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创纪录发债近万亿 中国银行业大力“输血”以支持实体

发布日期:2019-10-11 16:47
摘要: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既要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又要出清不良防范风险,中国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补血”动力足,2019年发行的补充资本类债券规模攀至历史高位。

彭博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发行了9776.71亿元人民币债券以补充资本,创下历史最高,是去年全年发行量的2.4倍;发行的品种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相比之下,银行取道股市补充资本的力度要小得多,2019年发行的优先股和新股、以及二级市场增发等至少2139亿元,仅为债券的约两成。

“当前宏观上需要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对资本充足有较高要求,整个银行业要考虑发行资本补充工具,”穆迪高级分析师诸蜀宁接受彭博采访时称。

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金稳委去年底推动永续债发行,年初银保监会又开闸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7月份证监会提出,非上市银行无须“新三板”挂牌即可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

而肩负为实体经济输血重担的中小银行压力尤大。中国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在近四千家银行机构中,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420家,占比10.58%;这基本都是规模较小的商业银行。诸蜀宁认为,这420家银行就面临较严重的资本缺口。9月底国务院金融委会议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加上大量中小银行没有上市,自身信用等级不高,通过股债市场补充资本难度都相对更大。

不过,一味的扩张资本并非发展良策。曾刚指出,银行“不是规模越大越好”,而应该完善公司治理和发展集约化模式。诸蜀宁并称,银行存在大量互持彼此的资本补充工具现象,而这会造成风险的淤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既要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又要出清不良防范风险,中国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补血”动力足,2019年发行的补充资本类债券规模攀至历史高位。

彭博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发行了9776.71亿元人民币债券以补充资本,创下历史最高,是去年全年发行量的2.4倍;发行的品种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相比之下,银行取道股市补充资本的力度要小得多,2019年发行的优先股和新股、以及二级市场增发等至少2139亿元,仅为债券的约两成。

“当前宏观上需要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对资本充足有较高要求,整个银行业要考虑发行资本补充工具,”穆迪高级分析师诸蜀宁接受彭博采访时称。

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金稳委去年底推动永续债发行,年初银保监会又开闸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7月份证监会提出,非上市银行无须“新三板”挂牌即可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

而肩负为实体经济输血重担的中小银行压力尤大。中国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在近四千家银行机构中,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420家,占比10.58%;这基本都是规模较小的商业银行。诸蜀宁认为,这420家银行就面临较严重的资本缺口。9月底国务院金融委会议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加上大量中小银行没有上市,自身信用等级不高,通过股债市场补充资本难度都相对更大。

不过,一味的扩张资本并非发展良策。曾刚指出,银行“不是规模越大越好”,而应该完善公司治理和发展集约化模式。诸蜀宁并称,银行存在大量互持彼此的资本补充工具现象,而这会造成风险的淤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既要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又要出清不良防范风险,中国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补血”动力足,2019年发行的补充资本类债券规模攀至历史高位。

彭博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发行了9776.71亿元人民币债券以补充资本,创下历史最高,是去年全年发行量的2.4倍;发行的品种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相比之下,银行取道股市补充资本的力度要小得多,2019年发行的优先股和新股、以及二级市场增发等至少2139亿元,仅为债券的约两成。

“当前宏观上需要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对资本充足有较高要求,整个银行业要考虑发行资本补充工具,”穆迪高级分析师诸蜀宁接受彭博采访时称。

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金稳委去年底推动永续债发行,年初银保监会又开闸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7月份证监会提出,非上市银行无须“新三板”挂牌即可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

而肩负为实体经济输血重担的中小银行压力尤大。中国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在近四千家银行机构中,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420家,占比10.58%;这基本都是规模较小的商业银行。诸蜀宁认为,这420家银行就面临较严重的资本缺口。9月底国务院金融委会议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加上大量中小银行没有上市,自身信用等级不高,通过股债市场补充资本难度都相对更大。

不过,一味的扩张资本并非发展良策。曾刚指出,银行“不是规模越大越好”,而应该完善公司治理和发展集约化模式。诸蜀宁并称,银行存在大量互持彼此的资本补充工具现象,而这会造成风险的淤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创纪录发债近万亿 中国银行业大力“输血”以支持实体

发布日期:2019-10-11 16:47
摘要: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既要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又要出清不良防范风险,中国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补血”动力足,2019年发行的补充资本类债券规模攀至历史高位。

彭博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发行了9776.71亿元人民币债券以补充资本,创下历史最高,是去年全年发行量的2.4倍;发行的品种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相比之下,银行取道股市补充资本的力度要小得多,2019年发行的优先股和新股、以及二级市场增发等至少2139亿元,仅为债券的约两成。

“当前宏观上需要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对资本充足有较高要求,整个银行业要考虑发行资本补充工具,”穆迪高级分析师诸蜀宁接受彭博采访时称。

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金稳委去年底推动永续债发行,年初银保监会又开闸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7月份证监会提出,非上市银行无须“新三板”挂牌即可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

而肩负为实体经济输血重担的中小银行压力尤大。中国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在近四千家银行机构中,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420家,占比10.58%;这基本都是规模较小的商业银行。诸蜀宁认为,这420家银行就面临较严重的资本缺口。9月底国务院金融委会议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加上大量中小银行没有上市,自身信用等级不高,通过股债市场补充资本难度都相对更大。

不过,一味的扩张资本并非发展良策。曾刚指出,银行“不是规模越大越好”,而应该完善公司治理和发展集约化模式。诸蜀宁并称,银行存在大量互持彼此的资本补充工具现象,而这会造成风险的淤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



撰文 | 彭博

OR--商业新媒体 】既要加大信贷投放支持实体,又要出清不良防范风险,中国银行业在多重压力下“补血”动力足,2019年发行的补充资本类债券规模攀至历史高位。

彭博数据显示,2019年以来中国商业银行发行了9776.71亿元人民币债券以补充资本,创下历史最高,是去年全年发行量的2.4倍;发行的品种包括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相比之下,银行取道股市补充资本的力度要小得多,2019年发行的优先股和新股、以及二级市场增发等至少2139亿元,仅为债券的约两成。

“当前宏观上需要银行提供贷款支持实体经济,加大信贷投放对资本充足有较高要求,整个银行业要考虑发行资本补充工具,”穆迪高级分析师诸蜀宁接受彭博采访时称。

中国监管层早已看到商业银行的资本压力,鼓励其补充资本的政策频出,金稳委去年底推动永续债发行,年初银保监会又开闸允许保险资金投资永续债和商业银行二级资本债等资本工具;7月份证监会提出,非上市银行无须“新三板”挂牌即可发行优先股补充一级资本。

而肩负为实体经济输血重担的中小银行压力尤大。中国2018年金融稳定报告显示,在近四千家银行机构中,评级结果为8级(含)以上的420家,占比10.58%;这基本都是规模较小的商业银行。诸蜀宁认为,这420家银行就面临较严重的资本缺口。9月底国务院金融委会议进一步提出,要“加快构建商业银行资本补充长效机制”,特别强调要“重点支持中小银行补充资本”。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曾刚接受彭博采访时称,中小银行盈利能力偏弱且历史包袱偏重,影响了资本自我积累的能力,加上大量中小银行没有上市,自身信用等级不高,通过股债市场补充资本难度都相对更大。

不过,一味的扩张资本并非发展良策。曾刚指出,银行“不是规模越大越好”,而应该完善公司治理和发展集约化模式。诸蜀宁并称,银行存在大量互持彼此的资本补充工具现象,而这会造成风险的淤积。■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