000多美元的比特币,应声大涨逾30%,直接破万。

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并不想让投资者把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过度的联系在一起。官方媒体央视的评论员称,“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三分半钟看懂比特币

那么,中国将推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似的区块链技术吗?

答案是:不确定,但至少不是唯一选择。

马永哲对BBC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不太可能处于这个全国性数字货币系统的核心,因为其“效率太低了”。

穆长春曾举例称,在2018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时,中国网联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万笔,而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他表示,中国央行将“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江瀚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它采用一个中心进行控制,但是在其他节点上进行去中心化。

“中国不可能接受像比特币这样完全去中心化的产物,没有政府能够控制或有效禁止。在党的定义下,它更可能的目的是将其用来帮助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马永哲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周一(10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今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上周,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货币是什么?

“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

黄奇帆口中的“DC/EP”便是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中的数字货币项目,它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缩写。

这种数字货币将和人民币等值,并可以与人民币自由兑换,更重要的是,它据称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但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央行可能仍将是货币的发行者。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今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尽管该货币可能将由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PK脸书Libra计划

在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计划之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因为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持续遭到“拷问”。

多名美国国会众议员指责Libra试图挑战美元地位,欧洲多国的央行行长也宣布抵制。在最近一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反驳称,“如果Libra不做这件事,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会做。”

扎克伯格的担心自然也可以反过来用于北京。尽管脸书长期在中国遭到屏蔽,但Libra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全球性金融体系,让各国的央行不再是唯一的权威。

“如果Libra 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尽管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BBC说。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

在此之外,江瀚对BBC表示,数字货币还能有效打击票据造假,以及征信中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央行作为第三方仍有权查询。

区块链利好?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指示,要将区块链作为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大投入力度”。

该会议结束后,单价长期徘徊在7000多美元的比特币,应声大涨逾30%,直接破万。

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并不想让投资者把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过度的联系在一起。官方媒体央视的评论员称,“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三分半钟看懂比特币

那么,中国将推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似的区块链技术吗?

答案是:不确定,但至少不是唯一选择。

马永哲对BBC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不太可能处于这个全国性数字货币系统的核心,因为其“效率太低了”。

穆长春曾举例称,在2018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时,中国网联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万笔,而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他表示,中国央行将“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江瀚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它采用一个中心进行控制,但是在其他节点上进行去中心化。

“中国不可能接受像比特币这样完全去中心化的产物,没有政府能够控制或有效禁止。在党的定义下,它更可能的目的是将其用来帮助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马永哲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周一(10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今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上周,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货币是什么?

“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

黄奇帆口中的“DC/EP”便是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中的数字货币项目,它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缩写。

这种数字货币将和人民币等值,并可以与人民币自由兑换,更重要的是,它据称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但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央行可能仍将是货币的发行者。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今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尽管该货币可能将由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PK脸书Libra计划

在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计划之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因为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持续遭到“拷问”。

多名美国国会众议员指责Libra试图挑战美元地位,欧洲多国的央行行长也宣布抵制。在最近一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反驳称,“如果Libra不做这件事,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会做。”

扎克伯格的担心自然也可以反过来用于北京。尽管脸书长期在中国遭到屏蔽,但Libra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全球性金融体系,让各国的央行不再是唯一的权威。

“如果Libra 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尽管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BBC说。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

在此之外,江瀚对BBC表示,数字货币还能有效打击票据造假,以及征信中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央行作为第三方仍有权查询。

区块链利好?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指示,要将区块链作为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大投入力度”。

该会议结束后,单价长期徘徊在7000多美元的比特币,应声大涨逾30%,直接破万。

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并不想让投资者把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过度的联系在一起。官方媒体央视的评论员称,“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三分半钟看懂比特币

那么,中国将推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似的区块链技术吗?

