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官员谈判之际,特朗普这一积极言论,增大人们对双方谈判前景的乐观预期。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将于周五在白宫会晤中国副总理刘鹤。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预示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有望达成休战。

“与中国谈判的大日子。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特朗普周四早上在一条推文中写道。

特朗普发表此言之际,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面对面谈判。

双方都在寻求谈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定于下周生效的美国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更高关税,并可能削减美国的一些现有关税。

尽管这将达不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今春在讨论的那种全面协议,但官员们正在重启那份协议草案的某些内容,以期达成休战。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人士表示,这将涉及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以及今年初两国政府讨论过的有关汇率、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的一些条款。这些人士表示,贸易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和技术转让——不太可能在现阶段解决。

本周如果取得突破,就可能为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下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峰会期间举行新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中方明白“等待总统任期结束不是一个选择”,他们“带着取得进展的意图”来华盛顿。

曾在周三见到刘鹤的薄迈伦补充说:“我也听到美国行政当局释放的信号,取得进展的希望是存在的。本周我们不会得到重大协议……但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姆努钦周四在走上谈判地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总部的楼梯时表示,他“期盼着”同中方会谈。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周四晚还将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

又讯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Chao Deng / Andrew Restuccia

OR--商业新媒体 】人们在美中贸易谈判重启之际抱有这样一种期待:北京方面的特使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定于下周和12月份生效的加征关税的举措。

在僵局持续五个月之后,围绕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憧憬以及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消息推动金融市场上涨。特朗普周四晚间对记者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

双方的会谈是闭门举行的,官员们只提供了一份广泛的话题清单。但关注会谈的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仍憧憬着双方可能达成的让步举措,换句话说,就是希望双方在努力达成全面协议的道路上取得“初步成果”,其中可能包括中国承诺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双方达成一份联合协议以防止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美方暂缓实施关税计划,放宽对黑名单上的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出口禁令。

美国全国商会(U.S.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听取了会谈简报,他表示:“他们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想在本周取得进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方“此次抱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愿意与美方就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认真交流”。

周三在华盛顿与刘鹤会面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似乎在达成平衡协议方面可以对美国有哪些期待抱着非常务实的看法,并指出这将是一个过程,不是单靠一项协议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这种乐观的论调与近期美中关系出现的紧张时刻形成鲜明对比,这包括特朗普政府本周决定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指责这些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压制中国西北部穆斯林,以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某俱乐部总经理支持香港示威活动的言论在中国引发的民愤。

虽然多数美国商业团体都呼吁达成一项协议,但美国朝野的对华鹰派却在讨论贸易谈判一旦失利应如何向中国进一步施压。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专家Michael Pillsbury列出了限制或阻止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方法,根据记者看到的他传发给美国政府官员的备忘录,这些举措可能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困境并拖慢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Pillsbury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包括:限制中国资金对美国退休基金的投资和对美国大学的捐赠;通过立法阻断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支持一项法案,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活动对其实施制裁。

但也有一个迹象显示双方有可能打破长期谈判僵局:白宫最近同意向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与华为做生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将改善谈判环境。

特朗普政府尚未表示将如何发放相关许可,白宫也可能因此面临国会的压力,一些议员担心,帮助华为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表示何时开始批准许可。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监督美国的出口管控制度。

在许可证获批以前,还不清楚这项举措将给半导体行业和华为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带来多大缓解。

中国方面则重新开始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但不愿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愿意通过新的法律来执行改革,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借助关税打头的贸易战试图让中国做出的改变。

在今年5月份谈判破裂前,双方谈判代表已就一系列举措达成共识,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举措将阻止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

薄迈伦周四在与美国官员沟通后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本周甚至有望达成一项汇率协议。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就汇率谈判置评的请求。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行为抱有疑虑,一些官员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为了降低国内出口产品的价格,帮助中国制造商,而这是以牺牲美国等货币更坚挺、产品价格因此较高的国家为代价的。

8月份,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考虑到两国已经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战,这个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其他美国官员在4月份与中国谈判代表基本完成的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而谈成的汇率条款为蓝本的。

