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OR



长城脚下:睡梦中的音乐会

发布日期:2019-10-11 10:37
摘要:这个时长8小时的音乐会从晚上十点演奏至第二天清晨。现场300余观众躺在床上,在音乐中入睡并醒来。



撰文 | 子川

OR--商业新媒体 】10月4日晚上十点,国际新古典音乐领军人物、先锋音乐家马克斯•里希特在长城脚下为300余观众带来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音乐会《追梦•长城》——时长8小时,观众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躺在床上欣赏,伴着音乐入睡。

这场特别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Sleep)。它的现场版曾经在欧洲等地演出过,如今是第一次来到亚洲,在北京首演。马克斯•里希特在音乐会之前对媒体表示:“摇篮曲是人类接触的第一种歌谣,这是一支长达8小时的摇篮曲,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时代,我们让音乐来伴随我们生活中唯一可以静下来的时刻,仿佛回到我们作为婴儿时在母亲体内,音乐是本能所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睡眠障碍率为27%。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成年人失眠率高达38.2%,这意味着有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我一直有睡眠问题,身边朋友中也不乏失眠者,应邀参加这样一场音乐会,心中不免忐忑。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数千年来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梦想,在这里举行如此特别的活动,寓意可谓深远。尽管由于天气的原因,场地不得不移步至长城脚下公社的室内,其意义并没有减少。

乘大巴上山,进入基地的时候已是黑夜,气温骤降中冷风习习,没有繁星满天。吃过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排队领取床位号码后走进摆放了300余张床的大厅,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来,有兴奋也有些许不安,毕竟要在一个空间内跟这么多陌生人“亲密”接触,而且不知自己能否在音乐的伴奏下安然入睡。

现场观众们看起来兴致都很高,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些是全家出动,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床都是单人床,床品是赞助商提供的舒适的慕思DeRucci。晚上10点刚过,BMF艺术总监邹爽和作曲家里希特走上舞台,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现场马上关灯,开始演奏31首曲子中的第一首《梦1——在风吹走一切之前》。

观众在舒缓的钢琴声中放松下来,多数人坐在被窝里安静聆听。随后的篇章加入了女高音格蕾丝•戴维森和美国现代重奏团,越来越多的人在悠远的高音中躺下,周围开始出现鼾声。平时就常常入睡困难的我,零点之后仍处在兴奋中——如此特别的环境,其实是舍不得睡的,更愿意在美妙的音乐中放空,似乎能够忘却尘世的所有。

快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疲劳过度的我终于睡去。闭上眼睛,再睁开,3点半,音乐仍然不慌不忙地陪伴着大家,时而忧伤,时而平静,仿佛天籁。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睡姿五花八门,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个别人在看手机,不知是在刷朋友圈还是做别的。

没能再次睡去的我,躺着放松。几天前在电视上看国庆七十周年阅兵直播,如今在长城脚下欣赏国际先锋音乐,身为中国人,无比欣慰。凌晨5点半左右,灯光亮起,观众在音乐声中逐渐清醒,坐起来继续欣赏。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全场掌声雷动,音乐家带着全体演职人员谢幕,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么,这场时长8小时的音乐盛宴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北京女孩Alex告诉我,音乐家让大家伴随着音乐走一段自己的旅程,而持续整整一晚的音乐勾起了她的很多回忆:“我平时比较容易入睡,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睡着,音乐让我想起了一些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往事,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这次被激发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待它的视角不一样了——在这种平静音乐的依托和启发之下,我会用更平衡的心态去体会这些痛苦的经验,结尾的时候在很好的心态下迎来新的一天。”整体来看,这对她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英国电影人、音乐人Patrick特意为了本届BMF来到北京,长城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很幸运,Patrick的床位在第一排紧挨音箱的位置,使他直接感受到音乐从音箱中发出、再散发到整个空间而带来的震动。清楚地看到了音乐家和重奏团的一举一动的他在4个多小时之后才睡去,亮灯之后醒来。

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欣赏了一场8小时的音乐盛宴,有点令Patrick意外的是,虽然整体来看并不以欢快为底色,但还是包含了一些温暖的元素。“中间有一部分难以界定,不是完全的忧郁,更不是黑暗,而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带来暮光一般的气氛,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段落。”他对我解释。