答案是:不确定,但至少不是唯一选择。

马永哲对BBC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不太可能处于这个全国性数字货币系统的核心,因为其“效率太低了”。

穆长春曾举例称,在2018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时,中国网联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万笔,而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他表示,中国央行将“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江瀚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它采用一个中心进行控制,但是在其他节点上进行去中心化。

“中国不可能接受像比特币这样完全去中心化的产物,没有政府能够控制或有效禁止。在党的定义下,它更可能的目的是将其用来帮助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马永哲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数字货币:中国为何高调争取全球领先者角色

发布日期:2019-11-01 05:50
摘要:周一(10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今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上周,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货币是什么?

“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

黄奇帆口中的“DC/EP”便是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中的数字货币项目,它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缩写。

这种数字货币将和人民币等值,并可以与人民币自由兑换,更重要的是,它据称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但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央行可能仍将是货币的发行者。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今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尽管该货币可能将由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PK脸书Libra计划

在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计划之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因为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持续遭到“拷问”。

多名美国国会众议员指责Libra试图挑战美元地位,欧洲多国的央行行长也宣布抵制。在最近一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反驳称,“如果Libra不做这件事,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会做。”

扎克伯格的担心自然也可以反过来用于北京。尽管脸书长期在中国遭到屏蔽,但Libra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全球性金融体系,让各国的央行不再是唯一的权威。

“如果Libra 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尽管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BBC说。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

在此之外,江瀚对BBC表示,数字货币还能有效打击票据造假,以及征信中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央行作为第三方仍有权查询。

区块链利好?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指示,要将区块链作为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大投入力度”。

该会议结束后,单价长期徘徊在7000多美元的比特币,应声大涨逾30%,直接破万。

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并不想让投资者把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过度的联系在一起。官方媒体央视的评论员称,“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三分半钟看懂比特币

那么,中国将推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似的区块链技术吗?

答案是:不确定,但至少不是唯一选择。

马永哲对BBC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不太可能处于这个全国性数字货币系统的核心,因为其“效率太低了”。

穆长春曾举例称,在2018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时,中国网联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万笔,而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他表示,中国央行将“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江瀚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它采用一个中心进行控制,但是在其他节点上进行去中心化。

“中国不可能接受像比特币这样完全去中心化的产物,没有政府能够控制或有效禁止。在党的定义下,它更可能的目的是将其用来帮助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马永哲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周一(10月28日),中国全国人大财经委员会前副主任黄奇帆在上海的一场金融峰会上表示,中国人民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研究已趋于成熟,中国央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



撰文 | BBC

OR--商业新媒体 】黄奇帆的讲话再次显示出在神秘面纱之下的中国数字货币计划正紧锣密鼓地推进。中国从多年以前便开始计划用数字货币取代人们携带的现金。今年6月,脸书(Facebook)发布了数字货币“Libra”的白皮书后,中国雄心勃勃的计划似乎正加速进行。

尽管如此,这个数字货币的很多关键细节仍不清楚,包括其是否将采用区块链技术。上周,中共最高级别的政治局官员罕见地就区块链进行了一次集体学习,中国领导人在这次学习中强调要“加快推动区块链技术在中国的发展”。

中国的数字货币是什么?

“人民银行对于DC/EP的研究已经有五六年,我认为已趋于成熟,中国人民银行很可能是全球第一个推出数字货币的央行,”黄奇帆在首届外滩金融峰会上说。

黄奇帆口中的“DC/EP”便是中国人民银行计划中的数字货币项目,它是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的缩写。

这种数字货币将和人民币等值,并可以与人民币自由兑换,更重要的是,它据称可以在没有互联网的情况下使用。但和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技术的现有加密数字货币不同的是,央行可能仍将是货币的发行者。

“只要你我手机上都有DCEP的数字钱包,那连网络都不需要,只要手机有电,两个手机碰一碰,就能把一个人数字钱包里的数字货币,转给另一个人,”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今年8月的一堂在线公开课上说。

