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推荐>>



中国退出伊朗大型天然气项目

发布日期:2019-10-07 09:29
摘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伊朗阿萨卢耶市,位于波斯湾北岸的南帕斯油气田的天然气精炼厂。

撰文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中国政府曾承诺抵制美国对伊朗的限制,此次退出打击了伊朗对抗不断加剧的经济孤立的努力,此前美国对仍在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实施了新制裁。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eneh)周日表示,中国石油集团退出南帕尔斯气田的一个开发项目后,伊朗本土企业Petropars Co.已全面接管该项目。

伊朗曾希望这家中国国企能取代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 S.A., TOT),后者去年在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后退出了该项目。

伊朗需要推进该开发项目,以为其发电站提供天然气。但中国石油集团的官员之前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渠道。中国石油集团旗下昆仑银行(Bank of Kunlun Co Ltd.)是中国与伊朗贸易的主要银行渠道,该行已告知客户,不再接受与伊朗的交易,尽管该行曾公开表示,打算保留与伊朗的业务。

在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伊朗石油出口并将该国准军事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后,近几个月银行、汽车和科技等行业的其他中资企业也纷纷撤出伊朗。海关数据显示,5-7月期间中国从伊朗平均进口石油23.3万桶/日,仅为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前的进口量70万桶/日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最后的主要石油买家。

根据中国海关,这导致两国之间的整体贸易额在7月从2018年同期的35亿美元降至不到20亿美元。伊朗用石油换取中国的设备、基建项目和消费品。

西方外交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些行为给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的痛楚,进一步削弱了伊朗坚持伊核协议的动力。美国去年退出了该协议。

在与美国陷入贸易战之际,加上沙特指责伊朗在9月14日袭击了其石油设施,中国对伊朗的态度已变得愈发谨慎。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事态不断升级,美国指责伊朗蓄意破坏波斯湾的油轮。

9月底,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保持与伊朗贸易往来的中国实体实施新制裁。

被美国指控运输伊朗原油的两家公司香港昆仑船务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和昆仑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与中国石油集团有关联。

美国还将中国国有大型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列入黑名单,原因也是运输伊朗石油,迫使该公司的石油运输子公司暂停股票交易。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化)的人士称,该公司进一步开发一座伊朗油田的计划可能成为伊美紧张局势的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石化的管理人士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正讨论向伊朗雅达瓦兰(Yadavaran)油田的下一阶段开发投资30亿美元。中国石化已经在运营该油田。

中国石化的投资原本将用该油田生产的石油偿还。但该公司管理人士表示,在美国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后,谈判陷入停滞。

中国石化在伊朗的一名顾问表示:“没有人想留在伊朗,我们正为应对一场重大冲突做准备。”该顾问称,最好是躲避一下并尽可能离开伊朗。中国石化未回覆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伊朗阿萨卢耶市,位于波斯湾北岸的南帕斯油气田的天然气精炼厂。

撰文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中国政府曾承诺抵制美国对伊朗的限制,此次退出打击了伊朗对抗不断加剧的经济孤立的努力,此前美国对仍在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实施了新制裁。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eneh)周日表示,中国石油集团退出南帕尔斯气田的一个开发项目后,伊朗本土企业Petropars Co.已全面接管该项目。

伊朗曾希望这家中国国企能取代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 S.A., TOT),后者去年在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后退出了该项目。

伊朗需要推进该开发项目,以为其发电站提供天然气。但中国石油集团的官员之前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渠道。中国石油集团旗下昆仑银行(Bank of Kunlun Co Ltd.)是中国与伊朗贸易的主要银行渠道,该行已告知客户,不再接受与伊朗的交易,尽管该行曾公开表示,打算保留与伊朗的业务。

在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伊朗石油出口并将该国准军事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后,近几个月银行、汽车和科技等行业的其他中资企业也纷纷撤出伊朗。海关数据显示,5-7月期间中国从伊朗平均进口石油23.3万桶/日,仅为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前的进口量70万桶/日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最后的主要石油买家。

根据中国海关,这导致两国之间的整体贸易额在7月从2018年同期的35亿美元降至不到20亿美元。伊朗用石油换取中国的设备、基建项目和消费品。

西方外交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些行为给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的痛楚,进一步削弱了伊朗坚持伊核协议的动力。美国去年退出了该协议。

在与美国陷入贸易战之际,加上沙特指责伊朗在9月14日袭击了其石油设施,中国对伊朗的态度已变得愈发谨慎。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事态不断升级,美国指责伊朗蓄意破坏波斯湾的油轮。

9月底,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保持与伊朗贸易往来的中国实体实施新制裁。

被美国指控运输伊朗原油的两家公司香港昆仑船务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和昆仑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与中国石油集团有关联。

