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百年车企如何化解破产危机

发布日期:2019-10-16 07:43
摘要:“不论她做或者不做, 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撰文 | David Welch、Bryan Grule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感恩节过后的周一,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了该公司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计划。通用在北美地区有五家工厂被列入关停名单。由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6000个计时工岗位不久就会被裁掉;大约1.8万名享受固定薪酬的正式员工年底前必须考虑接受某项买断计划。公司方面需要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薪员工接受买断计划,但结果只有不到2000人表示同意。其他人不得不被迫离开,今年2月他们已开始陆续走人。

3月5日,几千名躲过裁员的通用汽车员工聚集在底特律市郊,参加在通用工程中心中庭举行的员工大会,听博拉介绍公司的改革计划。还有数千人通过网上直播旁听了会议。从一开始就业就在通用汽车的博拉已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时刻,或者作为老板,或者是作为下属。这一次她告诉听众,公司正在经历痛苦但无法回避的变革。她说,通用汽车不能继续在销售放缓的三厢和两厢轿车以及那些不能实现可观利润的海外市场上投资了。资金必须用在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她称这两类汽车是公司未来前途所系。“我们必须抓住机遇,”她对着一片安静的听众说,“请相信,我们不只是要参与这个新时代的竞争,我们还要胜出。”同样,9月15日走上街头参加罢工的4.6万名汽车工人也想赢得胜利。

当年,为了通用公司能渡过破产难关,他们曾在岗位、工资和福利方面作出种种让步,现在他们希望能得到回报。这次罢工会如何平息,在很大程度上与博拉是如何走到眼下这个通用汽车历史上的重要时刻有关。通用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这次裁员、关厂并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并不是因为资金不足或是销售额或利润在下降。相反,该公司经调整后的利润已经连续三年接近其约12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而且,它手头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它现在所缺乏的—至少博拉缺乏的—是一种信念,即未来几十年,内燃机汽车和人工驾驶汽车仍能让其保持全球性大企业的地位。

“曾经有一度,每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开我们的车,它能满足各种需求,”几个月前,博拉在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得不问,‘那么,我们应该把那些回报率不足的投资重新部署到哪里呢?’不过,一旦你开始相信全球变暖的理论,再看看当今世界各地的监管环境,答案就变得很清楚了:要赢得未来,你必须依靠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她说,“我们确信,这将是未来的交通方式。”

要将大量资金从盈利丰厚的业务转向(目前)还在大笔赔钱的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大且很冒风险的赌博。但赌的不是这个决定本身,而是时机。通用目前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业务,并抢着进入自动驾驶业务,动作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型车商都要快。它很可能要烧钱数年而见不到任何盈利。不过,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今年已经推迟了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如果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业务真正开始启动的时间比博拉期待的迟缓,那么回过头来看,通用此番抛弃数千名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放弃中小型汽油车就属于时机不成熟的举动;如果遇到油价大涨,这将使它比现在更容易受到冲击。更糟的是,它可能会在内燃机汽车时代余下的几十年大好时光里,将原本可以赚到的大量利润拱手让给其他制造商。

博拉深信,在最近的将来,通用每年能售出100万辆电动车,同时将降低成本,并在规模效应方面获得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公司(Tesla)都会嫉妒的优势。在自动驾驶方面,Cruise Automation首席执行官丹·安曼(Dan Ammann)相信,一个万亿美元级的大市场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瓜分。正是这样的市场潜力让博拉不惜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要快速了解博拉的构想,可以到旧金山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看一看。那里停着几十辆白色的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车上装饰着Cruise Automation的橘红色标识。Cruise是通用汽车2016年斥资1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企业,当时它还在亏损,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去年,博拉调派通用时任总裁安曼前去执掌该子公司,那之后,它先后从软银集团(Soft Bank)、本田汽车(Honda Motor)和T.Rowe Price几家公司拿到了共计61.5亿美元投资(通用仍持有其多数股份)。每次它拿到投资,通用的股价就会涨上一波,显示Cruise与通用汽车的传统业务一样,一直在提振通用的股价。安曼说,这些投资在为通用盈利的核心业务减轻负担和风险的同时,也在帮助通用发展新技术。

硅谷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初创公司。安曼预计,会有一波大规模淘汰过程。“这类公司如果没有数千名工程师搞开发、没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可用,没有跟某家汽车制造商深度合作,那么它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他在Cruise设在旧金山的某个办事处说,“眼下只有一家公司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也就是我们公司。”Cruise在旧金山一带共设有六个办事处。

在综合资产和投资人方面,唯一跟通用实力比较接近的是福特汽车(Ford Motor)。目前福特已买下自动驾驶软件公司ArgoAI的控股股份,并吸引到大众汽车(Volkswagen)出资成为其合伙人。与此同时,通用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比较谨慎地推进,最突出的是丰田汽车(Toyota Motor)。该公司领导层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可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对于那些记性还不错的观察家,博拉的宏大构想或许会令他们想起通用前首席执行官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上世纪80年代,在通用汽车业务出现萎缩之际,史密斯拿出近1000亿美元投在工业机器人和非汽车类企业的投资项目上,比如Hughes Aircraft和Electronic Data Systems等,最后只落得竹篮打水。

虽然说欲速则不达,然而,对网上叫车及相关服务(特别是递送业务)等新业务的影响,有哪位CEO能做到视而不见呢?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全球收入规模可达1.3万亿美元。同样,博拉又怎能无视通用汽车可能会因为过于谨小慎微而沦为下一个柯达(Kodak)或黑莓(BlackBerry)呢?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指出,在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等巨无霸企业都在争抢同一块大蛋糕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无所作为的风险要比有所作为大得多。博拉在提到相关风险时竟然用了更个人化的表述,她说“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让公司未来保持健康发展,不仅是未来几年、而是未来几十年,那么我就没脸见人了”。

从博拉出任CEO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她不像是一个会鲁莽行事而搞砸局面的人。博拉在底特律地区长大,父亲是通用汽车的一位模具工,属于UAW会员。博拉小时候爱上了一位堂兄妹的红色庞蒂亚克“火鸟”敞篷车。后来,拿到电子工程专业学位和斯坦福大学MBA学位的博拉在通用的制造部门一路晋升,之后又在属于所谓“软性部门”的内部沟通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干过一段时间,还曾担任前CEO小约翰·“杰克”·史密斯(John “Jack” Smith Jr.)的技术助理。破产重组之后,新董事会认为她的才干没得到充分发挥,于是在2011年将其调入产品开发部门,这里是自称“汽车人”的员工开发新车型的工程类部门。2014年她出任通用CEO,两年后又增加了董事长头衔。

博拉说,2009年经过历时40天疾风暴雨般的破产重组之后,通用汽车开始收缩在美国的业务,但仍有几件事没能完成,包括国际业务重组。2015年,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市中心一幢筒形玻璃大厦里举行的预算会议上,她的几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手们希望能拿到资金,在通用因为争夺市场份额而亏损的国家推出新车型。“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她回忆道,“我回答说,’没有什么是我们不得不做的。’”后来,通用宣布将减少或者基本停止在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生产汽车。两年后,通用将在德国的欧宝汽车(Opel)、在英国的Vauxhall和其他一些资产卖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据安曼说,大约在同一时期,通用汽车注意到了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在迅速扩张,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类威胁。之后又出现了谷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动作(这时候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还不叫Waymo),很显然,通用必须在这两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它将错失个人出行领域可能发生的自汽车问世以来最重大的变化。2016年1月,通用向规模小于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打算将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与这家公司的叫车服务结合起来。通用还担心,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落后于硅谷的某些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当时就是其中一家。其创始人是凯尔·沃格特(Kyle Vogt),他之前以11亿美元卖掉了游戏网站Twitch Interactive。Cruise当时正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系统改装到轿车上,包括沃格特本人的奥迪A4。该公司原计划将这套系统作为售后附件来推销。

试驾的时候,通用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在避让停靠的车辆以及面对来车执行左转弯的时候存在困难,通用希望Cruise可以帮它解决。“技术团队认为,Cruise能比通用推进得更快,”当时在通用内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工作的埃里希恩·马利克(Alisyn Malek)说。他随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ay Mobility。为吸引Crusie,通用在15亿美元投资之外还亮出了雪佛兰Bolt,这款电动车为了运行行车电脑搭载了车载电池。而且,更关键的是,通用自己的工厂就能生产出大量的汽车。通用告诉沃格特和他的投资人,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切实改变美国的汽车文化,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博拉变革计划的另一大块是电动化。通用的设计师们利用该公司新一代电池组搞出了18种不同的原型车,包括三厢轿车、混动SUV、跑车和用于多人拼车的自主驾驶汽车,所有这些车型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的。2017年9月,在通用工程中心灯火通明的穹形金属框架建筑里,博拉、安曼以及时任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马可·睿思(Mark Reuss)视察了这些车型。所有车型的下方车架上都安装了平板电池组。(睿思现已接替安曼出任通用汽车总裁。)

“这么做的目的是,”通用汽车首席设计师麦克·西姆科(Mike Simcoe)说,“为了表明我们可以0重新利用这些电动车的结构,生产所有类别的车型。”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不同车型可以极大降低制造整个电动车系列的成本,让它可以尝试特斯拉尚未做到的事—让电动车业务能盈利。睿思预计,通用汽车每年可在全球卖出100万台电动车并实现盈利。他说,开始的时候,电动车不会有燃油汽车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最终它们能做到。

在技术中心,睿思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条向上45度倾斜的直线,它的含义是,随着油耗标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格,加之通用已经没有更多的低成本手段能让汽车变得越来越轻、发动机越来越高效,通用要想造出符合要求的汽油车,未来将需要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随后睿思又画了一条穿过这条线向下倾斜的线,它代表电动车的预计成本将逐渐下降。以电动车上用的电池组为例,之前每千瓦时能量的成本超过1000美元,而据麦肯锡的数字,现在已经降到每千瓦时150-200美元。睿思表示,当这个数字降到100美元以下时,通用制造的电动车就能实现盈利。到那个时候,电动汽车在价格上就可以跟传统汽车竞争了。