尽管该货币可能将由中国的央行——中国人民银行发行,但对普通民众来说,他们需要打交道的对象仍然是国有和商业银行。

中国人民银行的官员表示,该数字货币将采用双层运营体系,人民银行将首先对接商业银行,而商业银行再具体负责对接普通民众。

“因为移动支付的普及,我们已经实现了货币的电子化,即便以后推行数字货币,在支付这个环节对大多数人来说是无感的,”哈尔滨商业大学金融学客座教授江瀚对BBC说。“反而是银行和金融机构的感受会更明显,包括银行柜员可能不用再点钞。”

PK脸书Libra计划

在中国央行推进数字货币计划之际,在大洋彼岸的美国,脸书CEO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则因为名为“Libra”的数字货币计划,在过去几个月持续遭到“拷问”。

多名美国国会众议员指责Libra试图挑战美元地位,欧洲多国的央行行长也宣布抵制。在最近一次听证会上,扎克伯格反驳称,“如果Libra不做这件事,中国央行的数字货币将会做。”

扎克伯格的担心自然也可以反过来用于北京。尽管脸书长期在中国遭到屏蔽,但Libra有可能开创一个新的全球性金融体系,让各国的央行不再是唯一的权威。

“如果Libra 被大家所接受,变成一个通行的支付工具,那么再过一段时间以后,发展成一个世界级的超主权货币,也是完全有可能的。”穆长春在公开课中坦诚地说,“为了保护自己的货币主权和法币地位,我们需要未雨绸缪。”

尽管北京一直严厉打击虚拟货币交易,并在2017年9月宣布加密货币“上市”的过程ICO“本质上是一种未经批准非法公开融资行为”,但在这种忧虑下,中国当局一直保持着对数字货币的研究。

2014年,在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的领导下,央行成立了数字货币研究小组。2018年6月,深圳金融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企业由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100%控股。今年8月,时任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公开表示,数字货币“呼之欲出”。

当然,除了国外这些“虎视眈眈”的竞争者,中国的央行也面临着国内民营企业所带来的压力。

“中国央行不想落后于支付宝和腾讯等国内实力强大的玩家,它们已经让中国央行的大部分现金没有可用之地,”美国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研究员马永哲(Martin Chorzempa)对BBC说。

中国人民银行在最近的一份报告中称,截至2018年末,中国使用电子支付的成年人比例为82.39%。即使在农村地区,这一比例也超过七成。

在此之外,江瀚对BBC表示,数字货币还能有效打击票据造假,以及征信中存在的信息孤岛问题。

央行的高级官员曾表示,推行数字货币后,支付数据将是匿名的,但这种匿名是"可控"的,央行作为第三方仍有权查询。

区块链利好?

上周,中共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区块链技术。官方媒体报道说,习近平指示,要将区块链作为中国核心技术自主创新的重要突破口,“加大投入力度”。

该会议结束后,单价长期徘徊在7000多美元的比特币,应声大涨逾30%,直接破万。

然而,中国当局似乎并不想让投资者把区块链和加密数字货币过度的联系在一起。官方媒体央视的评论员称,“区块链的应用不是炒币,希望炒币者冷静”。

三分半钟看懂比特币

那么,中国将推行的数字货币,会采用和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相似的区块链技术吗?

答案是:不确定,但至少不是唯一选择。

马永哲对BBC解释称,区块链技术不太可能处于这个全国性数字货币系统的核心,因为其“效率太低了”。

穆长春曾举例称,在2018年“双十一”购物狂欢节时,中国网联交易峰值达到每秒9万笔,而比特币每秒只能处理7笔。他表示,中国央行将“保持技术中性”,“不一定依赖某一种技术路线。”

江瀚认为,联盟链可能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案。它采用一个中心进行控制,但是在其他节点上进行去中心化。

“中国不可能接受像比特币这样完全去中心化的产物,没有政府能够控制或有效禁止。在党的定义下,它更可能的目的是将其用来帮助政府部门和公司之间的合作,”马永哲说。■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