第一次来中国的Patrick觉得这里的一切规模都很大,尤其是站在长城上的时刻非常激动,从那里俯瞰大地明显令他感到个人的渺小。音乐会结束之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的正是演出收场时周围的样子,但整个情况一直不停地在重复。Patrick笑称,其实他也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他的想象,但正是《追梦•长城》音乐会带来的神奇效果。

就像音乐家里希特此前说的,这场演出是“是个和音乐的结合,更是人与音乐的一种全新关系;纵观人类发展,其实我们一直未能脱离‘睡眠’这个主题,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就是古典音乐领域非常著名的例子;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探索,因为它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次暂停、叹息,这部作品也是对音乐功能性的一种探索。”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持续至10月28日,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个时长8小时的音乐会从晚上十点演奏至第二天清晨。现场300余观众躺在床上,在音乐中入睡并醒来。



撰文 | 子川

OR--商业新媒体 】10月4日晚上十点,国际新古典音乐领军人物、先锋音乐家马克斯•里希特在长城脚下为300余观众带来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音乐会《追梦•长城》——时长8小时,观众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躺在床上欣赏,伴着音乐入睡。

这场特别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Sleep)。它的现场版曾经在欧洲等地演出过,如今是第一次来到亚洲,在北京首演。马克斯•里希特在音乐会之前对媒体表示:“摇篮曲是人类接触的第一种歌谣,这是一支长达8小时的摇篮曲,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时代,我们让音乐来伴随我们生活中唯一可以静下来的时刻,仿佛回到我们作为婴儿时在母亲体内,音乐是本能所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睡眠障碍率为27%。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成年人失眠率高达38.2%,这意味着有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我一直有睡眠问题,身边朋友中也不乏失眠者,应邀参加这样一场音乐会,心中不免忐忑。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数千年来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梦想,在这里举行如此特别的活动,寓意可谓深远。尽管由于天气的原因,场地不得不移步至长城脚下公社的室内,其意义并没有减少。

乘大巴上山,进入基地的时候已是黑夜,气温骤降中冷风习习,没有繁星满天。吃过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排队领取床位号码后走进摆放了300余张床的大厅,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来,有兴奋也有些许不安,毕竟要在一个空间内跟这么多陌生人“亲密”接触,而且不知自己能否在音乐的伴奏下安然入睡。

现场观众们看起来兴致都很高,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些是全家出动,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床都是单人床,床品是赞助商提供的舒适的慕思DeRucci。晚上10点刚过,BMF艺术总监邹爽和作曲家里希特走上舞台,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现场马上关灯,开始演奏31首曲子中的第一首《梦1——在风吹走一切之前》。

观众在舒缓的钢琴声中放松下来,多数人坐在被窝里安静聆听。随后的篇章加入了女高音格蕾丝•戴维森和美国现代重奏团,越来越多的人在悠远的高音中躺下,周围开始出现鼾声。平时就常常入睡困难的我,零点之后仍处在兴奋中——如此特别的环境,其实是舍不得睡的,更愿意在美妙的音乐中放空,似乎能够忘却尘世的所有。

快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疲劳过度的我终于睡去。闭上眼睛,再睁开,3点半,音乐仍然不慌不忙地陪伴着大家,时而忧伤,时而平静,仿佛天籁。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睡姿五花八门,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个别人在看手机,不知是在刷朋友圈还是做别的。

没能再次睡去的我,躺着放松。几天前在电视上看国庆七十周年阅兵直播,如今在长城脚下欣赏国际先锋音乐,身为中国人,无比欣慰。凌晨5点半左右,灯光亮起,观众在音乐声中逐渐清醒,坐起来继续欣赏。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全场掌声雷动,音乐家带着全体演职人员谢幕,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么,这场时长8小时的音乐盛宴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北京女孩Alex告诉我,音乐家让大家伴随着音乐走一段自己的旅程,而持续整整一晚的音乐勾起了她的很多回忆:“我平时比较容易入睡,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睡着,音乐让我想起了一些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往事,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这次被激发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待它的视角不一样了——在这种平静音乐的依托和启发之下,我会用更平衡的心态去体会这些痛苦的经验,结尾的时候在很好的心态下迎来新的一天。”整体来看,这对她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英国电影人、音乐人Patrick特意为了本届BMF来到北京,长城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很幸运,Patrick的床位在第一排紧挨音箱的位置,使他直接感受到音乐从音箱中发出、再散发到整个空间而带来的震动。清楚地看到了音乐家和重奏团的一举一动的他在4个多小时之后才睡去,亮灯之后醒来。

