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正面临滞胀挑战

发布日期:2019-10-18 06:53
摘要:外界普遍预期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以往开启信贷闸门通常会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厂并带来经济增长。但现在却主要导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价格,还有更多债务。

中国周五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外界的普遍预期是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大幅减少的非洲猪瘟疫情。但总体情况是清楚的:与2012年和2015年的前几轮刺激相比,中国政府2018年启动的最新一轮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温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动住房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周二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债务和股权融资余额增长10.8%,增幅与8月持平,略低于6月的11%。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升幅处在近六年来的最高位,房价同比涨幅接近10%,食品价格上涨11%。工业和就业表现则尚未见底。

这样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见端倪,当时猪肉价格还没有达到如此让人咂舌的水平。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2%,增幅低于第一季度的6.4%。但名义增长率出现2017年末以来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贷不仅在对实际经济活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推高了价格,而且还是在错误的领域推高了物价。农业和服务业的名义增速加快,这可能归因于食品和房地产,但制造业增速却放缓。住房和食品价格飞涨对社会稳定和实际消费支出都是一个问题。工业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则使得中国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的庞大债务负担变得更难应对。

这一难题是中国政府这一次如此依赖基础设施债券发行来支撑信贷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讲,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有助于提高工业品价格,而不会进一步推高房价。

问题在于,相对于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大量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据巴克莱(Barclays)称,官员们正考虑将明年的部分配额提前到第四季度——也有可能挤出本已疲弱的民营部门借贷。

这一切都对中国的增长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即便是贸易紧张局势的略微缓和也会大受北京方面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外界普遍预期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以往开启信贷闸门通常会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厂并带来经济增长。但现在却主要导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价格,还有更多债务。

中国周五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外界的普遍预期是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大幅减少的非洲猪瘟疫情。但总体情况是清楚的:与2012年和2015年的前几轮刺激相比,中国政府2018年启动的最新一轮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温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动住房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周二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债务和股权融资余额增长10.8%,增幅与8月持平,略低于6月的11%。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升幅处在近六年来的最高位,房价同比涨幅接近10%,食品价格上涨11%。工业和就业表现则尚未见底。

这样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见端倪,当时猪肉价格还没有达到如此让人咂舌的水平。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2%,增幅低于第一季度的6.4%。但名义增长率出现2017年末以来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贷不仅在对实际经济活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推高了价格,而且还是在错误的领域推高了物价。农业和服务业的名义增速加快,这可能归因于食品和房地产,但制造业增速却放缓。住房和食品价格飞涨对社会稳定和实际消费支出都是一个问题。工业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则使得中国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的庞大债务负担变得更难应对。

这一难题是中国政府这一次如此依赖基础设施债券发行来支撑信贷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讲,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有助于提高工业品价格,而不会进一步推高房价。

问题在于,相对于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大量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据巴克莱(Barclays)称,官员们正考虑将明年的部分配额提前到第四季度——也有可能挤出本已疲弱的民营部门借贷。

这一切都对中国的增长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即便是贸易紧张局势的略微缓和也会大受北京方面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外界普遍预期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以往开启信贷闸门通常会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厂并带来经济增长。但现在却主要导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价格,还有更多债务。

中国周五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外界的普遍预期是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大幅减少的非洲猪瘟疫情。但总体情况是清楚的:与2012年和2015年的前几轮刺激相比,中国政府2018年启动的最新一轮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温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动住房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周二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债务和股权融资余额增长10.8%,增幅与8月持平,略低于6月的11%。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升幅处在近六年来的最高位,房价同比涨幅接近10%,食品价格上涨11%。工业和就业表现则尚未见底。

这样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见端倪,当时猪肉价格还没有达到如此让人咂舌的水平。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2%,增幅低于第一季度的6.4%。但名义增长率出现2017年末以来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贷不仅在对实际经济活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推高了价格,而且还是在错误的领域推高了物价。农业和服务业的名义增速加快,这可能归因于食品和房地产,但制造业增速却放缓。住房和食品价格飞涨对社会稳定和实际消费支出都是一个问题。工业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则使得中国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的庞大债务负担变得更难应对。

这一难题是中国政府这一次如此依赖基础设施债券发行来支撑信贷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讲,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有助于提高工业品价格,而不会进一步推高房价。

