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特朗普对中国是祸还是福?

发布日期:2019-10-21 17:43
摘要: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19日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宣布,中美新一轮经贸高层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着中美经贸争端第一阶段的初步稳定,上周一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是北京的最佳资产”的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这应该是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到来前夕,美国建制派搞的恶心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和当前美国国内弹劾特朗普的动机一样,都是为了使他不能成功竞选连任。然而,鉴于中美两国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和第二大国,而且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对中美彼此以及世界经济和政治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文章提出的问题无疑非常值得思考。事情的走向中国控制不了,但影响还是有,而且分析和预判仍然十分必要,更不要说未雨绸缪的需要了。

特朗普是中国的“最佳资产”?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很多官员和智囊都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连任。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会使北京走向世界强国的道路更加畅通。

文章作者介绍称:“对中国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他的弱点更为重要。在同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私下会谈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能够连任。他们为此提出的理由是,尽管特朗普会有一些反华姿态,但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当今,特朗普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全面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袖地位。”

因此很多中国人都认为,从战略层面出发,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对中国非常有利。《外交政策》援引中国重要智囊阎学通的话写道:“这是冷战以后,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因为特朗普造成了美国内政的两级分化,损毁了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全球责任,破坏了传统的盟友关系。

这篇文章还说:在许多中国学者看来,特朗普是一个“爱叫,但不大咬人的狗”。此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退出国际协定和组织。而美国的“退群”行为,恰恰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机遇。

从领导人个性和国家战略层面说,特朗普有两个重大缺陷:

首先是他个性过于率直,做事太直截了当,这对于做总统这样的政治工作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缺陷。以这样的个性去处理盟国关系,尤其是小的盟国关系,作为美国总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同样,这种个性也不利于处理与美国国内一些非常重要机构的关系,例如与一些政府部门和新闻界的关系,这必然影响国内施政,包括竞选连任这样的大事。作为一个非美国传统政治圈培养出来的总统,他的草根式的领导作风和工作作风,难以为别人接受。

其次是其国家战略转变过于迅速、莽撞,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个常态就是:美国以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各国经济做贡献;以广阔的国土和经济实力为各国难民提供人道援助;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相关盟友提供军事保护,这奠定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可是如果一夜之间突然撤销这一切,把美国与各国关系完全变成一场场公平交易的生意,这必然是一场灾难。

而且涉及大国关系的很多事情处理起来远不是那样简单。例如中美关系,中国领导人在莫斯科说: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了,一旦彻底切割,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而特朗普却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更没有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带来的结果是,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涉华利益集团,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实力雄厚,一旦选举时刻到来,其能量是不能小视的。因此迄今为止,特朗普在处理对华经贸争端方面取得的收获,主要局限在有限的战术性收益层面,真正的战略目标基本上没有实现。上周国际媒体广泛分析,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本原因在于: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与中国全面冲突产生的国内压力将和已有的国内压力叠加在一起,让他无法承受。这再次证明笔者的上述结论。

如此看来,《外交政策》上述文章的观点岂非完全成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大势转换非个人所能控制

中美关系的大势不是特朗普个人所能左右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首先,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精心准备者提供的,机会来临而你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这就不是机会。特朗普执政乃至连任是否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或者“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要看中国是否事先有精心准备。然而就中国国内来来看,中国并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对中国来说就很突然和出乎意料,更不要说为他连任事先做精心准备了。另外从根本上讲,中国目前国内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国防等综合实力,并未发展到可以在全世界填补美国“退群”留下的领导空白的阶段,在战略、政策和干部上的准备就更谈不上。

其次,特朗普能否连任现在还很难下结论。国际媒体报道的美国几家民意调查机构上周刚刚公布的调查结论,让人不敢轻易对特朗普连任有绝对把握。

“拉斯穆森报告”上周五的调查结论是:47%的可能选民赞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其中包括36%坚决挺特朗普者;52%的可能选民不赞同,包括43%坚决反对特朗普的人;过半人不赞同特朗普执政表现。

另一家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四发布的针对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结论是:54%的被调查者赞同弹劾特朗普,44%反对,赞成弹劾者也过半。

同时美国官员一直以来也私下表示:特朗普这个人,就是会不断有麻烦的,而且越到关键时刻越会出问题。

如果特朗普的连任都成了问题,何来“最大的战略机遇”一说?