当前这轮谈判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较低级别官员本周已开始为此次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而贸易战的批评人士希望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在去年11月份全球领导人峰会取得的进展基础上向前推进。

特朗普计划从10月15日开始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25%提高至30%,还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15%的新关税,中方和大型跨国企业都希望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此幕发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特朗普推文表示将于周五会晤刘鹤

发布日期:2019-10-11 07:27
摘要: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官员谈判之际,特朗普这一积极言论,增大人们对双方谈判前景的乐观预期。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将于周五在白宫会晤中国副总理刘鹤。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预示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有望达成休战。

“与中国谈判的大日子。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特朗普周四早上在一条推文中写道。

特朗普发表此言之际,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面对面谈判。

双方都在寻求谈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定于下周生效的美国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更高关税,并可能削减美国的一些现有关税。

尽管这将达不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今春在讨论的那种全面协议,但官员们正在重启那份协议草案的某些内容,以期达成休战。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人士表示,这将涉及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以及今年初两国政府讨论过的有关汇率、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的一些条款。这些人士表示,贸易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和技术转让——不太可能在现阶段解决。

本周如果取得突破,就可能为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下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峰会期间举行新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中方明白“等待总统任期结束不是一个选择”,他们“带着取得进展的意图”来华盛顿。

曾在周三见到刘鹤的薄迈伦补充说:“我也听到美国行政当局释放的信号,取得进展的希望是存在的。本周我们不会得到重大协议……但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姆努钦周四在走上谈判地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总部的楼梯时表示,他“期盼着”同中方会谈。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周四晚还将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

又讯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Chao Deng / Andrew Restuccia

OR--商业新媒体 】人们在美中贸易谈判重启之际抱有这样一种期待:北京方面的特使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定于下周和12月份生效的加征关税的举措。

在僵局持续五个月之后,围绕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憧憬以及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消息推动金融市场上涨。特朗普周四晚间对记者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

双方的会谈是闭门举行的,官员们只提供了一份广泛的话题清单。但关注会谈的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仍憧憬着双方可能达成的让步举措,换句话说,就是希望双方在努力达成全面协议的道路上取得“初步成果”,其中可能包括中国承诺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双方达成一份联合协议以防止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美方暂缓实施关税计划,放宽对黑名单上的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出口禁令。

美国全国商会(U.S.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听取了会谈简报,他表示:“他们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想在本周取得进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方“此次抱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愿意与美方就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认真交流”。

周三在华盛顿与刘鹤会面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似乎在达成平衡协议方面可以对美国有哪些期待抱着非常务实的看法,并指出这将是一个过程,不是单靠一项协议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这种乐观的论调与近期美中关系出现的紧张时刻形成鲜明对比,这包括特朗普政府本周决定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指责这些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压制中国西北部穆斯林,以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某俱乐部总经理支持香港示威活动的言论在中国引发的民愤。

虽然多数美国商业团体都呼吁达成一项协议,但美国朝野的对华鹰派却在讨论贸易谈判一旦失利应如何向中国进一步施压。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专家Michael Pillsbury列出了限制或阻止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方法,根据记者看到的他传发给美国政府官员的备忘录,这些举措可能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困境并拖慢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Pillsbury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包括:限制中国资金对美国退休基金的投资和对美国大学的捐赠;通过立法阻断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支持一项法案,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活动对其实施制裁。

但也有一个迹象显示双方有可能打破长期谈判僵局:白宫最近同意向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与华为做生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将改善谈判环境。

特朗普政府尚未表示将如何发放相关许可,白宫也可能因此面临国会的压力,一些议员担心,帮助华为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表示何时开始批准许可。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监督美国的出口管控制度。

在许可证获批以前,还不清楚这项举措将给半导体行业和华为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带来多大缓解。

中国方面则重新开始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但不愿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愿意通过新的法律来执行改革,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借助关税打头的贸易战试图让中国做出的改变。

在今年5月份谈判破裂前,双方谈判代表已就一系列举措达成共识,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举措将阻止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