睿思之前向博拉作类似演示的时候,博拉得出的结论是,通用最终在电动车上能实现盈利,而且无需像特斯拉那样将每台车卖到5万美元甚至更高。睿思表示,与其指望监管机构对汽车制造商放松要求,或是等着消费者喜欢上电动车,通用还是决定现在就冲进这个规模还很小的电动车市场,赌一把他们能够让这样的车既吸引用户,也能带来利润。2017年10月他宣布,到2023年底前,通用将销售20款全电动车型。其中超过半数将针对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鼓励政策让这里的电动车销售更容易。

睿思对发展电动车非常热衷,他甚至已经着手开发电动卡车。(通用一度已基本决定投资初创公司Rivian Automotive,后者打算2020年开始销售电动卡车和电动SUV,但最后交易没谈成,通用于是重新开始自己设计。)该公司还在试探性地考虑生产电动版“悍马”(Hummer),虽然造出电动版的凯迪拉克或者GMC品牌SUV的可能性更大。这些都是底特律出品的久经考验的巨无霸级车型,对通用来说,无论对其中哪款车改用电池供能都是无比重大的变动。在裁减老一班工程师的同时,睿思也在招聘程序员及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还有在电池化学领域富有经验的人。通用没有将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电脑安全系统的工作外包,而是留在自己内部。安曼将把Cruise的员工数增加一倍,达到2000人,而且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将从外面招聘。Cruise的网站上显示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最多的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埃森哲(Accenture)汽车和工业部门董事总经理布莱恩·欧文(BrianIrwin)说,虽然通用还将继续招聘传统型汽车工程师,但它同时也在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招聘电脑人才。一时之间,原本那些“汽车人”变成了不合时宜的怪咖。

在博拉召开的那次员工大会之外,睿思还在通用的工程部门举行了会议。他不愿介绍员工的总体反应,但透露有超过1000人参加会议,大家至少看上去明白通用打算做什么,而且,一部分人对公司所做的改变表示欢迎。

雪佛兰的Bolt电动车现在每台亏损9000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尽管通用需要迅速改进其电动车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即便美国和中国的汽车销售都在下滑,博拉仍不得不持续地从通用传统业务向外输血。(就不提经济衰退的威胁和大罢工要付出的代价了,不论它持续多久。)“真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她做或者不做,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一直跟踪研究通用及其他汽车制造商动向的戴维·凯斯(David Keith)说,“华尔街两者都想要。”

博拉这个“怎么做都不对”的问题或许能在通用的一家装配厂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该厂位于底特律北面一派田园风光的奥莱恩小镇,Bolt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以汽油为动力的雪佛兰Sonic也在这里。在主生产线和几处凹形开放场地之间,一些Bolt车在往返穿梭,有工人在凹形场地上安装感应器和其他能让车辆自己观察路况的技术装置。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同时生产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工厂,”负责厂内产品发布工作的经理杰克·亨德(Jack Hund)说,“这让我们的工作有了安全感。”这也会让博拉感到欣慰,至少眼下如此,因为她无需在还不确定消费者是否真心愿意购买电动车的情况下,就不得不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电动车工厂。

去年感恩节后通用宣布裁员关厂的消息后,特朗普对它大加指责。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通用位于俄亥俄州劳德斯顿县的那家大型工厂也被关了,而该县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立过功劳。博拉虽然不会到推特(Twitter)上向特朗普开战,但她似乎并未被总统吓住,仍在坚持自己的计划。鉴于不断有数十亿美元计的资本型投资项目在酝酿,她可以宣布一些未来的工厂投资来安抚特朗普。不过,这将让她在跟UAW进行合同谈判时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会跟她宣布裁员消息时向UAW传达的讯息有抵触—当时她表示,通用没有财力继续保留那些开工不足的工厂。

目前通用对劳德斯顿工厂的计划是卖掉它,然后可能会在附近建一座电池厂,能雇佣数百名属于工会会员的工人,但不会达到该厂原来几千人的规模。博拉还在考虑通过雇佣更多临时工来节约成本,这也是罢工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职业安全感永远都是个大问题,”UAW副主席、与通用谈判的首席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说,“现在对我们的会员是个艰难时期。涉及的问题远不止一两个。”这家工会多次批评通用一边在美国解雇工人、一边在墨西哥投资建厂。另一个经常重复的话题是UAW在通用需要它的时候做出了牺牲,现在,临时工们也应该拿到自己那一份回报。“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为公司所作的努力得到报偿,”目前在通用的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厂担任叉车司机的布莱恩·摩尔(Bryan Moore)说。这家工厂在通用去年11月宣布的关厂名单上;这次工会谈判的目标之一就是想让它继续开下去。

博拉对这样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在通用汽车去年筹划11月份宣布的消息时,管理层事先甚至根本未作计划、让其在首都华盛顿的员工联络特朗普政府以及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对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预先做好防范。博拉认为,她需要承受压力,为通用出现短期下滑和长期的剧烈变动—以及在一切按计划发展的情况下最终取得成功—作好准备。

“当你成为所有批评的焦点时,的确是很难。你必须坚定不移,”博拉说。她没有提到特朗普或者UAW。“那次经历破产重组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教训之一是,如果你遇到问题或者挑战,它绝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自动好转,你必须去解决它。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不论她做或者不做, 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撰文 | David Welch、Bryan Grule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感恩节过后的周一,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了该公司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计划。通用在北美地区有五家工厂被列入关停名单。由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6000个计时工岗位不久就会被裁掉;大约1.8万名享受固定薪酬的正式员工年底前必须考虑接受某项买断计划。公司方面需要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薪员工接受买断计划,但结果只有不到2000人表示同意。其他人不得不被迫离开,今年2月他们已开始陆续走人。

3月5日,几千名躲过裁员的通用汽车员工聚集在底特律市郊,参加在通用工程中心中庭举行的员工大会,听博拉介绍公司的改革计划。还有数千人通过网上直播旁听了会议。从一开始就业就在通用汽车的博拉已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时刻,或者作为老板,或者是作为下属。这一次她告诉听众,公司正在经历痛苦但无法回避的变革。她说,通用汽车不能继续在销售放缓的三厢和两厢轿车以及那些不能实现可观利润的海外市场上投资了。资金必须用在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她称这两类汽车是公司未来前途所系。“我们必须抓住机遇,”她对着一片安静的听众说,“请相信,我们不只是要参与这个新时代的竞争,我们还要胜出。”同样,9月15日走上街头参加罢工的4.6万名汽车工人也想赢得胜利。

当年,为了通用公司能渡过破产难关,他们曾在岗位、工资和福利方面作出种种让步,现在他们希望能得到回报。这次罢工会如何平息,在很大程度上与博拉是如何走到眼下这个通用汽车历史上的重要时刻有关。通用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这次裁员、关厂并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并不是因为资金不足或是销售额或利润在下降。相反,该公司经调整后的利润已经连续三年接近其约12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而且,它手头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它现在所缺乏的—至少博拉缺乏的—是一种信念,即未来几十年,内燃机汽车和人工驾驶汽车仍能让其保持全球性大企业的地位。

“曾经有一度,每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开我们的车,它能满足各种需求,”几个月前,博拉在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得不问,‘那么,我们应该把那些回报率不足的投资重新部署到哪里呢?’不过,一旦你开始相信全球变暖的理论,再看看当今世界各地的监管环境,答案就变得很清楚了:要赢得未来,你必须依靠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她说,“我们确信,这将是未来的交通方式。”

要将大量资金从盈利丰厚的业务转向(目前)还在大笔赔钱的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大且很冒风险的赌博。但赌的不是这个决定本身,而是时机。通用目前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业务,并抢着进入自动驾驶业务,动作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型车商都要快。它很可能要烧钱数年而见不到任何盈利。不过,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今年已经推迟了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如果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业务真正开始启动的时间比博拉期待的迟缓,那么回过头来看,通用此番抛弃数千名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放弃中小型汽油车就属于时机不成熟的举动;如果遇到油价大涨,这将使它比现在更容易受到冲击。更糟的是,它可能会在内燃机汽车时代余下的几十年大好时光里,将原本可以赚到的大量利润拱手让给其他制造商。

博拉深信,在最近的将来,通用每年能售出100万辆电动车,同时将降低成本,并在规模效应方面获得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公司(Tesla)都会嫉妒的优势。在自动驾驶方面,Cruise Automation首席执行官丹·安曼(Dan Ammann)相信,一个万亿美元级的大市场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瓜分。正是这样的市场潜力让博拉不惜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要快速了解博拉的构想,可以到旧金山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看一看。那里停着几十辆白色的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车上装饰着Cruise Automation的橘红色标识。Cruise是通用汽车2016年斥资1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企业,当时它还在亏损,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去年,博拉调派通用时任总裁安曼前去执掌该子公司,那之后,它先后从软银集团(Soft Bank)、本田汽车(Honda Motor)和T.Rowe Price几家公司拿到了共计61.5亿美元投资(通用仍持有其多数股份)。每次它拿到投资,通用的股价就会涨上一波,显示Cruise与通用汽车的传统业务一样,一直在提振通用的股价。安曼说,这些投资在为通用盈利的核心业务减轻负担和风险的同时,也在帮助通用发展新技术。

硅谷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初创公司。安曼预计,会有一波大规模淘汰过程。“这类公司如果没有数千名工程师搞开发、没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可用,没有跟某家汽车制造商深度合作,那么它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他在Cruise设在旧金山的某个办事处说,“眼下只有一家公司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也就是我们公司。”Cruise在旧金山一带共设有六个办事处。

