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撰文 | Costas Paris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美国的行动影响了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 600026.SH, 1138.HK, 简称:中远海能)旗下一家子公司运营的约50艘油轮,这些船被指牵涉非法运输伊朗原油。中远海能是全球最大油轮船东之一,负责运输中国较大一部分石油需求。

华盛顿方面还向世界各地的港口和贸易商发出警告,要求停止与这些中国船只做生意。

一位新加坡经纪商表示,自上述消息宣布以来,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贸易商们在寻找替代船只。这位经纪商称:“我们通宵工作。”他表示:“贸易商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给我弄一艘中远以外的任何船只,马上办’。人们感到恐慌,而且(这种恐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寻找新船的行动帮助推动了石油运输价格的新一轮上涨。本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并推高了航运费率。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的最新数据显示,超大型油轮(VLCC)的日费率达到45,000美元,上周初以来最高上涨18%。

Clarksons表示,上述制裁意味着大多数西方承租人可能会避免租用中远的船只,这意味着船只供应实际收紧。

中远海能上周四暂停了香港上市股票的交易,该公司运营着120艘油轮,其中包括44超大型油轮。该公司在上周五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正核实一些重要事宜,股票将继续停牌。

特朗普政府周三将几家中资公司列入黑名单,其中包括中远海能的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中远海能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Group),这家国有企业是以船队规模和运输能力计全球最大船运公司,运营逾1,100艘各类船只,包括集中箱船,油轮以及散货船。该公司在中国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也起着重要作用。该倡议旨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流通渠道,帮助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报告称,一家中国油企租用了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用于替换之前预定的大连中远油轮。

石油贸易商称,上述船只更换可能涉及炼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旗下的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United Petroleum & Chemicals co., Unipec),该公司至少将三艘中远油轮替换为其他公司油轮。

经纪商称,截至目前,他们看到十多艘船只被替换,其中包含大型油轮。

一家运营20多艘油轮的希腊船东称:“在冬季用油旺季来临之际少了一个大的参与者,这对业务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接到了一些最大型油企的紧急询价,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询价,同时运费正稳步上升 。”

总部位于中国的Huatai Research表示,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上半年为中远海能6,611万美元的净利润贡献了39%。该机构说,大连公司约60%的船只受到了美国的制裁。

Huatai表示:“虽然母公司本身不在制裁名单上,但我们担心被美国的银行封杀的潜在风险和后果。美国的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保险可能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说,中远正请求北京方面在10月份恢复谈判时将黑名单决定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位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认为对中远的制裁是对中国政府本身的直接攻击。

中远方面首度对美国的禁令做出回应时称,对此非常惊讶,并准备了解更多相关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美国制裁中远油轮搅动全球石油运输

发布日期:2019-09-30 11:07
摘要: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撰文 | Costas Paris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美国的行动影响了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 600026.SH, 1138.HK, 简称:中远海能)旗下一家子公司运营的约50艘油轮,这些船被指牵涉非法运输伊朗原油。中远海能是全球最大油轮船东之一,负责运输中国较大一部分石油需求。

华盛顿方面还向世界各地的港口和贸易商发出警告,要求停止与这些中国船只做生意。

一位新加坡经纪商表示,自上述消息宣布以来,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贸易商们在寻找替代船只。这位经纪商称:“我们通宵工作。”他表示:“贸易商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给我弄一艘中远以外的任何船只,马上办’。人们感到恐慌,而且(这种恐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寻找新船的行动帮助推动了石油运输价格的新一轮上涨。本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并推高了航运费率。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的最新数据显示,超大型油轮(VLCC)的日费率达到45,000美元,上周初以来最高上涨18%。

Clarksons表示,上述制裁意味着大多数西方承租人可能会避免租用中远的船只,这意味着船只供应实际收紧。

中远海能上周四暂停了香港上市股票的交易,该公司运营着120艘油轮,其中包括44超大型油轮。该公司在上周五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正核实一些重要事宜,股票将继续停牌。

特朗普政府周三将几家中资公司列入黑名单,其中包括中远海能的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中远海能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Group),这家国有企业是以船队规模和运输能力计全球最大船运公司,运营逾1,100艘各类船只,包括集中箱船,油轮以及散货船。该公司在中国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也起着重要作用。该倡议旨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流通渠道,帮助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报告称,一家中国油企租用了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用于替换之前预定的大连中远油轮。

石油贸易商称,上述船只更换可能涉及炼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旗下的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United Petroleum & Chemicals co., Unipec),该公司至少将三艘中远油轮替换为其他公司油轮。

经纪商称,截至目前,他们看到十多艘船只被替换,其中包含大型油轮。

一家运营20多艘油轮的希腊船东称:“在冬季用油旺季来临之际少了一个大的参与者,这对业务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接到了一些最大型油企的紧急询价,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询价,同时运费正稳步上升 。”