美国还将中国国有大型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列入黑名单,原因也是运输伊朗石油,迫使该公司的石油运输子公司暂停股票交易。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化)的人士称,该公司进一步开发一座伊朗油田的计划可能成为伊美紧张局势的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石化的管理人士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正讨论向伊朗雅达瓦兰(Yadavaran)油田的下一阶段开发投资30亿美元。中国石化已经在运营该油田。

中国石化的投资原本将用该油田生产的石油偿还。但该公司管理人士表示,在美国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后,谈判陷入停滞。

中国石化在伊朗的一名顾问表示:“没有人想留在伊朗,我们正为应对一场重大冲突做准备。”该顾问称,最好是躲避一下并尽可能离开伊朗。中国石化未回覆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


摘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伊朗阿萨卢耶市,位于波斯湾北岸的南帕斯油气田的天然气精炼厂。

撰文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中国政府曾承诺抵制美国对伊朗的限制,此次退出打击了伊朗对抗不断加剧的经济孤立的努力,此前美国对仍在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实施了新制裁。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eneh)周日表示,中国石油集团退出南帕尔斯气田的一个开发项目后,伊朗本土企业Petropars Co.已全面接管该项目。

伊朗曾希望这家中国国企能取代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 S.A., TOT),后者去年在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后退出了该项目。

伊朗需要推进该开发项目,以为其发电站提供天然气。但中国石油集团的官员之前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渠道。中国石油集团旗下昆仑银行(Bank of Kunlun Co Ltd.)是中国与伊朗贸易的主要银行渠道,该行已告知客户,不再接受与伊朗的交易,尽管该行曾公开表示,打算保留与伊朗的业务。

在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伊朗石油出口并将该国准军事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后,近几个月银行、汽车和科技等行业的其他中资企业也纷纷撤出伊朗。海关数据显示,5-7月期间中国从伊朗平均进口石油23.3万桶/日,仅为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前的进口量70万桶/日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最后的主要石油买家。

根据中国海关,这导致两国之间的整体贸易额在7月从2018年同期的35亿美元降至不到20亿美元。伊朗用石油换取中国的设备、基建项目和消费品。

西方外交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些行为给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的痛楚,进一步削弱了伊朗坚持伊核协议的动力。美国去年退出了该协议。

在与美国陷入贸易战之际,加上沙特指责伊朗在9月14日袭击了其石油设施,中国对伊朗的态度已变得愈发谨慎。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事态不断升级,美国指责伊朗蓄意破坏波斯湾的油轮。

9月底,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保持与伊朗贸易往来的中国实体实施新制裁。

被美国指控运输伊朗原油的两家公司香港昆仑船务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和昆仑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与中国石油集团有关联。

美国还将中国国有大型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列入黑名单,原因也是运输伊朗石油,迫使该公司的石油运输子公司暂停股票交易。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化)的人士称,该公司进一步开发一座伊朗油田的计划可能成为伊美紧张局势的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石化的管理人士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正讨论向伊朗雅达瓦兰(Yadavaran)油田的下一阶段开发投资30亿美元。中国石化已经在运营该油田。

中国石化的投资原本将用该油田生产的石油偿还。但该公司管理人士表示,在美国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后,谈判陷入停滞。

中国石化在伊朗的一名顾问表示:“没有人想留在伊朗,我们正为应对一场重大冲突做准备。”该顾问称,最好是躲避一下并尽可能离开伊朗。中国石化未回覆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中国退出伊朗大型天然气项目

发布日期:2019-10-07 09:29
摘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伊朗阿萨卢耶市,位于波斯湾北岸的南帕斯油气田的天然气精炼厂。

撰文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中国政府曾承诺抵制美国对伊朗的限制,此次退出打击了伊朗对抗不断加剧的经济孤立的努力,此前美国对仍在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实施了新制裁。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eneh)周日表示,中国石油集团退出南帕尔斯气田的一个开发项目后,伊朗本土企业Petropars Co.已全面接管该项目。

伊朗曾希望这家中国国企能取代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 S.A., TOT),后者去年在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后退出了该项目。

伊朗需要推进该开发项目,以为其发电站提供天然气。但中国石油集团的官员之前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渠道。中国石油集团旗下昆仑银行(Bank of Kunlun Co Ltd.)是中国与伊朗贸易的主要银行渠道,该行已告知客户,不再接受与伊朗的交易,尽管该行曾公开表示,打算保留与伊朗的业务。

在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伊朗石油出口并将该国准军事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后,近几个月银行、汽车和科技等行业的其他中资企业也纷纷撤出伊朗。海关数据显示,5-7月期间中国从伊朗平均进口石油23.3万桶/日,仅为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前的进口量70万桶/日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最后的主要石油买家。

根据中国海关,这导致两国之间的整体贸易额在7月从2018年同期的35亿美元降至不到20亿美元。伊朗用石油换取中国的设备、基建项目和消费品。

西方外交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些行为给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的痛楚,进一步削弱了伊朗坚持伊核协议的动力。美国去年退出了该协议。