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欣赏了一场8小时的音乐盛宴,有点令Patrick意外的是,虽然整体来看并不以欢快为底色,但还是包含了一些温暖的元素。“中间有一部分难以界定,不是完全的忧郁,更不是黑暗,而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带来暮光一般的气氛,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段落。”他对我解释。

第一次来中国的Patrick觉得这里的一切规模都很大,尤其是站在长城上的时刻非常激动,从那里俯瞰大地明显令他感到个人的渺小。音乐会结束之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的正是演出收场时周围的样子,但整个情况一直不停地在重复。Patrick笑称,其实他也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他的想象,但正是《追梦•长城》音乐会带来的神奇效果。

就像音乐家里希特此前说的,这场演出是“是个和音乐的结合,更是人与音乐的一种全新关系;纵观人类发展,其实我们一直未能脱离‘睡眠’这个主题,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就是古典音乐领域非常著名的例子;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探索,因为它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次暂停、叹息,这部作品也是对音乐功能性的一种探索。”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持续至10月28日,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这个时长8小时的音乐会从晚上十点演奏至第二天清晨。现场300余观众躺在床上,在音乐中入睡并醒来。



撰文 | 子川

OR--商业新媒体 】10月4日晚上十点,国际新古典音乐领军人物、先锋音乐家马克斯•里希特在长城脚下为300余观众带来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音乐会《追梦•长城》——时长8小时,观众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躺在床上欣赏,伴着音乐入睡。

这场特别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Sleep)。它的现场版曾经在欧洲等地演出过,如今是第一次来到亚洲,在北京首演。马克斯•里希特在音乐会之前对媒体表示:“摇篮曲是人类接触的第一种歌谣,这是一支长达8小时的摇篮曲,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时代,我们让音乐来伴随我们生活中唯一可以静下来的时刻,仿佛回到我们作为婴儿时在母亲体内,音乐是本能所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睡眠障碍率为27%。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成年人失眠率高达38.2%,这意味着有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我一直有睡眠问题,身边朋友中也不乏失眠者,应邀参加这样一场音乐会,心中不免忐忑。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数千年来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梦想,在这里举行如此特别的活动,寓意可谓深远。尽管由于天气的原因,场地不得不移步至长城脚下公社的室内,其意义并没有减少。

乘大巴上山,进入基地的时候已是黑夜,气温骤降中冷风习习,没有繁星满天。吃过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排队领取床位号码后走进摆放了300余张床的大厅,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来,有兴奋也有些许不安,毕竟要在一个空间内跟这么多陌生人“亲密”接触,而且不知自己能否在音乐的伴奏下安然入睡。

现场观众们看起来兴致都很高,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些是全家出动,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床都是单人床,床品是赞助商提供的舒适的慕思DeRucci。晚上10点刚过,BMF艺术总监邹爽和作曲家里希特走上舞台,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现场马上关灯,开始演奏31首曲子中的第一首《梦1——在风吹走一切之前》。

观众在舒缓的钢琴声中放松下来,多数人坐在被窝里安静聆听。随后的篇章加入了女高音格蕾丝•戴维森和美国现代重奏团,越来越多的人在悠远的高音中躺下,周围开始出现鼾声。平时就常常入睡困难的我,零点之后仍处在兴奋中——如此特别的环境,其实是舍不得睡的,更愿意在美妙的音乐中放空,似乎能够忘却尘世的所有。

快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疲劳过度的我终于睡去。闭上眼睛,再睁开,3点半,音乐仍然不慌不忙地陪伴着大家,时而忧伤,时而平静,仿佛天籁。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睡姿五花八门,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个别人在看手机,不知是在刷朋友圈还是做别的。

