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美国发动贸易战:事实与谬误

发布日期:2019-10-16 18:45
摘要: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撰文 | Steve Hanke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国际贸易,尤其是美国的外部平衡有着直接的看法。他们认为,外部赤字是外国人操纵汇率、设置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造成的弊病。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美国是外国人的受害者,这反映在这个国家的负的外部平衡上。

这种对国际贸易和对外账户的重商主义是错误的。美国的负的外部平衡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由从事“邪恶”活动的外国人造成的。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要正确看待外部平衡,重点应该放在国内经济上。外部平衡是由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外国人只能通过“后门”进入中国。拥有外部平衡赤字的国家必须通过向拥有外部平衡盈余的国家借款来填补空缺。

一个国家的储蓄(即收入减去消费)与国内投资之间的差距推动并决定了其外部收支平衡。通过研究储蓄-投资的公式,很容易看出这一点:

CA=Sprivate – Iprivate + Spublic – Ipublic

CA为经常账户,Sprivate为私人储蓄,Iprivate为私人国内投资开支,Spublic为政府储蓄,Ipublic为政府国内投资支出。

首先,国民储蓄与投资的差距决定了经常账户的余额。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都通过其各自的储蓄-投资差额影响经常账户余额。经常账户余额的对应项是私人储蓄与投资之差和政府储蓄与投资之差之和。

因此,美国的外部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现状。这适用于任何国家,即便是那些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

下表显示美国1973-2018年的储蓄-投资状况。自1973年以来,美国累计经常账户赤字约为11.488万亿美元,总储蓄与投资之差为11.417万亿美元。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美国的分类数据可以让我们计算私人和政府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如表所示,美国私人部门产生了储蓄盈余——也就是说,私人储蓄超过了私人国内投资——因此它实际上减少了(对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政府部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累积储蓄不足——也就是说,政府的国内投资超过了政府储蓄,导致财政赤字——几乎是私营部门盈余的两倍。显然,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是由政府(联邦、州和地方)财政赤字造成的。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巨额累计盈余,自1973年以来美国的累计经常账户赤字将几乎是有记录以来的两倍。



这一分析的直接含义是,特朗普可以“欺负”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商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贸易伙伴施加各种限制,但这不会改变经常账户余额。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仅仅是美国储蓄不足的结果,而在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众所周知的“房间里的大象”。经常账户赤字又是如何融资的?

事实证明,产生储蓄盈余和经常账户盈余的外国人为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因此,很明显,经常账户余额只不过是国际储蓄贸易的一个衡量指标。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承诺将不断扩大财政赤字的财政政策,将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工作造成严重影响。事实上,如果他的财政赤字不能被私人储蓄相对于私人投资的增长所抵消,联邦预算赤字的增长将转化为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不过,好消息是美国能够相对轻松地为其经常账户赤字融资。事实上,外国人更愿意把他们的储蓄放在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这是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信誉以及美国公司治理有效性的肯定。

现在我们有无可辩驳的论据和证据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对外平衡是由国内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国人决定的。贸易政策的历史表明,用事实来改变错误的观念是困难的,但是,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确凿证据来反驳这些错误的观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撰文 | Steve Hanke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国际贸易,尤其是美国的外部平衡有着直接的看法。他们认为,外部赤字是外国人操纵汇率、设置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造成的弊病。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美国是外国人的受害者,这反映在这个国家的负的外部平衡上。

这种对国际贸易和对外账户的重商主义是错误的。美国的负的外部平衡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由从事“邪恶”活动的外国人造成的。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要正确看待外部平衡,重点应该放在国内经济上。外部平衡是由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外国人只能通过“后门”进入中国。拥有外部平衡赤字的国家必须通过向拥有外部平衡盈余的国家借款来填补空缺。

一个国家的储蓄(即收入减去消费)与国内投资之间的差距推动并决定了其外部收支平衡。通过研究储蓄-投资的公式,很容易看出这一点:

CA=Sprivate – Iprivate + Spublic – Ipublic

CA为经常账户,Sprivate为私人储蓄,Iprivate为私人国内投资开支,Spublic为政府储蓄,Ipublic为政府国内投资支出。

首先,国民储蓄与投资的差距决定了经常账户的余额。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都通过其各自的储蓄-投资差额影响经常账户余额。经常账户余额的对应项是私人储蓄与投资之差和政府储蓄与投资之差之和。

因此,美国的外部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现状。这适用于任何国家,即便是那些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

下表显示美国1973-2018年的储蓄-投资状况。自1973年以来,美国累计经常账户赤字约为11.488万亿美元,总储蓄与投资之差为11.417万亿美元。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美国的分类数据可以让我们计算私人和政府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如表所示,美国私人部门产生了储蓄盈余——也就是说,私人储蓄超过了私人国内投资——因此它实际上减少了(对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政府部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累积储蓄不足——也就是说,政府的国内投资超过了政府储蓄,导致财政赤字——几乎是私营部门盈余的两倍。显然,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是由政府(联邦、州和地方)财政赤字造成的。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巨额累计盈余,自1973年以来美国的累计经常账户赤字将几乎是有记录以来的两倍。



这一分析的直接含义是,特朗普可以“欺负”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商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贸易伙伴施加各种限制,但这不会改变经常账户余额。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仅仅是美国储蓄不足的结果,而在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众所周知的“房间里的大象”。经常账户赤字又是如何融资的?

事实证明,产生储蓄盈余和经常账户盈余的外国人为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因此,很明显,经常账户余额只不过是国际储蓄贸易的一个衡量指标。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承诺将不断扩大财政赤字的财政政策,将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工作造成严重影响。事实上,如果他的财政赤字不能被私人储蓄相对于私人投资的增长所抵消,联邦预算赤字的增长将转化为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不过,好消息是美国能够相对轻松地为其经常账户赤字融资。事实上,外国人更愿意把他们的储蓄放在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这是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信誉以及美国公司治理有效性的肯定。

现在我们有无可辩驳的论据和证据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对外平衡是由国内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国人决定的。贸易政策的历史表明,用事实来改变错误的观念是困难的,但是,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确凿证据来反驳这些错误的观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撰文 | Steve Hanke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国际贸易,尤其是美国的外部平衡有着直接的看法。他们认为,外部赤字是外国人操纵汇率、设置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造成的弊病。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美国是外国人的受害者,这反映在这个国家的负的外部平衡上。

这种对国际贸易和对外账户的重商主义是错误的。美国的负的外部平衡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由从事“邪恶”活动的外国人造成的。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要正确看待外部平衡,重点应该放在国内经济上。外部平衡是由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外国人只能通过“后门”进入中国。拥有外部平衡赤字的国家必须通过向拥有外部平衡盈余的国家借款来填补空缺。

一个国家的储蓄(即收入减去消费)与国内投资之间的差距推动并决定了其外部收支平衡。通过研究储蓄-投资的公式,很容易看出这一点:

CA=Sprivate – Iprivate + Spublic – Ipublic

CA为经常账户,Sprivate为私人储蓄,Iprivate为私人国内投资开支,Spublic为政府储蓄,Ipublic为政府国内投资支出。

首先,国民储蓄与投资的差距决定了经常账户的余额。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都通过其各自的储蓄-投资差额影响经常账户余额。经常账户余额的对应项是私人储蓄与投资之差和政府储蓄与投资之差之和。

因此,美国的外部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现状。这适用于任何国家,即便是那些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

下表显示美国1973-2018年的储蓄-投资状况。自1973年以来,美国累计经常账户赤字约为11.488万亿美元,总储蓄与投资之差为11.417万亿美元。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美国的分类数据可以让我们计算私人和政府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如表所示,美国私人部门产生了储蓄盈余——也就是说,私人储蓄超过了私人国内投资——因此它实际上减少了(对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政府部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累积储蓄不足——也就是说,政府的国内投资超过了政府储蓄,导致财政赤字——几乎是私营部门盈余的两倍。显然,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是由政府(联邦、州和地方)财政赤字造成的。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巨额累计盈余,自1973年以来美国的累计经常账户赤字将几乎是有记录以来的两倍。



这一分析的直接含义是,特朗普可以“欺负”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商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贸易伙伴施加各种限制,但这不会改变经常账户余额。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仅仅是美国储蓄不足的结果,而在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众所周知的“房间里的大象”。经常账户赤字又是如何融资的?