薄迈伦周四在与美国官员沟通后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本周甚至有望达成一项汇率协议。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就汇率谈判置评的请求。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行为抱有疑虑,一些官员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为了降低国内出口产品的价格,帮助中国制造商,而这是以牺牲美国等货币更坚挺、产品价格因此较高的国家为代价的。

8月份,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考虑到两国已经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战,这个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其他美国官员在4月份与中国谈判代表基本完成的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而谈成的汇率条款为蓝本的。

当前这轮谈判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较低级别官员本周已开始为此次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而贸易战的批评人士希望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在去年11月份全球领导人峰会取得的进展基础上向前推进。

特朗普计划从10月15日开始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25%提高至30%,还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15%的新关税,中方和大型跨国企业都希望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此幕发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官员谈判之际,特朗普这一积极言论,增大人们对双方谈判前景的乐观预期。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将于周五在白宫会晤中国副总理刘鹤。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预示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有望达成休战。

“与中国谈判的大日子。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特朗普周四早上在一条推文中写道。

特朗普发表此言之际,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面对面谈判。

双方都在寻求谈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定于下周生效的美国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更高关税,并可能削减美国的一些现有关税。

尽管这将达不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今春在讨论的那种全面协议,但官员们正在重启那份协议草案的某些内容,以期达成休战。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人士表示,这将涉及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以及今年初两国政府讨论过的有关汇率、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的一些条款。这些人士表示,贸易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和技术转让——不太可能在现阶段解决。

本周如果取得突破,就可能为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下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峰会期间举行新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中方明白“等待总统任期结束不是一个选择”,他们“带着取得进展的意图”来华盛顿。

曾在周三见到刘鹤的薄迈伦补充说:“我也听到美国行政当局释放的信号,取得进展的希望是存在的。本周我们不会得到重大协议……但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姆努钦周四在走上谈判地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总部的楼梯时表示,他“期盼着”同中方会谈。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周四晚还将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

又讯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Chao Deng / Andrew Restuccia

OR--商业新媒体 】人们在美中贸易谈判重启之际抱有这样一种期待:北京方面的特使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定于下周和12月份生效的加征关税的举措。

在僵局持续五个月之后,围绕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憧憬以及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消息推动金融市场上涨。特朗普周四晚间对记者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

双方的会谈是闭门举行的,官员们只提供了一份广泛的话题清单。但关注会谈的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仍憧憬着双方可能达成的让步举措,换句话说,就是希望双方在努力达成全面协议的道路上取得“初步成果”,其中可能包括中国承诺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双方达成一份联合协议以防止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美方暂缓实施关税计划,放宽对黑名单上的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出口禁令。

美国全国商会(U.S.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听取了会谈简报,他表示:“他们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想在本周取得进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方“此次抱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愿意与美方就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认真交流”。

周三在华盛顿与刘鹤会面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似乎在达成平衡协议方面可以对美国有哪些期待抱着非常务实的看法,并指出这将是一个过程,不是单靠一项协议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这种乐观的论调与近期美中关系出现的紧张时刻形成鲜明对比,这包括特朗普政府本周决定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指责这些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压制中国西北部穆斯林,以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某俱乐部总经理支持香港示威活动的言论在中国引发的民愤。

虽然多数美国商业团体都呼吁达成一项协议,但美国朝野的对华鹰派却在讨论贸易谈判一旦失利应如何向中国进一步施压。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专家Michael Pillsbury列出了限制或阻止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方法,根据记者看到的他传发给美国政府官员的备忘录,这些举措可能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困境并拖慢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Pillsbury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包括:限制中国资金对美国退休基金的投资和对美国大学的捐赠;通过立法阻断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支持一项法案,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活动对其实施制裁。

但也有一个迹象显示双方有可能打破长期谈判僵局:白宫最近同意向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与华为做生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将改善谈判环境。

特朗普政府尚未表示将如何发放相关许可,白宫也可能因此面临国会的压力,一些议员担心,帮助华为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表示何时开始批准许可。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监督美国的出口管控制度。

在许可证获批以前,还不清楚这项举措将给半导体行业和华为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带来多大缓解。

中国方面则重新开始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但不愿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愿意通过新的法律来执行改革,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借助关税打头的贸易战试图让中国做出的改变。