最后,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综合经济实力第二大国,并且还在迅速发展,和美国硬实力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因此无论美国哪个党执政,对华政策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对中国从根本上差别不大。如果说有差别,也只是在具体方式上。例如民主党执政,还会奉行美国建制派的传统做法,例如看重盟国关系,注重和平、渐进式演变,手段上会呈现出“温水煮青蛙”方式等;特朗普连任则会直截了当,对盟国也是每项事务都利益交换、公平交易,对中国则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温水煮青蛙”的耐性。

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19日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宣布,中美新一轮经贸高层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着中美经贸争端第一阶段的初步稳定,上周一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是北京的最佳资产”的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这应该是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到来前夕,美国建制派搞的恶心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和当前美国国内弹劾特朗普的动机一样,都是为了使他不能成功竞选连任。然而,鉴于中美两国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和第二大国,而且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对中美彼此以及世界经济和政治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文章提出的问题无疑非常值得思考。事情的走向中国控制不了,但影响还是有,而且分析和预判仍然十分必要,更不要说未雨绸缪的需要了。

特朗普是中国的“最佳资产”?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很多官员和智囊都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连任。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会使北京走向世界强国的道路更加畅通。

文章作者介绍称:“对中国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他的弱点更为重要。在同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私下会谈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能够连任。他们为此提出的理由是,尽管特朗普会有一些反华姿态,但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当今,特朗普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全面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袖地位。”

因此很多中国人都认为,从战略层面出发,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对中国非常有利。《外交政策》援引中国重要智囊阎学通的话写道:“这是冷战以后,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因为特朗普造成了美国内政的两级分化,损毁了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全球责任,破坏了传统的盟友关系。

这篇文章还说:在许多中国学者看来,特朗普是一个“爱叫,但不大咬人的狗”。此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退出国际协定和组织。而美国的“退群”行为,恰恰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机遇。

从领导人个性和国家战略层面说,特朗普有两个重大缺陷:

首先是他个性过于率直,做事太直截了当,这对于做总统这样的政治工作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缺陷。以这样的个性去处理盟国关系,尤其是小的盟国关系,作为美国总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同样,这种个性也不利于处理与美国国内一些非常重要机构的关系,例如与一些政府部门和新闻界的关系,这必然影响国内施政,包括竞选连任这样的大事。作为一个非美国传统政治圈培养出来的总统,他的草根式的领导作风和工作作风,难以为别人接受。

其次是其国家战略转变过于迅速、莽撞,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个常态就是:美国以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各国经济做贡献;以广阔的国土和经济实力为各国难民提供人道援助;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相关盟友提供军事保护,这奠定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可是如果一夜之间突然撤销这一切,把美国与各国关系完全变成一场场公平交易的生意,这必然是一场灾难。

而且涉及大国关系的很多事情处理起来远不是那样简单。例如中美关系,中国领导人在莫斯科说: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了,一旦彻底切割,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而特朗普却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更没有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带来的结果是,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涉华利益集团,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实力雄厚,一旦选举时刻到来,其能量是不能小视的。因此迄今为止,特朗普在处理对华经贸争端方面取得的收获,主要局限在有限的战术性收益层面,真正的战略目标基本上没有实现。上周国际媒体广泛分析,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本原因在于: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与中国全面冲突产生的国内压力将和已有的国内压力叠加在一起,让他无法承受。这再次证明笔者的上述结论。

如此看来,《外交政策》上述文章的观点岂非完全成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大势转换非个人所能控制

中美关系的大势不是特朗普个人所能左右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首先,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精心准备者提供的,机会来临而你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这就不是机会。特朗普执政乃至连任是否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或者“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要看中国是否事先有精心准备。然而就中国国内来来看,中国并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对中国来说就很突然和出乎意料,更不要说为他连任事先做精心准备了。另外从根本上讲,中国目前国内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国防等综合实力,并未发展到可以在全世界填补美国“退群”留下的领导空白的阶段,在战略、政策和干部上的准备就更谈不上。

其次,特朗普能否连任现在还很难下结论。国际媒体报道的美国几家民意调查机构上周刚刚公布的调查结论,让人不敢轻易对特朗普连任有绝对把握。

“拉斯穆森报告”上周五的调查结论是:47%的可能选民赞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其中包括36%坚决挺特朗普者;52%的可能选民不赞同,包括43%坚决反对特朗普的人;过半人不赞同特朗普执政表现。

另一家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四发布的针对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结论是:54%的被调查者赞同弹劾特朗普,44%反对,赞成弹劾者也过半。

同时美国官员一直以来也私下表示:特朗普这个人,就是会不断有麻烦的,而且越到关键时刻越会出问题。

如果特朗普的连任都成了问题,何来“最大的战略机遇”一说?