在综合资产和投资人方面,唯一跟通用实力比较接近的是福特汽车(Ford Motor)。目前福特已买下自动驾驶软件公司ArgoAI的控股股份,并吸引到大众汽车(Volkswagen)出资成为其合伙人。与此同时,通用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比较谨慎地推进,最突出的是丰田汽车(Toyota Motor)。该公司领导层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可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对于那些记性还不错的观察家,博拉的宏大构想或许会令他们想起通用前首席执行官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上世纪80年代,在通用汽车业务出现萎缩之际,史密斯拿出近1000亿美元投在工业机器人和非汽车类企业的投资项目上,比如Hughes Aircraft和Electronic Data Systems等,最后只落得竹篮打水。

虽然说欲速则不达,然而,对网上叫车及相关服务(特别是递送业务)等新业务的影响,有哪位CEO能做到视而不见呢?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全球收入规模可达1.3万亿美元。同样,博拉又怎能无视通用汽车可能会因为过于谨小慎微而沦为下一个柯达(Kodak)或黑莓(BlackBerry)呢?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指出,在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等巨无霸企业都在争抢同一块大蛋糕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无所作为的风险要比有所作为大得多。博拉在提到相关风险时竟然用了更个人化的表述,她说“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让公司未来保持健康发展,不仅是未来几年、而是未来几十年,那么我就没脸见人了”。

从博拉出任CEO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她不像是一个会鲁莽行事而搞砸局面的人。博拉在底特律地区长大,父亲是通用汽车的一位模具工,属于UAW会员。博拉小时候爱上了一位堂兄妹的红色庞蒂亚克“火鸟”敞篷车。后来,拿到电子工程专业学位和斯坦福大学MBA学位的博拉在通用的制造部门一路晋升,之后又在属于所谓“软性部门”的内部沟通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干过一段时间,还曾担任前CEO小约翰·“杰克”·史密斯(John “Jack” Smith Jr.)的技术助理。破产重组之后,新董事会认为她的才干没得到充分发挥,于是在2011年将其调入产品开发部门,这里是自称“汽车人”的员工开发新车型的工程类部门。2014年她出任通用CEO,两年后又增加了董事长头衔。

博拉说,2009年经过历时40天疾风暴雨般的破产重组之后,通用汽车开始收缩在美国的业务,但仍有几件事没能完成,包括国际业务重组。2015年,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市中心一幢筒形玻璃大厦里举行的预算会议上,她的几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手们希望能拿到资金,在通用因为争夺市场份额而亏损的国家推出新车型。“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她回忆道,“我回答说,’没有什么是我们不得不做的。’”后来,通用宣布将减少或者基本停止在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生产汽车。两年后,通用将在德国的欧宝汽车(Opel)、在英国的Vauxhall和其他一些资产卖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据安曼说,大约在同一时期,通用汽车注意到了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在迅速扩张,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类威胁。之后又出现了谷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动作(这时候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还不叫Waymo),很显然,通用必须在这两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它将错失个人出行领域可能发生的自汽车问世以来最重大的变化。2016年1月,通用向规模小于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打算将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与这家公司的叫车服务结合起来。通用还担心,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落后于硅谷的某些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当时就是其中一家。其创始人是凯尔·沃格特(Kyle Vogt),他之前以11亿美元卖掉了游戏网站Twitch Interactive。Cruise当时正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系统改装到轿车上,包括沃格特本人的奥迪A4。该公司原计划将这套系统作为售后附件来推销。

试驾的时候,通用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在避让停靠的车辆以及面对来车执行左转弯的时候存在困难,通用希望Cruise可以帮它解决。“技术团队认为,Cruise能比通用推进得更快,”当时在通用内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工作的埃里希恩·马利克(Alisyn Malek)说。他随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ay Mobility。为吸引Crusie,通用在15亿美元投资之外还亮出了雪佛兰Bolt,这款电动车为了运行行车电脑搭载了车载电池。而且,更关键的是,通用自己的工厂就能生产出大量的汽车。通用告诉沃格特和他的投资人,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切实改变美国的汽车文化,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博拉变革计划的另一大块是电动化。通用的设计师们利用该公司新一代电池组搞出了18种不同的原型车,包括三厢轿车、混动SUV、跑车和用于多人拼车的自主驾驶汽车,所有这些车型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的。2017年9月,在通用工程中心灯火通明的穹形金属框架建筑里,博拉、安曼以及时任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马可·睿思(Mark Reuss)视察了这些车型。所有车型的下方车架上都安装了平板电池组。(睿思现已接替安曼出任通用汽车总裁。)

“这么做的目的是,”通用汽车首席设计师麦克·西姆科(Mike Simcoe)说,“为了表明我们可以0重新利用这些电动车的结构,生产所有类别的车型。”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不同车型可以极大降低制造整个电动车系列的成本,让它可以尝试特斯拉尚未做到的事—让电动车业务能盈利。睿思预计,通用汽车每年可在全球卖出100万台电动车并实现盈利。他说,开始的时候,电动车不会有燃油汽车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最终它们能做到。

在技术中心,睿思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条向上45度倾斜的直线,它的含义是,随着油耗标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格,加之通用已经没有更多的低成本手段能让汽车变得越来越轻、发动机越来越高效,通用要想造出符合要求的汽油车,未来将需要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随后睿思又画了一条穿过这条线向下倾斜的线,它代表电动车的预计成本将逐渐下降。以电动车上用的电池组为例,之前每千瓦时能量的成本超过1000美元,而据麦肯锡的数字,现在已经降到每千瓦时150-200美元。睿思表示,当这个数字降到100美元以下时,通用制造的电动车就能实现盈利。到那个时候,电动汽车在价格上就可以跟传统汽车竞争了。

睿思之前向博拉作类似演示的时候,博拉得出的结论是,通用最终在电动车上能实现盈利,而且无需像特斯拉那样将每台车卖到5万美元甚至更高。睿思表示,与其指望监管机构对汽车制造商放松要求,或是等着消费者喜欢上电动车,通用还是决定现在就冲进这个规模还很小的电动车市场,赌一把他们能够让这样的车既吸引用户,也能带来利润。2017年10月他宣布,到2023年底前,通用将销售20款全电动车型。其中超过半数将针对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鼓励政策让这里的电动车销售更容易。

睿思对发展电动车非常热衷,他甚至已经着手开发电动卡车。(通用一度已基本决定投资初创公司Rivian Automotive,后者打算2020年开始销售电动卡车和电动SUV,但最后交易没谈成,通用于是重新开始自己设计。)该公司还在试探性地考虑生产电动版“悍马”(Hummer),虽然造出电动版的凯迪拉克或者GMC品牌SUV的可能性更大。这些都是底特律出品的久经考验的巨无霸级车型,对通用来说,无论对其中哪款车改用电池供能都是无比重大的变动。在裁减老一班工程师的同时,睿思也在招聘程序员及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还有在电池化学领域富有经验的人。通用没有将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电脑安全系统的工作外包,而是留在自己内部。安曼将把Cruise的员工数增加一倍,达到2000人,而且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将从外面招聘。Cruise的网站上显示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最多的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埃森哲(Accenture)汽车和工业部门董事总经理布莱恩·欧文(BrianIrwin)说,虽然通用还将继续招聘传统型汽车工程师,但它同时也在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招聘电脑人才。一时之间,原本那些“汽车人”变成了不合时宜的怪咖。

在博拉召开的那次员工大会之外,睿思还在通用的工程部门举行了会议。他不愿介绍员工的总体反应,但透露有超过1000人参加会议,大家至少看上去明白通用打算做什么,而且,一部分人对公司所做的改变表示欢迎。

雪佛兰的Bolt电动车现在每台亏损9000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尽管通用需要迅速改进其电动车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即便美国和中国的汽车销售都在下滑,博拉仍不得不持续地从通用传统业务向外输血。(就不提经济衰退的威胁和大罢工要付出的代价了,不论它持续多久。)“真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她做或者不做,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一直跟踪研究通用及其他汽车制造商动向的戴维·凯斯(David Keith)说,“华尔街两者都想要。”

博拉这个“怎么做都不对”的问题或许能在通用的一家装配厂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该厂位于底特律北面一派田园风光的奥莱恩小镇,Bolt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以汽油为动力的雪佛兰Sonic也在这里。在主生产线和几处凹形开放场地之间,一些Bolt车在往返穿梭,有工人在凹形场地上安装感应器和其他能让车辆自己观察路况的技术装置。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同时生产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工厂,”负责厂内产品发布工作的经理杰克·亨德(Jack Hund)说,“这让我们的工作有了安全感。”这也会让博拉感到欣慰,至少眼下如此,因为她无需在还不确定消费者是否真心愿意购买电动车的情况下,就不得不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电动车工厂。

去年感恩节后通用宣布裁员关厂的消息后,特朗普对它大加指责。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通用位于俄亥俄州劳德斯顿县的那家大型工厂也被关了,而该县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立过功劳。博拉虽然不会到推特(Twitter)上向特朗普开战,但她似乎并未被总统吓住,仍在坚持自己的计划。鉴于不断有数十亿美元计的资本型投资项目在酝酿,她可以宣布一些未来的工厂投资来安抚特朗普。不过,这将让她在跟UAW进行合同谈判时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会跟她宣布裁员消息时向UAW传达的讯息有抵触—当时她表示,通用没有财力继续保留那些开工不足的工厂。

目前通用对劳德斯顿工厂的计划是卖掉它,然后可能会在附近建一座电池厂,能雇佣数百名属于工会会员的工人,但不会达到该厂原来几千人的规模。博拉还在考虑通过雇佣更多临时工来节约成本,这也是罢工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职业安全感永远都是个大问题,”UAW副主席、与通用谈判的首席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说,“现在对我们的会员是个艰难时期。涉及的问题远不止一两个。”这家工会多次批评通用一边在美国解雇工人、一边在墨西哥投资建厂。另一个经常重复的话题是UAW在通用需要它的时候做出了牺牲,现在,临时工们也应该拿到自己那一份回报。“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为公司所作的努力得到报偿,”目前在通用的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厂担任叉车司机的布莱恩·摩尔(Bryan Moore)说。这家工厂在通用去年11月宣布的关厂名单上;这次工会谈判的目标之一就是想让它继续开下去。

