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经济增速降温促使中国再度转向稳增长

发布日期:2019-10-21 15:09
摘要: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6%,触及政府设定的目标区间底部。当前有更明确的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基础设施支出和对企业的官方支持力度,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那种刺激借贷和经济扩张的政策。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大的放贷空间、推动地方政府通过借贷为高铁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挑战。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曾暗示不再强调GDP增速,转而强调增长质量,首要任务是控制债务。但如今有关部门释放的信号是,总体增长率再度变得重要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第三季GDP增长数据显示,经济增速处于政府今年增长目标区间6%-6.5%的最低端。中国9月曾出台防止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政策。


上周五公布的其他9月份经济数据显示,10月1日国庆之前的几周,基础设施支出活动意外大幅增加,分析师认为这是政府在作出最后的努力,防止当季GDP增速降至6%以下。

目前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下滑之势,增速降至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采用当前GDP指标以来的低位。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2015年年中迄今,GDP季度增幅均低于7%,原因既包括消化过去建设积累的大规模债务,也由于最近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打击企业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经济减速状况与中国第二季度6.2%以及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形成对比。经济学家称,中国第二季度6.2%的经济增速是受贷款增加驱动,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则得益于3月份推出的人民币2万亿元(合2,830亿美元)减税降费政策。

虽然官员们此前似乎不太介意总体GDP增速缓慢降低,但若增速低于6%,可能破坏GDP在当前的十年里增长一倍等中长期目标。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令那些仍将中国视为最大全球机遇的跨国公司感到苦恼。此外,在中国共产党纪念执政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经济放缓也破坏了中共庆祝经济治理成绩的底气。

其他基本面困境也表明刺激庞大的中国经济难度之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艰难应对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低迷。去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3.4万亿美元。

就在企业最需要国内支出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正在减弱,而通胀方面的信号指向不一,猪肉价格今年迄今飙升了70%,工厂价格增速最近跌至负值,这些信号令中国政府很难简单采用像降息这种教条的政策去应对。

债务问题以及严格的减债措施已经阻止贷款方和包括地方政府的投资方从事可能创造就业的项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称,债务规模与通胀水平上升正在缩小中国政府的备选政策范围。但史宗瀚对政府声明的分析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内精英确实增加了有关保增长的讨论。

在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官方政策对于商业趋势至关重要,但中国政府面临的抉择有些艰难。例如,经济增长徘徊在政府2019年目标区间的下限,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正攀升并逼近3%的目标上限,政府若要采取有力措施实现一个目标就意味着会牺牲另一目标。

西方大国主要通过利率来引导经济,但中国不是,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利率不变,尽管从当前的预期来看,经济增速可能很快就会再度下降。

相反,中国政府今年9月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多放贷空间。今年第三季度,政府让人民币贬值以增强出口商品吸引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目前位于人民币7元上方。

此外,像2008年应对经济放缓时那样,中央政府指望省级和市级政府在打造能催生更多就业岗位的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当初机场、铁路以及其他建设领域的支出达到了5,860亿美元。

不过,这些优先事项与政府的一个目标相冲突,即抑制2008年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失控的状况。如今,官员们可能会因为浪费性支出陷入麻烦。

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促使官员发出了政府现在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上周稍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陕西省的一次座谈会上要求省级负责人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为经济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基础设施方面,最近一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30个省份中,有13个省的项目延迟。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问题是,中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大举建设之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找到具有经济意义且满足监管要求的项目,官员们不愿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押在那些可能面临强烈反对的项目上。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谢栋铭(Tommy Xie)表示,9月份以来更为明显一点的是,有关部门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增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果断行动,因此对政策的猜测可能还会继续。

在上周精心安排的中国西北之行中,李克强的视察暗示了北京的一些迫在眉睫的重要经济任务:他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地停留;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他重申了减贫的承诺;他午餐吃的猪肉汉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人最喜欢吃的猪肉价格飙升的关注;他参观了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存储芯片工厂的一条装配线,向国际企业展示中国欢迎它们在华开展业务。

尽管政府出台了税项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支持小企业,但与消费者相关的行业仍在苦苦挣扎。在令人不安的趋势下,Liu Yaohai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公司广州市巧能塑料制品有限公司(Guangzhou Qiaoneng Plastic Product Co.)裁剪了一半员工;该公司曾有200多名员工。

Liu称,以前也有过起起落落,但他表示,该公司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景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6%,触及政府设定的目标区间底部。当前有更明确的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基础设施支出和对企业的官方支持力度,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那种刺激借贷和经济扩张的政策。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大的放贷空间、推动地方政府通过借贷为高铁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挑战。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曾暗示不再强调GDP增速,转而强调增长质量,首要任务是控制债务。但如今有关部门释放的信号是,总体增长率再度变得重要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第三季GDP增长数据显示,经济增速处于政府今年增长目标区间6%-6.5%的最低端。中国9月曾出台防止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政策。