在与美国陷入贸易战之际,加上沙特指责伊朗在9月14日袭击了其石油设施,中国对伊朗的态度已变得愈发谨慎。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事态不断升级,美国指责伊朗蓄意破坏波斯湾的油轮。

9月底,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保持与伊朗贸易往来的中国实体实施新制裁。

被美国指控运输伊朗原油的两家公司香港昆仑船务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和昆仑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与中国石油集团有关联。

美国还将中国国有大型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列入黑名单,原因也是运输伊朗石油,迫使该公司的石油运输子公司暂停股票交易。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化)的人士称,该公司进一步开发一座伊朗油田的计划可能成为伊美紧张局势的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石化的管理人士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正讨论向伊朗雅达瓦兰(Yadavaran)油田的下一阶段开发投资30亿美元。中国石化已经在运营该油田。

中国石化的投资原本将用该油田生产的石油偿还。但该公司管理人士表示,在美国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后,谈判陷入停滞。

中国石化在伊朗的一名顾问表示:“没有人想留在伊朗,我们正为应对一场重大冲突做准备。”该顾问称,最好是躲避一下并尽可能离开伊朗。中国石化未回覆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伊朗阿萨卢耶市,位于波斯湾北岸的南帕斯油气田的天然气精炼厂。

撰文 | Benoit Faucon

OR--商业新媒体 】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hina National Petroleum Corp., 简称:中国石油集团)退出了一个价值50亿美元的伊朗天然气项目,目前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恐切断中国与伊朗的贸易,而对华贸易是伊朗的一条重要生命线。

中国政府曾承诺抵制美国对伊朗的限制,此次退出打击了伊朗对抗不断加剧的经济孤立的努力,此前美国对仍在与伊朗进行贸易的中国企业实施了新制裁。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Bijan Zangeneh)周日表示,中国石油集团退出南帕尔斯气田的一个开发项目后,伊朗本土企业Petropars Co.已全面接管该项目。

伊朗曾希望这家中国国企能取代法国的道达尔公司(Total S.A., TOT),后者去年在美国恢复对伊制裁后退出了该项目。

伊朗需要推进该开发项目,以为其发电站提供天然气。但中国石油集团的官员之前表示,由于美国的压力,该公司难以找到向伊朗转移资金的银行渠道。中国石油集团旗下昆仑银行(Bank of Kunlun Co Ltd.)是中国与伊朗贸易的主要银行渠道,该行已告知客户,不再接受与伊朗的交易,尽管该行曾公开表示,打算保留与伊朗的业务。

在美国采取行动遏制伊朗石油出口并将该国准军事力量定性为恐怖组织后,近几个月银行、汽车和科技等行业的其他中资企业也纷纷撤出伊朗。海关数据显示,5-7月期间中国从伊朗平均进口石油23.3万桶/日,仅为美国重新对伊朗实施制裁前的进口量70万桶/日的三分之一。中国是伊朗最后的主要石油买家。

根据中国海关,这导致两国之间的整体贸易额在7月从2018年同期的35亿美元降至不到20亿美元。伊朗用石油换取中国的设备、基建项目和消费品。

西方外交人士此前曾表示,这些行为给伊朗陷入困境的经济带来了更多的痛楚,进一步削弱了伊朗坚持伊核协议的动力。美国去年退出了该协议。

在与美国陷入贸易战之际,加上沙特指责伊朗在9月14日袭击了其石油设施,中国对伊朗的态度已变得愈发谨慎。在此之前的几个月里事态不断升级,美国指责伊朗蓄意破坏波斯湾的油轮。

9月底,美国财政部宣布对保持与伊朗贸易往来的中国实体实施新制裁。

被美国指控运输伊朗原油的两家公司香港昆仑船务有限公司(Kunlun Shipping Co.)和昆仑控股有限公司(Kunlun Holding Co.)与中国石油集团有关联。

美国还将中国国有大型航运公司中远海运控股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Holdings Co., Ltd.)列入黑名单,原因也是运输伊朗石油,迫使该公司的石油运输子公司暂停股票交易。

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化)的人士称,该公司进一步开发一座伊朗油田的计划可能成为伊美紧张局势的下一个牺牲品。

中国石化的管理人士今年1月曾表示,该公司正讨论向伊朗雅达瓦兰(Yadavaran)油田的下一阶段开发投资30亿美元。中国石化已经在运营该油田。

中国石化的投资原本将用该油田生产的石油偿还。但该公司管理人士表示,在美国全面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后,谈判陷入停滞。

中国石化在伊朗的一名顾问表示:“没有人想留在伊朗,我们正为应对一场重大冲突做准备。”该顾问称,最好是躲避一下并尽可能离开伊朗。中国石化未回覆置评请求。■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