博拉对这样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在通用汽车去年筹划11月份宣布的消息时,管理层事先甚至根本未作计划、让其在首都华盛顿的员工联络特朗普政府以及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对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预先做好防范。博拉认为,她需要承受压力,为通用出现短期下滑和长期的剧烈变动—以及在一切按计划发展的情况下最终取得成功—作好准备。

“当你成为所有批评的焦点时,的确是很难。你必须坚定不移,”博拉说。她没有提到特朗普或者UAW。“那次经历破产重组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教训之一是,如果你遇到问题或者挑战,它绝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自动好转,你必须去解决它。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不论她做或者不做, 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撰文 | David Welch、Bryan Grule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感恩节过后的周一,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了该公司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计划。通用在北美地区有五家工厂被列入关停名单。由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6000个计时工岗位不久就会被裁掉;大约1.8万名享受固定薪酬的正式员工年底前必须考虑接受某项买断计划。公司方面需要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薪员工接受买断计划,但结果只有不到2000人表示同意。其他人不得不被迫离开,今年2月他们已开始陆续走人。

3月5日,几千名躲过裁员的通用汽车员工聚集在底特律市郊,参加在通用工程中心中庭举行的员工大会,听博拉介绍公司的改革计划。还有数千人通过网上直播旁听了会议。从一开始就业就在通用汽车的博拉已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时刻,或者作为老板,或者是作为下属。这一次她告诉听众,公司正在经历痛苦但无法回避的变革。她说,通用汽车不能继续在销售放缓的三厢和两厢轿车以及那些不能实现可观利润的海外市场上投资了。资金必须用在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她称这两类汽车是公司未来前途所系。“我们必须抓住机遇,”她对着一片安静的听众说,“请相信,我们不只是要参与这个新时代的竞争,我们还要胜出。”同样,9月15日走上街头参加罢工的4.6万名汽车工人也想赢得胜利。

当年,为了通用公司能渡过破产难关,他们曾在岗位、工资和福利方面作出种种让步,现在他们希望能得到回报。这次罢工会如何平息,在很大程度上与博拉是如何走到眼下这个通用汽车历史上的重要时刻有关。通用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这次裁员、关厂并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并不是因为资金不足或是销售额或利润在下降。相反,该公司经调整后的利润已经连续三年接近其约12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而且,它手头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它现在所缺乏的—至少博拉缺乏的—是一种信念,即未来几十年,内燃机汽车和人工驾驶汽车仍能让其保持全球性大企业的地位。

“曾经有一度,每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开我们的车,它能满足各种需求,”几个月前,博拉在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得不问,‘那么,我们应该把那些回报率不足的投资重新部署到哪里呢?’不过,一旦你开始相信全球变暖的理论,再看看当今世界各地的监管环境,答案就变得很清楚了:要赢得未来,你必须依靠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她说,“我们确信,这将是未来的交通方式。”

要将大量资金从盈利丰厚的业务转向(目前)还在大笔赔钱的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大且很冒风险的赌博。但赌的不是这个决定本身,而是时机。通用目前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业务,并抢着进入自动驾驶业务,动作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型车商都要快。它很可能要烧钱数年而见不到任何盈利。不过,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今年已经推迟了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如果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业务真正开始启动的时间比博拉期待的迟缓,那么回过头来看,通用此番抛弃数千名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放弃中小型汽油车就属于时机不成熟的举动;如果遇到油价大涨,这将使它比现在更容易受到冲击。更糟的是,它可能会在内燃机汽车时代余下的几十年大好时光里,将原本可以赚到的大量利润拱手让给其他制造商。

博拉深信,在最近的将来,通用每年能售出100万辆电动车,同时将降低成本,并在规模效应方面获得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公司(Tesla)都会嫉妒的优势。在自动驾驶方面,Cruise Automation首席执行官丹·安曼(Dan Ammann)相信,一个万亿美元级的大市场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瓜分。正是这样的市场潜力让博拉不惜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要快速了解博拉的构想,可以到旧金山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看一看。那里停着几十辆白色的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车上装饰着Cruise Automation的橘红色标识。Cruise是通用汽车2016年斥资1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企业,当时它还在亏损,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去年,博拉调派通用时任总裁安曼前去执掌该子公司,那之后,它先后从软银集团(Soft Bank)、本田汽车(Honda Motor)和T.Rowe Price几家公司拿到了共计61.5亿美元投资(通用仍持有其多数股份)。每次它拿到投资,通用的股价就会涨上一波,显示Cruise与通用汽车的传统业务一样,一直在提振通用的股价。安曼说,这些投资在为通用盈利的核心业务减轻负担和风险的同时,也在帮助通用发展新技术。

硅谷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初创公司。安曼预计,会有一波大规模淘汰过程。“这类公司如果没有数千名工程师搞开发、没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可用,没有跟某家汽车制造商深度合作,那么它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他在Cruise设在旧金山的某个办事处说,“眼下只有一家公司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也就是我们公司。”Cruise在旧金山一带共设有六个办事处。

在综合资产和投资人方面,唯一跟通用实力比较接近的是福特汽车(Ford Motor)。目前福特已买下自动驾驶软件公司ArgoAI的控股股份,并吸引到大众汽车(Volkswagen)出资成为其合伙人。与此同时,通用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比较谨慎地推进,最突出的是丰田汽车(Toyota Motor)。该公司领导层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可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对于那些记性还不错的观察家,博拉的宏大构想或许会令他们想起通用前首席执行官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上世纪80年代,在通用汽车业务出现萎缩之际,史密斯拿出近1000亿美元投在工业机器人和非汽车类企业的投资项目上,比如Hughes Aircraft和Electronic Data Systems等,最后只落得竹篮打水。

虽然说欲速则不达,然而,对网上叫车及相关服务(特别是递送业务)等新业务的影响,有哪位CEO能做到视而不见呢?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全球收入规模可达1.3万亿美元。同样,博拉又怎能无视通用汽车可能会因为过于谨小慎微而沦为下一个柯达(Kodak)或黑莓(BlackBerry)呢?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指出,在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等巨无霸企业都在争抢同一块大蛋糕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无所作为的风险要比有所作为大得多。博拉在提到相关风险时竟然用了更个人化的表述,她说“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让公司未来保持健康发展,不仅是未来几年、而是未来几十年,那么我就没脸见人了”。

从博拉出任CEO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她不像是一个会鲁莽行事而搞砸局面的人。博拉在底特律地区长大,父亲是通用汽车的一位模具工,属于UAW会员。博拉小时候爱上了一位堂兄妹的红色庞蒂亚克“火鸟”敞篷车。后来,拿到电子工程专业学位和斯坦福大学MBA学位的博拉在通用的制造部门一路晋升,之后又在属于所谓“软性部门”的内部沟通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干过一段时间,还曾担任前CEO小约翰·“杰克”·史密斯(John “Jack” Smith Jr.)的技术助理。破产重组之后,新董事会认为她的才干没得到充分发挥,于是在2011年将其调入产品开发部门,这里是自称“汽车人”的员工开发新车型的工程类部门。2014年她出任通用CEO,两年后又增加了董事长头衔。

博拉说,2009年经过历时40天疾风暴雨般的破产重组之后,通用汽车开始收缩在美国的业务,但仍有几件事没能完成,包括国际业务重组。2015年,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市中心一幢筒形玻璃大厦里举行的预算会议上,她的几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手们希望能拿到资金,在通用因为争夺市场份额而亏损的国家推出新车型。“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她回忆道,“我回答说,’没有什么是我们不得不做的。’”后来,通用宣布将减少或者基本停止在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生产汽车。两年后,通用将在德国的欧宝汽车(Opel)、在英国的Vauxhall和其他一些资产卖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据安曼说,大约在同一时期,通用汽车注意到了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在迅速扩张,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类威胁。之后又出现了谷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动作(这时候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还不叫Waymo),很显然,通用必须在这两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它将错失个人出行领域可能发生的自汽车问世以来最重大的变化。2016年1月,通用向规模小于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打算将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与这家公司的叫车服务结合起来。通用还担心,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落后于硅谷的某些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当时就是其中一家。其创始人是凯尔·沃格特(Kyle Vogt),他之前以11亿美元卖掉了游戏网站Twitch Interactive。Cruise当时正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系统改装到轿车上,包括沃格特本人的奥迪A4。该公司原计划将这套系统作为售后附件来推销。

试驾的时候,通用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在避让停靠的车辆以及面对来车执行左转弯的时候存在困难,通用希望Cruise可以帮它解决。“技术团队认为,Cruise能比通用推进得更快,”当时在通用内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工作的埃里希恩·马利克(Alisyn Malek)说。他随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ay Mobility。为吸引Crusie,通用在15亿美元投资之外还亮出了雪佛兰Bolt,这款电动车为了运行行车电脑搭载了车载电池。而且,更关键的是,通用自己的工厂就能生产出大量的汽车。通用告诉沃格特和他的投资人,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切实改变美国的汽车文化,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博拉变革计划的另一大块是电动化。通用的设计师们利用该公司新一代电池组搞出了18种不同的原型车,包括三厢轿车、混动SUV、跑车和用于多人拼车的自主驾驶汽车,所有这些车型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的。2017年9月,在通用工程中心灯火通明的穹形金属框架建筑里,博拉、安曼以及时任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马可·睿思(Mark Reuss)视察了这些车型。所有车型的下方车架上都安装了平板电池组。(睿思现已接替安曼出任通用汽车总裁。)