总部位于中国的Huatai Research表示,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上半年为中远海能6,611万美元的净利润贡献了39%。该机构说,大连公司约60%的船只受到了美国的制裁。

Huatai表示:“虽然母公司本身不在制裁名单上,但我们担心被美国的银行封杀的潜在风险和后果。美国的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保险可能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说,中远正请求北京方面在10月份恢复谈判时将黑名单决定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位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认为对中远的制裁是对中国政府本身的直接攻击。

中远方面首度对美国的禁令做出回应时称,对此非常惊讶,并准备了解更多相关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撰文 | Costas Paris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美国的行动影响了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 600026.SH, 1138.HK, 简称:中远海能)旗下一家子公司运营的约50艘油轮,这些船被指牵涉非法运输伊朗原油。中远海能是全球最大油轮船东之一,负责运输中国较大一部分石油需求。

华盛顿方面还向世界各地的港口和贸易商发出警告,要求停止与这些中国船只做生意。

一位新加坡经纪商表示,自上述消息宣布以来,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贸易商们在寻找替代船只。这位经纪商称:“我们通宵工作。”他表示:“贸易商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给我弄一艘中远以外的任何船只,马上办’。人们感到恐慌,而且(这种恐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寻找新船的行动帮助推动了石油运输价格的新一轮上涨。本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并推高了航运费率。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的最新数据显示,超大型油轮(VLCC)的日费率达到45,000美元,上周初以来最高上涨18%。

Clarksons表示,上述制裁意味着大多数西方承租人可能会避免租用中远的船只,这意味着船只供应实际收紧。

中远海能上周四暂停了香港上市股票的交易,该公司运营着120艘油轮,其中包括44超大型油轮。该公司在上周五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正核实一些重要事宜,股票将继续停牌。

特朗普政府周三将几家中资公司列入黑名单,其中包括中远海能的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中远海能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Group),这家国有企业是以船队规模和运输能力计全球最大船运公司,运营逾1,100艘各类船只,包括集中箱船,油轮以及散货船。该公司在中国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也起着重要作用。该倡议旨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流通渠道,帮助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报告称,一家中国油企租用了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用于替换之前预定的大连中远油轮。

石油贸易商称,上述船只更换可能涉及炼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旗下的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United Petroleum & Chemicals co., Unipec),该公司至少将三艘中远油轮替换为其他公司油轮。

经纪商称,截至目前,他们看到十多艘船只被替换,其中包含大型油轮。

一家运营20多艘油轮的希腊船东称:“在冬季用油旺季来临之际少了一个大的参与者,这对业务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接到了一些最大型油企的紧急询价,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询价,同时运费正稳步上升 。”

总部位于中国的Huatai Research表示,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上半年为中远海能6,611万美元的净利润贡献了39%。该机构说,大连公司约60%的船只受到了美国的制裁。

Huatai表示:“虽然母公司本身不在制裁名单上,但我们担心被美国的银行封杀的潜在风险和后果。美国的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保险可能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说,中远正请求北京方面在10月份恢复谈判时将黑名单决定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位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认为对中远的制裁是对中国政府本身的直接攻击。

中远方面首度对美国的禁令做出回应时称,对此非常惊讶,并准备了解更多相关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美国制裁中远油轮搅动全球石油运输

发布日期:2019-09-30 11:07
摘要: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撰文 | Costas Paris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美国的行动影响了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 600026.SH, 1138.HK, 简称:中远海能)旗下一家子公司运营的约50艘油轮,这些船被指牵涉非法运输伊朗原油。中远海能是全球最大油轮船东之一,负责运输中国较大一部分石油需求。

华盛顿方面还向世界各地的港口和贸易商发出警告,要求停止与这些中国船只做生意。

一位新加坡经纪商表示,自上述消息宣布以来,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贸易商们在寻找替代船只。这位经纪商称:“我们通宵工作。”他表示:“贸易商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给我弄一艘中远以外的任何船只,马上办’。人们感到恐慌,而且(这种恐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寻找新船的行动帮助推动了石油运输价格的新一轮上涨。本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并推高了航运费率。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的最新数据显示,超大型油轮(VLCC)的日费率达到45,000美元,上周初以来最高上涨18%。

Clarksons表示,上述制裁意味着大多数西方承租人可能会避免租用中远的船只,这意味着船只供应实际收紧。

中远海能上周四暂停了香港上市股票的交易,该公司运营着120艘油轮,其中包括44超大型油轮。该公司在上周五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正核实一些重要事宜,股票将继续停牌。

特朗普政府周三将几家中资公司列入黑名单,其中包括中远海能的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中远海能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Group),这家国有企业是以船队规模和运输能力计全球最大船运公司,运营逾1,100艘各类船只,包括集中箱船,油轮以及散货船。该公司在中国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也起着重要作用。该倡议旨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流通渠道,帮助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报告称,一家中国油企租用了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用于替换之前预定的大连中远油轮。