在今年5月份谈判破裂前,双方谈判代表已就一系列举措达成共识,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举措将阻止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

薄迈伦周四在与美国官员沟通后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本周甚至有望达成一项汇率协议。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就汇率谈判置评的请求。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行为抱有疑虑,一些官员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为了降低国内出口产品的价格,帮助中国制造商,而这是以牺牲美国等货币更坚挺、产品价格因此较高的国家为代价的。

8月份,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考虑到两国已经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战,这个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其他美国官员在4月份与中国谈判代表基本完成的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而谈成的汇率条款为蓝本的。

当前这轮谈判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较低级别官员本周已开始为此次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而贸易战的批评人士希望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在去年11月份全球领导人峰会取得的进展基础上向前推进。

特朗普计划从10月15日开始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25%提高至30%,还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15%的新关税,中方和大型跨国企业都希望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此幕发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特朗普推文表示将于周五会晤刘鹤

发布日期:2019-10-11 07:27
摘要: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官员谈判之际,特朗普这一积极言论,增大人们对双方谈判前景的乐观预期。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将于周五在白宫会晤中国副总理刘鹤。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预示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有望达成休战。

“与中国谈判的大日子。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特朗普周四早上在一条推文中写道。

特朗普发表此言之际,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面对面谈判。

双方都在寻求谈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定于下周生效的美国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更高关税,并可能削减美国的一些现有关税。

尽管这将达不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今春在讨论的那种全面协议,但官员们正在重启那份协议草案的某些内容,以期达成休战。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人士表示,这将涉及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以及今年初两国政府讨论过的有关汇率、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的一些条款。这些人士表示,贸易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和技术转让——不太可能在现阶段解决。

本周如果取得突破,就可能为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下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峰会期间举行新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中方明白“等待总统任期结束不是一个选择”,他们“带着取得进展的意图”来华盛顿。

曾在周三见到刘鹤的薄迈伦补充说:“我也听到美国行政当局释放的信号,取得进展的希望是存在的。本周我们不会得到重大协议……但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姆努钦周四在走上谈判地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总部的楼梯时表示,他“期盼着”同中方会谈。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周四晚还将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

又讯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Chao Deng / Andrew Restuccia

OR--商业新媒体 】人们在美中贸易谈判重启之际抱有这样一种期待:北京方面的特使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定于下周和12月份生效的加征关税的举措。

在僵局持续五个月之后,围绕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憧憬以及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消息推动金融市场上涨。特朗普周四晚间对记者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

双方的会谈是闭门举行的,官员们只提供了一份广泛的话题清单。但关注会谈的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仍憧憬着双方可能达成的让步举措,换句话说,就是希望双方在努力达成全面协议的道路上取得“初步成果”,其中可能包括中国承诺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双方达成一份联合协议以防止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美方暂缓实施关税计划,放宽对黑名单上的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出口禁令。

美国全国商会(U.S.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听取了会谈简报,他表示:“他们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想在本周取得进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方“此次抱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愿意与美方就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认真交流”。

周三在华盛顿与刘鹤会面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似乎在达成平衡协议方面可以对美国有哪些期待抱着非常务实的看法,并指出这将是一个过程,不是单靠一项协议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这种乐观的论调与近期美中关系出现的紧张时刻形成鲜明对比,这包括特朗普政府本周决定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指责这些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压制中国西北部穆斯林,以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某俱乐部总经理支持香港示威活动的言论在中国引发的民愤。

虽然多数美国商业团体都呼吁达成一项协议,但美国朝野的对华鹰派却在讨论贸易谈判一旦失利应如何向中国进一步施压。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专家Michael Pillsbury列出了限制或阻止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方法,根据记者看到的他传发给美国政府官员的备忘录,这些举措可能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困境并拖慢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Pillsbury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包括:限制中国资金对美国退休基金的投资和对美国大学的捐赠;通过立法阻断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支持一项法案,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活动对其实施制裁。

但也有一个迹象显示双方有可能打破长期谈判僵局:白宫最近同意向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与华为做生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将改善谈判环境。

