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分析:中国以少量让步达成贸易休战

发布日期:2019-10-14 07:22
摘要:中方相信时间对自己有利,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压力。与此同时中国乐意增加购买美国猪肉、大豆等农产品以安抚特朗普。



米强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对美长期贸易战经历了不断升级的五个月后,上周五中国官员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作为对一系列适度让步——其中大部分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前几轮谈判中就已提出的——的交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暂缓实施原定于10月15日生效的又一轮关税上调。

这一休战为一系列更加事关重大的谈判奠定了基础,那些谈判将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预计在11月16日至1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圣地亚哥峰会间隙会晤、敲定上周五达成的协议之后举行。

要达成覆盖更具争议性的问题——例如中国政府对战略产业和国有企业的支持——的最终和解,双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特朗普曾希望在他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之前就达成这样的协议。

然而,中方谈判人员认为时间对他们有利,他们可以继续在任何“系统性”改革上拒绝特朗普和他的首席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担心这些改革会削弱中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

私下里,中国官员们表示,他们感到幸运,因为特朗普等了一年才在2018年春季发动贸易攻势,使他的谈判人员只有大约18个月与中国对峙,之后美国的国内政治压力就开始迫使他们退缩。

美国总统希望让自己在几个农业州的支持者获得喘息,他们承受了中国报复关税的主要打击,而股市飙升有助于提振他的连任前景。

“美国经济面临压力,而特朗普面临一场选举,”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此前特朗普想要加剧紧张,但现在他需要降温。”

习近平面临自己的压力。将于10月18日宣布的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下滑至6%以下。当局还仍在艰难抗击一场非洲猪瘟疫情,这场疫情使中国的生猪存栏量骤减,并使猪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飞涨。

但是,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不同,中国央行迄今没有大幅降息,同时由副总理刘鹤带队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很乐意增加对美国猪肉、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购买,从而安抚特朗普。

“美国面临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而且(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限,”中国国务院旗下一个智库的副主任徐洪才表示。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刘鹤带队的谈判团队成员易纲上月下旬曾吹嘘说:“我国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应当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

尽管北京方面自信地认为,其在贸易谈判中有一手比华盛顿方面更好的牌,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特朗普极其不信任,并警惕特朗普政府让世界上两个最大且相互联系的经济体“脱钩”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已至少五次让刘鹤下不了台,反悔了中国副总理以为已经达成的谅解,或者在他有一次访问华盛顿前夕宣布上调对华关税或出台制裁。

例如,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提到双方在一系列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比美国总统所称的双方已经达成“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要谨慎得多。

特朗普政府上周一表示,将采取行动限制八家新兴的中国科技公司获得美国技术出口,理由是这些公司提供了在新疆庞大的监狱网络中使用的监视和其他设备。

“目前没有真正的(非美国)采购选择,特别是对监控设备公司至关重要的存储设备,”一位美国高管表示。“(这些出口限制)可能扼杀北京方面眼中的潜在国家冠军企业。”

就连上周五终于达成的临时协议,也成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最后一刻嘲讽的话题,使中国官员们担心美国总统在白宫会晤期间当面让刘鹤难堪的可能性。“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特朗普周四在推文中写道。“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他补充说,仿佛在宣传真人秀电视系列剧的下一集。

“中国官员该如何理解这样的声明?”位于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莫天安(Andy Mok)表示。“他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方相信时间对自己有利,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压力。与此同时中国乐意增加购买美国猪肉、大豆等农产品以安抚特朗普。



米强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对美长期贸易战经历了不断升级的五个月后,上周五中国官员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作为对一系列适度让步——其中大部分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前几轮谈判中就已提出的——的交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暂缓实施原定于10月15日生效的又一轮关税上调。

这一休战为一系列更加事关重大的谈判奠定了基础,那些谈判将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预计在11月16日至1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圣地亚哥峰会间隙会晤、敲定上周五达成的协议之后举行。

要达成覆盖更具争议性的问题——例如中国政府对战略产业和国有企业的支持——的最终和解,双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特朗普曾希望在他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之前就达成这样的协议。

然而,中方谈判人员认为时间对他们有利,他们可以继续在任何“系统性”改革上拒绝特朗普和他的首席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担心这些改革会削弱中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