“这么做的目的是,”通用汽车首席设计师麦克·西姆科(Mike Simcoe)说,“为了表明我们可以0重新利用这些电动车的结构,生产所有类别的车型。”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不同车型可以极大降低制造整个电动车系列的成本,让它可以尝试特斯拉尚未做到的事—让电动车业务能盈利。睿思预计,通用汽车每年可在全球卖出100万台电动车并实现盈利。他说,开始的时候,电动车不会有燃油汽车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最终它们能做到。

在技术中心,睿思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条向上45度倾斜的直线,它的含义是,随着油耗标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格,加之通用已经没有更多的低成本手段能让汽车变得越来越轻、发动机越来越高效,通用要想造出符合要求的汽油车,未来将需要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随后睿思又画了一条穿过这条线向下倾斜的线,它代表电动车的预计成本将逐渐下降。以电动车上用的电池组为例,之前每千瓦时能量的成本超过1000美元,而据麦肯锡的数字,现在已经降到每千瓦时150-200美元。睿思表示,当这个数字降到100美元以下时,通用制造的电动车就能实现盈利。到那个时候,电动汽车在价格上就可以跟传统汽车竞争了。

睿思之前向博拉作类似演示的时候,博拉得出的结论是,通用最终在电动车上能实现盈利,而且无需像特斯拉那样将每台车卖到5万美元甚至更高。睿思表示,与其指望监管机构对汽车制造商放松要求,或是等着消费者喜欢上电动车,通用还是决定现在就冲进这个规模还很小的电动车市场,赌一把他们能够让这样的车既吸引用户,也能带来利润。2017年10月他宣布,到2023年底前,通用将销售20款全电动车型。其中超过半数将针对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鼓励政策让这里的电动车销售更容易。

睿思对发展电动车非常热衷,他甚至已经着手开发电动卡车。(通用一度已基本决定投资初创公司Rivian Automotive,后者打算2020年开始销售电动卡车和电动SUV,但最后交易没谈成,通用于是重新开始自己设计。)该公司还在试探性地考虑生产电动版“悍马”(Hummer),虽然造出电动版的凯迪拉克或者GMC品牌SUV的可能性更大。这些都是底特律出品的久经考验的巨无霸级车型,对通用来说,无论对其中哪款车改用电池供能都是无比重大的变动。在裁减老一班工程师的同时,睿思也在招聘程序员及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还有在电池化学领域富有经验的人。通用没有将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电脑安全系统的工作外包,而是留在自己内部。安曼将把Cruise的员工数增加一倍,达到2000人,而且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将从外面招聘。Cruise的网站上显示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最多的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埃森哲(Accenture)汽车和工业部门董事总经理布莱恩·欧文(BrianIrwin)说,虽然通用还将继续招聘传统型汽车工程师,但它同时也在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招聘电脑人才。一时之间,原本那些“汽车人”变成了不合时宜的怪咖。

在博拉召开的那次员工大会之外,睿思还在通用的工程部门举行了会议。他不愿介绍员工的总体反应,但透露有超过1000人参加会议,大家至少看上去明白通用打算做什么,而且,一部分人对公司所做的改变表示欢迎。

雪佛兰的Bolt电动车现在每台亏损9000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尽管通用需要迅速改进其电动车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即便美国和中国的汽车销售都在下滑,博拉仍不得不持续地从通用传统业务向外输血。(就不提经济衰退的威胁和大罢工要付出的代价了,不论它持续多久。)“真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她做或者不做,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一直跟踪研究通用及其他汽车制造商动向的戴维·凯斯(David Keith)说,“华尔街两者都想要。”

博拉这个“怎么做都不对”的问题或许能在通用的一家装配厂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该厂位于底特律北面一派田园风光的奥莱恩小镇,Bolt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以汽油为动力的雪佛兰Sonic也在这里。在主生产线和几处凹形开放场地之间,一些Bolt车在往返穿梭,有工人在凹形场地上安装感应器和其他能让车辆自己观察路况的技术装置。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同时生产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工厂,”负责厂内产品发布工作的经理杰克·亨德(Jack Hund)说,“这让我们的工作有了安全感。”这也会让博拉感到欣慰,至少眼下如此,因为她无需在还不确定消费者是否真心愿意购买电动车的情况下,就不得不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电动车工厂。

去年感恩节后通用宣布裁员关厂的消息后,特朗普对它大加指责。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通用位于俄亥俄州劳德斯顿县的那家大型工厂也被关了,而该县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立过功劳。博拉虽然不会到推特(Twitter)上向特朗普开战,但她似乎并未被总统吓住,仍在坚持自己的计划。鉴于不断有数十亿美元计的资本型投资项目在酝酿,她可以宣布一些未来的工厂投资来安抚特朗普。不过,这将让她在跟UAW进行合同谈判时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会跟她宣布裁员消息时向UAW传达的讯息有抵触—当时她表示,通用没有财力继续保留那些开工不足的工厂。

目前通用对劳德斯顿工厂的计划是卖掉它,然后可能会在附近建一座电池厂,能雇佣数百名属于工会会员的工人,但不会达到该厂原来几千人的规模。博拉还在考虑通过雇佣更多临时工来节约成本,这也是罢工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职业安全感永远都是个大问题,”UAW副主席、与通用谈判的首席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说,“现在对我们的会员是个艰难时期。涉及的问题远不止一两个。”这家工会多次批评通用一边在美国解雇工人、一边在墨西哥投资建厂。另一个经常重复的话题是UAW在通用需要它的时候做出了牺牲,现在,临时工们也应该拿到自己那一份回报。“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为公司所作的努力得到报偿,”目前在通用的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厂担任叉车司机的布莱恩·摩尔(Bryan Moore)说。这家工厂在通用去年11月宣布的关厂名单上;这次工会谈判的目标之一就是想让它继续开下去。

博拉对这样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在通用汽车去年筹划11月份宣布的消息时,管理层事先甚至根本未作计划、让其在首都华盛顿的员工联络特朗普政府以及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对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预先做好防范。博拉认为,她需要承受压力,为通用出现短期下滑和长期的剧烈变动—以及在一切按计划发展的情况下最终取得成功—作好准备。

“当你成为所有批评的焦点时,的确是很难。你必须坚定不移,”博拉说。她没有提到特朗普或者UAW。“那次经历破产重组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教训之一是,如果你遇到问题或者挑战,它绝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自动好转,你必须去解决它。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百年车企如何化解破产危机

发布日期:2019-10-16 07:43
摘要:“不论她做或者不做, 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撰文 | David Welch、Bryan Grule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感恩节过后的周一,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了该公司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计划。通用在北美地区有五家工厂被列入关停名单。由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6000个计时工岗位不久就会被裁掉;大约1.8万名享受固定薪酬的正式员工年底前必须考虑接受某项买断计划。公司方面需要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薪员工接受买断计划,但结果只有不到2000人表示同意。其他人不得不被迫离开,今年2月他们已开始陆续走人。

3月5日,几千名躲过裁员的通用汽车员工聚集在底特律市郊,参加在通用工程中心中庭举行的员工大会,听博拉介绍公司的改革计划。还有数千人通过网上直播旁听了会议。从一开始就业就在通用汽车的博拉已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时刻,或者作为老板,或者是作为下属。这一次她告诉听众,公司正在经历痛苦但无法回避的变革。她说,通用汽车不能继续在销售放缓的三厢和两厢轿车以及那些不能实现可观利润的海外市场上投资了。资金必须用在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她称这两类汽车是公司未来前途所系。“我们必须抓住机遇,”她对着一片安静的听众说,“请相信,我们不只是要参与这个新时代的竞争,我们还要胜出。”同样,9月15日走上街头参加罢工的4.6万名汽车工人也想赢得胜利。

当年,为了通用公司能渡过破产难关,他们曾在岗位、工资和福利方面作出种种让步,现在他们希望能得到回报。这次罢工会如何平息,在很大程度上与博拉是如何走到眼下这个通用汽车历史上的重要时刻有关。通用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这次裁员、关厂并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并不是因为资金不足或是销售额或利润在下降。相反,该公司经调整后的利润已经连续三年接近其约12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而且,它手头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它现在所缺乏的—至少博拉缺乏的—是一种信念,即未来几十年,内燃机汽车和人工驾驶汽车仍能让其保持全球性大企业的地位。

“曾经有一度,每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开我们的车,它能满足各种需求,”几个月前,博拉在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得不问,‘那么,我们应该把那些回报率不足的投资重新部署到哪里呢?’不过,一旦你开始相信全球变暖的理论,再看看当今世界各地的监管环境,答案就变得很清楚了:要赢得未来,你必须依靠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她说,“我们确信,这将是未来的交通方式。”

要将大量资金从盈利丰厚的业务转向(目前)还在大笔赔钱的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大且很冒风险的赌博。但赌的不是这个决定本身,而是时机。通用目前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业务,并抢着进入自动驾驶业务,动作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型车商都要快。它很可能要烧钱数年而见不到任何盈利。不过,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今年已经推迟了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如果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业务真正开始启动的时间比博拉期待的迟缓,那么回过头来看,通用此番抛弃数千名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放弃中小型汽油车就属于时机不成熟的举动;如果遇到油价大涨,这将使它比现在更容易受到冲击。更糟的是,它可能会在内燃机汽车时代余下的几十年大好时光里,将原本可以赚到的大量利润拱手让给其他制造商。

博拉深信,在最近的将来,通用每年能售出100万辆电动车,同时将降低成本,并在规模效应方面获得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公司(Tesla)都会嫉妒的优势。在自动驾驶方面,Cruise Automation首席执行官丹·安曼(Dan Ammann)相信,一个万亿美元级的大市场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瓜分。正是这样的市场潜力让博拉不惜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要快速了解博拉的构想,可以到旧金山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看一看。那里停着几十辆白色的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车上装饰着Cruise Automation的橘红色标识。Cruise是通用汽车2016年斥资1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企业,当时它还在亏损,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去年,博拉调派通用时任总裁安曼前去执掌该子公司,那之后,它先后从软银集团(Soft Bank)、本田汽车(Honda Motor)和T.Rowe Price几家公司拿到了共计61.5亿美元投资(通用仍持有其多数股份)。每次它拿到投资,通用的股价就会涨上一波,显示Cruise与通用汽车的传统业务一样,一直在提振通用的股价。安曼说,这些投资在为通用盈利的核心业务减轻负担和风险的同时,也在帮助通用发展新技术。