上周五公布的其他9月份经济数据显示,10月1日国庆之前的几周,基础设施支出活动意外大幅增加,分析师认为这是政府在作出最后的努力,防止当季GDP增速降至6%以下。

目前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下滑之势,增速降至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采用当前GDP指标以来的低位。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2015年年中迄今,GDP季度增幅均低于7%,原因既包括消化过去建设积累的大规模债务,也由于最近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打击企业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经济减速状况与中国第二季度6.2%以及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形成对比。经济学家称,中国第二季度6.2%的经济增速是受贷款增加驱动,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则得益于3月份推出的人民币2万亿元(合2,830亿美元)减税降费政策。

虽然官员们此前似乎不太介意总体GDP增速缓慢降低,但若增速低于6%,可能破坏GDP在当前的十年里增长一倍等中长期目标。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令那些仍将中国视为最大全球机遇的跨国公司感到苦恼。此外,在中国共产党纪念执政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经济放缓也破坏了中共庆祝经济治理成绩的底气。

其他基本面困境也表明刺激庞大的中国经济难度之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艰难应对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低迷。去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3.4万亿美元。

就在企业最需要国内支出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正在减弱,而通胀方面的信号指向不一,猪肉价格今年迄今飙升了70%,工厂价格增速最近跌至负值,这些信号令中国政府很难简单采用像降息这种教条的政策去应对。

债务问题以及严格的减债措施已经阻止贷款方和包括地方政府的投资方从事可能创造就业的项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称,债务规模与通胀水平上升正在缩小中国政府的备选政策范围。但史宗瀚对政府声明的分析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内精英确实增加了有关保增长的讨论。

在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官方政策对于商业趋势至关重要,但中国政府面临的抉择有些艰难。例如,经济增长徘徊在政府2019年目标区间的下限,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正攀升并逼近3%的目标上限,政府若要采取有力措施实现一个目标就意味着会牺牲另一目标。

西方大国主要通过利率来引导经济,但中国不是,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利率不变,尽管从当前的预期来看,经济增速可能很快就会再度下降。

相反,中国政府今年9月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多放贷空间。今年第三季度,政府让人民币贬值以增强出口商品吸引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目前位于人民币7元上方。

此外,像2008年应对经济放缓时那样,中央政府指望省级和市级政府在打造能催生更多就业岗位的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当初机场、铁路以及其他建设领域的支出达到了5,860亿美元。

不过,这些优先事项与政府的一个目标相冲突,即抑制2008年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失控的状况。如今,官员们可能会因为浪费性支出陷入麻烦。

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促使官员发出了政府现在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上周稍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陕西省的一次座谈会上要求省级负责人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为经济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基础设施方面,最近一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30个省份中,有13个省的项目延迟。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问题是,中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大举建设之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找到具有经济意义且满足监管要求的项目,官员们不愿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押在那些可能面临强烈反对的项目上。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谢栋铭(Tommy Xie)表示,9月份以来更为明显一点的是,有关部门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增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果断行动,因此对政策的猜测可能还会继续。

在上周精心安排的中国西北之行中,李克强的视察暗示了北京的一些迫在眉睫的重要经济任务:他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地停留;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他重申了减贫的承诺;他午餐吃的猪肉汉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人最喜欢吃的猪肉价格飙升的关注;他参观了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存储芯片工厂的一条装配线,向国际企业展示中国欢迎它们在华开展业务。

尽管政府出台了税项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支持小企业,但与消费者相关的行业仍在苦苦挣扎。在令人不安的趋势下,Liu Yaohai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公司广州市巧能塑料制品有限公司(Guangzhou Qiaoneng Plastic Product Co.)裁剪了一半员工;该公司曾有200多名员工。

Liu称,以前也有过起起落落,但他表示,该公司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景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6%,触及政府设定的目标区间底部。当前有更明确的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基础设施支出和对企业的官方支持力度,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那种刺激借贷和经济扩张的政策。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大的放贷空间、推动地方政府通过借贷为高铁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挑战。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曾暗示不再强调GDP增速,转而强调增长质量,首要任务是控制债务。但如今有关部门释放的信号是,总体增长率再度变得重要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第三季GDP增长数据显示,经济增速处于政府今年增长目标区间6%-6.5%的最低端。中国9月曾出台防止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政策。