事实证明,产生储蓄盈余和经常账户盈余的外国人为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因此,很明显,经常账户余额只不过是国际储蓄贸易的一个衡量指标。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承诺将不断扩大财政赤字的财政政策,将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工作造成严重影响。事实上,如果他的财政赤字不能被私人储蓄相对于私人投资的增长所抵消,联邦预算赤字的增长将转化为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不过,好消息是美国能够相对轻松地为其经常账户赤字融资。事实上,外国人更愿意把他们的储蓄放在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这是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信誉以及美国公司治理有效性的肯定。

现在我们有无可辩驳的论据和证据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对外平衡是由国内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国人决定的。贸易政策的历史表明,用事实来改变错误的观念是困难的,但是,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确凿证据来反驳这些错误的观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国发动贸易战:事实与谬误

发布日期:2019-10-16 18:45
摘要: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撰文 | Steve Hanke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国际贸易,尤其是美国的外部平衡有着直接的看法。他们认为,外部赤字是外国人操纵汇率、设置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造成的弊病。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美国是外国人的受害者,这反映在这个国家的负的外部平衡上。

这种对国际贸易和对外账户的重商主义是错误的。美国的负的外部平衡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由从事“邪恶”活动的外国人造成的。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要正确看待外部平衡,重点应该放在国内经济上。外部平衡是由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外国人只能通过“后门”进入中国。拥有外部平衡赤字的国家必须通过向拥有外部平衡盈余的国家借款来填补空缺。

一个国家的储蓄(即收入减去消费)与国内投资之间的差距推动并决定了其外部收支平衡。通过研究储蓄-投资的公式,很容易看出这一点:

CA=Sprivate – Iprivate + Spublic – Ipublic

CA为经常账户,Sprivate为私人储蓄,Iprivate为私人国内投资开支,Spublic为政府储蓄,Ipublic为政府国内投资支出。

首先,国民储蓄与投资的差距决定了经常账户的余额。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都通过其各自的储蓄-投资差额影响经常账户余额。经常账户余额的对应项是私人储蓄与投资之差和政府储蓄与投资之差之和。

因此,美国的外部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现状。这适用于任何国家,即便是那些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

下表显示美国1973-2018年的储蓄-投资状况。自1973年以来,美国累计经常账户赤字约为11.488万亿美元,总储蓄与投资之差为11.417万亿美元。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美国的分类数据可以让我们计算私人和政府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如表所示,美国私人部门产生了储蓄盈余——也就是说,私人储蓄超过了私人国内投资——因此它实际上减少了(对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政府部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累积储蓄不足——也就是说,政府的国内投资超过了政府储蓄,导致财政赤字——几乎是私营部门盈余的两倍。显然,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是由政府(联邦、州和地方)财政赤字造成的。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巨额累计盈余,自1973年以来美国的累计经常账户赤字将几乎是有记录以来的两倍。



这一分析的直接含义是,特朗普可以“欺负”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商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贸易伙伴施加各种限制,但这不会改变经常账户余额。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仅仅是美国储蓄不足的结果,而在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众所周知的“房间里的大象”。经常账户赤字又是如何融资的?