硅谷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初创公司。安曼预计,会有一波大规模淘汰过程。“这类公司如果没有数千名工程师搞开发、没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可用,没有跟某家汽车制造商深度合作,那么它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他在Cruise设在旧金山的某个办事处说,“眼下只有一家公司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也就是我们公司。”Cruise在旧金山一带共设有六个办事处。

在综合资产和投资人方面,唯一跟通用实力比较接近的是福特汽车(Ford Motor)。目前福特已买下自动驾驶软件公司ArgoAI的控股股份,并吸引到大众汽车(Volkswagen)出资成为其合伙人。与此同时,通用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比较谨慎地推进,最突出的是丰田汽车(Toyota Motor)。该公司领导层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可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对于那些记性还不错的观察家,博拉的宏大构想或许会令他们想起通用前首席执行官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上世纪80年代,在通用汽车业务出现萎缩之际,史密斯拿出近1000亿美元投在工业机器人和非汽车类企业的投资项目上,比如Hughes Aircraft和Electronic Data Systems等,最后只落得竹篮打水。

虽然说欲速则不达,然而,对网上叫车及相关服务(特别是递送业务)等新业务的影响,有哪位CEO能做到视而不见呢?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全球收入规模可达1.3万亿美元。同样,博拉又怎能无视通用汽车可能会因为过于谨小慎微而沦为下一个柯达(Kodak)或黑莓(BlackBerry)呢?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指出,在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等巨无霸企业都在争抢同一块大蛋糕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无所作为的风险要比有所作为大得多。博拉在提到相关风险时竟然用了更个人化的表述,她说“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让公司未来保持健康发展,不仅是未来几年、而是未来几十年,那么我就没脸见人了”。

从博拉出任CEO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她不像是一个会鲁莽行事而搞砸局面的人。博拉在底特律地区长大,父亲是通用汽车的一位模具工,属于UAW会员。博拉小时候爱上了一位堂兄妹的红色庞蒂亚克“火鸟”敞篷车。后来,拿到电子工程专业学位和斯坦福大学MBA学位的博拉在通用的制造部门一路晋升,之后又在属于所谓“软性部门”的内部沟通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干过一段时间,还曾担任前CEO小约翰·“杰克”·史密斯(John “Jack” Smith Jr.)的技术助理。破产重组之后,新董事会认为她的才干没得到充分发挥,于是在2011年将其调入产品开发部门,这里是自称“汽车人”的员工开发新车型的工程类部门。2014年她出任通用CEO,两年后又增加了董事长头衔。

博拉说,2009年经过历时40天疾风暴雨般的破产重组之后,通用汽车开始收缩在美国的业务,但仍有几件事没能完成,包括国际业务重组。2015年,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市中心一幢筒形玻璃大厦里举行的预算会议上,她的几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手们希望能拿到资金,在通用因为争夺市场份额而亏损的国家推出新车型。“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她回忆道,“我回答说,’没有什么是我们不得不做的。’”后来,通用宣布将减少或者基本停止在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生产汽车。两年后,通用将在德国的欧宝汽车(Opel)、在英国的Vauxhall和其他一些资产卖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据安曼说,大约在同一时期,通用汽车注意到了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在迅速扩张,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类威胁。之后又出现了谷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动作(这时候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还不叫Waymo),很显然,通用必须在这两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它将错失个人出行领域可能发生的自汽车问世以来最重大的变化。2016年1月,通用向规模小于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打算将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与这家公司的叫车服务结合起来。通用还担心,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落后于硅谷的某些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当时就是其中一家。其创始人是凯尔·沃格特(Kyle Vogt),他之前以11亿美元卖掉了游戏网站Twitch Interactive。Cruise当时正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系统改装到轿车上,包括沃格特本人的奥迪A4。该公司原计划将这套系统作为售后附件来推销。

试驾的时候,通用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在避让停靠的车辆以及面对来车执行左转弯的时候存在困难,通用希望Cruise可以帮它解决。“技术团队认为,Cruise能比通用推进得更快,”当时在通用内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工作的埃里希恩·马利克(Alisyn Malek)说。他随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ay Mobility。为吸引Crusie,通用在15亿美元投资之外还亮出了雪佛兰Bolt,这款电动车为了运行行车电脑搭载了车载电池。而且,更关键的是,通用自己的工厂就能生产出大量的汽车。通用告诉沃格特和他的投资人,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切实改变美国的汽车文化,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博拉变革计划的另一大块是电动化。通用的设计师们利用该公司新一代电池组搞出了18种不同的原型车,包括三厢轿车、混动SUV、跑车和用于多人拼车的自主驾驶汽车,所有这些车型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的。2017年9月,在通用工程中心灯火通明的穹形金属框架建筑里,博拉、安曼以及时任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马可·睿思(Mark Reuss)视察了这些车型。所有车型的下方车架上都安装了平板电池组。(睿思现已接替安曼出任通用汽车总裁。)

“这么做的目的是,”通用汽车首席设计师麦克·西姆科(Mike Simcoe)说,“为了表明我们可以0重新利用这些电动车的结构,生产所有类别的车型。”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不同车型可以极大降低制造整个电动车系列的成本,让它可以尝试特斯拉尚未做到的事—让电动车业务能盈利。睿思预计,通用汽车每年可在全球卖出100万台电动车并实现盈利。他说,开始的时候,电动车不会有燃油汽车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最终它们能做到。

在技术中心,睿思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条向上45度倾斜的直线,它的含义是,随着油耗标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格,加之通用已经没有更多的低成本手段能让汽车变得越来越轻、发动机越来越高效,通用要想造出符合要求的汽油车,未来将需要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随后睿思又画了一条穿过这条线向下倾斜的线,它代表电动车的预计成本将逐渐下降。以电动车上用的电池组为例,之前每千瓦时能量的成本超过1000美元,而据麦肯锡的数字,现在已经降到每千瓦时150-200美元。睿思表示,当这个数字降到100美元以下时,通用制造的电动车就能实现盈利。到那个时候,电动汽车在价格上就可以跟传统汽车竞争了。

睿思之前向博拉作类似演示的时候,博拉得出的结论是,通用最终在电动车上能实现盈利,而且无需像特斯拉那样将每台车卖到5万美元甚至更高。睿思表示,与其指望监管机构对汽车制造商放松要求,或是等着消费者喜欢上电动车,通用还是决定现在就冲进这个规模还很小的电动车市场,赌一把他们能够让这样的车既吸引用户,也能带来利润。2017年10月他宣布,到2023年底前,通用将销售20款全电动车型。其中超过半数将针对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鼓励政策让这里的电动车销售更容易。

睿思对发展电动车非常热衷,他甚至已经着手开发电动卡车。(通用一度已基本决定投资初创公司Rivian Automotive,后者打算2020年开始销售电动卡车和电动SUV,但最后交易没谈成,通用于是重新开始自己设计。)该公司还在试探性地考虑生产电动版“悍马”(Hummer),虽然造出电动版的凯迪拉克或者GMC品牌SUV的可能性更大。这些都是底特律出品的久经考验的巨无霸级车型,对通用来说,无论对其中哪款车改用电池供能都是无比重大的变动。在裁减老一班工程师的同时,睿思也在招聘程序员及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还有在电池化学领域富有经验的人。通用没有将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电脑安全系统的工作外包,而是留在自己内部。安曼将把Cruise的员工数增加一倍,达到2000人,而且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将从外面招聘。Cruise的网站上显示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最多的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埃森哲(Accenture)汽车和工业部门董事总经理布莱恩·欧文(BrianIrwin)说,虽然通用还将继续招聘传统型汽车工程师,但它同时也在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招聘电脑人才。一时之间,原本那些“汽车人”变成了不合时宜的怪咖。

在博拉召开的那次员工大会之外,睿思还在通用的工程部门举行了会议。他不愿介绍员工的总体反应,但透露有超过1000人参加会议,大家至少看上去明白通用打算做什么,而且,一部分人对公司所做的改变表示欢迎。

雪佛兰的Bolt电动车现在每台亏损9000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尽管通用需要迅速改进其电动车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即便美国和中国的汽车销售都在下滑,博拉仍不得不持续地从通用传统业务向外输血。(就不提经济衰退的威胁和大罢工要付出的代价了,不论它持续多久。)“真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她做或者不做,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一直跟踪研究通用及其他汽车制造商动向的戴维·凯斯(David Keith)说,“华尔街两者都想要。”

博拉这个“怎么做都不对”的问题或许能在通用的一家装配厂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该厂位于底特律北面一派田园风光的奥莱恩小镇,Bolt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以汽油为动力的雪佛兰Sonic也在这里。在主生产线和几处凹形开放场地之间,一些Bolt车在往返穿梭,有工人在凹形场地上安装感应器和其他能让车辆自己观察路况的技术装置。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同时生产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工厂,”负责厂内产品发布工作的经理杰克·亨德(Jack Hund)说,“这让我们的工作有了安全感。”这也会让博拉感到欣慰,至少眼下如此,因为她无需在还不确定消费者是否真心愿意购买电动车的情况下,就不得不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电动车工厂。

去年感恩节后通用宣布裁员关厂的消息后,特朗普对它大加指责。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通用位于俄亥俄州劳德斯顿县的那家大型工厂也被关了,而该县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立过功劳。博拉虽然不会到推特(Twitter)上向特朗普开战,但她似乎并未被总统吓住,仍在坚持自己的计划。鉴于不断有数十亿美元计的资本型投资项目在酝酿,她可以宣布一些未来的工厂投资来安抚特朗普。不过,这将让她在跟UAW进行合同谈判时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会跟她宣布裁员消息时向UAW传达的讯息有抵触—当时她表示,通用没有财力继续保留那些开工不足的工厂。