最后,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综合经济实力第二大国,并且还在迅速发展,和美国硬实力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因此无论美国哪个党执政,对华政策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对中国从根本上差别不大。如果说有差别,也只是在具体方式上。例如民主党执政,还会奉行美国建制派的传统做法,例如看重盟国关系,注重和平、渐进式演变,手段上会呈现出“温水煮青蛙”方式等;特朗普连任则会直截了当,对盟国也是每项事务都利益交换、公平交易,对中国则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温水煮青蛙”的耐性。

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19日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宣布,中美新一轮经贸高层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着中美经贸争端第一阶段的初步稳定,上周一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是北京的最佳资产”的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这应该是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到来前夕,美国建制派搞的恶心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和当前美国国内弹劾特朗普的动机一样,都是为了使他不能成功竞选连任。然而,鉴于中美两国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和第二大国,而且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对中美彼此以及世界经济和政治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文章提出的问题无疑非常值得思考。事情的走向中国控制不了,但影响还是有,而且分析和预判仍然十分必要,更不要说未雨绸缪的需要了。

特朗普是中国的“最佳资产”?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很多官员和智囊都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连任。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会使北京走向世界强国的道路更加畅通。

文章作者介绍称:“对中国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他的弱点更为重要。在同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私下会谈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能够连任。他们为此提出的理由是,尽管特朗普会有一些反华姿态,但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当今,特朗普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全面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袖地位。”

因此很多中国人都认为,从战略层面出发,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对中国非常有利。《外交政策》援引中国重要智囊阎学通的话写道:“这是冷战以后,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因为特朗普造成了美国内政的两级分化,损毁了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全球责任,破坏了传统的盟友关系。

这篇文章还说:在许多中国学者看来,特朗普是一个“爱叫,但不大咬人的狗”。此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退出国际协定和组织。而美国的“退群”行为,恰恰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机遇。

从领导人个性和国家战略层面说,特朗普有两个重大缺陷:

首先是他个性过于率直,做事太直截了当,这对于做总统这样的政治工作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缺陷。以这样的个性去处理盟国关系,尤其是小的盟国关系,作为美国总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同样,这种个性也不利于处理与美国国内一些非常重要机构的关系,例如与一些政府部门和新闻界的关系,这必然影响国内施政,包括竞选连任这样的大事。作为一个非美国传统政治圈培养出来的总统,他的草根式的领导作风和工作作风,难以为别人接受。

其次是其国家战略转变过于迅速、莽撞,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个常态就是:美国以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各国经济做贡献;以广阔的国土和经济实力为各国难民提供人道援助;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相关盟友提供军事保护,这奠定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可是如果一夜之间突然撤销这一切,把美国与各国关系完全变成一场场公平交易的生意,这必然是一场灾难。

而且涉及大国关系的很多事情处理起来远不是那样简单。例如中美关系,中国领导人在莫斯科说: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了,一旦彻底切割,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而特朗普却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更没有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带来的结果是,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涉华利益集团,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实力雄厚,一旦选举时刻到来,其能量是不能小视的。因此迄今为止,特朗普在处理对华经贸争端方面取得的收获,主要局限在有限的战术性收益层面,真正的战略目标基本上没有实现。上周国际媒体广泛分析,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本原因在于: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与中国全面冲突产生的国内压力将和已有的国内压力叠加在一起,让他无法承受。这再次证明笔者的上述结论。

如此看来,《外交政策》上述文章的观点岂非完全成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大势转换非个人所能控制

中美关系的大势不是特朗普个人所能左右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首先,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精心准备者提供的,机会来临而你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这就不是机会。特朗普执政乃至连任是否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或者“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要看中国是否事先有精心准备。然而就中国国内来来看,中国并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对中国来说就很突然和出乎意料,更不要说为他连任事先做精心准备了。另外从根本上讲,中国目前国内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国防等综合实力,并未发展到可以在全世界填补美国“退群”留下的领导空白的阶段,在战略、政策和干部上的准备就更谈不上。