上周五公布的其他9月份经济数据显示,10月1日国庆之前的几周,基础设施支出活动意外大幅增加,分析师认为这是政府在作出最后的努力,防止当季GDP增速降至6%以下。

目前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下滑之势,增速降至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采用当前GDP指标以来的低位。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2015年年中迄今,GDP季度增幅均低于7%,原因既包括消化过去建设积累的大规模债务,也由于最近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打击企业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经济减速状况与中国第二季度6.2%以及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形成对比。经济学家称,中国第二季度6.2%的经济增速是受贷款增加驱动,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则得益于3月份推出的人民币2万亿元(合2,830亿美元)减税降费政策。

虽然官员们此前似乎不太介意总体GDP增速缓慢降低,但若增速低于6%,可能破坏GDP在当前的十年里增长一倍等中长期目标。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令那些仍将中国视为最大全球机遇的跨国公司感到苦恼。此外,在中国共产党纪念执政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经济放缓也破坏了中共庆祝经济治理成绩的底气。

其他基本面困境也表明刺激庞大的中国经济难度之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艰难应对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低迷。去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3.4万亿美元。

就在企业最需要国内支出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正在减弱,而通胀方面的信号指向不一,猪肉价格今年迄今飙升了70%,工厂价格增速最近跌至负值,这些信号令中国政府很难简单采用像降息这种教条的政策去应对。

债务问题以及严格的减债措施已经阻止贷款方和包括地方政府的投资方从事可能创造就业的项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称,债务规模与通胀水平上升正在缩小中国政府的备选政策范围。但史宗瀚对政府声明的分析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内精英确实增加了有关保增长的讨论。

在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官方政策对于商业趋势至关重要,但中国政府面临的抉择有些艰难。例如,经济增长徘徊在政府2019年目标区间的下限,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正攀升并逼近3%的目标上限,政府若要采取有力措施实现一个目标就意味着会牺牲另一目标。

西方大国主要通过利率来引导经济,但中国不是,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利率不变,尽管从当前的预期来看,经济增速可能很快就会再度下降。

相反,中国政府今年9月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多放贷空间。今年第三季度,政府让人民币贬值以增强出口商品吸引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目前位于人民币7元上方。

此外,像2008年应对经济放缓时那样,中央政府指望省级和市级政府在打造能催生更多就业岗位的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当初机场、铁路以及其他建设领域的支出达到了5,860亿美元。

不过,这些优先事项与政府的一个目标相冲突,即抑制2008年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失控的状况。如今,官员们可能会因为浪费性支出陷入麻烦。

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促使官员发出了政府现在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上周稍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陕西省的一次座谈会上要求省级负责人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为经济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基础设施方面,最近一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30个省份中,有13个省的项目延迟。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问题是,中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大举建设之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找到具有经济意义且满足监管要求的项目,官员们不愿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押在那些可能面临强烈反对的项目上。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谢栋铭(Tommy Xie)表示,9月份以来更为明显一点的是,有关部门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增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果断行动,因此对政策的猜测可能还会继续。

在上周精心安排的中国西北之行中,李克强的视察暗示了北京的一些迫在眉睫的重要经济任务:他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地停留;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他重申了减贫的承诺;他午餐吃的猪肉汉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人最喜欢吃的猪肉价格飙升的关注;他参观了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存储芯片工厂的一条装配线,向国际企业展示中国欢迎它们在华开展业务。

尽管政府出台了税项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支持小企业,但与消费者相关的行业仍在苦苦挣扎。在令人不安的趋势下,Liu Yaohai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公司广州市巧能塑料制品有限公司(Guangzhou Qiaoneng Plastic Product Co.)裁剪了一半员工;该公司曾有200多名员工。

Liu称,以前也有过起起落落,但他表示,该公司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景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经济增速降温促使中国再度转向稳增长

发布日期:2019-10-21 15:09
摘要: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6%,触及政府设定的目标区间底部。当前有更明确的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基础设施支出和对企业的官方支持力度,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那种刺激借贷和经济扩张的政策。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大的放贷空间、推动地方政府通过借贷为高铁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挑战。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曾暗示不再强调GDP增速,转而强调增长质量,首要任务是控制债务。但如今有关部门释放的信号是,总体增长率再度变得重要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第三季GDP增长数据显示,经济增速处于政府今年增长目标区间6%-6.5%的最低端。中国9月曾出台防止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政策。


上周五公布的其他9月份经济数据显示,10月1日国庆之前的几周,基础设施支出活动意外大幅增加,分析师认为这是政府在作出最后的努力,防止当季GDP增速降至6%以下。

目前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下滑之势,增速降至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采用当前GDP指标以来的低位。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2015年年中迄今,GDP季度增幅均低于7%,原因既包括消化过去建设积累的大规模债务,也由于最近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打击企业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经济减速状况与中国第二季度6.2%以及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形成对比。经济学家称,中国第二季度6.2%的经济增速是受贷款增加驱动,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则得益于3月份推出的人民币2万亿元(合2,830亿美元)减税降费政策。