目前通用对劳德斯顿工厂的计划是卖掉它,然后可能会在附近建一座电池厂,能雇佣数百名属于工会会员的工人,但不会达到该厂原来几千人的规模。博拉还在考虑通过雇佣更多临时工来节约成本,这也是罢工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职业安全感永远都是个大问题,”UAW副主席、与通用谈判的首席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说,“现在对我们的会员是个艰难时期。涉及的问题远不止一两个。”这家工会多次批评通用一边在美国解雇工人、一边在墨西哥投资建厂。另一个经常重复的话题是UAW在通用需要它的时候做出了牺牲,现在,临时工们也应该拿到自己那一份回报。“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为公司所作的努力得到报偿,”目前在通用的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厂担任叉车司机的布莱恩·摩尔(Bryan Moore)说。这家工厂在通用去年11月宣布的关厂名单上;这次工会谈判的目标之一就是想让它继续开下去。

博拉对这样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在通用汽车去年筹划11月份宣布的消息时,管理层事先甚至根本未作计划、让其在首都华盛顿的员工联络特朗普政府以及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对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预先做好防范。博拉认为,她需要承受压力,为通用出现短期下滑和长期的剧烈变动—以及在一切按计划发展的情况下最终取得成功—作好准备。

“当你成为所有批评的焦点时,的确是很难。你必须坚定不移,”博拉说。她没有提到特朗普或者UAW。“那次经历破产重组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教训之一是,如果你遇到问题或者挑战,它绝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自动好转,你必须去解决它。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不论她做或者不做, 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撰文 | David Welch、Bryan Grule

OR--商业新媒体 】去年感恩节过后的周一,通用汽车(General Motors)首席执行官玛丽·博拉(Mary Barra)宣布了该公司自2009年破产重组以来规模最大的裁员计划。通用在北美地区有五家工厂被列入关停名单。由此,在美国和加拿大的6000个计时工岗位不久就会被裁掉;大约1.8万名享受固定薪酬的正式员工年底前必须考虑接受某项买断计划。公司方面需要超过三分之一的受薪员工接受买断计划,但结果只有不到2000人表示同意。其他人不得不被迫离开,今年2月他们已开始陆续走人。

3月5日,几千名躲过裁员的通用汽车员工聚集在底特律市郊,参加在通用工程中心中庭举行的员工大会,听博拉介绍公司的改革计划。还有数千人通过网上直播旁听了会议。从一开始就业就在通用汽车的博拉已多次经历过类似的时刻,或者作为老板,或者是作为下属。这一次她告诉听众,公司正在经历痛苦但无法回避的变革。她说,通用汽车不能继续在销售放缓的三厢和两厢轿车以及那些不能实现可观利润的海外市场上投资了。资金必须用在发展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上,她称这两类汽车是公司未来前途所系。“我们必须抓住机遇,”她对着一片安静的听众说,“请相信,我们不只是要参与这个新时代的竞争,我们还要胜出。”同样,9月15日走上街头参加罢工的4.6万名汽车工人也想赢得胜利。

当年,为了通用公司能渡过破产难关,他们曾在岗位、工资和福利方面作出种种让步,现在他们希望能得到回报。这次罢工会如何平息,在很大程度上与博拉是如何走到眼下这个通用汽车历史上的重要时刻有关。通用是世界第四大汽车制造商,这次裁员、关厂并与全美汽车工人联合会(UAW)闹到剑拔弩张的地步,并不是因为资金不足或是销售额或利润在下降。相反,该公司经调整后的利润已经连续三年接近其约120亿美元的最高纪录,而且,它手头握有充足的现金储备。它现在所缺乏的—至少博拉缺乏的—是一种信念,即未来几十年,内燃机汽车和人工驾驶汽车仍能让其保持全球性大企业的地位。

“曾经有一度,每个地方、所有人都在开我们的车,它能满足各种需求,”几个月前,博拉在其位于底特律市中心的办公室接受采访时说,“我们不得不问,‘那么,我们应该把那些回报率不足的投资重新部署到哪里呢?’不过,一旦你开始相信全球变暖的理论,再看看当今世界各地的监管环境,答案就变得很清楚了:要赢得未来,你必须依靠电动汽车和无人驾驶汽车,”她说,“我们确信,这将是未来的交通方式。”

要将大量资金从盈利丰厚的业务转向(目前)还在大笔赔钱的业务,这无疑是一个重大且很冒风险的赌博。但赌的不是这个决定本身,而是时机。通用目前在大力推进电动汽车业务,并抢着进入自动驾驶业务,动作比其他任何一家大型车商都要快。它很可能要烧钱数年而见不到任何盈利。不过,它旗下的自动驾驶子公司Cruise Automation今年已经推迟了无人驾驶汽车计划。如果将来无人驾驶汽车和电动汽车业务真正开始启动的时间比博拉期待的迟缓,那么回过头来看,通用此番抛弃数千名技术熟练的老员工、放弃中小型汽油车就属于时机不成熟的举动;如果遇到油价大涨,这将使它比现在更容易受到冲击。更糟的是,它可能会在内燃机汽车时代余下的几十年大好时光里,将原本可以赚到的大量利润拱手让给其他制造商。

博拉深信,在最近的将来,通用每年能售出100万辆电动车,同时将降低成本,并在规模效应方面获得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特斯拉公司(Tesla)都会嫉妒的优势。在自动驾驶方面,Cruise Automation首席执行官丹·安曼(Dan Ammann)相信,一个万亿美元级的大市场将由少数几家公司瓜分。正是这样的市场潜力让博拉不惜甘冒如此大的风险。

要快速了解博拉的构想,可以到旧金山的一家地下停车场里看一看。那里停着几十辆白色的雪佛兰Bolt电动汽车,车上装饰着Cruise Automation的橘红色标识。Cruise是通用汽车2016年斥资15亿美元收购的初创企业,当时它还在亏损,直到今天依然如此。去年,博拉调派通用时任总裁安曼前去执掌该子公司,那之后,它先后从软银集团(Soft Bank)、本田汽车(Honda Motor)和T.Rowe Price几家公司拿到了共计61.5亿美元投资(通用仍持有其多数股份)。每次它拿到投资,通用的股价就会涨上一波,显示Cruise与通用汽车的传统业务一样,一直在提振通用的股价。安曼说,这些投资在为通用盈利的核心业务减轻负担和风险的同时,也在帮助通用发展新技术。

硅谷到处都是无人驾驶技术初创公司。安曼预计,会有一波大规模淘汰过程。“这类公司如果没有数千名工程师搞开发、没有数十亿美元资金可用,没有跟某家汽车制造商深度合作,那么它成功的机会非常、非常渺茫,”他在Cruise设在旧金山的某个办事处说,“眼下只有一家公司具备所有这些条件,也就是我们公司。”Cruise在旧金山一带共设有六个办事处。

在综合资产和投资人方面,唯一跟通用实力比较接近的是福特汽车(Ford Motor)。目前福特已买下自动驾驶软件公司ArgoAI的控股股份,并吸引到大众汽车(Volkswagen)出资成为其合伙人。与此同时,通用的其他竞争对手都在比较谨慎地推进,最突出的是丰田汽车(Toyota Motor)。该公司领导层认为,自动驾驶技术的普及可能是几十年以后的事。对于那些记性还不错的观察家,博拉的宏大构想或许会令他们想起通用前首席执行官罗杰·史密斯(Roger Smith),上世纪80年代,在通用汽车业务出现萎缩之际,史密斯拿出近1000亿美元投在工业机器人和非汽车类企业的投资项目上,比如Hughes Aircraft和Electronic Data Systems等,最后只落得竹篮打水。

虽然说欲速则不达,然而,对网上叫车及相关服务(特别是递送业务)等新业务的影响,有哪位CEO能做到视而不见呢?据麦肯锡公司(McKinsey)预计,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全球收入规模可达1.3万亿美元。同样,博拉又怎能无视通用汽车可能会因为过于谨小慎微而沦为下一个柯达(Kodak)或黑莓(BlackBerry)呢?摩根士丹利(MorganStanley)分析师亚当·乔纳斯(Adam Jonas)指出,在亚马逊(Amazon)、苹果(Apple)和谷歌母公司旗下的Waymo等巨无霸企业都在争抢同一块大蛋糕的情况下,汽车制造商无所作为的风险要比有所作为大得多。博拉在提到相关风险时竟然用了更个人化的表述,她说“如果我们不采取措施让公司未来保持健康发展,不仅是未来几年、而是未来几十年,那么我就没脸见人了”。

从博拉出任CEO后这几年的表现来看,她不像是一个会鲁莽行事而搞砸局面的人。博拉在底特律地区长大,父亲是通用汽车的一位模具工,属于UAW会员。博拉小时候爱上了一位堂兄妹的红色庞蒂亚克“火鸟”敞篷车。后来,拿到电子工程专业学位和斯坦福大学MBA学位的博拉在通用的制造部门一路晋升,之后又在属于所谓“软性部门”的内部沟通部门和人力资源部门干过一段时间,还曾担任前CEO小约翰·“杰克”·史密斯(John “Jack” Smith Jr.)的技术助理。破产重组之后,新董事会认为她的才干没得到充分发挥,于是在2011年将其调入产品开发部门,这里是自称“汽车人”的员工开发新车型的工程类部门。2014年她出任通用CEO,两年后又增加了董事长头衔。

博拉说,2009年经过历时40天疾风暴雨般的破产重组之后,通用汽车开始收缩在美国的业务,但仍有几件事没能完成,包括国际业务重组。2015年,在通用汽车位于底特律市中心一幢筒形玻璃大厦里举行的预算会议上,她的几位负责海外业务的副手们希望能拿到资金,在通用因为争夺市场份额而亏损的国家推出新车型。“他们告诉我说,我们不得不这么做,”她回忆道,“我回答说,’没有什么是我们不得不做的。’”后来,通用宣布将减少或者基本停止在印尼、俄罗斯和泰国生产汽车。两年后,通用将在德国的欧宝汽车(Opel)、在英国的Vauxhall和其他一些资产卖给了法国标致雪铁龙集团(PSA Group)。