其次,特朗普能否连任现在还很难下结论。国际媒体报道的美国几家民意调查机构上周刚刚公布的调查结论,让人不敢轻易对特朗普连任有绝对把握。

“拉斯穆森报告”上周五的调查结论是:47%的可能选民赞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其中包括36%坚决挺特朗普者;52%的可能选民不赞同,包括43%坚决反对特朗普的人;过半人不赞同特朗普执政表现。

另一家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四发布的针对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结论是:54%的被调查者赞同弹劾特朗普,44%反对,赞成弹劾者也过半。

同时美国官员一直以来也私下表示:特朗普这个人,就是会不断有麻烦的,而且越到关键时刻越会出问题。

如果特朗普的连任都成了问题,何来“最大的战略机遇”一说?

最后,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综合经济实力第二大国,并且还在迅速发展,和美国硬实力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因此无论美国哪个党执政,对华政策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对中国从根本上差别不大。如果说有差别,也只是在具体方式上。例如民主党执政,还会奉行美国建制派的传统做法,例如看重盟国关系,注重和平、渐进式演变,手段上会呈现出“温水煮青蛙”方式等;特朗普连任则会直截了当,对盟国也是每项事务都利益交换、公平交易,对中国则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温水煮青蛙”的耐性。

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一周世界舆论聚焦:特朗普对中国是祸还是福?

发布日期:2019-10-21 17:43
摘要: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19日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宣布,中美新一轮经贸高层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着中美经贸争端第一阶段的初步稳定,上周一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是北京的最佳资产”的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这应该是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到来前夕,美国建制派搞的恶心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和当前美国国内弹劾特朗普的动机一样,都是为了使他不能成功竞选连任。然而,鉴于中美两国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和第二大国,而且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对中美彼此以及世界经济和政治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文章提出的问题无疑非常值得思考。事情的走向中国控制不了,但影响还是有,而且分析和预判仍然十分必要,更不要说未雨绸缪的需要了。

特朗普是中国的“最佳资产”?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很多官员和智囊都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连任。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会使北京走向世界强国的道路更加畅通。

文章作者介绍称:“对中国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他的弱点更为重要。在同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私下会谈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能够连任。他们为此提出的理由是,尽管特朗普会有一些反华姿态,但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当今,特朗普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全面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袖地位。”

因此很多中国人都认为,从战略层面出发,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对中国非常有利。《外交政策》援引中国重要智囊阎学通的话写道:“这是冷战以后,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因为特朗普造成了美国内政的两级分化,损毁了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全球责任,破坏了传统的盟友关系。

这篇文章还说:在许多中国学者看来,特朗普是一个“爱叫,但不大咬人的狗”。此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退出国际协定和组织。而美国的“退群”行为,恰恰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机遇。

从领导人个性和国家战略层面说,特朗普有两个重大缺陷:

首先是他个性过于率直,做事太直截了当,这对于做总统这样的政治工作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缺陷。以这样的个性去处理盟国关系,尤其是小的盟国关系,作为美国总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同样,这种个性也不利于处理与美国国内一些非常重要机构的关系,例如与一些政府部门和新闻界的关系,这必然影响国内施政,包括竞选连任这样的大事。作为一个非美国传统政治圈培养出来的总统,他的草根式的领导作风和工作作风,难以为别人接受。

其次是其国家战略转变过于迅速、莽撞,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个常态就是:美国以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各国经济做贡献;以广阔的国土和经济实力为各国难民提供人道援助;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相关盟友提供军事保护,这奠定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可是如果一夜之间突然撤销这一切,把美国与各国关系完全变成一场场公平交易的生意,这必然是一场灾难。

而且涉及大国关系的很多事情处理起来远不是那样简单。例如中美关系,中国领导人在莫斯科说: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了,一旦彻底切割,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而特朗普却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更没有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带来的结果是,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涉华利益集团,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实力雄厚,一旦选举时刻到来,其能量是不能小视的。因此迄今为止,特朗普在处理对华经贸争端方面取得的收获,主要局限在有限的战术性收益层面,真正的战略目标基本上没有实现。上周国际媒体广泛分析,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本原因在于: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与中国全面冲突产生的国内压力将和已有的国内压力叠加在一起,让他无法承受。这再次证明笔者的上述结论。