虽然官员们此前似乎不太介意总体GDP增速缓慢降低,但若增速低于6%,可能破坏GDP在当前的十年里增长一倍等中长期目标。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令那些仍将中国视为最大全球机遇的跨国公司感到苦恼。此外,在中国共产党纪念执政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经济放缓也破坏了中共庆祝经济治理成绩的底气。

其他基本面困境也表明刺激庞大的中国经济难度之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艰难应对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低迷。去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3.4万亿美元。

就在企业最需要国内支出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正在减弱,而通胀方面的信号指向不一,猪肉价格今年迄今飙升了70%,工厂价格增速最近跌至负值,这些信号令中国政府很难简单采用像降息这种教条的政策去应对。

债务问题以及严格的减债措施已经阻止贷款方和包括地方政府的投资方从事可能创造就业的项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称,债务规模与通胀水平上升正在缩小中国政府的备选政策范围。但史宗瀚对政府声明的分析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内精英确实增加了有关保增长的讨论。

在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官方政策对于商业趋势至关重要,但中国政府面临的抉择有些艰难。例如,经济增长徘徊在政府2019年目标区间的下限,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正攀升并逼近3%的目标上限,政府若要采取有力措施实现一个目标就意味着会牺牲另一目标。

西方大国主要通过利率来引导经济,但中国不是,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利率不变,尽管从当前的预期来看,经济增速可能很快就会再度下降。

相反,中国政府今年9月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多放贷空间。今年第三季度,政府让人民币贬值以增强出口商品吸引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目前位于人民币7元上方。

此外,像2008年应对经济放缓时那样,中央政府指望省级和市级政府在打造能催生更多就业岗位的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当初机场、铁路以及其他建设领域的支出达到了5,860亿美元。

不过,这些优先事项与政府的一个目标相冲突,即抑制2008年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失控的状况。如今,官员们可能会因为浪费性支出陷入麻烦。

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促使官员发出了政府现在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上周稍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陕西省的一次座谈会上要求省级负责人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为经济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基础设施方面,最近一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30个省份中,有13个省的项目延迟。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问题是,中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大举建设之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找到具有经济意义且满足监管要求的项目,官员们不愿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押在那些可能面临强烈反对的项目上。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谢栋铭(Tommy Xie)表示,9月份以来更为明显一点的是,有关部门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增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果断行动,因此对政策的猜测可能还会继续。

在上周精心安排的中国西北之行中,李克强的视察暗示了北京的一些迫在眉睫的重要经济任务:他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地停留;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他重申了减贫的承诺;他午餐吃的猪肉汉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人最喜欢吃的猪肉价格飙升的关注;他参观了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存储芯片工厂的一条装配线,向国际企业展示中国欢迎它们在华开展业务。

尽管政府出台了税项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支持小企业,但与消费者相关的行业仍在苦苦挣扎。在令人不安的趋势下,Liu Yaohai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公司广州市巧能塑料制品有限公司(Guangzhou Qiaoneng Plastic Product Co.)裁剪了一半员工;该公司曾有200多名员工。

Liu称,以前也有过起起落落,但他表示,该公司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景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撰文 | James T. Areddy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经济增长动能减弱正在促使政府转移工作重心——从控制不断膨胀的债务水平转向重新注重增长。

第三季度中国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降至6%,触及政府设定的目标区间底部。当前有更明确的迹象显示,中国政府希望加大基础设施支出和对企业的官方支持力度,即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推出的那种刺激借贷和经济扩张的政策。

中国政府正在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大的放贷空间、推动地方政府通过借贷为高铁等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提供资金,同时允许人民币贬值,以应对来自美国的贸易挑战。

过去几年,中国政府曾暗示不再强调GDP增速,转而强调增长质量,首要任务是控制债务。但如今有关部门释放的信号是,总体增长率再度变得重要起来。

中国国家统计局上周五公布的第三季GDP增长数据显示,经济增速处于政府今年增长目标区间6%-6.5%的最低端。中国9月曾出台防止经济进一步放缓的政策。


上周五公布的其他9月份经济数据显示,10月1日国庆之前的几周,基础设施支出活动意外大幅增加,分析师认为这是政府在作出最后的努力,防止当季GDP增速降至6%以下。

目前中国经济继续保持下滑之势,增速降至1990年代初中国开始采用当前GDP指标以来的低位。

2010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一直在减速,2015年年中迄今,GDP季度增幅均低于7%,原因既包括消化过去建设积累的大规模债务,也由于最近与美国的贸易紧张局势打击企业信心。