私下里,中国官员们表示,他们感到幸运,因为特朗普等了一年才在2018年春季发动贸易攻势,使他的谈判人员只有大约18个月与中国对峙,之后美国的国内政治压力就开始迫使他们退缩。

美国总统希望让自己在几个农业州的支持者获得喘息,他们承受了中国报复关税的主要打击,而股市飙升有助于提振他的连任前景。

“美国经济面临压力,而特朗普面临一场选举,”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此前特朗普想要加剧紧张,但现在他需要降温。”

习近平面临自己的压力。将于10月18日宣布的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下滑至6%以下。当局还仍在艰难抗击一场非洲猪瘟疫情,这场疫情使中国的生猪存栏量骤减,并使猪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飞涨。

但是,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不同,中国央行迄今没有大幅降息,同时由副总理刘鹤带队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很乐意增加对美国猪肉、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购买,从而安抚特朗普。

“美国面临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而且(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限,”中国国务院旗下一个智库的副主任徐洪才表示。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刘鹤带队的谈判团队成员易纲上月下旬曾吹嘘说:“我国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应当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

尽管北京方面自信地认为,其在贸易谈判中有一手比华盛顿方面更好的牌,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特朗普极其不信任,并警惕特朗普政府让世界上两个最大且相互联系的经济体“脱钩”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已至少五次让刘鹤下不了台,反悔了中国副总理以为已经达成的谅解,或者在他有一次访问华盛顿前夕宣布上调对华关税或出台制裁。

例如,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提到双方在一系列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比美国总统所称的双方已经达成“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要谨慎得多。

特朗普政府上周一表示,将采取行动限制八家新兴的中国科技公司获得美国技术出口,理由是这些公司提供了在新疆庞大的监狱网络中使用的监视和其他设备。

“目前没有真正的(非美国)采购选择,特别是对监控设备公司至关重要的存储设备,”一位美国高管表示。“(这些出口限制)可能扼杀北京方面眼中的潜在国家冠军企业。”

就连上周五终于达成的临时协议,也成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最后一刻嘲讽的话题,使中国官员们担心美国总统在白宫会晤期间当面让刘鹤难堪的可能性。“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特朗普周四在推文中写道。“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他补充说,仿佛在宣传真人秀电视系列剧的下一集。

“中国官员该如何理解这样的声明?”位于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莫天安(Andy Mok)表示。“他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方相信时间对自己有利,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压力。与此同时中国乐意增加购买美国猪肉、大豆等农产品以安抚特朗普。



米强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对美长期贸易战经历了不断升级的五个月后,上周五中国官员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作为对一系列适度让步——其中大部分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前几轮谈判中就已提出的——的交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暂缓实施原定于10月15日生效的又一轮关税上调。

这一休战为一系列更加事关重大的谈判奠定了基础,那些谈判将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预计在11月16日至1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圣地亚哥峰会间隙会晤、敲定上周五达成的协议之后举行。

要达成覆盖更具争议性的问题——例如中国政府对战略产业和国有企业的支持——的最终和解,双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特朗普曾希望在他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之前就达成这样的协议。

然而,中方谈判人员认为时间对他们有利,他们可以继续在任何“系统性”改革上拒绝特朗普和他的首席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担心这些改革会削弱中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

私下里,中国官员们表示,他们感到幸运,因为特朗普等了一年才在2018年春季发动贸易攻势,使他的谈判人员只有大约18个月与中国对峙,之后美国的国内政治压力就开始迫使他们退缩。

美国总统希望让自己在几个农业州的支持者获得喘息,他们承受了中国报复关税的主要打击,而股市飙升有助于提振他的连任前景。

“美国经济面临压力,而特朗普面临一场选举,”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此前特朗普想要加剧紧张,但现在他需要降温。”

习近平面临自己的压力。将于10月18日宣布的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下滑至6%以下。当局还仍在艰难抗击一场非洲猪瘟疫情,这场疫情使中国的生猪存栏量骤减,并使猪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飞涨。

但是,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不同,中国央行迄今没有大幅降息,同时由副总理刘鹤带队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很乐意增加对美国猪肉、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购买,从而安抚特朗普。

“美国面临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而且(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限,”中国国务院旗下一个智库的副主任徐洪才表示。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刘鹤带队的谈判团队成员易纲上月下旬曾吹嘘说:“我国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应当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