如此看来,《外交政策》上述文章的观点岂非完全成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大势转换非个人所能控制

中美关系的大势不是特朗普个人所能左右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首先,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精心准备者提供的,机会来临而你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这就不是机会。特朗普执政乃至连任是否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或者“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要看中国是否事先有精心准备。然而就中国国内来来看,中国并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对中国来说就很突然和出乎意料,更不要说为他连任事先做精心准备了。另外从根本上讲,中国目前国内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国防等综合实力,并未发展到可以在全世界填补美国“退群”留下的领导空白的阶段,在战略、政策和干部上的准备就更谈不上。

其次,特朗普能否连任现在还很难下结论。国际媒体报道的美国几家民意调查机构上周刚刚公布的调查结论,让人不敢轻易对特朗普连任有绝对把握。

“拉斯穆森报告”上周五的调查结论是:47%的可能选民赞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其中包括36%坚决挺特朗普者;52%的可能选民不赞同,包括43%坚决反对特朗普的人;过半人不赞同特朗普执政表现。

另一家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四发布的针对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结论是:54%的被调查者赞同弹劾特朗普,44%反对,赞成弹劾者也过半。

同时美国官员一直以来也私下表示:特朗普这个人,就是会不断有麻烦的,而且越到关键时刻越会出问题。

如果特朗普的连任都成了问题,何来“最大的战略机遇”一说?

最后,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综合经济实力第二大国,并且还在迅速发展,和美国硬实力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因此无论美国哪个党执政,对华政策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对中国从根本上差别不大。如果说有差别,也只是在具体方式上。例如民主党执政,还会奉行美国建制派的传统做法,例如看重盟国关系,注重和平、渐进式演变,手段上会呈现出“温水煮青蛙”方式等;特朗普连任则会直截了当,对盟国也是每项事务都利益交换、公平交易,对中国则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温水煮青蛙”的耐性。

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面不利,但战略上未必,这就看中国是否有所准备,会不会利用局势了。



撰文 | 曹辛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10月19日在江西省南昌市出席2019年世界VR产业大会时宣布,中美新一轮经贸高层磋商在诸多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为签署阶段性协议奠定了重要基础。

随着中美经贸争端第一阶段的初步稳定,上周一美国《外交政策》杂志发表了一篇题为“特朗普是北京的最佳资产”的文章,文章认为特朗普为中国的崛起提供了“历史性的机遇”。这应该是下届美国总统选举到来前夕,美国建制派搞的恶心特朗普的舆论攻势,和当前美国国内弹劾特朗普的动机一样,都是为了使他不能成功竞选连任。然而,鉴于中美两国是世界上经济总量第一和第二大国,而且中美关系的发展方向对中美彼此以及世界经济和政治有极为重要的意义,文章提出的问题无疑非常值得思考。事情的走向中国控制不了,但影响还是有,而且分析和预判仍然十分必要,更不要说未雨绸缪的需要了。

特朗普是中国的“最佳资产”?


《外交政策》的这篇文章说:北京很多官员和智囊都非常希望特朗普能够在明年的总统大选中胜出并连任。因为特朗普的政策会使北京走向世界强国的道路更加畅通。

文章作者介绍称:“对中国来说,相对于特朗普的强硬立场,他的弱点更为重要。在同一些中国官员和学者的私下会谈中,我们发现,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希望特朗普明年能够连任。他们为此提出的理由是,尽管特朗普会有一些反华姿态,但在中国政治影响力和军事实力不断崛起的当今,特朗普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他还全面削弱了美国在全球的领袖地位。”

因此很多中国人都认为,从战略层面出发,特朗普的施政方针对中国非常有利。《外交政策》援引中国重要智囊阎学通的话写道:“这是冷战以后,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因为特朗普造成了美国内政的两级分化,损毁了美国的国际信誉和全球责任,破坏了传统的盟友关系。

这篇文章还说:在许多中国学者看来,特朗普是一个“爱叫,但不大咬人的狗”。此外,特朗普领导下的美国,不断退出国际协定和组织。而美国的“退群”行为,恰恰为崛起中的中国提供了难得的争夺国际话语权和领导权的机遇。