特朗普政府尚未表示将如何发放相关许可,白宫也可能因此面临国会的压力,一些议员担心,帮助华为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表示何时开始批准许可。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监督美国的出口管控制度。

在许可证获批以前,还不清楚这项举措将给半导体行业和华为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带来多大缓解。

中国方面则重新开始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但不愿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愿意通过新的法律来执行改革,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借助关税打头的贸易战试图让中国做出的改变。

在今年5月份谈判破裂前,双方谈判代表已就一系列举措达成共识,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举措将阻止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

薄迈伦周四在与美国官员沟通后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本周甚至有望达成一项汇率协议。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就汇率谈判置评的请求。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行为抱有疑虑,一些官员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为了降低国内出口产品的价格,帮助中国制造商,而这是以牺牲美国等货币更坚挺、产品价格因此较高的国家为代价的。

8月份,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考虑到两国已经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战,这个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其他美国官员在4月份与中国谈判代表基本完成的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而谈成的汇率条款为蓝本的。

当前这轮谈判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较低级别官员本周已开始为此次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而贸易战的批评人士希望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在去年11月份全球领导人峰会取得的进展基础上向前推进。

特朗普计划从10月15日开始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25%提高至30%,还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15%的新关税,中方和大型跨国企业都希望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此幕发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副总理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官员谈判之际,特朗普这一积极言论,增大人们对双方谈判前景的乐观预期。



撰文 |  詹姆斯•波利提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表示,他将于周五在白宫会晤中国副总理刘鹤。这是一个令人鼓舞的迹象,预示着世界两个最大经济体之间的贸易战有望达成休战。

“与中国谈判的大日子。他们想达成协议,但我想不想呢?我明天将在白宫会晤副总理,”特朗普周四早上在一条推文中写道。

特朗普发表此言之际,刘鹤在华盛顿开始与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和美国财长史蒂文•姆努钦(Steven Mnuchin)进行面对面谈判。

双方都在寻求谈成一项协议,以避免定于下周生效的美国针对2500亿美元中国输美商品的更高关税,并可能削减美国的一些现有关税。

尽管这将达不到华盛顿和北京之间今春在讨论的那种全面协议,但官员们正在重启那份协议草案的某些内容,以期达成休战。

听取了谈判情况简报的人士表示,这将涉及中国增加采购美国农产品,以及今年初两国政府讨论过的有关汇率、知识产权和市场准入的一些条款。这些人士表示,贸易关系中最棘手的问题——包括产业补贴、数字贸易和技术转让——不太可能在现阶段解决。

本周如果取得突破,就可能为特朗普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下月亚太经合组织(APEC)智利峰会期间举行新的峰会铺平道路。

美国最大的商业游说团体——美国商会(US 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表示,中方明白“等待总统任期结束不是一个选择”,他们“带着取得进展的意图”来华盛顿。

曾在周三见到刘鹤的薄迈伦补充说:“我也听到美国行政当局释放的信号,取得进展的希望是存在的。本周我们不会得到重大协议……但那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步。”

姆努钦周四在走上谈判地点——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总部的楼梯时表示,他“期盼着”同中方会谈。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周四晚还将与中国官员共进晚餐。■

又讯
撰文 |  William Mauldin / Chao Deng / Andrew Restuccia

OR--商业新媒体 】人们在美中贸易谈判重启之际抱有这样一种期待:北京方面的特使已经做好了妥协的准备,以换取美国总统特朗普(Donald Trump)推迟定于下周和12月份生效的加征关税的举措。

在僵局持续五个月之后,围绕美中贸易谈判取得进展的憧憬以及特朗普周五将在白宫会见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的消息推动金融市场上涨。特朗普周四晚间对记者表示,谈判进行得非常顺利。

双方的会谈是闭门举行的,官员们只提供了一份广泛的话题清单。但关注会谈的商界领袖和其他人士仍憧憬着双方可能达成的让步举措,换句话说,就是希望双方在努力达成全面协议的道路上取得“初步成果”,其中可能包括中国承诺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双方达成一份联合协议以防止中国让人民币贬值,美方暂缓实施关税计划,放宽对黑名单上的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技术有限公司(Huawei Technologies Co.)的出口禁令。