事实证明,产生储蓄盈余和经常账户盈余的外国人为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因此,很明显,经常账户余额只不过是国际储蓄贸易的一个衡量指标。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承诺将不断扩大财政赤字的财政政策,将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工作造成严重影响。事实上,如果他的财政赤字不能被私人储蓄相对于私人投资的增长所抵消,联邦预算赤字的增长将转化为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不过,好消息是美国能够相对轻松地为其经常账户赤字融资。事实上,外国人更愿意把他们的储蓄放在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这是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信誉以及美国公司治理有效性的肯定。

现在我们有无可辩驳的论据和证据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对外平衡是由国内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国人决定的。贸易政策的历史表明,用事实来改变错误的观念是困难的,但是,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确凿证据来反驳这些错误的观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撰文 | Steve Hanke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其他许多人一样,对国际贸易,尤其是美国的外部平衡有着直接的看法。他们认为,外部赤字是外国人操纵汇率、设置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窃取知识产权和从事不公平的贸易行为所造成的弊病。特朗普和他的追随者认为美国是外国人的受害者,这反映在这个国家的负的外部平衡上。

这种对国际贸易和对外账户的重商主义是错误的。美国的负的外部平衡不是一个“问题”,也不是由从事“邪恶”活动的外国人造成的。自1975年以来,美国每年的负对外收支是“美国制造”的,这是储蓄不足的结果。

要正确看待外部平衡,重点应该放在国内经济上。外部平衡是由国内储蓄和国内投资之间的关系产生的。外国人只能通过“后门”进入中国。拥有外部平衡赤字的国家必须通过向拥有外部平衡盈余的国家借款来填补空缺。

一个国家的储蓄(即收入减去消费)与国内投资之间的差距推动并决定了其外部收支平衡。通过研究储蓄-投资的公式,很容易看出这一点:

CA=Sprivate – Iprivate + Spublic – Ipublic

CA为经常账户,Sprivate为私人储蓄,Iprivate为私人国内投资开支,Spublic为政府储蓄,Ipublic为政府国内投资支出。

首先,国民储蓄与投资的差距决定了经常账户的余额。政府部门和私人部门都通过其各自的储蓄-投资差额影响经常账户余额。经常账户余额的对应项是私人储蓄与投资之差和政府储蓄与投资之差之和。

因此,美国的外部赤字反映了美国国内经济的现状。这适用于任何国家,即便是那些拥有巨额外部盈余的国家。

下表显示美国1973-2018年的储蓄-投资状况。自1973年以来,美国累计经常账户赤字约为11.488万亿美元,总储蓄与投资之差为11.417万亿美元。但是,这并不是故事的结尾。美国的分类数据可以让我们计算私人和政府对美国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如表所示,美国私人部门产生了储蓄盈余——也就是说,私人储蓄超过了私人国内投资——因此它实际上减少了(对经常账户赤字的)贡献。政府部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政府累积储蓄不足——也就是说,政府的国内投资超过了政府储蓄,导致财政赤字——几乎是私营部门盈余的两倍。显然,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是由政府(联邦、州和地方)财政赤字造成的。如果没有私人部门的巨额累计盈余,自1973年以来美国的累计经常账户赤字将几乎是有记录以来的两倍。



这一分析的直接含义是,特朗普可以“欺负”他认为不公平的贸易商的国家,可以随心所欲地对贸易伙伴施加各种限制,但这不会改变经常账户余额。美国经常账户赤字仅仅是美国储蓄不足的结果,而在美国,政府的财政赤字是众所周知的“房间里的大象”。经常账户赤字又是如何融资的?

事实证明,产生储蓄盈余和经常账户盈余的外国人为美国经常账户赤字提供资金。因此,很明显,经常账户余额只不过是国际储蓄贸易的一个衡量指标。

更重要的是,特朗普承诺将不断扩大财政赤字的财政政策,将对特朗普总统的贸易政策工作造成严重影响。事实上,如果他的财政赤字不能被私人储蓄相对于私人投资的增长所抵消,联邦预算赤字的增长将转化为更大的经常账户赤字。

不过,好消息是美国能够相对轻松地为其经常账户赤字融资。事实上,外国人更愿意把他们的储蓄放在以美元计价的资产中。这是对美元作为世界储备货币的地位、美国的信誉以及美国公司治理有效性的肯定。

现在我们有无可辩驳的论据和证据来解释为什么一个国家的对外平衡是由国内决定的,而不是由外国人决定的。贸易政策的历史表明,用事实来改变错误的观念是困难的,但是,现在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有更多的确凿证据来反驳这些错误的观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