从领导人个性和国家战略层面说,特朗普有两个重大缺陷:

首先是他个性过于率直,做事太直截了当,这对于做总统这样的政治工作来说,有时候是致命缺陷。以这样的个性去处理盟国关系,尤其是小的盟国关系,作为美国总统,给别人带来的伤害是毋庸置疑的。同样,这种个性也不利于处理与美国国内一些非常重要机构的关系,例如与一些政府部门和新闻界的关系,这必然影响国内施政,包括竞选连任这样的大事。作为一个非美国传统政治圈培养出来的总统,他的草根式的领导作风和工作作风,难以为别人接受。

其次是其国家战略转变过于迅速、莽撞,没有任何过渡和铺垫。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与外部世界关系的一个常态就是:美国以其巨大的国内市场为各国经济做贡献;以广阔的国土和经济实力为各国难民提供人道援助;以强大的军事力量为相关盟友提供军事保护,这奠定了美国唯一超级大国和世界领导者的地位。可是如果一夜之间突然撤销这一切,把美国与各国关系完全变成一场场公平交易的生意,这必然是一场灾难。

而且涉及大国关系的很多事情处理起来远不是那样简单。例如中美关系,中国领导人在莫斯科说: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了,一旦彻底切割,我真的无法想象会是什么样子。而特朗普却没有受过这样的训练,更没有重视这样一个事实:中美关系你中有我、我中有你40年带来的结果是,在美国已经形成一个强大的涉华利益集团,他们在美国影响很大,实力雄厚,一旦选举时刻到来,其能量是不能小视的。因此迄今为止,特朗普在处理对华经贸争端方面取得的收获,主要局限在有限的战术性收益层面,真正的战略目标基本上没有实现。上周国际媒体广泛分析,特朗普之所以和中国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根本原因在于:新一届美国总统选举即将来临,与中国全面冲突产生的国内压力将和已有的国内压力叠加在一起,让他无法承受。这再次证明笔者的上述结论。

如此看来,《外交政策》上述文章的观点岂非完全成立?事情没有这样简单。

大势转换非个人所能控制

中美关系的大势不是特朗普个人所能左右的,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看:

首先,机会从来都是给有精心准备者提供的,机会来临而你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这就不是机会。特朗普执政乃至连任是否是“中国最大的战略机遇”,或者“为北京扩展其亚洲影响力提供了空间”,要看中国是否事先有精心准备。然而就中国国内来来看,中国并没有事先的精心准备。特朗普的上台本身对中国来说就很突然和出乎意料,更不要说为他连任事先做精心准备了。另外从根本上讲,中国目前国内的经济、社会、文化和外交、国防等综合实力,并未发展到可以在全世界填补美国“退群”留下的领导空白的阶段,在战略、政策和干部上的准备就更谈不上。

其次,特朗普能否连任现在还很难下结论。国际媒体报道的美国几家民意调查机构上周刚刚公布的调查结论,让人不敢轻易对特朗普连任有绝对把握。

“拉斯穆森报告”上周五的调查结论是:47%的可能选民赞同特朗普的执政表现,其中包括36%坚决挺特朗普者;52%的可能选民不赞同,包括43%坚决反对特朗普的人;过半人不赞同特朗普执政表现。

另一家美国著名民调机构“皮尤研究中心”上周四发布的针对弹劾特朗普进行的民意调查结论是:54%的被调查者赞同弹劾特朗普,44%反对,赞成弹劾者也过半。

同时美国官员一直以来也私下表示:特朗普这个人,就是会不断有麻烦的,而且越到关键时刻越会出问题。

如果特朗普的连任都成了问题,何来“最大的战略机遇”一说?

最后,当今中国已是世界综合经济实力第二大国,并且还在迅速发展,和美国硬实力差距正在快速缩小。因此无论美国哪个党执政,对华政策的本质和核心不会变,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执政,对中国从根本上差别不大。如果说有差别,也只是在具体方式上。例如民主党执政,还会奉行美国建制派的传统做法,例如看重盟国关系,注重和平、渐进式演变,手段上会呈现出“温水煮青蛙”方式等;特朗普连任则会直截了当,对盟国也是每项事务都利益交换、公平交易,对中国则直接进入状态而没有“温水煮青蛙”的耐性。

特朗普如果连任,对中国战术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