问题在于,相对于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大量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据巴克莱(Barclays)称,官员们正考虑将明年的部分配额提前到第四季度——也有可能挤出本已疲弱的民营部门借贷。

这一切都对中国的增长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即便是贸易紧张局势的略微缓和也会大受北京方面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正面临滞胀挑战

发布日期:2019-10-18 06:53
摘要:外界普遍预期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以往开启信贷闸门通常会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厂并带来经济增长。但现在却主要导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价格,还有更多债务。

中国周五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外界的普遍预期是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大幅减少的非洲猪瘟疫情。但总体情况是清楚的:与2012年和2015年的前几轮刺激相比,中国政府2018年启动的最新一轮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温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动住房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周二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债务和股权融资余额增长10.8%,增幅与8月持平,略低于6月的11%。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升幅处在近六年来的最高位,房价同比涨幅接近10%,食品价格上涨11%。工业和就业表现则尚未见底。

这样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见端倪,当时猪肉价格还没有达到如此让人咂舌的水平。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2%,增幅低于第一季度的6.4%。但名义增长率出现2017年末以来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贷不仅在对实际经济活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推高了价格,而且还是在错误的领域推高了物价。农业和服务业的名义增速加快,这可能归因于食品和房地产,但制造业增速却放缓。住房和食品价格飞涨对社会稳定和实际消费支出都是一个问题。工业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则使得中国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的庞大债务负担变得更难应对。

这一难题是中国政府这一次如此依赖基础设施债券发行来支撑信贷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讲,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有助于提高工业品价格,而不会进一步推高房价。

问题在于,相对于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大量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据巴克莱(Barclays)称,官员们正考虑将明年的部分配额提前到第四季度——也有可能挤出本已疲弱的民营部门借贷。

这一切都对中国的增长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即便是贸易紧张局势的略微缓和也会大受北京方面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外界普遍预期中国第三季度GDP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以往开启信贷闸门通常会催生大量新建住房和工厂并带来经济增长。但现在却主要导致更高的食品和住房价格,还有更多债务。

中国周五将公布第三季度经济增长数据,外界的普遍预期是增速将低于第二季度的6.2%。但包括价格变动的名义增长率可能大致持平,甚至可能加速。这开始成为一个显著的问题,并且变成货币政策的一个主要制约因素。

一些特殊因素在起作用,尤其是导致中国生猪数量大幅减少的非洲猪瘟疫情。但总体情况是清楚的:与2012年和2015年的前几轮刺激相比,中国政府2018年启动的最新一轮刺激非常保守,但即使是温和的刺激也足以推动住房和食品价格大幅上涨。

周二出炉的数据显示,9月份债务和股权融资余额增长10.8%,增幅与8月持平,略低于6月的11%。与此同时,居民消费价格升幅处在近六年来的最高位,房价同比涨幅接近10%,食品价格上涨11%。工业和就业表现则尚未见底。

这样的困局甚至在6月份就初见端倪,当时猪肉价格还没有达到如此让人咂舌的水平。中国第二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6.2%,增幅低于第一季度的6.4%。但名义增长率出现2017年末以来的首次加速。

糟糕的是,信贷不仅在对实际经济活动没有太多帮助的情况下推高了价格,而且还是在错误的领域推高了物价。农业和服务业的名义增速加快,这可能归因于食品和房地产,但制造业增速却放缓。住房和食品价格飞涨对社会稳定和实际消费支出都是一个问题。工业品价格的不断下降则使得中国主要集中在工业领域的庞大债务负担变得更难应对。

这一难题是中国政府这一次如此依赖基础设施债券发行来支撑信贷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从理论上讲,更多的基础设施投资应该有助于提高工业品价格,而不会进一步推高房价。

问题在于,相对于收入水平而言,中国已经拥有非常好的基础设施。大量基础设施债券的发行——据巴克莱(Barclays)称,官员们正考虑将明年的部分配额提前到第四季度——也有可能挤出本已疲弱的民营部门借贷。

这一切都对中国的增长模式构成严重挑战,这也是为什么目前即便是贸易紧张局势的略微缓和也会大受北京方面欢迎的另一个原因。■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