没能再次睡去的我,躺着放松。几天前在电视上看国庆七十周年阅兵直播,如今在长城脚下欣赏国际先锋音乐,身为中国人,无比欣慰。凌晨5点半左右,灯光亮起,观众在音乐声中逐渐清醒,坐起来继续欣赏。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全场掌声雷动,音乐家带着全体演职人员谢幕,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么,这场时长8小时的音乐盛宴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北京女孩Alex告诉我,音乐家让大家伴随着音乐走一段自己的旅程,而持续整整一晚的音乐勾起了她的很多回忆:“我平时比较容易入睡,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睡着,音乐让我想起了一些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往事,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这次被激发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待它的视角不一样了——在这种平静音乐的依托和启发之下,我会用更平衡的心态去体会这些痛苦的经验,结尾的时候在很好的心态下迎来新的一天。”整体来看,这对她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英国电影人、音乐人Patrick特意为了本届BMF来到北京,长城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很幸运,Patrick的床位在第一排紧挨音箱的位置,使他直接感受到音乐从音箱中发出、再散发到整个空间而带来的震动。清楚地看到了音乐家和重奏团的一举一动的他在4个多小时之后才睡去,亮灯之后醒来。

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欣赏了一场8小时的音乐盛宴,有点令Patrick意外的是,虽然整体来看并不以欢快为底色,但还是包含了一些温暖的元素。“中间有一部分难以界定,不是完全的忧郁,更不是黑暗,而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带来暮光一般的气氛,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段落。”他对我解释。

第一次来中国的Patrick觉得这里的一切规模都很大,尤其是站在长城上的时刻非常激动,从那里俯瞰大地明显令他感到个人的渺小。音乐会结束之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的正是演出收场时周围的样子,但整个情况一直不停地在重复。Patrick笑称,其实他也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他的想象,但正是《追梦•长城》音乐会带来的神奇效果。

就像音乐家里希特此前说的,这场演出是“是个和音乐的结合,更是人与音乐的一种全新关系;纵观人类发展,其实我们一直未能脱离‘睡眠’这个主题,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就是古典音乐领域非常著名的例子;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探索,因为它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次暂停、叹息,这部作品也是对音乐功能性的一种探索。”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持续至10月28日,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长城脚下:睡梦中的音乐会

发布日期:2019-10-11 10:37
摘要:这个时长8小时的音乐会从晚上十点演奏至第二天清晨。现场300余观众躺在床上,在音乐中入睡并醒来。



撰文 | 子川

OR--商业新媒体 】10月4日晚上十点,国际新古典音乐领军人物、先锋音乐家马克斯•里希特在长城脚下为300余观众带来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音乐会《追梦•长城》——时长8小时,观众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躺在床上欣赏,伴着音乐入睡。

这场特别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Sleep)。它的现场版曾经在欧洲等地演出过,如今是第一次来到亚洲,在北京首演。马克斯•里希特在音乐会之前对媒体表示:“摇篮曲是人类接触的第一种歌谣,这是一支长达8小时的摇篮曲,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时代,我们让音乐来伴随我们生活中唯一可以静下来的时刻,仿佛回到我们作为婴儿时在母亲体内,音乐是本能所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睡眠障碍率为27%。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成年人失眠率高达38.2%,这意味着有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我一直有睡眠问题,身边朋友中也不乏失眠者,应邀参加这样一场音乐会,心中不免忐忑。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数千年来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梦想,在这里举行如此特别的活动,寓意可谓深远。尽管由于天气的原因,场地不得不移步至长城脚下公社的室内,其意义并没有减少。

乘大巴上山,进入基地的时候已是黑夜,气温骤降中冷风习习,没有繁星满天。吃过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排队领取床位号码后走进摆放了300余张床的大厅,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来,有兴奋也有些许不安,毕竟要在一个空间内跟这么多陌生人“亲密”接触,而且不知自己能否在音乐的伴奏下安然入睡。

现场观众们看起来兴致都很高,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些是全家出动,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床都是单人床,床品是赞助商提供的舒适的慕思DeRucci。晚上10点刚过,BMF艺术总监邹爽和作曲家里希特走上舞台,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现场马上关灯,开始演奏31首曲子中的第一首《梦1——在风吹走一切之前》。

观众在舒缓的钢琴声中放松下来,多数人坐在被窝里安静聆听。随后的篇章加入了女高音格蕾丝•戴维森和美国现代重奏团,越来越多的人在悠远的高音中躺下,周围开始出现鼾声。平时就常常入睡困难的我,零点之后仍处在兴奋中——如此特别的环境,其实是舍不得睡的,更愿意在美妙的音乐中放空,似乎能够忘却尘世的所有。