美国全国商会(U.S.Chamber of Commerce)国际事务负责人薄迈伦(Myron Brilliant)听取了会谈简报,他表示:“他们这次来华盛顿就是想在本周取得进展。”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报道称,中方“此次抱着极大的诚意而来,愿意与美方就贸易平衡、市场准入、投资者保护等共同关心的问题进行认真交流”。

周三在华盛顿与刘鹤会面的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U.S.-China Business Council)会长艾伦(Craig Allen)表示,中方首席谈判代表似乎在达成平衡协议方面可以对美国有哪些期待抱着非常务实的看法,并指出这将是一个过程,不是单靠一项协议就能毕其功于一役的。

这种乐观的论调与近期美中关系出现的紧张时刻形成鲜明对比,这包括特朗普政府本周决定对一些中国公司实施制裁,指责这些公司帮助中国政府压制中国西北部穆斯林,以及美国职业篮球联赛(NBA)某俱乐部总经理支持香港示威活动的言论在中国引发的民愤。

虽然多数美国商业团体都呼吁达成一项协议,但美国朝野的对华鹰派却在讨论贸易谈判一旦失利应如何向中国进一步施压。

为特朗普政府提供咨询的哈德逊研究所(Hudson Institute)的专家Michael Pillsbury列出了限制或阻止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的方法,根据记者看到的他传发给美国政府官员的备忘录,这些举措可能让中国金融市场陷入困境并拖慢中国经济增长速度。

Pillsbury对美国政府的建议包括:限制中国资金对美国退休基金的投资和对美国大学的捐赠;通过立法阻断中国进入美国资本市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支持一项法案,针对中国在南中国海(South China Sea, 中国称南海)的活动对其实施制裁。

但也有一个迹象显示双方有可能打破长期谈判僵局:白宫最近同意向部分美国企业发放许可,允许这些企业与华为做生意,这个过程一旦完成,将改善谈判环境。

特朗普政府尚未表示将如何发放相关许可,白宫也可能因此面临国会的压力,一些议员担心,帮助华为可能威胁到美国国家安全。

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ureau of Industry and Security)的官员尚未表示何时开始批准许可。工业和安全局负责从国家安全角度监督美国的出口管控制度。

在许可证获批以前,还不清楚这项举措将给半导体行业和华为供应链内的其他公司带来多大缓解。

中国方面则重新开始购买一些美国农产品,但不愿对经济进行深层次的结构性改革,也不愿意通过新的法律来执行改革,而这恰恰是特朗普政府借助关税打头的贸易战试图让中国做出的改变。

在今年5月份谈判破裂前,双方谈判代表已就一系列举措达成共识,美国官员表示,这些举措将阻止中国政府操纵人民币汇率。

薄迈伦周四在与美国官员沟通后的媒体吹风会上说,本周甚至有望达成一项汇率协议。

美国财政部发言人没有立即回应就汇率谈判置评的请求。

美国官员长期以来一直对中国的汇率行为抱有疑虑,一些官员认为,中国人为压低人民币汇率是为了降低国内出口产品的价格,帮助中国制造商,而这是以牺牲美国等货币更坚挺、产品价格因此较高的国家为代价的。

8月份,在谈判陷入僵局后,美国正式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考虑到两国已经陷入了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战,这个行动在很大程度上只是象征性的。

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Steven Mnuchin)和其他美国官员在4月份与中国谈判代表基本完成的协议,在很大程度上是以美国同加拿大和墨西哥为修改《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orth American Free Trade Agreement)而谈成的汇率条款为蓝本的。

当前这轮谈判由刘鹤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牵头。较低级别官员本周已开始为此次高级别会谈做准备,而贸易战的批评人士希望特朗普和习近平能在去年11月份全球领导人峰会取得的进展基础上向前推进。

特朗普计划从10月15日开始将价值2,5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商品关税从25%提高至30%,还计划从12月15日起对价值1,560亿美元的中国消费品征收15%的新关税,中方和大型跨国企业都希望双方达成一项协议以避免此幕发生。■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