据安曼说,大约在同一时期,通用汽车注意到了优步公司(Uber Technologies)在迅速扩张,开始思考该如何应对这类威胁。之后又出现了谷歌在自动驾驶技术方面的动作(这时候谷歌的自动驾驶技术部门还不叫Waymo),很显然,通用必须在这两方面采取行动,否则,它将错失个人出行领域可能发生的自汽车问世以来最重大的变化。2016年1月,通用向规模小于优步的竞争对手Lyft投资5亿美元,打算将通用的自动驾驶技术与这家公司的叫车服务结合起来。通用还担心,它在自动驾驶领域的发展落后于硅谷的某些初创公司。Cruise Automation当时就是其中一家。其创始人是凯尔·沃格特(Kyle Vogt),他之前以11亿美元卖掉了游戏网站Twitch Interactive。Cruise当时正将一套自动驾驶软件系统改装到轿车上,包括沃格特本人的奥迪A4。该公司原计划将这套系统作为售后附件来推销。

试驾的时候,通用自己的无人驾驶汽车在避让停靠的车辆以及面对来车执行左转弯的时候存在困难,通用希望Cruise可以帮它解决。“技术团队认为,Cruise能比通用推进得更快,”当时在通用内部的风险投资基金工作的埃里希恩·马利克(Alisyn Malek)说。他随后与人联合创办了自动驾驶技术公司May Mobility。为吸引Crusie,通用在15亿美元投资之外还亮出了雪佛兰Bolt,这款电动车为了运行行车电脑搭载了车载电池。而且,更关键的是,通用自己的工厂就能生产出大量的汽车。通用告诉沃格特和他的投资人,如果他们希望自己的技术能切实改变美国的汽车文化,这是他们最好的机会。

博拉变革计划的另一大块是电动化。通用的设计师们利用该公司新一代电池组搞出了18种不同的原型车,包括三厢轿车、混动SUV、跑车和用于多人拼车的自主驾驶汽车,所有这些车型都是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的。2017年9月,在通用工程中心灯火通明的穹形金属框架建筑里,博拉、安曼以及时任产品开发部门负责人马可·睿思(Mark Reuss)视察了这些车型。所有车型的下方车架上都安装了平板电池组。(睿思现已接替安曼出任通用汽车总裁。)

“这么做的目的是,”通用汽车首席设计师麦克·西姆科(Mike Simcoe)说,“为了表明我们可以0重新利用这些电动车的结构,生产所有类别的车型。”在同一个平台上开发不同车型可以极大降低制造整个电动车系列的成本,让它可以尝试特斯拉尚未做到的事—让电动车业务能盈利。睿思预计,通用汽车每年可在全球卖出100万台电动车并实现盈利。他说,开始的时候,电动车不会有燃油汽车那么高的毛利率,但最终它们能做到。

在技术中心,睿思走到一块白板前,画了一条向上45度倾斜的直线,它的含义是,随着油耗标准和其他方面的监管要求越来越严格,加之通用已经没有更多的低成本手段能让汽车变得越来越轻、发动机越来越高效,通用要想造出符合要求的汽油车,未来将需要付出越来越大的代价。随后睿思又画了一条穿过这条线向下倾斜的线,它代表电动车的预计成本将逐渐下降。以电动车上用的电池组为例,之前每千瓦时能量的成本超过1000美元,而据麦肯锡的数字,现在已经降到每千瓦时150-200美元。睿思表示,当这个数字降到100美元以下时,通用制造的电动车就能实现盈利。到那个时候,电动汽车在价格上就可以跟传统汽车竞争了。

睿思之前向博拉作类似演示的时候,博拉得出的结论是,通用最终在电动车上能实现盈利,而且无需像特斯拉那样将每台车卖到5万美元甚至更高。睿思表示,与其指望监管机构对汽车制造商放松要求,或是等着消费者喜欢上电动车,通用还是决定现在就冲进这个规模还很小的电动车市场,赌一把他们能够让这样的车既吸引用户,也能带来利润。2017年10月他宣布,到2023年底前,通用将销售20款全电动车型。其中超过半数将针对中国市场,中国政府的鼓励政策让这里的电动车销售更容易。

睿思对发展电动车非常热衷,他甚至已经着手开发电动卡车。(通用一度已基本决定投资初创公司Rivian Automotive,后者打算2020年开始销售电动卡车和电动SUV,但最后交易没谈成,通用于是重新开始自己设计。)该公司还在试探性地考虑生产电动版“悍马”(Hummer),虽然造出电动版的凯迪拉克或者GMC品牌SUV的可能性更大。这些都是底特律出品的久经考验的巨无霸级车型,对通用来说,无论对其中哪款车改用电池供能都是无比重大的变动。在裁减老一班工程师的同时,睿思也在招聘程序员及软件和人工智能工程师,还有在电池化学领域富有经验的人。通用没有将开发车载信息娱乐系统和电脑安全系统的工作外包,而是留在自己内部。安曼将把Cruise的员工数增加一倍,达到2000人,而且他说,这些人基本都将从外面招聘。Cruise的网站上显示有超过300个职位空缺,最多的是软件工程方面的。埃森哲(Accenture)汽车和工业部门董事总经理布莱恩·欧文(BrianIrwin)说,虽然通用还将继续招聘传统型汽车工程师,但它同时也在从卡内基梅隆大学、麻省理工学院和斯坦福大学招聘电脑人才。一时之间,原本那些“汽车人”变成了不合时宜的怪咖。

在博拉召开的那次员工大会之外,睿思还在通用的工程部门举行了会议。他不愿介绍员工的总体反应,但透露有超过1000人参加会议,大家至少看上去明白通用打算做什么,而且,一部分人对公司所做的改变表示欢迎。

雪佛兰的Bolt电动车现在每台亏损9000美元,这是一个不小的数字。尽管通用需要迅速改进其电动车是个不争的事实,但与此同时,即便美国和中国的汽车销售都在下滑,博拉仍不得不持续地从通用传统业务向外输血。(就不提经济衰退的威胁和大罢工要付出的代价了,不论它持续多久。)“真的,现在这种情况下,不论她做或者不做,大家都会认为她是错的,”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助理教授、一直跟踪研究通用及其他汽车制造商动向的戴维·凯斯(David Keith)说,“华尔街两者都想要。”

博拉这个“怎么做都不对”的问题或许能在通用的一家装配厂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该厂位于底特律北面一派田园风光的奥莱恩小镇,Bolt就是在这里生产的,以汽油为动力的雪佛兰Sonic也在这里。在主生产线和几处凹形开放场地之间,一些Bolt车在往返穿梭,有工人在凹形场地上安装感应器和其他能让车辆自己观察路况的技术装置。

“这是世界上唯一一家能同时生产内燃机汽车、电动汽车和自动驾驶汽车的工厂,”负责厂内产品发布工作的经理杰克·亨德(Jack Hund)说,“这让我们的工作有了安全感。”这也会让博拉感到欣慰,至少眼下如此,因为她无需在还不确定消费者是否真心愿意购买电动车的情况下,就不得不投资数十亿美元建设新的电动车工厂。

去年感恩节后通用宣布裁员关厂的消息后,特朗普对它大加指责。这并不让人意外,因为通用位于俄亥俄州劳德斯顿县的那家大型工厂也被关了,而该县对特朗普当选总统立过功劳。博拉虽然不会到推特(Twitter)上向特朗普开战,但她似乎并未被总统吓住,仍在坚持自己的计划。鉴于不断有数十亿美元计的资本型投资项目在酝酿,她可以宣布一些未来的工厂投资来安抚特朗普。不过,这将让她在跟UAW进行合同谈判时失去讨价还价的筹码,因为这会跟她宣布裁员消息时向UAW传达的讯息有抵触—当时她表示,通用没有财力继续保留那些开工不足的工厂。

目前通用对劳德斯顿工厂的计划是卖掉它,然后可能会在附近建一座电池厂,能雇佣数百名属于工会会员的工人,但不会达到该厂原来几千人的规模。博拉还在考虑通过雇佣更多临时工来节约成本,这也是罢工涉及的一个重大问题。“职业安全感永远都是个大问题,”UAW副主席、与通用谈判的首席代表特里·迪特斯(Terry Dittes)说,“现在对我们的会员是个艰难时期。涉及的问题远不止一两个。”这家工会多次批评通用一边在美国解雇工人、一边在墨西哥投资建厂。另一个经常重复的话题是UAW在通用需要它的时候做出了牺牲,现在,临时工们也应该拿到自己那一份回报。“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为公司所作的努力得到报偿,”目前在通用的底特律-哈姆特拉米克工厂担任叉车司机的布莱恩·摩尔(Bryan Moore)说。这家工厂在通用去年11月宣布的关厂名单上;这次工会谈判的目标之一就是想让它继续开下去。

博拉对这样的反应似乎早有准备。在通用汽车去年筹划11月份宣布的消息时,管理层事先甚至根本未作计划、让其在首都华盛顿的员工联络特朗普政府以及密歇根和俄亥俄州的国会代表,对可能发生的负面影响预先做好防范。博拉认为,她需要承受压力,为通用出现短期下滑和长期的剧烈变动—以及在一切按计划发展的情况下最终取得成功—作好准备。

“当你成为所有批评的焦点时,的确是很难。你必须坚定不移,”博拉说。她没有提到特朗普或者UAW。“那次经历破产重组的过程中我学到的教训之一是,如果你遇到问题或者挑战,它绝不会因为时间推移而自动好转,你必须去解决它。一旦你知道你需要做什么,就得去做。”■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