上周五公布的经济减速状况与中国第二季度6.2%以及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形成对比。经济学家称,中国第二季度6.2%的经济增速是受贷款增加驱动,第一季度6.4%的经济增速则得益于3月份推出的人民币2万亿元(合2,830亿美元)减税降费政策。

虽然官员们此前似乎不太介意总体GDP增速缓慢降低,但若增速低于6%,可能破坏GDP在当前的十年里增长一倍等中长期目标。

中国经济持续下滑令那些仍将中国视为最大全球机遇的跨国公司感到苦恼。此外,在中国共产党纪念执政70周年以及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经济放缓也破坏了中共庆祝经济治理成绩的底气。

其他基本面困境也表明刺激庞大的中国经济难度之大,尤其是考虑到中国正艰难应对美中贸易战所导致的贸易低迷。去年中国GDP总量达到13.4万亿美元。

就在企业最需要国内支出的时候,消费者信心正在减弱,而通胀方面的信号指向不一,猪肉价格今年迄今飙升了70%,工厂价格增速最近跌至负值,这些信号令中国政府很难简单采用像降息这种教条的政策去应对。

债务问题以及严格的减债措施已经阻止贷款方和包括地方政府的投资方从事可能创造就业的项目。

加州大学圣迭戈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Diego)政治经济学副教授史宗瀚(Victor Shih)称,债务规模与通胀水平上升正在缩小中国政府的备选政策范围。但史宗瀚对政府声明的分析让他得出这样的结论,即包括习近平在内的中共党内精英确实增加了有关保增长的讨论。

在中国这种自上而下的体系中,官方政策对于商业趋势至关重要,但中国政府面临的抉择有些艰难。例如,经济增长徘徊在政府2019年目标区间的下限,而消费者物价指数正攀升并逼近3%的目标上限,政府若要采取有力措施实现一个目标就意味着会牺牲另一目标。

西方大国主要通过利率来引导经济,但中国不是,自2015年以来一直保持利率不变,尽管从当前的预期来看,经济增速可能很快就会再度下降。

相反,中国政府今年9月采取措施给予银行更多放贷空间。今年第三季度,政府让人民币贬值以增强出口商品吸引力;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目前位于人民币7元上方。

此外,像2008年应对经济放缓时那样,中央政府指望省级和市级政府在打造能催生更多就业岗位的项目方面发挥引领作用。当初机场、铁路以及其他建设领域的支出达到了5,860亿美元。

不过,这些优先事项与政府的一个目标相冲突,即抑制2008年刺激计划所带来的债务失控的状况。如今,官员们可能会因为浪费性支出陷入麻烦。

经济发展动力不足,促使官员发出了政府现在需要采取行动的信号。上周稍早,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陕西省的一次座谈会上要求省级负责人确保完成全年主要目标任务,为经济平稳增长奠定基础。

基础设施方面,最近一份政府审计报告显示,30个省份中,有13个省的项目延迟。澳新银行(ANZ)经济学家王蕊(Betty Wang)称,问题是,中国在经过几十年的大举建设之后,现在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找到具有经济意义且满足监管要求的项目,官员们不愿把自己的政治生涯押在那些可能面临强烈反对的项目上。

新加坡华侨银行(Oversea-Chinese Banking Corp.)经济学家谢栋铭(Tommy Xie)表示,9月份以来更为明显一点的是,有关部门希望采取更多措施支持经济增长,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采取任何果断行动,因此对政策的猜测可能还会继续。

在上周精心安排的中国西北之行中,李克强的视察暗示了北京的一些迫在眉睫的重要经济任务:他在耗资数十亿美元的高铁建设工地停留;在一个破旧的社区,他重申了减贫的承诺;他午餐吃的猪肉汉堡引起了人们对中国人最喜欢吃的猪肉价格飙升的关注;他参观了三星电子(Samsung Electronics Co., 005930.SE)存储芯片工厂的一条装配线,向国际企业展示中国欢迎它们在华开展业务。

尽管政府出台了税项减免和其他激励措施来支持小企业,但与消费者相关的行业仍在苦苦挣扎。在令人不安的趋势下,Liu Yaohai的化妆品包装生产公司广州市巧能塑料制品有限公司(Guangzhou Qiaoneng Plastic Product Co.)裁剪了一半员工;该公司曾有200多名员工。

Liu称,以前也有过起起落落,但他表示,该公司的生意从来没有这么长时间这么不景气。■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