尽管北京方面自信地认为,其在贸易谈判中有一手比华盛顿方面更好的牌,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特朗普极其不信任,并警惕特朗普政府让世界上两个最大且相互联系的经济体“脱钩”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已至少五次让刘鹤下不了台,反悔了中国副总理以为已经达成的谅解,或者在他有一次访问华盛顿前夕宣布上调对华关税或出台制裁。

例如,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提到双方在一系列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比美国总统所称的双方已经达成“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要谨慎得多。

特朗普政府上周一表示,将采取行动限制八家新兴的中国科技公司获得美国技术出口,理由是这些公司提供了在新疆庞大的监狱网络中使用的监视和其他设备。

“目前没有真正的(非美国)采购选择,特别是对监控设备公司至关重要的存储设备,”一位美国高管表示。“(这些出口限制)可能扼杀北京方面眼中的潜在国家冠军企业。”

就连上周五终于达成的临时协议,也成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最后一刻嘲讽的话题,使中国官员们担心美国总统在白宫会晤期间当面让刘鹤难堪的可能性。“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特朗普周四在推文中写道。“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他补充说,仿佛在宣传真人秀电视系列剧的下一集。

“中国官员该如何理解这样的声明?”位于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莫天安(Andy Mok)表示。“他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分析:中国以少量让步达成贸易休战

发布日期:2019-10-14 07:22
摘要:中方相信时间对自己有利,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压力。与此同时中国乐意增加购买美国猪肉、大豆等农产品以安抚特朗普。



米强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对美长期贸易战经历了不断升级的五个月后,上周五中国官员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作为对一系列适度让步——其中大部分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前几轮谈判中就已提出的——的交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暂缓实施原定于10月15日生效的又一轮关税上调。

这一休战为一系列更加事关重大的谈判奠定了基础,那些谈判将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预计在11月16日至1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圣地亚哥峰会间隙会晤、敲定上周五达成的协议之后举行。

要达成覆盖更具争议性的问题——例如中国政府对战略产业和国有企业的支持——的最终和解,双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特朗普曾希望在他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之前就达成这样的协议。

然而,中方谈判人员认为时间对他们有利,他们可以继续在任何“系统性”改革上拒绝特朗普和他的首席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担心这些改革会削弱中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

私下里,中国官员们表示,他们感到幸运,因为特朗普等了一年才在2018年春季发动贸易攻势,使他的谈判人员只有大约18个月与中国对峙,之后美国的国内政治压力就开始迫使他们退缩。

美国总统希望让自己在几个农业州的支持者获得喘息,他们承受了中国报复关税的主要打击,而股市飙升有助于提振他的连任前景。

“美国经济面临压力,而特朗普面临一场选举,”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此前特朗普想要加剧紧张,但现在他需要降温。”

习近平面临自己的压力。将于10月18日宣布的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下滑至6%以下。当局还仍在艰难抗击一场非洲猪瘟疫情,这场疫情使中国的生猪存栏量骤减,并使猪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飞涨。

但是,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不同,中国央行迄今没有大幅降息,同时由副总理刘鹤带队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很乐意增加对美国猪肉、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购买,从而安抚特朗普。

“美国面临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而且(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限,”中国国务院旗下一个智库的副主任徐洪才表示。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刘鹤带队的谈判团队成员易纲上月下旬曾吹嘘说:“我国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应当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

尽管北京方面自信地认为,其在贸易谈判中有一手比华盛顿方面更好的牌,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特朗普极其不信任,并警惕特朗普政府让世界上两个最大且相互联系的经济体“脱钩”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已至少五次让刘鹤下不了台,反悔了中国副总理以为已经达成的谅解,或者在他有一次访问华盛顿前夕宣布上调对华关税或出台制裁。

例如,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提到双方在一系列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比美国总统所称的双方已经达成“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要谨慎得多。

特朗普政府上周一表示,将采取行动限制八家新兴的中国科技公司获得美国技术出口,理由是这些公司提供了在新疆庞大的监狱网络中使用的监视和其他设备。

“目前没有真正的(非美国)采购选择,特别是对监控设备公司至关重要的存储设备,”一位美国高管表示。“(这些出口限制)可能扼杀北京方面眼中的潜在国家冠军企业。”

就连上周五终于达成的临时协议,也成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最后一刻嘲讽的话题,使中国官员们担心美国总统在白宫会晤期间当面让刘鹤难堪的可能性。“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特朗普周四在推文中写道。“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他补充说,仿佛在宣传真人秀电视系列剧的下一集。