石油贸易商称,上述船只更换可能涉及炼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旗下的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United Petroleum & Chemicals co., Unipec),该公司至少将三艘中远油轮替换为其他公司油轮。

经纪商称,截至目前,他们看到十多艘船只被替换,其中包含大型油轮。

一家运营20多艘油轮的希腊船东称:“在冬季用油旺季来临之际少了一个大的参与者,这对业务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接到了一些最大型油企的紧急询价,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询价,同时运费正稳步上升 。”

总部位于中国的Huatai Research表示,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上半年为中远海能6,611万美元的净利润贡献了39%。该机构说,大连公司约60%的船只受到了美国的制裁。

Huatai表示:“虽然母公司本身不在制裁名单上,但我们担心被美国的银行封杀的潜在风险和后果。美国的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保险可能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说,中远正请求北京方面在10月份恢复谈判时将黑名单决定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位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认为对中远的制裁是对中国政府本身的直接攻击。

中远方面首度对美国的禁令做出回应时称,对此非常惊讶,并准备了解更多相关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摘要: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撰文 | Costas Paris

OR--商业新媒体 】美国将中国一家大型油轮运营商运营的数十艘油轮列入黑名单后,全球航运经纪商接到大量石油贸易商寻求更换船只的电话。

美国的行动影响了中远海运能源运输股份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Energy Transportation Co., 600026.SH, 1138.HK, 简称:中远海能)旗下一家子公司运营的约50艘油轮,这些船被指牵涉非法运输伊朗原油。中远海能是全球最大油轮船东之一,负责运输中国较大一部分石油需求。

华盛顿方面还向世界各地的港口和贸易商发出警告,要求停止与这些中国船只做生意。

一位新加坡经纪商表示,自上述消息宣布以来,该公司的电话一直响个不停,贸易商们在寻找替代船只。这位经纪商称:“我们通宵工作。”他表示:“贸易商们的说法都是一样的,‘给我弄一艘中远以外的任何船只,马上办’。人们感到恐慌,而且(这种恐慌)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寻找新船的行动帮助推动了石油运输价格的新一轮上涨。本月沙特石油设施遭到袭击,引发了人们对原油供应的担忧,并推高了航运费率。

Clarksons Platou Securities的最新数据显示,超大型油轮(VLCC)的日费率达到45,000美元,上周初以来最高上涨18%。

Clarksons表示,上述制裁意味着大多数西方承租人可能会避免租用中远的船只,这意味着船只供应实际收紧。

中远海能上周四暂停了香港上市股票的交易,该公司运营着120艘油轮,其中包括44超大型油轮。该公司在上周五提交的一份文件中称,正核实一些重要事宜,股票将继续停牌。

特朗普政府周三将几家中资公司列入黑名单,其中包括中远海能的子公司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Co.)和大连中远海运油运船员船舶管理有限公司(Cosco Shipping Tanker (Dalian) Seaman & Ship Management Co.)。

中远海能母公司是中国远洋海运集团有限公司(China Cosco Shipping Group),这家国有企业是以船队规模和运输能力计全球最大船运公司,运营逾1,100艘各类船只,包括集中箱船,油轮以及散货船。该公司在中国价值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中也起着重要作用。该倡议旨在建设基础设施和流通渠道,帮助中国扩大全球影响力。

标普全球普氏(S&P Global Platts)报告称,一家中国油企租用了至少四艘超大型油轮,用于替换之前预定的大连中远油轮。

石油贸易商称,上述船只更换可能涉及炼油巨头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有限公司(China Petroleum & Chemical Co., 0386.HK, 简称:中国石油化工股份)旗下的中国国际石化联合公司(China International United Petroleum & Chemicals co., Unipec),该公司至少将三艘中远油轮替换为其他公司油轮。

经纪商称,截至目前,他们看到十多艘船只被替换,其中包含大型油轮。

一家运营20多艘油轮的希腊船东称:“在冬季用油旺季来临之际少了一个大的参与者,这对业务是非常有利的。我们接到了一些最大型油企的紧急询价,尤其是来自美国的询价,同时运费正稳步上升 。”

总部位于中国的Huatai Research表示,大连中远海运油品运输上半年为中远海能6,611万美元的净利润贡献了39%。该机构说,大连公司约60%的船只受到了美国的制裁。

Huatai表示:“虽然母公司本身不在制裁名单上,但我们担心被美国的银行封杀的潜在风险和后果。美国的银行是全球金融体系的核心,无法进行银行交易或船只保险可能会对整个公司产生重大影响。”

一位直接了解此事的人士说,中远正请求北京方面在10月份恢复谈判时将黑名单决定作为美中贸易谈判的一部分。这位人士说,中共高级官员认为对中远的制裁是对中国政府本身的直接攻击。

中远方面首度对美国的禁令做出回应时称,对此非常惊讶,并准备了解更多相关情况。■ 



(注: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责编邮箱    service@or123.top)




  相关文章

读者评论


您可能感兴趣的资讯
OR


最新资讯
OR