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中国须严防资本外流

发布日期:2019-10-15 15:33
摘要: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项可能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的数据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的水平。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俗语“走后门”指的是绕过规则办事,这种行为通常意味着行贿或动用私人关系。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严格控制对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成功地锁住了透过正常渠道流出中国的资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

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末以来累计贬值近6%,若从2018年中算起则为贬值10%。一旦后门的口子开得更大了一些,或者官方贸易或投资流出于某种原因枯竭的话,那么中国政府或将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为避免恐慌而不得不卖出大量外汇储备的境地。对于中国外储这个货币堡垒出现裂缝的担忧,可能是导致北京方面不愿采取激进货币刺激举措的另一个原因。


相关的流动数据反映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目栏。该数字代表着记录贸易和投资流动的主要国际收支账目的余额,换言之,指的就是未经记录的以某种方式离开中国的资本。

在大多数国家,这个项目相对较小。然而,自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持续10年的升值趋势以来,中国的这一项目令人费解地持续呈现巨大负值。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其他机构的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项目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

最近,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Gene Ma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一项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1,3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

这表明,尽管几年前出台的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似乎有效,但中国仍容易受到非正式渠道资本外流不断增加的影响。在今年8月初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中国还没有公布第三季度的数据。

迄今为止,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抵消一些贸易战压力一直是中国的关键生存策略之一。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堤坝背后蠢蠢欲动的资本海洋正在发现新的裂缝,而失控的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又加剧了风险,因此这种策略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项可能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的数据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的水平。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俗语“走后门”指的是绕过规则办事,这种行为通常意味着行贿或动用私人关系。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严格控制对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成功地锁住了透过正常渠道流出中国的资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

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末以来累计贬值近6%,若从2018年中算起则为贬值10%。一旦后门的口子开得更大了一些,或者官方贸易或投资流出于某种原因枯竭的话,那么中国政府或将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为避免恐慌而不得不卖出大量外汇储备的境地。对于中国外储这个货币堡垒出现裂缝的担忧,可能是导致北京方面不愿采取激进货币刺激举措的另一个原因。


相关的流动数据反映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目栏。该数字代表着记录贸易和投资流动的主要国际收支账目的余额,换言之,指的就是未经记录的以某种方式离开中国的资本。

在大多数国家,这个项目相对较小。然而,自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持续10年的升值趋势以来,中国的这一项目令人费解地持续呈现巨大负值。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其他机构的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项目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

最近,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Gene Ma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一项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1,3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

这表明,尽管几年前出台的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似乎有效,但中国仍容易受到非正式渠道资本外流不断增加的影响。在今年8月初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中国还没有公布第三季度的数据。

迄今为止,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抵消一些贸易战压力一直是中国的关键生存策略之一。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堤坝背后蠢蠢欲动的资本海洋正在发现新的裂缝,而失控的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又加剧了风险,因此这种策略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项可能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的数据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的水平。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俗语“走后门”指的是绕过规则办事,这种行为通常意味着行贿或动用私人关系。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严格控制对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成功地锁住了透过正常渠道流出中国的资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

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末以来累计贬值近6%,若从2018年中算起则为贬值10%。一旦后门的口子开得更大了一些,或者官方贸易或投资流出于某种原因枯竭的话,那么中国政府或将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为避免恐慌而不得不卖出大量外汇储备的境地。对于中国外储这个货币堡垒出现裂缝的担忧,可能是导致北京方面不愿采取激进货币刺激举措的另一个原因。


相关的流动数据反映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目栏。该数字代表着记录贸易和投资流动的主要国际收支账目的余额,换言之,指的就是未经记录的以某种方式离开中国的资本。

在大多数国家,这个项目相对较小。然而,自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持续10年的升值趋势以来,中国的这一项目令人费解地持续呈现巨大负值。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其他机构的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项目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

最近,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Gene Ma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一项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1,3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