快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疲劳过度的我终于睡去。闭上眼睛,再睁开,3点半,音乐仍然不慌不忙地陪伴着大家,时而忧伤,时而平静,仿佛天籁。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睡姿五花八门,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个别人在看手机,不知是在刷朋友圈还是做别的。

没能再次睡去的我,躺着放松。几天前在电视上看国庆七十周年阅兵直播,如今在长城脚下欣赏国际先锋音乐,身为中国人,无比欣慰。凌晨5点半左右,灯光亮起,观众在音乐声中逐渐清醒,坐起来继续欣赏。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全场掌声雷动,音乐家带着全体演职人员谢幕,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么,这场时长8小时的音乐盛宴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北京女孩Alex告诉我,音乐家让大家伴随着音乐走一段自己的旅程,而持续整整一晚的音乐勾起了她的很多回忆:“我平时比较容易入睡,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睡着,音乐让我想起了一些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往事,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这次被激发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待它的视角不一样了——在这种平静音乐的依托和启发之下,我会用更平衡的心态去体会这些痛苦的经验,结尾的时候在很好的心态下迎来新的一天。”整体来看,这对她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英国电影人、音乐人Patrick特意为了本届BMF来到北京,长城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很幸运,Patrick的床位在第一排紧挨音箱的位置,使他直接感受到音乐从音箱中发出、再散发到整个空间而带来的震动。清楚地看到了音乐家和重奏团的一举一动的他在4个多小时之后才睡去,亮灯之后醒来。

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欣赏了一场8小时的音乐盛宴,有点令Patrick意外的是,虽然整体来看并不以欢快为底色,但还是包含了一些温暖的元素。“中间有一部分难以界定,不是完全的忧郁,更不是黑暗,而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带来暮光一般的气氛,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段落。”他对我解释。

第一次来中国的Patrick觉得这里的一切规模都很大,尤其是站在长城上的时刻非常激动,从那里俯瞰大地明显令他感到个人的渺小。音乐会结束之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的正是演出收场时周围的样子,但整个情况一直不停地在重复。Patrick笑称,其实他也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他的想象,但正是《追梦•长城》音乐会带来的神奇效果。

就像音乐家里希特此前说的,这场演出是“是个和音乐的结合,更是人与音乐的一种全新关系;纵观人类发展,其实我们一直未能脱离‘睡眠’这个主题,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就是古典音乐领域非常著名的例子;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探索,因为它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次暂停、叹息,这部作品也是对音乐功能性的一种探索。”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持续至10月28日,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这个时长8小时的音乐会从晚上十点演奏至第二天清晨。现场300余观众躺在床上,在音乐中入睡并醒来。



撰文 | 子川

OR--商业新媒体 】10月4日晚上十点,国际新古典音乐领军人物、先锋音乐家马克斯•里希特在长城脚下为300余观众带来了一场独一无二的音乐会《追梦•长城》——时长8小时,观众不是坐在座位上,而是躺在床上欣赏,伴着音乐入睡。

这场特别音乐会的概念来源于里希特2015年在德意志唱片公司发行的专辑《眠》(Sleep)。它的现场版曾经在欧洲等地演出过,如今是第一次来到亚洲,在北京首演。马克斯•里希特在音乐会之前对媒体表示:“摇篮曲是人类接触的第一种歌谣,这是一支长达8小时的摇篮曲,在这样一个繁忙的时代,我们让音乐来伴随我们生活中唯一可以静下来的时刻,仿佛回到我们作为婴儿时在母亲体内,音乐是本能所需”。

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全球范围内睡眠障碍率为27%。中国睡眠研究会2016年公布的睡眠调查结果显示,在中国,成年人失眠率高达38.2%,这意味着有超过3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我一直有睡眠问题,身边朋友中也不乏失眠者,应邀参加这样一场音乐会,心中不免忐忑。长城是中华民族的象征,数千年来承载着无数中国人的梦想,在这里举行如此特别的活动,寓意可谓深远。尽管由于天气的原因,场地不得不移步至长城脚下公社的室内,其意义并没有减少。

乘大巴上山,进入基地的时候已是黑夜,气温骤降中冷风习习,没有繁星满天。吃过主办方提供的自助餐,排队领取床位号码后走进摆放了300余张床的大厅,一种无法形容的感觉涌上来,有兴奋也有些许不安,毕竟要在一个空间内跟这么多陌生人“亲密”接触,而且不知自己能否在音乐的伴奏下安然入睡。