“中国官员该如何理解这样的声明?”位于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莫天安(Andy Mok)表示。“他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方相信时间对自己有利,因为特朗普面临国内压力。与此同时中国乐意增加购买美国猪肉、大豆等农产品以安抚特朗普。



米强 北京报道

OR--商业新媒体 】在对美长期贸易战经历了不断升级的五个月后,上周五中国官员终于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作为对一系列适度让步——其中大部分是由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领导的政府在前几轮谈判中就已提出的——的交换,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同意暂缓实施原定于10月15日生效的又一轮关税上调。

这一休战为一系列更加事关重大的谈判奠定了基础,那些谈判将在习近平和特朗普预计在11月16日至17日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圣地亚哥峰会间隙会晤、敲定上周五达成的协议之后举行。

要达成覆盖更具争议性的问题——例如中国政府对战略产业和国有企业的支持——的最终和解,双方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特朗普曾希望在他投入2020年连任竞选之前就达成这样的协议。

然而,中方谈判人员认为时间对他们有利,他们可以继续在任何“系统性”改革上拒绝特朗普和他的首席谈判代表——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担心这些改革会削弱中共对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控制。

私下里,中国官员们表示,他们感到幸运,因为特朗普等了一年才在2018年春季发动贸易攻势,使他的谈判人员只有大约18个月与中国对峙,之后美国的国内政治压力就开始迫使他们退缩。

美国总统希望让自己在几个农业州的支持者获得喘息,他们承受了中国报复关税的主要打击,而股市飙升有助于提振他的连任前景。

“美国经济面临压力,而特朗普面临一场选举,”一位中国官员表示。“此前特朗普想要加剧紧张,但现在他需要降温。”

习近平面临自己的压力。将于10月18日宣布的中国第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长率,可能在数十年来首次下滑至6%以下。当局还仍在艰难抗击一场非洲猪瘟疫情,这场疫情使中国的生猪存栏量骤减,并使猪肉和其他肉类的价格飞涨。

但是,与美联储(Federal Reserve)不同,中国央行迄今没有大幅降息,同时由副总理刘鹤带队的中国贸易谈判代表很乐意增加对美国猪肉、大豆和其他农产品的购买,从而安抚特朗普。

“美国面临日益加大的经济下行压力,而且(货币)政策调整的空间有限,”中国国务院旗下一个智库的副主任徐洪才表示。

与此形成反差的是,中国人民银行(PBoC)行长、刘鹤带队的谈判团队成员易纲上月下旬曾吹嘘说:“我国并不急于像其他一些国家央行所做的那样,有一些比较大的降息和量化宽松的政策……应当珍惜正常的货币政策空间,在尽量长的时间内延续正常的货币政策”。

尽管北京方面自信地认为,其在贸易谈判中有一手比华盛顿方面更好的牌,但中国官员仍然对特朗普极其不信任,并警惕特朗普政府让世界上两个最大且相互联系的经济体“脱钩”的决心。

在他们看来,特朗普已至少五次让刘鹤下不了台,反悔了中国副总理以为已经达成的谅解,或者在他有一次访问华盛顿前夕宣布上调对华关税或出台制裁。

例如,中国官方的新华社只提到双方在一系列领域“取得实质性进展”,这比美国总统所称的双方已经达成“实质性的第一阶段协议”要谨慎得多。

特朗普政府上周一表示,将采取行动限制八家新兴的中国科技公司获得美国技术出口,理由是这些公司提供了在新疆庞大的监狱网络中使用的监视和其他设备。

“目前没有真正的(非美国)采购选择,特别是对监控设备公司至关重要的存储设备,”一位美国高管表示。“(这些出口限制)可能扼杀北京方面眼中的潜在国家冠军企业。”

就连上周五终于达成的临时协议,也成为特朗普在Twitter上最后一刻嘲讽的话题,使中国官员们担心美国总统在白宫会晤期间当面让刘鹤难堪的可能性。“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特朗普周四在推文中写道。“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他补充说,仿佛在宣传真人秀电视系列剧的下一集。

“中国官员该如何理解这样的声明?”位于北京的“中国与全球化智库”(Center for China and Globalization)的莫天安(Andy Mok)表示。“他到底想不想达成协议?”■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