这表明,尽管几年前出台的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似乎有效,但中国仍容易受到非正式渠道资本外流不断增加的影响。在今年8月初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中国还没有公布第三季度的数据。

迄今为止,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抵消一些贸易战压力一直是中国的关键生存策略之一。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堤坝背后蠢蠢欲动的资本海洋正在发现新的裂缝,而失控的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又加剧了风险,因此这种策略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须严防资本外流

发布日期:2019-10-15 15:33
摘要: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项可能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的数据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的水平。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俗语“走后门”指的是绕过规则办事,这种行为通常意味着行贿或动用私人关系。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严格控制对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成功地锁住了透过正常渠道流出中国的资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

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末以来累计贬值近6%,若从2018年中算起则为贬值10%。一旦后门的口子开得更大了一些,或者官方贸易或投资流出于某种原因枯竭的话,那么中国政府或将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为避免恐慌而不得不卖出大量外汇储备的境地。对于中国外储这个货币堡垒出现裂缝的担忧,可能是导致北京方面不愿采取激进货币刺激举措的另一个原因。


相关的流动数据反映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目栏。该数字代表着记录贸易和投资流动的主要国际收支账目的余额,换言之,指的就是未经记录的以某种方式离开中国的资本。

在大多数国家,这个项目相对较小。然而,自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持续10年的升值趋势以来,中国的这一项目令人费解地持续呈现巨大负值。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其他机构的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项目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

最近,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Gene Ma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一项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1,3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

这表明,尽管几年前出台的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似乎有效,但中国仍容易受到非正式渠道资本外流不断增加的影响。在今年8月初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中国还没有公布第三季度的数据。

迄今为止,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抵消一些贸易战压力一直是中国的关键生存策略之一。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堤坝背后蠢蠢欲动的资本海洋正在发现新的裂缝,而失控的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又加剧了风险,因此这种策略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2019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一项可能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的数据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的水平。



撰文 | Nathaniel Tapli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俗语“走后门”指的是绕过规则办事,这种行为通常意味着行贿或动用私人关系。

自2016年以来,中国政府通过严格控制对外投资和其他资本流动,成功地锁住了透过正常渠道流出中国的资金。但现在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人民币近期急剧贬值后,资金通过后门渠道流出的压力正在增大。

人民币兑美元自今年4月末以来累计贬值近6%,若从2018年中算起则为贬值10%。一旦后门的口子开得更大了一些,或者官方贸易或投资流出于某种原因枯竭的话,那么中国政府或将发现自己再次陷入为避免恐慌而不得不卖出大量外汇储备的境地。对于中国外储这个货币堡垒出现裂缝的担忧,可能是导致北京方面不愿采取激进货币刺激举措的另一个原因。


相关的流动数据反映在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项目栏。该数字代表着记录贸易和投资流动的主要国际收支账目的余额,换言之,指的就是未经记录的以某种方式离开中国的资本。

在大多数国家,这个项目相对较小。然而,自2014年人民币兑美元结束了持续10年的升值趋势以来,中国的这一项目令人费解地持续呈现巨大负值。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和其他机构的分析师长期以来一直怀疑,这一项目代表未记录的资本外流。

最近,这一趋势变得更加明显。国际金融协会(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Finance)的Gene Ma指出,中国国际收支平衡表中的误差与遗漏一项在2019年上半年达到历史同期最高水平1,310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和2016年上一轮大规模资本外流时期上半年的平均值800亿美元。

这表明,尽管几年前出台的限制资本外流的措施似乎有效,但中国仍容易受到非正式渠道资本外流不断增加的影响。在今年8月初人民币大幅贬值之后,中国还没有公布第三季度的数据。

迄今为止,通过人民币贬值来抵消一些贸易战压力一直是中国的关键生存策略之一。但越来越多的迹象表明,中国堤坝背后蠢蠢欲动的资本海洋正在发现新的裂缝,而失控的国内食品价格上涨又加剧了风险,因此这种策略似乎越来越危险了。■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