现场观众们看起来兴致都很高,中国人外国人都有,一些是全家出动,孩子们兴奋地跑来跑去。床都是单人床,床品是赞助商提供的舒适的慕思DeRucci。晚上10点刚过,BMF艺术总监邹爽和作曲家里希特走上舞台,简单说了几句之后现场马上关灯,开始演奏31首曲子中的第一首《梦1——在风吹走一切之前》。

观众在舒缓的钢琴声中放松下来,多数人坐在被窝里安静聆听。随后的篇章加入了女高音格蕾丝•戴维森和美国现代重奏团,越来越多的人在悠远的高音中躺下,周围开始出现鼾声。平时就常常入睡困难的我,零点之后仍处在兴奋中——如此特别的环境,其实是舍不得睡的,更愿意在美妙的音乐中放空,似乎能够忘却尘世的所有。

快到凌晨1点半的时候,疲劳过度的我终于睡去。闭上眼睛,再睁开,3点半,音乐仍然不慌不忙地陪伴着大家,时而忧伤,时而平静,仿佛天籁。起身去洗手间,发现多数人已进入梦乡,睡姿五花八门,或轻或重的鼾声此起彼伏。个别人在看手机,不知是在刷朋友圈还是做别的。

没能再次睡去的我,躺着放松。几天前在电视上看国庆七十周年阅兵直播,如今在长城脚下欣赏国际先锋音乐,身为中国人,无比欣慰。凌晨5点半左右,灯光亮起,观众在音乐声中逐渐清醒,坐起来继续欣赏。当最后一个音符演奏完,全场掌声雷动,音乐家带着全体演职人员谢幕,几乎所有人的脸上都带着微笑。

那么,这场时长8小时的音乐盛宴给观众带来什么样的感受?

北京女孩Alex告诉我,音乐家让大家伴随着音乐走一段自己的旅程,而持续整整一晚的音乐勾起了她的很多回忆:“我平时比较容易入睡,以为自己很快就会睡着,音乐让我想起了一些埋藏在记忆最深处的往事,这些不愉快的东西这次被激发出来之后,我发现自己看待它的视角不一样了——在这种平静音乐的依托和启发之下,我会用更平衡的心态去体会这些痛苦的经验,结尾的时候在很好的心态下迎来新的一天。”整体来看,这对她是一个治愈的过程。

英国电影人、音乐人Patrick特意为了本届BMF来到北京,长城音乐会对他来说是一生中独一无二的体验。很幸运,Patrick的床位在第一排紧挨音箱的位置,使他直接感受到音乐从音箱中发出、再散发到整个空间而带来的震动。清楚地看到了音乐家和重奏团的一举一动的他在4个多小时之后才睡去,亮灯之后醒来。

用这样特别的方式欣赏了一场8小时的音乐盛宴,有点令Patrick意外的是,虽然整体来看并不以欢快为底色,但还是包含了一些温暖的元素。“中间有一部分难以界定,不是完全的忧郁,更不是黑暗,而是一种神秘的感觉,带来暮光一般的气氛,这也是我最享受的段落。”他对我解释。

第一次来中国的Patrick觉得这里的一切规模都很大,尤其是站在长城上的时刻非常激动,从那里俯瞰大地明显令他感到个人的渺小。音乐会结束之前,他做了一个梦,梦中呈现的正是演出收场时周围的样子,但整个情况一直不停地在重复。Patrick笑称,其实他也有点分不清这是梦还是他的想象,但正是《追梦•长城》音乐会带来的神奇效果。

就像音乐家里希特此前说的,这场演出是“是个和音乐的结合,更是人与音乐的一种全新关系;纵观人类发展,其实我们一直未能脱离‘睡眠’这个主题,巴赫的《哥德堡变奏曲》就是古典音乐领域非常著名的例子;这其实也是对我们生活方式的一种探索,因为它就像我们生命中的一次暂停、叹息,这部作品也是对音乐功能性的一种探索。”

相关信息:

第二十二届北京国际音乐节将持续至10月28日,以“新古典,乐无界”为主题,22场演出包括歌剧、交响音乐会、独奏音乐会、室内乐音乐会等多种艺术形式。■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